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媚云的真实身份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785字
  • 2022-05-10 13:53:28

她也曾是明媚的女子,在细碎的阳光下,拍着手笑到:“昊哥哥,再高些,再高些……”看见纸鸢在男孩的手中越飞越高……只是突然的,这一切都倏然消失,记忆中闪现着荒芜、悲伤、怨恨……永远都是纠缠在一起的一片泥泞黑暗,而当那个故事越清晰,似乎离真相就越近。

堕马崖,苏城最险峻之地,斧劈刀削的悬崖深不见底,平素是没有人会靠近这里,据说这里一到夜晚就能听见鬼魂唱歌的声音。一是荒凉,二是这里是处决刑场,罪大恶极的死刑犯都会拖到这里枪决,尸体直接就掉落崖底,尸骨无存,崖底不知道有多少累累白骨,常年有乌鸦在这里呱呱悚然地叫着。

几声枪响,划破夜空的寂静

几个人影受到重创,身子猛地往前一冲,直接坠入深渊。

父亲,母亲,哥哥……

无数次在荒芜的黑暗中惊醒,站在漆黑的崖上,是来自心底战栗的恐惧:父亲,母亲,哥哥……你们在哪里?

媚云倏然惊醒,脸上兀自挂着未干的泪珠。这个场景再次在脑海中出现,再无睡意,披衣推开窗,夜已深沉,一轮圆月,在院子里投下青白疏离的颜色。久远的记忆再次涌现,那时的自己还是叫柳云枚,柳家的二小姐。

那似乎同样是一个这样有着皎皎圆月的夜晚,只有不知名的昆虫的唧唧声。院子里的门被轰燃撞开,一队拿着枪、蹬着皮靴的军警闯了进来,将所有人都赶到前院里,睡眼惺忪的家人惊惶地望着眼前一切。

只见哥哥被五花大绑地带进来,又有几个军警抬着一个大箱子进来。柳老爷子一头雾水地看着哥哥:“云清,这是发生什么事了?跟着你的阿祥呢?”

未几,当时还是柳家管家的关瑞祥冲了进来,噗通跪在柳老爷子的面前,声泪俱下:“老爷,是阿祥无用,没有保护好少爷,但是,贩卖鸦片是不仁不义的啊!”

柳老爷子一头雾水,自己一直做的都是茶叶的正经生意,怎么变成贩卖鸦片了?

刚刚抬着箱子的一个军警打开箱子,却是一箱的鸦片。

根据当时政府的律令:对种植罂粟,运输烟土,销售、吸食鸦片者,抓住一律处以死刑。

柳老爷子顿时瘫软在地,看向柳云清:“清儿呀,你做啥不好,要去碰这劳什子的鸦片啊,这可是害人的玩意儿!”

柳云清只是吱吱呀呀地说不出话,唯有拼命摇头。

不容分说,当晚就将悉数人全部押入了苏城监狱,而她因着被母亲藏在地窖中侥幸逃过一劫。

自己虽然年少,但哥哥为人正直善良,她是决计不相信哥哥会为了钱去做这等祸国殃民、伤天害理之事。

可不久,苏城府下令,将父亲、母亲和哥哥枪决,没收所有家财,其他人也都判了个三五载,慢慢都遣散了。

后来关瑞祥将云枚先收留在他家暂住。当时她不过十岁,除了哭,不知何去何从。

以前伺候母亲的丫环留下来在关瑞祥的身边,“云枚那个丫头,你还留着做什么?她每次看着我,我心里就觉得不舒服,就想起夫人……

关瑞祥:“知道了,你再等几天,会处理干净的,有人出了好价钱。”

那个时候她还小,自然不明白他们对话中的意思。现在回想起来,想必是她当初出卖了主母,心中愧疚不安,自是不敢面对自己。

一个晚上,一群恶徒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抱起她就走。

“昊哥哥,就我,救我!”小小的云枚拼命想拉住关昊的手,如同拉住唯一的救命稻草。但两个稚嫩小儿的力气岂能比过悍匪,不久他俩被拉开,昊哥哥,小院……曾经的一切都越来越远,渐渐消失,从此她便堕入了深渊……

