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生死抉择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587字
  • 2022-06-08 11:43:29

萧然——

郑文宇猛地惊醒,窗外暴雨肆虐。

杨光打了电话回来,简单告知了他南沙镇的发现,和傅贤淑那本日记的内容。原来从始至终,那只跟着他们的怨灵都是傅贤淑,自以为是媚云的傅贤淑。

手机“嘟——”地响了,是薇薇的信息:文宇,我好怕。

有我在,不怕。文宇简单的回了几个字,握着手机有些出神。

萧然——不,关家大少奶奶,奇怪的是,对于她,心中并没有恐惧,反而,有几分怜悯。七十多年的等待,为的就是今天的重逢?即使,他并不是那个关家大少爷,即便,自己是他的转世,却也再没有丁点前世的记忆和影子?

这是怎样的爱,她要留恋于此,我在忘川河,奈何桥等你,你一日不来,我便一日等着;

这又是怎样的恨,她要杀了他曾经所有情人的孩子。

头好痛,手机的提示音陡然连续嘟嘟嘟地响起,一连串的短信发了过来:

楚薇薇和萧然之间,只有一个可活,你会选谁?

楚薇薇和萧然之间,只有一个可活,你会选谁?

楚薇薇和萧然之间,只有一个可活,你会选谁?

……

几百条同样的短信触目惊心,回拨过去,楚薇薇的电话却已经是关机状态。

短信的最后一条停留在了一个地点:落山度假屋。

郑文宇没有犹疑,披上雨衣冲出了门。

楚薇薇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勉强睁开眼,却置身于一处陌生的所在。

眼前一个女人穿着一件苹果绿乔琪纱旗袍,高领圈,荷叶边袖子,腰以下是半西式的百褶裙,头发被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挽成一个髻,前额梳着整齐的刘海,依稀是萧然的脸,却是昔年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的装扮。

“你终于醒了。”女人瞥了眼楚薇薇,语意冰冷,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一桌子药瓶里的各式药片被她倒入面前的碗中,白色的、黄色的药片混着红红绿绿的胶囊。

楚薇薇试着想站起来,却是徒劳,发现自己的手被反折绑缚在身后,一根粗砥的麻绳套在脖颈之上,绳索的另外一端绕过斜上方横梁上的滑轮,绑在了一侧的墙柱上。而自己一身喜服的装扮,古旧的款式,用金线绣着凤凰。

楚薇薇的面上出现惊惧的神情:“萧然,你疯了,你想干什么?”但这个顶着萧然面孔的女人明显并不是萧然。是媚云?还是傅贤淑?

“你最好老实些,不要乱动触发了机关,我可不想文宇等下赶来看见的已经是一具尸体,那可太无趣了。”萧然看着桌上已经空了的药瓶,嘴角扯起一抹弧度,对自己的杰作似乎尤为满意。

文宇路上拨打杨光的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杨光和萧姑妈在南沙镇发生什么事了么?但此刻却已容不得他细想。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12点,又是大雨,周遭一个行人都没有。文宇下了车,度假屋的门虚掩着,二楼透着灯光。

循着灯光匆匆跑上楼,卧室被布置成诡异的喜房,红漆的门扉上还贴着大红的双喜,屋里摆放着一些高低箱笼,屋顶黄色的灯光照亮着这尺寸之地。

“文宇!”楚薇薇黯淡的眸色一亮,挣扎着叫喊着:“救我!”

萧然猛地拉扯住套住楚薇薇脖颈的绳索,迫使她不由自主站起身来。转头盯着文宇:“我已经给了你思考的时间。告诉我,楚薇薇和萧然之间,只有一个可活,你会选谁?”

“傅贤淑,你自始自终不过是恨当年关昊负你,都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了,曾经伤害过你的人也都死了。你若还是怨气难消,便拿我的命,放过薇薇和萧然。”

又是一阵大雨敲打着窗扉,没有关紧的窗扉陡然被吹开,凉风带着雨的腥味,瞬时充斥了整个房间,楚薇薇哆嗦了一下,盯着文宇,这一刻似乎忘了害怕,她不确定他的选择。

风扬起萧然额前的碎发,苍白的脸颊现出几分狰狞。萧然仰头狂笑着:“和关家有关的人一个都活不了!杨光不是去南沙镇了么,情应该告诉了你们想知道的所有真相。”

傅贤情?她不是半年多前就已经死了么,文宇和楚薇薇对视了一眼,想起在关家大屋里招待他们的“鬼魂”,不寒而栗。

“我说过,你是最后一个,但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萧然逼视着郑文宇,淬着寒意的字眼从唇齿间一个个挤出:“楚薇薇和萧然之间,只有一个可活,你选谁?”

