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往事不堪回首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270字
  • 2022-05-08 15:45:03

十月初八,秋寒,江面上起着一层水雾,透着冰冷的气息。一顶花轿徐徐从镇中那条无名河上的桥上经过。没有锣鼓喧天,没有仪仗队伍,只有一个媒婆在一旁跟随。这肯定是某个大户人家娶的小妾姨娘。

一只白净的手掀开轿帘:停一下。

一旁的媒婆:汪小姐,这误了吉时可是不好的

汪子凡清冷的声音:“我闷的慌,胸口有点难受,只是出来透口气,耽误不了。”

媒婆无奈的说:那,好吧,可就一会儿

汪子凡走下轿来,一身火红的嫁衣,过往的行人纷纷驻足侧目,人逐渐多了起来。

汪子凡缓缓走到桥边,桥下的河水湍急,卷着清冽的水花,流向远处……汪子凡瞧着有些头晕:在这样战火纷飞的乱世,人命贱如草芥,什么法度,什么民主都不过是一纸空文罢了。但未来那个有着三民主义的时代定会是极好的吧,如果它的到来需要鲜血来铺就,那就让我汪子凡贡献一份绵薄之力吧。

心下意志更加决绝,将早已准备好的揭露关瑞祥的一沓手抄报朝天空扔去,使劲了浑身的力量,大声喊道:“未来必将迎来光明!关昊,只愿你能勇敢地和这旧势力划清界限!”奋然跳下了石桥。

“啊!有人跳江了!”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过来……

不久,父亲阴沉着脸放了我出来,只说汪子凡的事情已经了解了,从此便忘了这个女人。

看着父亲阴鸷的脸面,关昊心中无比害怕起来,凭着他的狠心,会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一种不祥的预感盘旋在心头,子凡究竟怎么样了?

父亲将报纸扔在他的面前,一言不发。

关昊颤抖着手拾起报纸,赫然的标题:“慈善家关瑞祥逼死府中学堂女学生……”字字泣血,都是对父亲和这个时代的控诉。

这么寒冷的天气,她在江水里该是多冷啊……

从没有如此愤恨过自己,从没有如此绝望过,从没有如此哀伤过……无数的情绪在瞬间积聚,似乎要抑制不住地喷薄而出。我愤恨地抢过父亲身后护卫的手枪,一把对准了父亲的脑门,但手却颤抖的厉害……也只是这刹那,几名护卫所有的手枪都瞄准了他,乌黑的枪口透着冰冷死亡的气息——

父亲却挥手让卫队放下枪,趋近关昊,反而将脑门抵住他的枪口,狼一样的目光逼视着他:“好,真是我的好儿子。有胆你就杀了你的亲生父亲,来啊,对准这开!”

关昊的手抖的更厉害了,连带整个人抖筛糠似的抖了起来,他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是鸦片毒瘾发作的原因,还是自己本来就是如此地懦弱!

父亲嘴角露出嘲弄的一抹冷笑,伸手拿下关昊手中的手枪,一声清脆的枪响,子弹的声音……随之是一声闷响,似乎击中了什么物体,破碎一地。

颓然半晌,关昊突然狂笑起来:“好,你不喜欢我参加学生运动,不喜欢我参加革命是不是?好,好!”

他咬着牙关,浑身颤抖着:“那从今往后,我就做你的好儿子,做一个像话的纨绔子弟,我的生活从今以后只有吃喝嫖赌,你满意了吧,你就满意了吧!”

经过这一闹,关瑞祥伪善的面具被,成为常市茶余饭后的笑话了,关老爷子一个这么要面子的人自然呆不下去了,便关了当铺和烟馆,再次举家搬迁,最后选了没那么繁华的南沙镇落脚。

很多个梦里,他听见子凡在喊他,回首就看见她从那条冰冷的河中探出头来,湿淋淋的头发贴在脸上,嘴唇蠕动,似乎在说着什么。而他从来都没听清她要告诉自己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是对我软弱的怨责?对父亲残忍的控诉?还是对曾经憧憬的美好的遗憾……我永远都无从得知了。

她沉了下去,到最后只剩下伸在河面上的一只手,惨白的手,没有一丝血色。

大汗淋漓地醒来,他怕极了,子凡是在怪他么?

