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一切都是人为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786字
  • 2022-05-16 12:25:07

第二天给姐姐出殡的时候,姐夫没有出现,完全在我意料之中。上山的时候,抬棺材的人说棺材莫名地重了很多,其实起棺的时候就应该发觉了的呀,只是人总是喜欢将事情憋在心里啊,实在是重地承受不了了,才无奈说了出来。

于是,当场起棺,所有人都惊呆了,姐夫就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姐姐的身边,白色的裘毛衬着他惨白的脸,已没有血色的嘴角微微上扬着,那笑,彷佛是一种解脱,一种安乐,对于他来说,这真的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所有人都怕了,开始有人散播,姐夫的死彷佛为姐姐怨魂索命的谣言铺下了前奏。

我站在关家对街的三楼,他们不知道,三年来的日日夜夜,都有一个怨魂站在这里,通过这个窗口,冷冷地看着他们,是时候,关瑞祥,是时候该你还债了!傅贤情看着关家大宅冷笑,好戏开始精彩上演了。

我决定先从大夫人下手,没有人知道那个地道的存在,深夜,我穿上红红的喜服,走过那地道,走进关家……

进到房间,她睡得很熟,这些可怜的女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其实,她们是无辜的,那阵,我突然想起她对我的好,每次去,她都会很和蔼地请我吃她亲手做的荷花酥,很好吃,月光下,我就那么呆呆地想着……

或许是对死亡的感知吧,她突然惊醒了,我看见她脸上惊骇的表情,她张开口想呼叫,我拿起枕头就那么狠命地压在她头上,渐渐地,没了声息,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就那么一瞬间,一条生命就结束了。

我小心地给她穿好衣裳,然后扶着她,在梳妆台的镜子前做好,我知道,她是很爱护她的头发的,年纪那么大了,可一把头发却依旧柔顺细长,我将梳子塞在她手中,让她紧紧握着,然后我就走了。

每隔几天,我就通过那条地道进入关家,杀了他的姨太,然后将她们挂在镜子前的屋梁上,晃啊晃啊……

我不停地派人散播着大少奶奶怨魂索命的谣言,一传十,十传百,似乎整个南沙镇都相信了,而且说的神乎其神,有鼻子有眼的,不过那些鼻子啊眼啊都是传谣的人给加上去的。

关瑞祥最近觉得奇怪,镇上传遍了傅贤淑怨魂索命的谣言,但他晚上却开始梦见在柳家时的人,特别是柳家那小姑娘,好像叫柳云枚,凄惨的哭声在耳旁挥之不去,快二十年了,久远的他已经快忘了。

前几天路上被一个脸生的人撞到,竟然莫名其妙地问他是否还记得苏城柳家。他那会儿也是呆了,忘了去追那个胡说八道的人,这背后一定是有人在设局。什么冤魂索命,傅贤淑他还能不清楚么,平时连杀一只鸡的人都不敢,又怎会在死后就性情大变了。

但在接连死了几房姨太之后,他终于怕了,急着要卖宅子,他以为是苏城柳家的人来报仇,哦,不,柳家已经没人了。是柳家的鬼来报仇。

真是可笑啊,他不知道是我,对,就是我这样一个往日被他欺凌的弱女子,当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该是多么地有趣,我期待着。

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父亲让管家送他回去,我从后门一路跟着出去,看着管家送他到巷子口,我下到地道,换了喜服,站在大院里,静静等着他进来,该是他知道事实真相的时候了。

我告诉了他一切,拿出事先藏在怀中的刀,倏地插进他的心脏,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现在,你该死得瞑目了吧

他跪在地上,垂下头,终于,我杀了关家满门,我的双手已经沾满了血腥,最后一个,就应该是肚子里的孽种了。只是我还是留下了他,需要有一个人来继承关家的财产啊,哈哈哈……

杨光觉得胃里一阵痉挛,想吐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傅贤情,她,她的心理完全已经是变态的了。这样的人,居然还能活到现在。