柳云枚不知道他们灌她吃了什么,之后一直都是昏昏沉沉,只知道坐了很久的火车,来到了津城,被带到一处装修雅致的别院:“醉霞楼”,后来她才知道不过是“清音小班”,在这里吴侬软语的南方女子最受欢迎,若是有几分姿色,那恩客便是络绎不绝了。

她也想过逃走,但根本不可能。十四岁开始,她便开始迎来送往。成为了这里一件包装华美的商品,被肆意挑选玩弄。浑浑噩噩数年之后,有位恩客为她赎了身,她便做了他的偏房姨太。巧的是,他竟然是当年苏城警署署长的副手,在偶然间吹嘘往昔时,不经意提了一嘴当年之事,原来当年柳家灭门的事情竟都是关瑞祥为了谋夺父亲家财和苏城警署的署长勾结,拿了鸦片混在当时的茶叶里,陷害了哥哥和父亲。

她面上是笑着的,却连指甲陷入肉里都浑然不觉。

不久异邦入侵,之后的局势更加动荡。

深感局势不稳,当家的决定偕家眷回老家躲避。大房夫人仗着子女撑腰,在这边风流也就算了,回到老家可丢不起这个人,还拿出了当时律法“一夫一妻,不得纳妾”来说事,世人都知不过是一纸空文罢了。

当家的有些为难,但也不是很坚定地为她争取。而她也想着为父亲哥哥报仇的事情,明面上就很通情达理地说自愿留守津城。

当家的甚是感动,将宅子留给她处理,便匆匆走了。

那会儿她也无心留在津城,便以低于市价30%的价格处理了宅子,大小10间屋子带个小花园,换了1000大洋,回到苏城查访当年之事。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找到些当年的故人,花了些银子,不过十六年,也不是太久远,这件事,他们也并非做的隐秘,这种军阀混战的年代,有枪有钱就是老子,随便诬陷了个罪名,就草草定罪了。

她恨不得立即去南沙镇找关瑞祥算账,但是发现自己竟有了身孕,于是便在附近找了处宅子,雇了了一个大婶来照顾。每日坐吃山空,开销又大,当时在津城卖物所得的1000元大洋也所剩不多了。

所幸这大婶人很好,为了节省开支,她后来搬去了大婶家里,付她些费用。由于他们夫妇二人并无所出,云枚看他们甚是喜欢自己的孩子,而她心中大事未了,就想着将孩子托付于他们二人,并留下了身上几乎所有的银钱。

关瑞祥这只黑心老狐狸心狠手辣,她当时竟是报了同归于尽的想法,甚是悲壮。

由火车转汽车,再转小船,她终于踏上了南沙镇这片水乡。柳云枚深吸了口气,不自觉地握紧了提着行李的手,父亲,母亲,哥哥……女儿定当还你们一个公道,必让他血债血偿。

也本就是他卖她入风尘的,这个身份于她自是最好的。来到南沙镇,打听到当地最大的风月场所“醉红楼”。

“醉霞楼”“醉红楼”,一字之差,也是讽刺,她心下冷笑。从此便改了媚云的名字,高张艳炽,她已不是当年的云枚妹妹了,身上早已千疮百孔,唯有关家的血才能洗净。

傅贤淑如获至宝地将这份卷宗看了又看,若获至宝。

关昊若知道媚云接近他的真相不过是为了复仇,还会对她如此痴迷么?早已无计可施的女人瞬间再次有了锋利的武器,去捍卫早已如同坟墓一般的婚姻。

很快,傅贤淑迫不及待地将此事说与了关昊,预想之中的惊讶和愤怒却并没有出现在关昊的脸上,而是无比讽刺地出现在了自己的脸上。

关昊依旧倚在炕上,吐了个烟圈出来,淡淡道:“我早就知道了,且不说她是与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这件事本就是我们关家的错,便是拿我的命赔给她也不为过。”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七年多的岁月,每次自以为的契机和新生都是自己的独角戏,从满怀着憧憬,到失望,到绝望,关家如同一座没有任何生气的坟墓,自己越来越感到窒息,这样的生活,真真是快要把人给逼疯了!

但这次,傅贤淑没有再哭闹了,关昊的语气和表情已经很明显地告诉她,他爱那个女人,他不在乎她是不是利用他,是不是复仇。

傅贤淑第一次认真思考起傅贤情的话:姐姐,很多事情,寄托在他人身上是没有用的,最终能倚靠的只有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