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妻妾成群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4976字
  • 2022-05-06 12:38:26

五月二十七日,阴天。

今天的天气便如同我此刻的心情:阴,或者大雨。他居然打算带那个女人私奔,彻底地离开我,我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地厌弃我?

边角的屋子里又传来了女人凄厉的嚎叫,听着让人同情,我知道是四姨娘旖筠的叫声。

旖筠,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在女校念过一年的书,后来由于父亲生意失败,破产自杀,家道中落,被迫辍学,回到老家南沙镇之后,她的继母就将她嫁给了关瑞祥做了第四房的姨太太。

老爷子最初很喜欢旖筠,觉得念过书的女子都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只是后来,旖筠却不乐意了,天天酗酒,疯癫起来连老爷都敢挠,老爷子便去的少了。

但她暗地里竟勾引了我的丈夫,她名义上的“儿子”。这样乱伦的关系让我觉得无比恶心,而他们这种畸形关系的曝光还源于她竟敢为了能和关昊私奔去偷老爷的银行印章。

只是她没有想到,关昊不过是利用她盗取老爷的财产,他真正想私奔的人由始至终都是那个偷了他的心的女人。

想到这里,我便没那么恨她了,至少,关昊虽然不爱我,至少还没有利用过我吧。还是,我连被他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我终于忍不住去看了眼那个被锁在黑屋里的女人,满身伤痕,披头散发,早已没了昔日的风采,接连几日的折磨早已让她曾经丰怡的双颊凹陷下去,蜡黄的肤色了无生气。

她冷冷地瞅着我,眼睛里有着明显的敌意:“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很奇怪,真看见她了,心里却并不恨她,甚至这会儿还有点同情她,虽然她也和我的丈夫上了床,这是乱伦,但在这样畸形的家里,无论发生怎样的事情,都不会让我觉得惊奇了。

我笑了,笑的很难看:“我为何要看你的笑话,你知道为何我一直没有所出么?七年了,他碰都未曾碰过我一次,而他至少还愿意碰你。”

四姨娘惊讶地看着我,同病才会相怜,我们都是被抛弃的女人,她柔顺了下来。

“你应该知道你一定活不久了,老爷是怎样的人你应该更清楚。我来只是想知道你和他是如何开始的。你也可以不说,让这个故事烂在你的记忆里。”我的指甲掐进了木板门里,忍着嫌恶去听了这段故事,只是想知道她身上曾经有哪点吸引了他。

旖筠没有再抗拒,她絮絮说了很多:

四年前,一顶花轿入了关宅的侧门,正式宣告她成为了关瑞祥的四姨太。在那装饰的不中不洋的厅堂,她第一次见到了她的“丈夫”和站在一侧的关昊,虽只是一眼,心里却不免叹气:为何不是他?

高门大宅的生活却如同一座囚笼,不,说是坟墓更加贴切,旖筠觉得每天挂在门口院落里的那些红灯笼就如同一个一个亡灵,唱着古老寂寞的曲子,让人心里碜得慌。或者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也被挂在那里,飘啊飘的。

关瑞祥的原配大房,也就是关昊的母亲,在关瑞祥发家之前就过世了,但关瑞祥似乎对这位过世许久的结发妻子很念旧情,正房的位置一直都空着,书房里也还保留着她的照片。

旖筠见过那张老的发黄,甚至卷了边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穿着老式的碎花旗袍,端庄的眉目,一看就是很传统的那种中国女人,旖筠现在甚至已经回忆不起她的模样了,只是觉得,关昊并不十分像他的母亲,当然,更不像关瑞祥。关瑞祥并不是一个有多少情意的人,之所以还会记着那个女人,或许是因为她是关瑞祥众多女人中唯一一个给他添了香火的女人。关瑞祥糟蹋了那么多的女人,但至今再无所出,这应该也是报应。

二房是个柔顺的女人,是看着关瑞祥不择手段起家的人,应该知道关家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似乎很胆小怕事,唯唯诺诺小心地伺候着关瑞祥,平时很少说话,也很少与其他人往来,如今已经四十多了,身材已经走样的很厉害了,一圈一圈的肉裹在旗袍里,关瑞祥基本上已经不会去她房里过夜了。她就日日在佛堂里吃经念佛。

三房是个小家碧玉,但性格大大咧咧,话儿特多,藏不住事儿的人,芝麻绿豆大的事儿,也叨叨个不停,因为搬弄是非这事,没少受关瑞祥的责罚,但罚过之后,还是老样子,也是因为她的这个脾性,旖筠也甚少和她说话,是啊,谁愿意和一个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说心事呢?