傅贤情没有理会杨光的反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你知道么,我经常一个人站在关家的大院里,我喜欢那样的味道,血腥的味道,亡灵的味道,我应该给他们立个牌位。

我和姐姐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可是,从姐姐来信的内容中,我知道,她人格的分裂症越来越重了,夜里经常做噩梦,再纵情燃烧的生活也抵消不了心里越来越重的空虚和负罪感,和对姐夫日益的思念,即使她知道他不爱他,可是每日能见着他,也是一种幸福呵。

姐姐最后一封来信中,说她快受不了了,她想回来,和关昊合葬的人应该是她,她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那才是她最终的归宿。疯了,真的是疯了,这个游戏都还没有结束

我匆匆赶到了H市,在某个晚上,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吧,我后来才发现那天居然也是二月十三,刚好是媚云死后一年的日子,其实也是姐姐出嫁的那天。

我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我的行踪,我悄悄来到姐姐住的公寓,姐姐穿着红色的喜服,以这样的方式纪念着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很生气,我们渐渐争执起来,其实,我是很爱姐姐的,否则我不会经常去关家探望她,那晚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争执中,我猛地推了她一把,姐姐摔倒在地上,头重重地撞在桌脚上,然后一动不动。

我开始以为她是吓唬我呢,我喊了她几声,没有反应,我推了她一把,她就那么直直地倒在地上,没有丝毫气息了。

之前杀了那么多人,照理我早就应该麻木了,可是那会儿,我居然害怕了,姐姐,姐姐,居然死了!

我抱着姐姐一直哭,一直哭……

也不知道多久,我发现我不能这样沉沦,既然已成事实,我只能镇静下来,解决目前的困境。我颤抖着割了姐姐的头,让里面的血流干,然后小心地包好带了回来,同时复制了一年前一摸一样的场景,让所有人都以为是怨魂的索命。即便日后有人查,也只以为她是一年前就已经离开南沙镇的媚云。

我将凤凰血玉镯子戴在了姐姐的手上。

布置完一切,我连夜离开了H市,我没有直接从H市搭船回南沙镇,我担心船行会有记录,我搭了第二天一早的火车到临近的镇上,然后再辗转回到南沙镇。

傅家的小姐大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镇上根本没有人知道我去了H市,父亲肯定是知道的,但是父亲关心的只有他的好名声,他自然不会将我偷溜出去的事情说给任何人听。

我给姐姐输了她以前在关家最喜欢,最常梳的发式,在一个晚上,将姐姐的头放在媚云和姐夫的棺木里面了。我知道,姐姐自始自终都是喜欢姐夫的,否则她不会还保留着那张照片,所以我将她的头与姐夫,与媚云一起合葬了,算是了了她的心愿吧。

她的尸身我之后也托人花钱认领了出来。

不久,我那个挂名的丈夫就得痨病死了,后来,有个侦探调查红梅夫人一事来到南沙镇,我装鬼吓他,让他也相信了那个传言,这件事终于不了了之了,我知道,我已经成功得躲过了所有人的怀疑,天时、地利、人和。

蛮族入侵,战争开始后,父亲带着母亲走了,我陆续将值钱的东西和生活所需都搬进地道里,躲在地道里,平安地躲过了战火,只是,傅家的房子彻底地损坏了。

战争过后,我雇人将关家的屋子按着之前的格局重新修葺好,这是我的杰作,我一定要好好地守着它,也许它还能带给我惊喜,不是么?

对姐姐的思念和愧疚日益折磨着我,日子也漫长而无聊,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四十年还是五十年?

有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找上门来,第一眼见她,我就想着,怎么有些眼熟,真是巧,她居然是媚云的外孙女儿,她是为了媚云的事情而来,我突然又有个计划了,关家可还没有绝子绝孙呢。而且,我向来都是助人为乐的。

傅贤情幽幽地笑了。

!!!!!

杨光蓦地瞪大了眼睛!萧姑妈,她一直在说谎!那么萧然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