“你若执意不说,她们两个就都得死。”

***

南沙镇的天也已经暗了下去,傅贤情示意杨光打开房间的灯,淡淡的灯光照着空荡荡的房间,在惨白的墙上留下黯淡的光影。

傅贤情有些艰难地喘息了一阵,继续道:

“那个女人为了媚云的事而来,于是我就骗她说,媚云是姐姐和姐夫合谋杀死的,长工不过是个替死鬼罢了,姐夫后来因为愧疚而自杀了。

她自然不会那么就信我的,我把姐姐的日记给她了,只是把其中有关我的几页给撕了下来,我告诉了她当年那个侦探的地址,我知道,她一定还会回来的。

果然,没多久,她又回到南沙镇了,她完全相信了我的故事。唉,我都很佩服我自己了,便是连我都几乎相信我自己编的故事。

她相信当年是姐姐杀了媚云,只是,她不明白,媚云死了,姐夫死了,是谁杀了关家满门?我很惊恐地说,会不会真的是媚云的怨灵报仇呢?毕竟,媚云回到南沙镇就是为了报仇?我后来结婚,媚云来了,还用囡囡要挟我出家,她或者以为我已经神经有些错乱了,其实,我清醒得很呢。

我想我关于怨灵报仇的故事提醒了她,鬼杀人,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其实,我是故意的啊,当年如果不是借着姐姐怨魂报仇的谣传,又怎么可能那么快地草草结案?将所有一切推在了那名长工身上,他是我和姐姐的替死鬼。

她走了,我看见她眼里熟悉的神色,那就是仇恨的焰火,曾几何时,那焰火在我眼里也曾熊熊不息地燃烧着,很多个夜晚,我都依然被惊醒,梦见关家那恶心的老头像条虫子一样趴在我的身上蠕动……”

即便是隔了这许多年,回忆起这幕往事时,有些污浊的泪水依然忍不住顺着布满褶皱的脸颊滑落。傅贤情眯眼平缓了下心情:

“他毁了我一身,本以为淡忘的仇恨又在我心里肆意疯长,我站在这早已空无一人的关家大宅里,四周飘荡的都是关家献祭的亡灵。关家,就应该断子绝孙。

我一定要好好活着,看戏,看着一出即将上演的好戏。

可惜,我等啊等啊,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我看走眼了,那个女人放弃为媚云报仇的计划了?但我已经太老了,身体不允许我走出南沙镇了。

我便在这里做姐姐的蜡像,就感觉姐姐还陪在我身边一样,漫长的时光也变得好打发了。或许姐姐会帮我完成未尽的事情,这世上的鬼神之说也并不全是虚幻。”

“那对祖孙,半年前关宅死去的老人又是谁?”

傅贤情淡淡道:“不过都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老人是我一年前收留的乞丐,顺便让她帮忙打扫下大宅。我素来不与人来往,也无人识得或记得我的相貌,既然死在关家,便都以为是我了。至于那祖孙俩。”傅贤情看着杨光嘿嘿一笑,皱缩的嘴角痉挛般上扬着:“花钱雇的群演罢了,若非这样离奇的故事,又怎能引你们入局?”

杨光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她的话究竟几分真,几分假?

“思亲陵园你从未去过,便是因为你知道合葬的是关昊和媚云,并非你的姐姐傅贤淑。”

傅贤情掀起眼皮盯了杨光一会儿,面上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当年让姐姐以媚云的身份离开,反倒成全了姐夫和媚云,不曾想这也成为姐姐心底的痛。你过去对面墙边,用力将第二块地砖踩下去,放心,我不会害你。”

杨光谨慎地照做后,果见边角的一块地砖向旁边移开,露出一截歪斜的阶梯,不知通向何方。

“去吧,那里会有最后的答案。但你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都说人生莫如初相见,但若然注定是一场错误,反倒不如不见……。”

傅贤情叹了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我很累了,斗了这么多年,设计了这么多年,我想好好睡了……”她的手垂了下来,安然地死去。

杨光出去找了个手电筒回来,顺着那阶梯下了几层,即便是在依然闷热的九月,地底的阴冷潮湿依然有些让人泛起鸡皮疙瘩。杨光深呼吸了口气,继续前行着。

电筒的光线扫过之处,地道似乎有人,杨光唬了一跳,心跳骤然加快。

这最后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杨光盯了那个方向半晌,那人却一动不动,似乎是个假人。杨光仔细在两侧的墙壁上寻找着是否有灯具开关一类的物件,终于看到一个类似于电闸的物件,往上轻轻一掀,地道里的灯瞬间亮起。

而当灯光亮起的瞬间,杨光惊呆了,所有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心中的震惊。目之所及,地道两侧都是傅贤淑的各式蜡人像,栩栩如生,或站或坐,或躺或倚,足有百人之多。她们的表情千篇一律都是笑着的,可那笑容却如同焊在面孔上的一幅假面,笑的令人发毛,寒毛直竖。

“我便在这里做姐姐的蜡像,就感觉姐姐还陪在我身边一样……”傅贤情的话顿时在脑中想起,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这阴暗的地下做着一个个蜡像,这里连接着她的过去和现下。

而走道的尽头似乎是一间稍微开阔的的房间,简单布置成了新房的模样,老式的木床上堆叠着已经发黄的被衾,褪色严重的大红缎面上依稀还能辨认出交颈鸳鸯的图案。

梳妆台上燃着一对红烛,已经蒙着一层浅浅灰尘的镜面里映照出床上端坐的新人,绣着金丝凤凰的喜服,盖着红红的盖头,双手优雅地交叠着,憧憬着往后属于她一生的幸福。

喜帕下是人,抑或也是一具蜡像?杨光顿住了脚步,心跳止不住地加快起来,而视线也不由自主地落在新娘的手腕上。只是,她的手腕被袖子遮盖着,看不出是否有戴着那只凤凰血玉镯子。

杨光犹疑半晌,咽了口唾沫,拿着手电猛然挑开新娘头上的喜帕……

同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杨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