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宋老板也死了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612字
  • 2022-05-01 18:44:46

萧然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让她晚上9点去C市富步巷,有秘密高知,萧然冷笑一声挂了电话,近段日子似乎真的有点沉静过头了。

依时来到富步巷,身后一阵细碎的脚步,后脑一痛,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依旧有些昏昏沉沉,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一桌一椅,头顶一盏昏暗的白炽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拿着一把匕首,雪白的刀刃晃得眼睛一阵耀眼,正是古玩今赏店的宋老板。

“这是什么地方?”萧然本能地问着,身体动不了分毫,才发现手脚都已被绳索缚住了。

“你不要挣扎了,没用的。”宋老板向刀刃上呵了一口气,用袖子缓缓地擦拭着。

萧然不屑地撇了撇嘴,淡淡道:“你抓我无非就是为了那凤凰血玉镯子吧?”

宋老板一怔,萧然脸上异乎寻常的镇静不禁让人心里有些发怵,这小丫头不会有什么后着吧?

但转瞬间不由恼羞成怒,自己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难道还怕了这黄毛丫头不成?粗着气吼道:“小丫头,既然知道就赶紧把凤凰血玉镯子交出来,我和你父亲也是几年的老朋友了,不想难为他女儿!”

一抹诡异的微笑在萧然嘴角漾出,随即低下头去,如同睡着一般。

莫不是吓昏了?

正说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

宋老板皱了皱眉,这么晚了,有谁还会上门呢?

“你给我好好想清楚,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宋老板恶狠狠地将刀刃插入桌里,转身离开。

隔着“古玩今赏”的店门,宋老板高声道:“已经不做生意了,这么晚了,有事明天赶早。”

可敲门声依旧急促。

宋老板无奈只得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女人,身材高挑,穿着一袭桃红色的旗袍,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

“下雨了么?”宋老板伸出头向着门外张望,可黑沉沉的天,并没有一丝儿雨星子,真是个奇怪的人。

女人收起伞,小心地将伞靠在门侧,走将进来。

女人的头发很长,几乎到膝盖了,而且遮住了半个脸孔,看不清她的模样。

“你想买些什么吗?”宋老板不耐烦的口气,只想趁早送走这个奇怪的女人,萧然那个丫头还关在密室里。

女人绕着橱柜缓缓地踱着步,声音寒冷地可怕:“老板,我是来当东西的。”

当东西?这女人莫非是有病?宋老板斜着眼:“小姐,我这是古董店,不是当铺!”

女人缓缓抬起右手,右手腕上的镯子随着女人的动作轻轻晃动:“凤凰血玉镯子。”

宋老板吓了一跳:“凤凰血玉镯子?”

女人的嘴角痉挛着,彷佛是在笑:“是的,凤凰血玉镯子,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么?”

可凤凰血玉镯子不是在萧然手上吗?

宋老板仔细端详着女人手腕上的血玉镯子: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焰火般华丽灿烂,而又凄美诡异。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凤凰血玉镯子!

视线顺着女人的手腕往下,才发现女人惨白的手没有一丝血色,尖尖的指甲却涂得猩红,又长又尖。

店里的灯彷佛接触有问题,忽然“兹兹兹”的开始闪烁起来,店里顿时弥漫起一种诡异的气氛。

女人阴阴的声音再次在店里响起:“这就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凤凰血玉镯子,可是,每一个见到凤凰血玉镯子的人,都只有一个下惨。”

“是……是什么?”宋老板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声音止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女人抬起另一只手,彷佛是从牙缝里迸出的一个字:“死!”

话音甫落,女人已站在面前,冰冷的手瞬间掐住宋老板肥厚的脖颈。冷漠的眼神异常狠绝,没有一丝犹豫。

“啊——!”宋老板的瞳孔不断放大,最后见到的只是红色的凤凰血玉镯子,不断地晃动,晃动……

短短几分钟后,只见“古玩今赏”的店门再次打开,走出一个瘦削修长的身影,渐渐地隐入浓浓地夜色中……

第二天一早,“古玩今赏”店前围满了人,警戒线已经将人群牢牢地隔在门外。

宋老板被发现死在店里,眼睛睁得大大的,彷佛看见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由于影响恶劣,被列为一级重案调查。

萧远山盯着报纸,愣了半晌,仍然不相信般:“宋老板,死了?”萧然瞥了父亲一眼,冷冷接道:“这种人,早该死了。”

落山度假屋。

杨光敲开门,一脸的雾水:“文宇,你这么急着找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文宇平素一向淡定的眼眸中如今满是焦灼:“什么都不要问,你先看看这盒录像带!”

这是一盘监控录像,画面比较模糊,画面里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刚离奇死亡的宋老板,还有一个女人模糊的影子,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看出女人穿着一袭旗袍,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脸前。

女人伸出双手,手上的镯子不住地晃动……然后画面出现一片雪花点,停顿了一下,画面又开始出现,只看见店门被推开,一个女人瘦削修长的身影走出“古玩今赏”,然后隐入浓浓地夜色中不见……

这个女人彷佛就是店里的那个女人,但彷佛又不是一个人,至少衣型发式不同,可这女人的背影好熟悉,一定是在哪见过的。

萧然?