十二岁那年,如果他和云枚一起被劫走,离开这个家……

十八岁那年,如果他和子凡一起逃去京都,离开这个家……

他的人生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和不堪了,可是已经没有如果了,但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幻想里藏着一个世界,一个有颜色的世界。

和旖筠在一起的那一刻,心中有一种酣畅淋漓报复的快感,但不久之后,却是,为这样一种畸形的关系觉得恶心。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是愤懑?是醉酒?抑或是她?自己从未忘记过她。

他只想逃出去,逃出去,用酒精,用情色麻痹自己的神经,越想起过去,他便会想起汪子凡,他会不由自主地愈加痛恨现在的自己,现在的一切,还要灵魂做甚,不过就是一幅行尸走肉罢了,哪天便是死了吧,死了吧……无数次这个念头在头脑中盘恒,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

头又开始痛了起来,关昊深深呼吸了一口,回到现实。

“那你不会熬多些,跪着求她喝完,或者找人给她灌进去?有病不治,总是这么疯下去,成何体统?”关昊转身,决定决然离去,一如从前。

听见声音的傅贤淑冲了出来,觉得自己快疯了:“为什么?为什么你宁可在外面眠花宿柳,这七年来你碰都不碰我一下?”

关昊任由她揪着自己的衣领,发疯般地发泄,他,已经是个腐烂的人,救不了任何人。

傅贤淑身体颤抖着,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突然抱住了他,眼眸透出迷离的疯狂:“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你,还有你为什么如此的厌憎我?告诉我,我改可以么?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啊!”

表面上的柔婉温淑,而心里却是被压抑了七年的对情爱的渴望,总有一天会如暴风雨一般掀起惊涛骇浪。这个柔弱的女子抱的他是那样的紧,似乎是拼劲了一生的力气,一生的期许。

关昊望着面前这个有些歇斯里地的女人,麻木的心里忽然有些刺痛,他似乎不应该迁怒于这个无辜的女人,只是这些所谓对错在纠结了七年之后,还能弥补么?他是一个从骨子里就腐烂的人,不想脏了她。

瞬间静默的时光带给了傅贤淑无限的期望,他是心软了么?傅贤淑从关昊的怀中抬起头,眸子定定地望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饱含着期许,似乎已容不下他的再次拒绝。

关昊蹙了蹙眉,想挣脱她的手。

“以后少奶奶精神病发作的时候,你们由着她发泄就是,别再和我说了。这个模样,我也救不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寡淡,但于傅贤淑,却如雷霆重喝,眸光碎裂,寸寸如血。

傅贤淑松开紧抱着关昊的手,声音已无比软弱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是不是因为……她?”

关昊不知道傅贤淑口中的“她”究竟指的是汪子凡还是媚云,但这似乎都不重要了。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任何解释,有心也罢,无意也罢,终究是负了她的期许。

下人跑进来禀告,说是醉红楼的媚云姑娘在外面等着,少爷答应了这个时候陪她去流云戏院听戏的。

关昊不再看傅贤淑,低头急匆匆地离开,那裹在银灰色袍子里的瘦削身影转瞬不见。

傅贤淑脸上露出惨然的笑容,脸色蓦地苍白,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身体的力气似被瞬间抽空一样,倚着墙站定,她紧咬着唇,突然——她做了一个有生以来最大胆的决定,蓦地跟着冲了出去,她要为自己争取一次。

于是,她以正妻的身份,她自以为能利用的强大武器,在众目睽睽之下怒斥了媚云的不要脸,她的寡廉鲜耻,勾引有妇之夫,似乎将她毕生所知道骂人的词都用上了。

只是那个女人非但没有一丝羞耻,反而讥笑她空顶着大少奶奶的名衔,七年一无所出。

她气急了,脸涨地通红,左手不自觉地开始抚弄着右手腕上的凤凰血玉镯子。而围观的人指指点点,絮絮私语,脸上各种表情纷呈,惊讶的,同情的,冷漠的……更多的都是看热闹的。愈来愈多的人围了过来,滋滋有味地围观着这场精彩大戏,等着结局。

媚云逼视着她,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既然他不爱你,你为何还要死皮赖脸地纠缠不休,就为了关家少奶奶这个名份?拿着休书离开关家,去找一个爱你的人不是更好么?”

傅贤淑心里堵地厉害,本能就想去封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你,你住嘴。”

这样的肢体接触很快就升级成抓头发,扭打在一块,人群起哄的更加厉害了。

“你又发什么疯,快将她拖回去喝药!”一股推搡的力量袭来,傅贤淑踉跄了几步,跌倒在地,发鬓散乱,不可置信地抬头盯着自己的丈夫,他为了这个烟花女子,竟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脸面。

“啊——”尖锐的声音,如此绝望,如此无奈,关昊觉得好像心口被划上了一刀,疼痛袭来,虽然并不曾爱过她,但此刻看着她如此哀绝,是不是有点残忍?只是,他不明白为何她如此执着的不愿离开。

人群中有一阵小小的骚动,大家的目光落在了傅贤淑的脸上,“你们看她额头上的红斑,好吓人……”

傅贤淑慌乱地低下头,赶紧将散乱的头发扒拉下来遮盖住自己的脸庞,似乎这样才能隔绝掉那些不怀好意窥探的目光。

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无比狼狈地回到了关宅,输得彻底。

我恨她!恨她!恨她!……接下来一整页又都是画着满版满版的红叉,触目惊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