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荒诞的西洋舞会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889字
  • 2022-05-10 11:01:50

一月十二日,阴天。

冷,南沙镇的冬天似乎越来越冷了,屋子里装着舶来品的汽炉,用碳不多,却也熏的屋里温暖如春。

陈记制衣店新做的旗袍送了过来,艳丽的桃红色,银丝线绣着大朵的富贵牡丹,说实话,我向来是不喜欢这种将身体包裹地如此之紧的衣物,太别扭了,传统的褂裙多好啊。只是他喜欢的那些女人似乎都喜欢这样的装束。

傅贤淑盯着那件旗袍足足有半个多时辰,内心煎熬良久,终于还是穿上了,小心翼翼地审视着镜中的自己。被旗袍衬托的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毕露,傅贤淑有些不太认识镜子里的自己,脸唰地红了,立马便想脱了,却又忍不住细细观摩着。

她的心底是羡慕着媚云地,最后竟连梦中都幻想着自己成为了那样风情的女子,如今似乎更像了。

老远就听见孙管家扯着喊的声音:“傅二小姐,您又来看少夫人啦!”三姨太宋小珠正倚着门口嗑瓜子:“哟,这傅家二小姐最近跑我们家还真是勤快,当真是姐妹情深啊。”

傅贤情懒得和她计较,佯装没听见,远远行了个礼就转去东院。

宋小珠鼻孔哼了一声:“啧啧啧,这傅镇长家的千金教养也真是一般。”又补了一句:“二小姐,留下来吃晚饭么?”

绿丫看见傅贤情:“傅二小姐,我们少奶奶还在午睡着,帮你叫醒她么?”

傅贤情嘘了一声:“不急,我去书房那先呆着。你去忙吧,姐姐醒了,你再来叫我。”

那好。绿丫轻轻带上了书房的门。

傅贤淑赶紧将那身旗袍换了,“绿丫,你去喊二小姐过来吧,我正好也有事想问她。”

这一个月她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独自舔抵着伤口,却也听说父亲取消了二妹之前的亲事,突然改成招上门女婿,妙手堂掌柜的公子冯川柏,而且这门亲事似乎定的很急。冯川柏的身子骨打小就弱,贤情只说是喜欢他。作为姐姐,傅贤淑自然知道她在说谎,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中便是半分期待都无。但再问她,却什么也不说。

“二小姐还真是好学,经常来书房呆着。”

“她呀,以前我还未出阁的时候,倒不见她这般用功的,想是这几年转了性吧。她看书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你记得以后吩咐下人离远些,莫吵着她。”

绿丫很是仰慕:“有文化就是不一样。我这就过去叫二小姐。”

很快,傅贤情过来,姐妹俩照旧先闲话了些家常,傅贤淑照旧问起了这门亲事,听说婚礼的日期也定了,就在月底。

“情,你可想清楚了,这郎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婚姻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半分勉强不得。姐姐便是前车之鉴,喜不喜欢的不重要,关键是他得待你好,眼中只有你一人。”

“那姐姐为何不离开?这世上莫非就没有喜欢姐姐的人?姐姐若真有勇气,便离开姐夫,南下去寻林轩表哥。”

“……”傅贤淑有些无言以对,她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儿身,离开南沙镇,未尝不能有新的开始,新的人生。只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勉强笑道:“明明是说你,你怎么又转到我身上来了。”

傅贤情干呕了几声,取笑傅贤淑是口是心非,不过是心中放不下罢了。而这般放不下,只因为见的男人太少了,才会心心念念着姐夫那个烟鬼,这些时日他都瘦的不成形了。

这次过来顺道送张邀请帖子,海味铺的少东家办了场西洋舞会,不少年轻男女都会去,姐姐不妨去散散心。

傅贤淑本不想去,她早已习惯独处,但想着那件旗袍,她忽然答应了。

南沙镇住西式楼房的比较少,有钱人家也还是习惯几进几出的院子,几代都住习惯了。好不容易希望百货的四少家里在北郊有栋花园别墅,带着一个大花园,可以用作西洋舞会的场所。

穿着蓝布褂子的仆役,脑后还垂着乌黑的麻花辫子,端着的托盘上放着各式的三文治,或者西洋酒,有些不伦不类的中西合璧。

请柬上早早已说了着装要求,男士西装,女士晚礼服,可携带一舞伴。只是一来时间有些仓促,定做的洋装来不及,因此也只有一半的宾客按着要求着了洋服,还有一半依旧穿着长袍,旗袍,东西混杂着。反正这个时代本就是如此奇怪而混乱的。

