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似乎接近了真相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308字
  • 2022-04-29 16:43:31

到目前为止,要查清楚的有四件事:

楚楚薇薇祖上和关昊的关系

高老头的媳妇黄梅是不是也和关昊有血缘关系

三十年代那个叫媚云的交际花与关昊的关系

走访南沙镇,看对当年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自杀一事有了解的人还有吗

楚薇薇父亲有朋友在刑侦局,调出这一宗卷没问题,只是父亲去了外地开会,一切须要等父亲回来才能清楚,大家决定还是先去高老头夫妇的山村调查黄梅一事开始。

文宇本要楚薇薇在家好好休息,只是薇薇说与其一个人呆在家胡思乱想的,不如和大家一起去调查,心里反倒踏实些,当然,萧然知道,和文宇在一起是最主要的原因。

薇薇从来不掩饰自己对文宇的爱,而自己呢?可能正如杨光所说:你左一个掩饰,右一个不稀罕,人家能知道吗?杨光,其实并非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他居然能知道萧然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萧然心里突然有丝感动。

驱车来到距雾山村最近的小镇已花了一天的时间,从小镇进入雾山村,路不是很远,只是车无法进入,只能步行翻越过雾山。萧然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杨光自然义不容辞地帮忙扛着,却不停地嚷嚷女孩子家装了啥东西,那么重,萧然只嘻嘻不语,杨光说归说,还是会小心地照管着自己的东西的。

雾山并不高,只是连绵地很远,雾山村和其他一些村庄就坐落在雾山的怀抱里。清晨的阳光穿透薄雾,斜斜地洒在四人身上,厚厚的落叶,踩在脚下,发出一阵酥脆的声音。

萧然觉得很开心,专挑树叶积聚的地方走。在城市呆久了,就喜欢乡村这股轻轻淡淡的气息,好舒服。

楚薇薇看着萧然,笑道:“萧然,一到乡村,你都不像平时的你了。”

“这才是她的本性,平时都是装出来的。”杨光不忘落井下石。

萧然俯下身,掀起一把落叶:“费事睬你们。真的很好玩耶,你们也试试?”落叶在空中飞舞着,飘飘洒洒,落在大家的头上、身上。

“闻到这股气息,我都止不住有些雀跃了。”文宇微笑着拍落身上的叶子。

突然——

“小心!”大家齐齐喊着。

“小心什么?”萧然不明白。身后撞到一个软软的物体,然后一个破锣一样的声音想起:“小丫头,走路都不规矩的?”

萧然吓了一跳,一转身,就看见一个老头站在身后,花白的头发乱蓬蓬地堆在脑后,身上的衣服也很破旧了,不少地方打着补丁。不自觉退后几步,重心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

文宇扶起萧然,礼貌地向着那老头问道:“老伯,请问……”

话还没说完,那老头的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大叫了一声,转身就跑,转眼便不见了身影。

杨光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我们被那怪老头吓得半死,没想到,这怪老头居然被文宇吓着了,哈哈哈,太搞笑了。”

怎么雾山里住着这么一个怪老头。

文宇皱了皱眉:“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走吧,否则走到雾山村都天黑了。”

雾山村是个不大的村庄,住着一百多户人家,一打听,很容易就知道高老头住在村尾。高老头本名叫高海柱,老婆子叫黄翠华,就是隔壁村的。

这是一个用篱笆围住的院子,不时传出鸡鸭追逐的声音,烟囱里正冒着袅袅的白烟,恬淡地如同古诗里的桃源生活。

郑文宇敲了敲大门。

门开了,露出高老头那张朴实憨厚的脸。

高老头看见文宇、萧然,像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几个年轻人会跑来这偏远的小山村,但乡村人特有的淳朴和热情让他马上就将几人迎进屋内。

“吃了饭没?不嫌村里简单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吧,只是乡里乡下的,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

杨光笑嘻嘻地说:“不会不会,有饭吃,太好了!走了一天的山路,都饿坏了。”

高老头向着里屋高声喊道:“老婆子,添几双筷子!”

大家围坐在院子里吃饭,夕阳的余晖照进院子里,气氛暖暖的。

高大娘眯缝着眼,目光停留在四人身上:“那时只顾着案子,没留意,现在看着你们,就像从画里出来一样,个个都那么标致。真好,感觉就像和自己的儿子、儿媳一块儿吃饭。”

四人一呆,没有说话。

高老头瞪了一眼老婆子,说:“赶紧吃饭,话真多。”

萧然笑道:“不打紧,不打紧,我也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呢。”

杨光突然插了一句:“大娘,那您猜猜看,谁是您大儿子儿媳,和小儿子儿媳呢?”

