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原来是有真心的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4343字
  • 2022-05-11 14:33:43

两天、五天……隔了一周,他都没再出现在醉红楼里。媚云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在意,本来就是来复仇的,最下策不过就是和关瑞祥这个刽子手拼个同归于尽。

但这日子似乎无比的漫长起来,好不容易捱到天黑,岂知黑夜竟比白日更加漫长,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脑海里不停地在想他,半分由不得自己控制,直到天微微泛亮,才勉强睡去。

这几日煎熬,精神不济,眼圈着实黑的吓人,姐妹们都取笑说这是患了相思病的症状,而且是病入膏肓的那种。这时,她才知道,她对他的爱,竟不知不觉深入骨髓了。

终于熬不住了,拜托了喜相逢的陶少帮忙约了他去看戏,省城有名的戏班子来南沙镇搭台唱戏,连平日热闹非凡的醉红楼今日都少了不少客人,清净了许多。

一个男人在众多姑娘的簇拥下进了醉红楼,一看这架势,来者必是南沙镇非富即贵之人。

鸨母笑脸如花:“哎哟,关大少爷,什么风终于将您吹来了,您可是好久没来了。不过你今个儿来晚了,今天省城有名的戏班子来南沙镇搭台献艺,陶少一早就接媚云看戏去了,不过临去之前留了张顶好位置的票给您。”

关昊的笑容有瞬间僵在脸上,欲擒故纵么,真无聊。拢了拢手,看都没看那戏票一眼,只淡淡地哦了一声,转身出了醉红楼。

若非最近时常想起这个名字,他是不会来的。往昔很多的画面渐渐重叠在了一起:

“昊哥哥,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媚云脱口而出,便如幼时和关昊一起在野外放风筝,扬起红扑扑的脸,开心地追逐着远飞的纸鸢,只是那时的双眼是不谙世事的纯真,如今却是历经沧桑的世故。

关昊脑海中灵光闪现,难怪第一次见她,就觉得眉目熟悉,似曾相识。

媚云看见关昊突然呆立不动,风筝遥遥地落了下来。

“你怎么突然像着了魔怔一样,和个呆子一样。”

关昊直直地看着媚云,似要透过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灵深处,深沉而又缓缓道:“云枚妹妹……”

媚云心陡然一沉,有些慌乱,强自镇定,嗔道:“你又将我看成你哪个相好的了?胡言乱语什么,云枚是谁?你不说清楚,我可不依。”

“或许是我想多了。”他竟有些失落,真的认错了么?但第一次,关昊有了逃离这样的生活的想法,或许,他还有追求幸福的希望。

只可惜,最后在火车站等来的不是媚云,而是收到消息气急败坏赶来的关瑞祥,他要登上这班列车的信息只有他和媚云知道。

原来口中唱着爱情的女子,心中想要的却并不是。

有些心烦意乱地出了门口,一个机灵的小孩递上了一张纸条……

媚云想必是这流云戏院的常客,戏院的老板非但是提供了第一排顶好的位置,还专登摆了张贵妃椅在显眼的位置。桃红木的贵妃椅占了四张凳的位,媚云倚在椅上,入秋的季节,天气微寒,她也是着着旗袍,不过围了一条白狐的裘衣,薄施脂粉,慵懒中透出几分贵气。

“今个儿来的可是梅派的大师,运腔演唱凝重流畅,脆亮甜润,宽圆兼备,具有雍容华贵的风格,故世称‘梅派’”,媚云嗑着瓜子儿,向陶少解释着。

进门口当儿,陶少爷曾瞥了一眼戏牌,依稀记得今晚唱的是“霸王别姬”这出戏,历史的东西于这纨绔子弟而言简直是对牛弹琴,他只贪婪地欣赏着美色,敷衍地应和着。

而媚云,真是顶喜欢看戏的,听她说的,就像行家一般。

一阵锣鼓声,台上青衣老旦,文臣武将依次登场开唱了。

虞姬:“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议论,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情。……”

陶少看着台上那些花旦青衣的坐念唱打,毫无兴致,若不是那声大喝,把自己震醒了,只怕这会儿自己已经睡着了。

看了下怀表,已经过了两个钟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走人,扭头看媚云,却发现,她白皙的脸颊上印着浅浅的泪痕,眸中还噙着泪珠,陶少有点无语:这女人未免也太多愁善感了吧,一部戏也值得哭么?

