第104章

第二天,付尔青起的很早,却磨磨蹭蹭的折腾到中午才出门。

秦风背着身子对着窗户坐在床上,听到开门声转过头来,停了那么几秒钟又转了过去。

付尔青放下东西,转身就走。

“尔青。”

付尔青停下来,“怎么?”

“尔青,过来。”

付尔青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的走过去,看到他泛着胡茬的脸和黑黑的眼圈时心霎时柔软。

秦风说:“尔青,别再不理我了。”

付尔青把头埋到他的胸前,“风,不要做手术好不好。看不到又怎么样呢,你看不见不是一样知道我来了,不是一样能找到我。”

“尔青。”

“我害怕你知不知道,我害怕失去你,我也不能失去你。”付尔青紧紧的拽着秦风的衣服,腻在他怀里低声哭泣。“秦风,三年你都没有忘记我,都舍不得放开我,现在,你舍得离开我吗?”

阳光懒懒散散的照进室内,在地上投下他们相拥的影子。轮廓分明,棱角模糊,却是说不出的和谐。

秦风只是抱着付尔青没有说话。他们在太阳暖暖的光芒里安静的拥抱,时间在这一刻没有了存在的意义,流逝与否无关紧要。

过了很久,秦风才开口,声音艰涩,“好。我答应你。”

秦风没有做手术,身上的外伤好的差不多了。年关将至,没有人愿意留在医院里过年,冷静的走廊和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病房。写了申请签了保证书,林主任又给他做了全身检查之后便同意他出院。

出院的时候,林主任握着付尔青的手,激动的说:“小姑娘,没想到还有你这么个能说动秦风那头倔驴的人物呀。难得,难得。”

付尔青有些难过垂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主任说:“小姑娘,活着就有希望。人要是不在了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