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看似了结的案件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874字
  • 2022-04-25 15:27:09

第二天一大早,周家人就过来了,给周耀祖换好衣裳,合上他的双眼,哭哭啼啼地把尸体抬着放进了棺材,

楚薇薇也赶过来了,本来文宇是让楚薇薇在家里休息,不过楚薇薇不同意,坚持要来,看到萧然,怔了一下,没有想到萧然也在。

文宇看到了楚薇薇的神色:“她懂灵异的,请她过来帮忙。”

听到文宇的解释,楚薇薇顿时笑靥如花。

唉,女人真是的,只要听到爱人的解释,哪怕是谎言都幸福的要死。他愿意解释,就说明心中有你,可能这就是爱情吧,爱情的神经是敏感的,特别是当你的另一半优秀得让你没有自信的时候。本来像楚薇薇这样的女孩子,是该让对方担心的,只可惜碰上的却偏偏是文宇。萧然在心底叹气。

“昨晚没有睡好么?好像眼眶有些黑呢”楚薇薇关心地看着文宇。

郑文宇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才睡了两个钟,不熊猫眼才怪。只是他干嘛要解释,怕楚薇薇误会吗?还是担心自己难以自处?他确实也可能只是请自己过来帮忙而已。萧然突然有点恨自己了,干嘛去揣摩他的心思?还这么花痴,真当心自己没人要拉?

文宇,楚薇薇,萧然是看着周耀祖的尸体被抬着放进棺材,然后盖好棺盖。三人心里都有个疙瘩:如果下葬的时候,郑雨岚的尸体真出现在棺材里的话,那真的就是闹邪祟了!

殡仪馆的人正准备抬出去的时候——

郑家的何嫂踉踉跄跄地跑过来,像是随时都会摔倒一样,脸色苍白地吓人:“不好了,不好了,老爷,夫人……”

郑老爷子一把扶住何嫂,皱眉道:“今天是姑爷出殡的日子,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何嫂满脸恐怖的神色:“大小姐,大小姐的头……”

大家走了以后,何嫂就去老爷的书房清洁,突然发现保险柜的柜门居然没有锁,开着一条缝,本来何嫂也不想管的,老爷的东西,她是不敢乱动的。只是总觉得柜子里似乎有双眼睛正盯着自己,全身不自在。终于忍不住打开保险柜的门,就看见大小姐的头,眼睛睁得老大——

何嫂说的时候牙齿还不断在打颤。

郑老爷子皱了皱眉,对着周家的人说:“出这样的事了,我们是要先回去看看,稍后再赶去郊区公墓参加耀祖的葬礼吧。”

楚薇薇是肯定跟着文宇的了。

走的时候,文宇小声地对着萧然说:“你和他们去参加葬礼吧。”

这是文宇第一次主动和萧然说话,萧然知道,她真的成为郑文宇的朋友了。

郑家的人匆忙走了以后,萧然马上打电话给杨光:“快点带高老头夫妻来郊区公墓!”没说理由,匆匆扔下这么一句话就挂了。

杨光老大不爽,这个死萧然,上课的时候打个电话要他赶到落山度假村照顾一对老夫妻,然后一天没影。一大早,又要他带着这对老夫妻去郊区公墓,还真当他杨光好使唤呢。

回到郑家二楼书房,果然,郑雨岚的头端端正正地放在保险柜里。头,已经没有血了,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头发被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挽成一个髻,前额梳着整齐的刘海,眼睛瞪得很圆,里面充满着怨愤,说不出的诡异。

郑夫人“啊”的一声就晕过去了。

很快,周家派人过来说:郑雨岚的尸体找到了,就在周耀祖的棺材里,穿着红红的喜袍,没有头,而手上赫然戴着那只凤凰血玉镯子。

不久,炳叔被抓走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炳叔就是这起无头案的杀人凶手。

回想起来,由始至终所有的事情都似乎和炳叔有关。

婚礼上送上那份神秘的贺礼,然后又说不清是谁送来的贺礼;和郑老爷子说锁进保险柜的凤凰血玉镯子不翼而飞;大小姐的头出现在保险柜里,而保险柜的钥匙只有郑老爷子和炳叔两个人有;最能接近新房,调开其他仆役的人;半夜三更带着老夫人去医院……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预谋好的。

郑家,刘警官正洋洋得意地跟郑老爷子分析案情。

“郑雨岚新婚,炳叔送上制造诡异气氛的凤凰血玉镯子,支开其他仆役,趁郑雨岚一个人在新房时,残忍地杀了她,点上红烛,给她换上喜服,然后把尸体放在床头。”

郑邦兴不明白:“如果炳叔残忍地割下了雨岚的头,那为什么新房里却没有一丝血迹?”