媚云顿首间发现了陶少注视自己的目光,赶紧用手帕擦了泪,别过头,有些羞赧,“一时听得入神,倒是让你见笑了。”

“没,没有……”陶少忙否认着,但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好,发现自己对媚云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不过想想,媚云不过是青楼女子,逢场作戏而已,又哪值得花真心去了解。

“去吃点宵夜么?”

“他也是顶喜欢看戏的,有闲的时候,他会伴着我唱两三段子,解乏。”媚云如同自言自语般说着,眼眸里透着欢喜的神采。

他,应该是关少吧,陶少不知道媚云和他之间究竟发生了多少的故事,但总归有些什么刻骨铭心的吧,才会如此的念着想着,无时无刻,即使身旁有另外的一个男人陪着。

看样子,今晚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了,陶少觉得有些泄气。

“我送你回去?”张少伸手截了一辆黄包车。

“哦,不了,我想一个人走走。”媚云的视线越过陶少,落在未知的远处,幽幽叹了口气,“都说戏如人生,这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戏呢?”

陶少思量着她话中的意思,抬起头,才发现媚云的纤纤背影已去的远了……

究竟是怎样的一段过去才沉淀出如今的她呢?如一段迷,带着倦怠的娇慵,带着无奈的欢颜,让人无法忘怀。

这是一条长长的街道,街的尽头搭着一个戏台,高大的戏台在寥寂的初秋里也显得孤单而渺小,一轮残月斜斜地挂在深沉的天空中,没有星子,只有发着冷冷的清辉,映着戏台上的女人。

戏台上的女人挥舞着长长的水袖,没有束头,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垂在身上,手上,尖细的嗓音,穿透厚重的黑暗,她在等一个人,那么清晰地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等他的到来。

他,终于出现了,一个人站在街角,默默听着她唱曲儿,他知道,这是《霸王别姬》里的一出戏,虞姬自刎。媚云不知道今天的戏,他是否有来看,来了,便会知道,便会看见她,看见陶少。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媚云有些分不清这虚幻与现实了,很苦,心里的苦楚一丝丝蔓延开去,没有他的话,贱妾何聊生?

他笼着手静静地站了会儿,终向她走来,穿过戏台下那些凳椅,那些没人收拾,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的凳椅。然后,他,在台下站定,抬头望着台上依旧唱着的女人,那早已泪流满面的女人。

媚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犹自未觉,吐出最后一个音,伏在地,半晌,还是说话了:“或许我就这样死了,你都不会为我落下一滴眼泪的。”带着苦楚,带着赌气,带着……恨不起来的恨。

他叹了口气,“虞姬死了,霸王也就死了,只是,我这样一个从骨子里腐烂透了的人,有什么资格去比霸王?或许,我早就应该死了。”

“那你为什么不来?明明留了票给你。”她不知道为什么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只是心里想着,就问出来了。

他又叹气了,他叹的气永远都是那么深沉,一如这夜,“媚云,你不是有那陶少陪着你,我来作甚?看着你们卿卿我我吗?徒增我的伤心。”

媚云站起身,在他面前伏低身子,长长的水袖拂过他俊朗如月的脸庞,“你应该知道,我不过是拿他气你,我这心里,早已容不下其他人了,”一双眸子柔腻地似乎要溢出水来,“……只有你,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啊。”

他将脸贴近她的纤手,感受着她的温热,闻着那熟悉的脂粉味道,“难怪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这愚笨的人,怎能体会到你那良苦的用心?”

