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傅贤淑的日记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4847字
  • 2022-05-05 11:17:01

已近深秋了,黑夜似乎也来得越来越早了,在火车上一晚没睡好,加上又接连奔波了一天,杨光早早地就爬上床了,月光照在镜上,再反射在雪白的墙壁上,勾勒出镜子圆润的形状,如同一轮放大的月亮,杨光望着墙上那片清辉,感觉有些恍惚,媚云,傅贤淑,傅贤情,这一个个究竟是怎样的女子?

明晚,明晚就能知道真相了么?

蒙蒙胧胧中,哒,哒,哒,哒……却传来如同女子般细碎的脚步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好奇心起,顿时再无睡意,杨光穿好衣,拉开门,一个年轻的女人执着一根红色的蜡烛正穿过回廊的后门……

月光清晰地照在女人的脸上,却是楚薇薇!但,又彷佛不是……女人头发被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挽成一个髻,前额梳着整齐的刘海,杨光记得,这明明就是傅贤淑的发式啊!

按奈下心中的惶然,杨光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转过后门,视野一片开旷,却哪有什么女人的身影?莫非又是自己幻听,幻影?

佛堂的灯是亮的,这么晚了,是谁在那?萧姑妈么。杨光慢慢走近佛堂,手一推,门“吱呀”一声而开,迎面就见一个女子站在佛堂的一侧,幢幡遮住女人的身子,慢慢滑落,杨光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跟着开始加速起来……

女人穿了一件墨绿色绸子的长衫,齐平膝盖,顺长衫的四周边沿都镶了银色的宽辫,辫子中间,有挑着蓝色的细花,和亮晶晶的水钻,长长的立领勾勒出尖尖的下颌,领子上挂着一副珍珠项链,一手执着红色的蜡烛,一手托着一本略显残旧的书稿。

“楚薇薇?”杨光几乎脱口而出。

可女人一动不动地站着,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可白天在佛堂的时候,明明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啊。

杨光凑上前,才发现眼前的女人竟然是一个蜡人像!难不成刚刚在院子里看到的女人就是这个蜡人像?太荒谬了!可,若然不是,那院子里的女人去哪了?明明跟着她进了北院的啊……而且,楚薇薇这个时候应该是在C市的吧,难道真是傅贤淑?不会这么邪门吧,来了一个媚云,现在又多一个傅贤淑的怨灵?这宅子真的是阴气深重。

风涌了进来,刮的佛堂的灯摇晃不止,在女人身上留下忽明忽暗的阴影,女人手上执着的书页随着风不断地翻页,哗哗地响个不停,书,竟然是真的。

杨光好奇地从蜡像人手里取下书,才发现竟是一本日记本,纸页已经泛黄,页脚也卷缩地厉害,不知被翻阅了多少次。

杨光小心地翻开第一页,娟秀的字体,一看就知道是女子的笔迹:从嫁进关家起,也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写日记了,或许这样的时光易打发吧……

杨光心里“突”地一跳,居然是傅贤淑的日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现下已想不了这许多,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杨光继续往下看……

几缕阳光透过窗棱,斜斜地映射进来,传递着清晨的讯息,我慵懒地睁开眼,大大的屋子依旧是空空荡荡,他又没回,这样的日子,习惯了。

机械地起身穿好衣裳,静静地坐在镜子前,呆呆地看着镜中的容颜,七年了,一直都是这样,原本以为自己会渐渐地习惯,可心里却依旧堵地慌。

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二十八了,青春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逝去,可每天的日子依旧浓稠的似乎化不开,过不完,前面的路看不清方向,女人一生中又有多少个七年?再过七年,只怕自己真的死了,心死,不是说哀大莫过于心死么?

今天,一定又是个晴朗而又明媚的日子吧,一如当年初见到他时,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那是多么美的一个时刻?

和父亲打算从常县搭当天傍晚的火车去广州探望大伯父,临时出去制备些物品,打小就没出过南沙镇,好奇而又忐忑地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流连,几乎忘了父亲的嘱托了。

西湖,好美的西湖,淡妆浓抹总相宜,即使是在这略显萧瑟的初秋,潋滟的波光也在尽情舒展着她的美丽。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柔弱和徘徊引起了小偷的主意,对面一人行色匆匆而来,压低着头上带着的鸭舌帽,经过身边时,忽地一把夺过手上的手袋,转身就跑。

巨大的惯性将我摔倒在地,粗糙的地面几乎将手掌珞出血来,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仓惶而又局促地低着头。

胳膊一紧,有人将我小心地搀扶起来。我愕然,懵然地抬起头,这是一张轮廓分明,充满阳光般温暖笑容的脸。

他将刚被抢走的手袋递给我,“小姐,一个人在外,该小心才是。”

他的伙伴在前方催促着他,“关昊,快点,晚了可赶不上天平山的日落了!”