还有一个宅门里的女人,关昊的夫人傅贤淑,温柔贤良,但旖筠天然的就不喜欢她。旖筠后来想想,觉得自己不喜她的原因首先便是因为她比自己命好,可以嫁给他,凭什么呢?很愤懑,但后来却又开始可怜她,但即使有怜悯,仍旧不喜欢她,或许她还是拥有她希望的东西吧。

关瑞祥最初很喜欢旖筠,特别是看她拿着书的样子。可旖筠不高兴了,一把火烧了房里所有的书,读这些书有劳什子用,还不是给糟老头子做姨太太,由着他那干瘦褶皱的身体贴着自己,恶心着自己,却还只能笑,越想越觉得可笑,经常不由自主就会笑出来,这个宅子里的人都太可笑了!笑到不能自已,笑到流出泪来……

关瑞祥觉得她神经病,慢慢的来的也少了,之后又娶了两房姨太太,一个是曾经宅子里的丫头,一个是流云戏院的花旦。除了宅子里的女人,关瑞祥在生意场上或明或暗的女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关老爷子平身也就两大爱好,赚钱和女人。另一方面,也是关老爷子膝下只有关昊一个独生儿子,还巴望着能再生一个吧。

渐渐的,诺大的关家,旖筠竟连一个说说贴己话儿的人都没有,很多时候,只能倚着门廊,看云卷云舒,燕雀啾鸣,花草萋萋,更让她觉得荒唐可笑,于是她开始喝酒,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关老爷子从此就不再踏入她的院门了。

怎么好好的一个正经人家的女人成了个酒鬼。

那个她放在心里却又不敢想的人,在关家也甚少见到。关瑞祥的姨太太们都住在北院和西边的院子里,关昊和少奶奶单独地住在东院的大院子里。西边和东边的院子并不直接连着,需要从中门过去,人来人往的,不是特别的方便。

关昊很不喜欢呆在家里,早出晚归的。关瑞祥训斥,也只是呆呆的站着,或者跪着,一言不发,由着老爷子说。关瑞祥最后也没办法了,都由着他去了。

只是,后来关老爷子越不喜欢的旖筠越要做,这点居然对上了关大少爷的脾性了,两人开始有些微妙的关系了。

旖筠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老爷子看戏去了,那会儿正勾搭着流云戏院的一个戏子。旖筠端着玻璃酒杯,倚着门廊,一个人喝着酒,开着门,看着院子里一片杜鹃花,那花儿开得多灿烂啊,而自己在如花的年纪上,心却要慢慢地枯死了,不过就是等埋的日子。

门口斜斜地出现一抹修长的人影,勾勒出挺拔的轮廓,旖筠知道,是关家大少爷关昊,也不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

关昊不知他那天为何会去到西院,去看那的杜鹃花么?只是突然看见她孤傲的背影,恍然间,有些子凡的影子,她当时站在桥上的背影是否也是如此孤单……

旖筠转头看见他,只简单地吐出几个字:“喝酒么?”

“好。”他答应地爽快,之后喝的更爽快,脸上是笑着的,眼里却是痛苦的,有着一种不可舒张的愤懑,似乎唯有借酒消愁。他满满倒了一杯子酒,一仰而尽,喃喃道:“醉死吧,醉死吧……”

旖筠斜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突然,这种感觉好久没有在身体里涌动过了,这是一种活着的感觉,旖筠觉得自己如同坟墓里的人有了一丝活着的气息。

旖筠解开了衣襟上精致的盘花扣,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肌肤,透着微微的粉红,纤长的手指触到他的手:“别喝这么猛,小心身体。”

关昊举着杯的手停在半空:“我早已是身腐心烂之人,没有心的,你不介意?“

旖筠将脸颊贴近他的手,媚眼如丝:“我又何尝不是?”伸出脚轻轻挠了挠关昊的腿。旖筠觉得欲望如同决堤之水顷刻间将自己整个儿淹没。她喜欢这种活着的感觉。

关昊睥睨着艳如桃李的女子,终没有拒绝她的投怀送抱。自此之后,旖筠觉得他们的关系应该会不一样,只是不曾想,他竟再也没有碰过她,甚至远远地躲着她,如同躲避一尊瘟神。

夜色已经深沉,只有几点星子微弱的光芒在浓稠的夜色中似有似无,又是晚归的一天,也只有这个时辰,他不会与关瑞祥打照面,被迫听他无聊的训斥。

宅院里没有亮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应该在梦中沉睡了。

正厅里的落地灯忽然被掀开,虽然只是鹅黄色的浅浅的光,透过垂着水晶的玻璃灯罩,但已足够照亮整个正厅了。

黑影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灯光闪了眼睛,停顿了一下,条件反射般地望向立灯,但随即脸上现出厌恶的神色:“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吓人。被父亲知道了,只怕又要把你关起来了。”

站灯旁宽大深色的贵妃榻上斜斜地倚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一件合身的银绣祥云纹高领长袖的宝蓝色旗袍,水滴领露出一截白皙细腻的肌肤,带着挑逗的诱惑。女人幽幽地低笑:“你是巴不得老爷子将我关起来吧,那么你就不用面对我了。”语气之中似有无限哀怨。

关昊眉头开始微蹙:“你这是什么胡话?不是说你病了么?怎么不呆在房中好生养病?”