陪着傅贤情来的居然是妙手堂掌柜的公子冯川柏,一个跑堂掌柜的公子实在是小门小户,在众人眼里自然是高攀不上傅镇长的千金小姐。而且举镇都知道,傅镇长和海味铺的老爷早先已为两家儿女口头上定了亲,虽然还没有正式的订婚,但这门亲事也都心照不宣了,等傅二小姐年满二十就说媒下聘了。

只是不知为何,这门看起来大好的亲事却在一月初的时候被傅镇长给取消了,在大家还在热乎八卦此事内幕之时,傅镇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招了冯川柏做上门女婿。

传言说是舍不得傅贤情出嫁,思来想去还是为她招个上门女婿,便定了个小门户中药铺掌柜家的三公子,只是这三公子打小身体不太好,好在自己父亲在药材铺做个掌柜,也便利些,一直用药罐子吊着的。能攀上傅镇长这门亲事,自是大喜了。大户人家的公子是肯定不会愿意去做上门女婿的。

海味铺的少东家见到挽着手颇为亲热的二人有些许的尴尬,打了招呼之后便匆匆忙忙走开了。

做东的四少虽然也讶了几秒,但还是礼貌地招呼着:“傅二小姐也赏脸前来,今天这风头只怕都被你们两姐妹给抢了。”

“是吗,姐姐已经到了?”傅贤情望向厅内,就见人群簇拥之中的姐姐一袭亮色的旗袍,披着银狐毛的披肩,浮凸有致,有一瞬间,她都几乎没有认出那是姐姐。若是发型再变化一些,只怕更多的人会拜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了。

但已经有闻着八卦味的好事之人凑了过来,拦住她的去路:“傅二小姐这么快就要宣布名花有主了,我等可好是伤心。可是这冯公子有什么过人之处?”脸上有些不怀好意的暧昧之色。

傅贤情勉强挤了个笑容:“家母身体不好,近来多亏川柏的药石有方,才渐有好转,便给了他这个机会也来见见世面,大家以后多多照顾。”

只是这冯川柏唯唯诺诺地实在上不了台面,与这一切格格不入,很快便被冷落在一旁。

杨光可以想象得出当时那一众莺莺燕燕,便如同皮影戏一般,各种缤纷的颜色贴在惨白的幕布上,表面上五彩绚丽,实则风干般了无生气。

傅贤淑找了个借口离开喧嚣的人群,今晚实在是有些惊喜,却也没忘了自己的意图。喊住了冯川柏,盘敲侧击了解傅镇长的意图。

“实不不瞒,我能生育的概率很小,大户人家哪能将女儿嫁给我呢,何况我也是喜欢傅二小姐的。能得到她的青睐,便是做上门女婿,我也是愿意的。”冯川柏很憨实地说出了自己真实想法,到底是有些自卑。

如果那个孩子不是冯川柏的,那是谁的?嫁入大户人家自是容易被揭穿,难怪这傅镇长要取消婚约,招个普通的上门女婿,找个软柿子捏,原来是为了接盘啊。

难不成又是关昊的?不会吧,他可是她的姐夫呀!

杨光心里狠狠地“靠”了一串,这关昊也太乱了吧!难怪怨灵要对楚薇薇说她是最后一个,原来她竟也是关昊的孩子,这郑文宇和楚薇薇折腾了半天,竟也是远方兄妹。这剧情也太狗血了!

傅贤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二人身后,眼神有些警惕:“我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冯川柏很关心地扶住傅贤情:“哪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傅贤情缩回了手,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可能天气冷,只顾着扮美,穿的少了些,受了寒。姐姐和我一道回去便可。”

傅贤淑知道她必是有什么话想和自己说。

回去的车里,傅贤情拿出了一份手稿给傅贤淑,眼睛异常闪亮:“姐姐,你可还记得我曾和你说怀疑过媚云的来历么,大凡烟花女子,能进大户人家即便做个妾都是祖坟冒青烟的事,何况嫁的又不是老头,还是她钟情之人,为何要她要如此为难姐夫,苦苦相逼。那时我便觉得她可疑,找了私家侦探调查了她小半年,果然她来南沙镇并非那么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