她不要再等了,今晚,现在,她一定要个确切的答复了:“你上来,陪我唱完这出戏,好不好?我一个人唱,闷得慌。”

他顺从地上来了,和她一起排戏儿,唱曲儿……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有些渺茫,一如他的人,渺茫地彷佛我永远也抓不住……

冷不丁,媚云素手一翻,雪白的剑刃从水袖下现了出来,顶着他的脖颈,她知道,饶是隔着一层袄子,他仍可以感受到这利剑的寒气,“昊郎,你若负了我,我宁愿你现在就死了。”

他脸上却毫无惊惧之色,反将脖子向剑刃靠近了些:“这会儿,不知道这热血喷出来是怎样一副场景。明明是你把真心拿着玩。”

她抬眼瞧着他,真的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自己这样的决定,究竟值不值得。

“旖筠死了。”关昊想起了那口被封住的井,那里埋着曾经也如同花儿一般的女子,曾几何时,倚着门栏,端着红酒杯,看满院杜鹃花开。

他利用了她,也彻底地毁了她。

关昊看着媚云,却是无比认真的表情,一字一顿:“你是云枚妹妹,当年苏城柳家的二小姐柳云枚。”

媚云觉得自己可以依旧抵死不认,他虽怀疑,但终没有任何证据。可这简简单单四个字轻易让她破防了,无辜的生命成为了复仇的祭品。

望着他的双眸,媚云的泪流了下来:“你会不会恨我?”当你和我说离开的时候,我却利用了这个机会,为的只是给关瑞祥难堪。

关昊叹了口气,抱住媚云,二十年了,二十年了,你去哪了?不曾想,也不敢想。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了,“这些天我想了很久,难怪你叫媚云。”

我从未怪过你,你永远都是我心中那个拿着风车,傻傻笑的小姑娘,回头和我说:昊哥哥,真好看!

泪水慢慢涌上眼眶:“昊哥哥,谢谢你还记得当年的云枚,对不起。”“铛——”的一声,长剑跌落在地,媚云身子一软,倚在他的怀中。

“那你便杀了我,用我的命还你。我这样一个从骨子里就腐烂的人,真的应该为我那腐烂的家族陪葬,为这个黑暗的没有尽头的世道陪葬。”关昊的头又开始痛起来,不知道是酒喝的太多,还是不堪的往事一幕幕地涌上心头,自己为什么还不死去呢,在等什么呢?

媚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你若真心要还我,便好好地活着,别再说什么死呀死的。”

媚云那时起,便想着放下这天大的仇恨,关瑞祥膝下再无所出,或许就是报应吧。但很多的夜晚,依然是一闭上眼,便看见她的双亲站在荒凉的坟头,不停喊着她的名字,让她记得报仇。周围是一片黑暗,他们的公道谁来给?

媚云纠结着,煎熬着,一直到有人来找她。

***

媚云将思绪从遥远的记忆中拉回,端起身旁温热的米粥,舀了一汤匙,送入关昊口中:“这还有几天就是新年了,年后吧,也不差这几天了。反倒是你,如今身子骨这么差,怎让我放心。”

关昊用手巾捂住咳嗽了几声,已经开始咳血了,但他不想媚云知道。只温柔地瞧着她,乖乖地将一碗米粥吃了下去。

“我就是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

“你可别反反复复只拿了西厢记这一出戏来哄我说是行家,我可是打小就学了不少戏。”

“看样子还遇到行家了。”

媚云只是哧的浅浅一笑:“我如果不会些讨喜的功夫,客人怎么会喜欢我?”这会儿,她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但话语后藏着的酸楚却细细绵绵。

关昊用下颚摩挲着她的发丝,只是拥着她的手加了几分力道。

媚云只装着不觉,依偎在关昊的怀里,道:“我这几日写了些戏文,你且猜猜戏名有哪些出处。”

“我看看,时时为安慰,久久莫相忘,孔雀东南飞,我虽猜出来了,但这出不吉利。”

媚云却似浑然不在意,这好呀坏呀都在人为,和戏文又有何关系。

关昊心里有着隐约的不安,你根本不了解父亲是怎样心狠手辣的一个人,你可知道我如今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也都是拜亲生父亲所赐。“云,别犹豫了,早点离开吧,不要再让过去羁绊着你了,即使你不为你自己,不为你的双亲,你也应该想想你的孩子啊,她日日夜夜期盼着她的母亲能回去。”

“嗯。”媚云淡淡地应道,描摹了一下关昊的眉眼,缱绻万千:“你总说这个世道腐烂没落了,那我便一直陪着你一路走下去。”

时局如此动荡,逃也逃不开,不如就一起死去吧,生能同衾,死能同穴,也是有所安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