女人身体微微一颤,眸中有了神采,向男人伸出手:“你还是关心我的对不对?昊郎,你知道么?这么多年,我都是靠着我们从前的记忆活过来的。”

关昊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四姨娘,我拜托你,我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么叫我?可不可以忘记过去?”

猗筠刚伸出的手又无力地垂了下去,捂着脸开始啜泣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救了我,又要把我推进地狱?这个世界上,我什么人都没有,我只有你,而你却要如此狠心地对我……”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抛弃,但她根本离不开这个桎梏着她的囚笼,精神上的折磨让她变得愈加疯癫。

她也曾卑微地恳求过他看自己一眼,可即便她如何放低姿态,也换回不了他的心。她的心渐渐死去,而身体在等着何时被埋葬。

晚上,门吱呀被推开了,一抹修长的影子被月光投射在青砖地面上。旖筠披散着头发,躺在冰凉的地面,一动不动,仿若死去,房间各处滚着酒瓶子。

人影拿起衣架上的毛毯,裹在她的身上,将她抱上了床。

一丝温热透过臂上的手掌传抵到皮肤,旖筠抬起头,是关昊,淡淡的月华之光在他的脸上流转,从未见过如此温暖之色……

我是死了么?抑或是在梦中?

关昊嘴角绽出一抹微笑,如煦光渐渐照亮心湖:“旖筠,我之前的凉薄,你可会原谅我?我也是不得已的,你不能在伺候父亲的同时,还和我在一起,这让我很痛苦。我想过了,我们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这一定是梦!

旖筠微笑着闭上眼,如果是梦,就不要醒来。

关昊掀开屋子里的灯。

瞬间刺眼的光亮起,惊醒了梦,旖筠睁开眼,看见关昊正无比温柔的看着自己,原来这不是梦:“你刚刚……说什么?”

关昊握住旖筠的手:“旖筠,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我们?一起?”旖筠喃喃自语,宿醉未消让她的头很疼。

关昊的手上加重了几分力道:“是的。”

脑海中的画面渐渐有了颜色,有一丝晃神:“好啊,那子凡呢,媚云呢?”

关昊的眸中闪现了痛苦的神色,只是他终将它掩饰地波澜不惊:“她们都过去了,往后,我只知道惜取眼前人。”

不知是不是他身上的温度慢慢地传递过来,原本坠在寒潭的身子渐渐温暖起来,旖筠听见寒冰破碎的声音,还有,花开的声音。

关昊抱住了她,和她说了自己的计划。离开南沙镇,去到不再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猗筠觉得自己的心又活了过来。

只是他说这样艰难的时局,他们逃走的话肯定需要一大笔钱。而关家的钱都存在银行里,需要关瑞祥的印章才能取出来。他知道父亲将印章放在了房间的保险柜里,所以,他需要猗筠想办法骗关瑞祥说出保险柜的密码。只需要一天,不,甚至只是半天的时间,取出钱之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印章放回原处。即便关瑞祥发现,那会儿他们已经离开南沙镇了。

为了二人的将来,旖筠忍着恶心重新去讨好关瑞祥,旖筠如果不发疯,实际上是个顶美丽的女人。她亲手置办了一桌的好菜,又灌了关瑞祥不少酒,你侬我侬的一番云雨之后很成功的骗关瑞祥说出了保险柜的密码。

第二日关昊打开保险柜,拿着关瑞祥的印章去银行几乎将所有的存款提出,而就在猗筠收拾好一切行李,满怀期待地等候关昊带自己走的时候,等到的却是被五花大绑抓回来的关昊。关瑞祥阴沉着脸,拿着鞭子几乎将猗筠打死。

原来关昊想私奔的人是醉红楼的媚云。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带自己走,从始至终他不过就是利用自己罢了。他曾经和自己的错误,不过是他想忘却的耻辱。

后来不久,果然就听说四姨娘病死了,西南角的那口井也被封了,说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没有葬礼,没有吊唁,曾经花一般的女子彻底地消失了,无人关心,无人问津。

杨光想起了那口枯井旁的白衣女人,她便是这四姨娘吧。

经过此事之后,关瑞祥没想到关昊为了媚云竟能做到此种地步,或者是年纪大了,不想失去这个儿子,他终于妥协了,同意关昊纳她为妾。但几乎令所有人吃惊的是,媚云居然不同意,她说要进关家的门,就必须明媒正娶,休了傅贤淑,她绝不会做妾。

我恨她!恨她!恨她!……接下来一整页都是画着满版满版的红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宣泄出当时傅贤淑心中对媚云的憎恶。所以傅贤淑是完全有动机和理由杀了媚云的,只是她是如何动手的?杨光迫不及待地继续翻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