我浅浅一笑,不安地低下头:“谢谢你,烟波满目凭阑久,一时瞧得入神了。”

他似乎被我话语中的诗句引起了兴趣,“哦,小姐也是读书人么?正巧我们一帮学生打算去天平山赏日吟诗,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们诗联社一起去?”

“诗联社?”

他温和地笑了,带着几分得意,“我们的社团,以文会友,平时喜欢畅谈一下各自的理想啊,追求啊什么的。”

没有理由地信任他,“好啊,只是,我,我可以吗?”

那阵,天平山的红枫早已晕红了整个山头,灿若红霞,在山顶,举目远眺,浩渺的太湖尽收眼底。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碧玉杖,朝辞黄鹤楼……

黄河之水天山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那天跟着他们,一路上念了好多好多的诗,站在山顶,对着太湖,对着远方,大声地喊,大声地笑,从来都不曾这样释放过心中压抑好久的激情,直到嗓子喊地快出不了声……完全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才蓦然想起父亲还在旅店里等自己,才想起傍晚要赶的火车。

和大家在路边的小店吃过饭,他看着深沉的天色,很绅士地说:“我送你回去吧。”

回去的路好长,可心里竟然希望这些路长些更好,喜欢听他如此意气风发地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终到了旅店,望着亮着灯的屋子,心中胆怯起来,父亲肯定是要责骂自己的了,步伐明显地迟缓下来。

那时,他是多么地细心啊,他温和地笑着,如同街边的明灯,驱散着黑夜的恐惧,“我送你上去吧,顺便和伯父解释。”

“不,”我本能地脱口道,“父亲对我管的很严,他不许我和陌生的男子来往。”我低下头去,紧张地转着右手腕上的凤凰血玉镯子,我痛恨这样的家庭,可我却无力与之抗衡。

“这样啊……”他踌躇着,蹙着眉头。

“你,你不用管我了,最多就是被父亲责骂一顿。”以父亲的脾性,是不可能仅仅责骂我一番,我已经不敢去想后果了,可我更不愿意他为难。

“是我邀请你去玩的,反而让你挨骂,就不应该了。”他跑到路边一个电话亭,过不多时,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跑了过来,一袭阴丹士林蓝旗袍,整齐的头发,清丽的面容,似乎和他很熟。

“她叫汪子凡,可是我们诗联社的社长哦,今天有事没能和我们一起,我还正遗憾你没机会见到她呢。”他望着她的眼神似乎有些不一样。

“哪有?”女孩的脸上露出干净明朗的笑容,“都是关昊过奖了,和你比才情,我一向都是甘拜下风的。”

汪子凡大方地挽着我的手朝里走,“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好。”身后传来他的声音,“我在这里等你,待会儿送你回去。”

汪子凡很能言,其实我知道父亲本就不想离开南沙镇舟车劳顿,无奈大伯父的盛情难却,这会儿也算有个借口不去广州了。

我已记不得父亲说了什么,透过窗,看见他和女孩并肩远去,心里没来由地生出一份怅然,汪子凡,该是他喜欢的女孩儿吧?

由于耽误了火车,终没有去成广州,也没有见到大伯和傅林轩表弟。可是,我没有遗憾,林轩表弟在心里的影子也越来越淡了,我常会想着天平山上的吟诗共游,山顶上的尽情大喊,多么意气风发,我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个梦,没有对任何人说起。

过了两年,父亲说要为我招亲,我心里还记挂着他,却不敢和父亲说,说了也没用,而且,我今生再也碰不到他了,还是权当那是一场梦吧,一场美丽而又虚无的梦。

父亲和我说,我未来的丈夫是关家的少爷,虽然名声不是很好,但成了家,可能会有不同。由于家教甚严,对于关家,我所知也是甚少,只知道关家是南沙镇的首富,不过他们是从别地迁过来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面对着威严的父亲,我无力说不。

那一天,父亲派丫鬟过来通知我梳洗好,关家老爷和少爷过来了。

站在门口的霎那,我整个人都彷佛呆住了,是他,居然是他!!心,止不住地怦怦跳了起来,控制不住地,整个儿彷佛就要跳出来一般。只是,他身上的气息和两年前见他时已完全不一样了,多了几分轻佻和世俗。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静静地站在那,没有多少话语。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真真切切地要嫁给他了,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我默默地期盼着这样日子的到来。