不知何故,萧然的名字突然在脑海中浮现,与女人的背影迅速地重叠,而且越来越像……

“这是我托人拷出的宋老板死的那晚的监控录像带,你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

“后来那个女人的背影好像有点像……”杨光踌躇着该不该说出来,“萧……”

如同得到确认般,文宇吁了口气,“是,萧然,你也觉得背影有些像萧然,是不是?”

可,前面出现的那个女人为何也会如此熟悉呢?似乎某一画面曾经在哪见过,如同灵光一闪,杨光急道:“你,你等等,你再把录像倒到最开始的地方。”

文宇依言将录像倒到最开始,从宋老板开门,门口穿着旗袍的女人撑着一把油纸伞……

“停!”杨光大喊一声,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女人。先前丧失的记忆陡然间如电影回放一般在脑海中涌现,老婆婆的话语,深巷里穿着旗袍撑着红色油纸伞的女人,傅贤情隐瞒的关家鬼屋,昏暗的楼梯口穿着喜服的女人……

这个女人,一定是媚云!一切,一切都想起来了。本以为南沙镇一行,媚云的事情已经了解,可,结束却恰恰是另一个的开始!

文宇望着失魂落魄般的杨光;“杨光,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杨光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文宇,惊慌道:“阴谋,阴谋,一切都是一个阴谋,南沙镇时,你们不是问过我去了哪吗?我现在都想起来了,我见到那个小男孩的奶奶了,她告诉我现在的傅家屋其实是关家鬼宅,是傅贤情骗了我们!”

当下,杨光将老人的话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文宇的眉头纠结地愈来愈紧,加上萧夫人见到萧然的奇异的举动,楚薇薇精神上受到的刺激,很可以肯定:萧然已经不是从前的萧然了,她已经被怨灵上了身!

“文宇,我们得赶紧回南沙镇,这件事情一定还另有隐情。”杨光起身欲走。

文宇示意杨光坐下,眉头拧地更紧了:“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她去找过薇薇了,她叫薇薇“情儿”,又说薇薇是关家的女儿,即使是情儿的女儿也不可以和她抢……关昊。”文宇觉得说自己挺奇怪的,而且,怨灵不过是将自己当作了关昊的替身罢了。

所以,我怀疑怨灵并不一定就是媚云,有可能从始至终都是傅贤淑!”

杨光还没有转过弯来:“但,她自己不是都承认自己是媚云?”

郑文宇:“傅贤情为什么要留在关家鬼宅,帮媚云附身?如果是媚云杀了她姐姐,根本说不通。而且你还记得毕少锋手稿里提到红梅夫人么,傅贤淑杀了媚云,盗用了她的身份,她恨她,却又羡慕她得到关昊的爱,最终她想活成媚云的模样。”

杨光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张大着嘴,好半天才咽下一口水:“这两姐妹都是精神病吧。”

“那怎么办?”想着萧然现在生死未卜,杨光脑中简直就是一片空白。

“萧然在清水镇的姑妈,她那么疼爱萧然,而且她懂灵异之事,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好,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们马上走!”杨光说着抬脚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有动静,回头见文宇依旧坐在沙发上,双眉紧锁。

“你怎么不走啊?”

“杨光,我不能离开C市和你一起去找萧然。”

“什么?”杨光彷佛不相信这些话是从文宇的口中说出,“萧然她心里喜欢你,你就这么无情扔下她不管不顾了?而且这件事情本就是因你而起!”

“我知道。”文宇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

杨光惊奇的眼神渐渐转为愤怒了,“你知道?你知道还不和我一起去?”

“杨光,我就是知道才不能和你一起去。我一走,必然会引起那只怨灵的怀疑,那么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救不了萧然的,只有我在这里拖住她,你才有时间去救萧然。”

无论是媚云还是傅贤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关昊,她自然不会任由文宇去救萧然,“可是……”仅凭自己一人之力,能够救出萧然吗?但文宇说的未尝没有道理,杨光一时之间找不到辩驳的理由。

文宇很坚定地打断杨光的话,“没有什么可是了,杨光,我暂时不会有危险,我们时间不多了,回去南沙镇,一定要找到消灭怨灵的办法。”

杨光一只手已经按上门手了,身后忽然传来文宇深沉的声音:“杨光!”

杨光没有转身:“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文宇一字一顿地沉声道:“我们一定能救回萧然的。”

杨光郑重地点了点头,一把拉开门,忽然不自觉地倒退了几步,“萧,萧然。”

萧然站在门口,依然撑着那把红色的油纸伞。

萧然收了伞进来,冰冷的眼神停驻在杨光的脸上,“杨光,你怎么来了?你们在讨论什么事情么?”

文宇接口道:“也不过是些男人之间的事情,”向着呆呆站着的杨光道,“杨光,你不是说家里有事么?怎么还站在这?”

“是啊,是啊,那我先走了。”杨光忙不迭地应着,小心翼翼地经过萧然身边,仍可以感受到萧然投过来凌厉而又带着质询的目光。

杨光装着没看见,低着头,急急地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