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时至年末,冷风凛冽。

付尔青刚出医院大门就被一阵风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眼泪立马就流了出来。

没有月亮的夜晚,天幕一片漆黑,繁星闪闪却映明不了黑暗。

付尔青拿出电话按了快捷键,带着鼻音的唤了声,“盈子。”

“尔青,你怎么哭了。秦风又欺负你了?”

“盈子,我们说会话吧。”

“好,去宁妈那吧。她晚上的飞重庆,钥匙搁我这呢。你在哪,我去接你。”

“医院门口。”

付尔青低着头蹲在医院大门外的第二棵槐树下等张盈。

曾经体会过的那种担惊受怕的煎熬再次清晰的浮上心头。

那一次,她也是从秦风的言行里察觉到了异常。他看她的眼神深刻,浓浓的不舍竟然无法藏起,饶是她道行这么浅的人都看得出来。他认真的吃完她做的所有饭菜,站在她身后看她洗碗,一只手搂着她在阳台上看星星另一只手挥舞着驱赶蚊子。那时他便说,将来的房子要有大面积的跳台,可以自动开启的屋顶,能躺在床上看星星而不被蚊子骚扰。她笑着应下来。他却说,“你答应个什么劲儿,谁敢把设计交给你做?就是你敢做谁敢住?”她跳起身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他却连挣扎都不挣扎由着她咬。付尔青动起手来没轻没重的,等到她反应过来松口时,牙印已经很明显了,隐隐的有血丝,她一阵心疼,“你怎么不躲?”秦风笑得安然,“留个纪念多好。”她没来由的心慌,扑通扑通的跳,夜里睡的也不踏实。半夜秦风的手机突然亮了,她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想来是调成了静音。他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门口才接的电话,可是她还是听到了文子的大嗓门,“哥,都准备好了。”他说了句,“恩。马上到。”他走到大门边突然的又走回卧室,走到床前,帮付尔青把被子盖好,吻了下她的唇。听到他开门的声音,付尔青才开口,“我等你。”秦风身子一顿,没有说话,默默的关上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