亲事很快就定下来了,双方的父母选定了黄道吉日,二月十三,那年的红梅开得特别的灿烂,特别的红,就和他身上的红袍子一样的红,映着白白的雪,漂亮极了……还有那满天的爆竹声,锣鼓声,小孩儿吵着闹着要喜钱的欢笑声……

我以为我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可新婚的第一天,他就喝得酩酊大醉而回,倒在喜床上不省人事。后来,他居然和关家的一个低贱的丫环有了孩子,我气急了,将她赶出了关家,可是,赶走一个丫环,又来了个醉红楼媚云,他是如此地迷恋她,甚至动了将她娶进门的念头,沾花惹草,夜不归宿,酩酊大醉,就是婚后他留给我的全部记忆。

他,完完全全地不一样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这真的是我第一次碰见的他吗?或许我是认错人了,他们不过是长着一副相同的面孔而已。

我曾提过“汪子凡”三个字,他却如同被蛰一般跳起,紧咬着唇,青筋在他的脖颈间凸起,眼眸却如同死寂般黯淡而又哀伤。只是不许我再提。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往事一幕幕蛰地心里发疼,握着梳子的手也不禁微微有些颤抖,“绿丫!”没有反应,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诺大的屋子里空空地回荡着。

“绿丫!绿丫!”傅贤淑害怕这样熟悉的孤寂感,叠声叫着,只要这屋子里,不要只是自己一个人就好。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匆匆跑进来,垂首道:“是,少奶奶。”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少奶奶么?你,你……”太过激动,一时岔了气,傅贤淑不住地咳嗽。

绿丫忙上前拍着傅贤淑的后背,“少奶奶,是我不好,您别气坏身子了。”

气坏身子?哼,这个身子,还有谁会在乎吗?只怕再过些时候,连自己都要嫌恶了。

屋里总算有些人气的感觉了,傅贤淑将梳子递在绿丫手里,“给我梳头。”

绿丫娴熟地打理着傅贤淑的头发,“少奶奶,刚刚听傅二小姐说,侄少爷来信了,说要回南沙镇探访傅老爷,傅老爷拿着信可高兴了,说侄少爷是在省城念书的人,有出息,又懂礼貌,还惦着他这个干爹。”

“傅林轩?”傅贤淑喃喃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没想到隔了这许多年,他的名字竟还能从自己嘴里念出。

傅林轩是大伯的儿子,其实大伯的父亲和祖父是同父异母的宗亲,从血缘上说,已经隔的有些远了,父亲一直都很想要个儿子,只是在连添了两个女儿之后,这个念头终自断了。

傅林轩比自己小一岁,由于伯父一直忙着生意,大部分时间傅林轩一直都是寄住在自己家里。可能由于年岁相近,傅林轩一直都和自己比较亲昵。

还记得为了买自己最爱的乌梅,他跑了大半个南沙镇回来,满头大汗,自己拿出手绢细细地帮他擦拭着,他眨着闪亮的眸子,嘻嘻笑着:“淑表姐,郎骑竹马来,弄床绕青梅,是不是就和我们现在一样?”

走的那阵,他攥着自己的手,那样的不舍,那样的坚定,如同誓言一般的话语:“淑表姐,你一定一定要记着我,毕业了,我一定回来找你,这是我们的约定。”

约定?是啊,言犹在耳,约定,只是真的太久了,久的自己几乎都要忘了这个约定了。他如今回来了,是为了当年的那个约定么?

而且,十年了,不知此时他变成何模样了?应该脱了儿时的青涩,多了几分英挺和稳重吧。

心里忽然莫名地悸动起来,傅贤淑忙低下头,左手摆弄着右手腕上的凤凰血玉镯子,强自淡定道:“嗯,知道了,那二小姐有没有提到,他……几时回来?”

绿丫拿过桌上的珍珠翡翠簪子,斜斜插入盘好的发髻中,“说是很快,没准就这三五天的,二小姐还说,这京师念书回来的人,必定见识广,傅老爷定会让他多呆一阵呢。”

这十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我不能如此苍白而憔悴。“绿丫,赶紧打水进来给我梳洗,然后陪我去李记制衣店,我得赶紧置办些新的衣服才行。”

抬起头,忽然发现镜中人莹白的肌肤上抹上了几缕红晕,郎骑竹马来,弄床绕青梅……或许,我的心又开始,活了……

只是后来不知中途出了何等变故,林轩表弟并没来,父亲也失望了好久,我们和大伯父一家也彻底失去了联系,再也没见过面了。我的心空落落了好久,原本以为这是我能活过来的机会,结果到头来不过是我的痴心妄想。

或许,这座宅子就是我的坟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