“因为是早有预谋,杀人的凶器一定是把非常锋利的刀,新房直接连着洗手间,炳叔完全有充裕的时间把郑雨岚的血放的干干净净,然后清理干净现场。趁着宾客都在楼下,把郑雨岚的头放进保险柜,取出原本放在里面的凤凰血玉镯子。”

“那周耀祖为什么吓傻了?他一定是看见尸体了。”

“没错,等周耀祖吓傻以后,炳叔再将郑雨岚的尸体运出去藏了起来。周耀祖吓傻后,只记得那只凤凰血玉镯子,就算炳叔在他前面搬尸体,擦血迹、指纹,他都不会有任何印象的。”

“那炳叔怎么不把周耀祖也一并杀了?”

“杀了就制造不出这种诡异的气氛了,留下已经疯疯癫癫的周耀祖,把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到郑家闹邪祟上去,混淆警方视线,这个杀人布局岂不是更完美?给新娘穿上喜服,给她梳上老式的头,真是天才加变态的想法。”刘警官还是挺佩服炳叔的构思的。

“那郑雨岚的尸体又是如何出现在周耀祖的棺材里的?大家是看着棺材盖封盖的。”

“炳叔事先将郑雨岚的尸体藏在医院,不是说你们在医院碰见炳叔了吗?炳叔故意把老夫人带过来,就是为了有借口把尸体放在周耀祖的床下。他事先将大小姐的尸体放在后车箱,等老夫人先走之后,就将尸体搬到医院9楼的某个角落,然后借口忘拿车钥匙,独自返回,将大小姐的尸体藏在周耀祖的床下。

第二天一大早,故意将保险柜的柜门打开,就是为了要让何嫂看见大小姐的头,当何嫂失魂落魄地说出在郑家发现大小姐的头的经过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何嫂身上,趁着这个间隙,炳叔把大小姐的尸体放进棺材,而大小姐的手上早已经戴上那只传言很恐怖的凤凰血玉镯子了。

郑家人决定回郑家看大小姐的头,延迟参加周耀祖的葬礼,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关心棺材里到底是一具尸体还是两具尸体了。”

“那周耀祖是怎么死的?也是炳叔杀的吗?”

“医院出具的死亡报告是‘心脏承受负荷过重,以至停止跳动’。简而言之,就是吓死的。周耀祖虽然已经疯疯癫癫,但潜意识里却总不自觉得呈现出当晚郑雨岚无头新娘装的诡异画面,一天天积累,到第四天晚上终于受不了,自己被自己吓死了。所以,虽然周耀祖不是炳叔直接杀死的,但他的死也是炳叔间接造成的。”

“那最后,动机是什么呢?”

“很简单,仇富,进而仇恨社会以至心理变态。30多年了也还是做着一个小管家,看着郑家的财富神话,强烈的自卑感和仇富心理不断滋长扭曲,最终一发不可收拾,策划出这一起惨绝人寰的杀人案件。”

……

大家好半天才恍过神来,议论纷纷:平时看上去值得信赖的炳叔居然这么残忍,做出如此变态的事情……

郑邦兴叹了口气:“炳叔跟着自己30多年,忠心耿耿,自己待他也不薄,没想到最后竟做出这种事来。”

刘警官很为自己的推理得意,就算福尔摩斯在世,也不过如此吧。短短一周,就将这起轰动的新娘神秘失踪案破获,晋升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虽然有点牵强,但勉强都能够解释过去,何况是炳叔自己受不了良心谴责,投案认罪的。

无头新娘案就这么告一段落了,郑文宇知道绝不会这么简单,很多细节,刘警官都无法解释,炳叔是如何找到那只凤凰血玉镯子的,那么古旧的喜服,炳叔又是如何找到的?当时警方已经将郑家上上下下搜遍,为什么没有找到郑雨岚的尸体?棺材里一下子多出一具尸体的重量,殡仪馆的人不可能没有感觉……还有高老头儿子高旺财和他的媳妇,照片里的男人,奶奶口中的大少奶奶……把这些串在一起,扑朔迷离,但隐隐中又透出一丝关联……

萧然的电话:有新的线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