高大娘倒挺有兴致,想了想,说:“这位小哥看起来没啥心眼的,岁数一定最小啦。”向着楚薇薇说:“这位小姐明朗漂亮,和这位小哥挺登对的。”

看了一眼文宇和萧然,继续说着:“这位小姐看起来就像喝过墨水的,然后,这位小哥斯斯文文,和这位小姐很般配呢。”

萧然心底开心,看了文宇一眼,文宇只顾着扒饭。

楚薇薇有些不高兴地说:“错了,错了,大娘错了。”

杨光指着楚薇薇:“大娘猜错了,这位小姐才是这位小哥的女朋友呢。”

高大娘也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笑着。

高老头推了老婆子一把:“说错话了吧,不说话会噎死啊?”

郑文宇终于有些反应了:“不要紧,只是随便猜猜罢了。老伯,您的儿女不陪在您老身边吗?”

高老头说:“大女儿已经嫁人了,都只逢年过节才回来;小儿子在城里打工,指望攒些钱,娶个媳妇。至于老二旺财,你们也知道的,唉!”

“不好意思,又提起你们的伤心事了。”萧然忙安慰着。

“那您知道,黄梅家里或祖上有姓关的吗?”

高老头摇了摇头,说:“没,没听说过,自从黄梅那丫头死后,她娘神志就有些不清醒,她爷爷也疯疯癫癫的,好好的一家人,弄成这样,真是可怜啊。”

“或者你们去问问,他们就住在隔壁村,走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高大娘不忘补充着说。

高老头接口道:“吃完饭,我带你们过去吧。”

“那就麻烦老伯了”

黄家村离雾山村不远,翻过一个小山头就到了,过山的路由于来来往往的村民,已经很自然地被踩出一条路了。

这是一间更简陋的民居,土砌的篱笆有一边已经坍塌了,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抱着枕头,坐在门槛上,嘴里轻轻哼着:“宝宝,别怕,阿娘在这里,阿娘在这里……”

一个男人在院里忙着拾掇东西。

高老头向着那个男人说:“亲家公,亲家母还没好一点吗?”

黄老头摇了摇头:“还是这样,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唉,这日子往后还怎么过啊?”

高老头拍了拍黄老头的肩:“有什么难处就跟我说,怎么也都还是亲家。”

“恩,恩”黄老头叠声感谢着,“怎么今天有空过来串门?”

高老头介绍着文宇、萧然,说:“他们大老远从城里跑来的,有些事想问你。”

郑文宇礼貌地点了点头:“就是想请问一下老伯祖上有没有人姓关?”

黄老头摇了摇头:“这里是黄家村,哪有姓关的?”

“那黄梅的外祖父啊或是外祖母呢?”

“没,村里人都是邻近几个村的,确实没这个姓。”

大家面面相觑:不可能啊,难道推断错了?

高老头扫视了一下院子:“怎么,丫头的姥爷还没回来?”

黄老头似乎很不喜欢这个岳父,说:“还是一样疯疯癫癫,丫头死后没多久,他就总是胡言乱语,说什么冤魂不息,冤魂索命,都不知道胡说些什么,一个人住进雾山里去了,偶尔才会回来几次。”

难道,雾山里碰见的那个怪老头居然是要找的黄梅的外祖父?现在回想起那个怪老头看见文宇时惊恐的模样,他一定也见过关昊的照片!才会把文宇误认为关昊,才会那么害怕。萧然看着文宇,文宇微微点了点头:那个怪老头一定与关昊存在某种联系,所以黄梅才会被怨灵杀死。

萧然看着略显昏暗的里屋,道:“可以去您老屋里看看么?”

黄老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可以,可以,只是太破烂了,怕你们城里来的人不习惯。”

五人跟着黄老头进到里屋,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全家福的照片,一个姑娘梳着马尾,圆圆的脸带着红润,健康而可爱,黄老头抹了抹眼睛,道:“这就是我闺女,唉,说没就没了啊……”

“砰”的一声,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跌落在地,紧接着就听见萧然惊恐的叫声。

五人忙跟着进去,昏黄的灯光下,一颗女人的头正静静地躺在地上,面目已经模糊不堪,只是头发被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挽成一个髻,前额梳着整齐的刘海,说不出的诡异。

文宇想到了姐姐郑雨岚的头,一样如此诡异的装束!

头先坐在门槛上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进来,疯一样地冲上前去抱着这颗头颅,哭喊着:“梅儿,你死得好惨啊!你死得好惨啊!”

“之前怎么找都找不到失踪的头,怎么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黄老头颤抖着声音说。

萧然的眼睛里出现惊恐的神色,“只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我一转身,就看见地上躺着这头颅,彷佛,彷佛对着我笑一般……”

“那你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或物?”

“红色的喜服……”萧然几乎脱口而出,转眼看见楚薇薇日渐苍白的脸颊,终叹了口气,“可能,是我眼花了。”当下不再言语。

……

没有人能说出为什么这颗失踪了半年的头颅突然出现在这里,或许,是为了警告他们?或许,是案情的方向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