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夜半的拜访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282字
  • 2022-05-01 17:25:48

周末的早晨。

萧然出来倒水,发现萧远山正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聊着什么,萧远山似乎很开心,不断地说着什么,对面的中年人一直满面笑容地点着头。

萧远山看见萧然,招手道“然然,快过来和宋伯父问声好。”

萧然把目光落在那所谓的宋伯父身上,这是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挺着个发福的大肚子,萧然很不喜欢他那双眼睛,骨碌碌地乱转,带着狡邪和势利。

不情愿地走过来,随口应付着:“宋伯父。”

“呵,然然真是懂事……”话未必,宋伯的眼光落在萧然右手腕,“这镯子,这镯子你是怎么得到的?”语气都止不住有些颤抖了。

萧然嫌恶地瞥了宋伯一眼,左手遮盖住右手腕上的镯子,冷冷道:“别人送的,再多钱都不卖!”

“然然,怎么这种语气对宋伯伯说话?”萧远山轻声呵斥着萧然,转头向宋伯道着歉:“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不会说话。”

宋伯讪讪地笑着:“没事,没事。”两只眼睛却依旧追随着萧然手腕上的血玉镯子。

***

情儿,情儿……

一个声音遥远地传来,?为什么这个名字如此熟悉,好像曾几何时,自己曾听过这个名字……

楚薇薇睡得蒙蒙胧胧的,好困,不想睁开眼,可这声音却不依不饶地响着,而且,慢慢地近了,似乎就在耳边,情儿,情儿……是在叫我么?

楚薇薇勉强睁开眼,借着微弱的夜色,感觉床头直直地站着一个人,而且彷佛是一个女人,窈窕的身材。

“谁啊?”意识还没有清醒,楚薇薇嘟囔着,顺手拗开床头灯。可彷佛电路接触不好般,床头灯“兹兹兹”地响着,闪烁了几下就熄灭了,屋里又恢复成漆黑一片。可就那一刹那,已足够看清床对面的女人了!

楚薇薇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就大了,睡意全无,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袭桃红色的旗袍,长长的头发垂在脸前,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女人垂着的右手腕上赫然戴着的就是那只凤凰血玉镯子: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火般华丽灿烂,凄美而又诡异。

“啊!鬼啊!”楚薇薇尖声惊叫着,拼命地扯着被子要遮盖住自己,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女人抬起双手,伸出尖尖的手指,手上的凤凰血玉镯子不住地晃动,没有看见她如何移动,只一眨眼,人影已立在床头。

“我不是鬼,薇薇,我是萧然啊,你的室友,你不认识我了?”女人的语气轻柔地如同叙旧。

“萧然?”楚薇薇记起来了,没错,凤凰血玉镯子一直都是萧然戴着的。壮着胆透过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地看着床头的女人。

床头灯陡然亮了起来,只是依旧闪烁不定,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女人的头发飘了起来,露出遮住的脸孔,果然是萧然。

“萧然,真的是你,你怎么进来的,吓死我了啊!”楚薇薇掀开被子,狂跳的心略微平复下来。

萧然淡淡道:“你们家的门没锁,我就上来了。”

楚薇薇皱着眉头,不满道:“不会吧?我妈怎么如此粗心大意?还好是你,若是进了哪个在逃的杀人犯就惨了。”眼光落在萧然身上,奇道:“你怎么穿成这样?好恐怖啊,看上去就像是二三十年代的人。”

“是吗?”萧然幽幽地笑了,徐徐道:“不好看么?他很喜欢我这样穿的。”

楚薇薇不解,脱口问道:“哪个他?”

“怎么?你还不知道?哦,是了,他定还没和你说吧。”萧然低头自顾把玩着手上的凤凰血玉镯子,轻描淡写地:“文宇啊。”

简短的两个字却彷佛有千斤的重量,敲在心上,一阵眩晕,“文宇?不,这不是真的!萧然,你不要和我开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萧然抬起头,眼神转瞬间变得怨恨而又恐怖,“楚薇薇,他不爱你,他从来都不喜欢傅家的女儿,你不要再纠缠他了!”声音尖锐而又寒冷,如同指甲划过黑板,心头一阵痉挛,说不出的难受。

楚薇薇惊恐地望着萧然:“萧然,你……?”

萧然狠狠道:“你听到没?不许再纠缠他了!没有人可以抢走他!更何况……”萧然凑近楚薇薇,尖尖的指甲在楚薇薇光滑的脸上轻轻划过,吐气道:“你也是关家的女儿呵,你们身体里留着同一个祖先的血,在一起是乱伦。”

“……!”萧然你是不是有病,恐惧之后楚薇薇随之而来是愤怒。

萧然走到门口,拉开门,忽然又止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楚薇薇,面上的笑容凶狠而又可怖:“哦,对了,差点忘了和你说了,萧然已经死了,下一个就是你了,哈哈哈——”

说罢,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楚薇薇一时没反应过来,待思绪运转过来,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恐惧,一个想遗忘却无法遗忘的名字在脑海里浮出:媚云。

好不容易撑到天亮,第二天一早,楚薇薇爬起来就往楼下走,只要查看一下锁,什么就都明了了。

楚夫人正在准备早餐,抬眼看见楚薇薇急急忙忙地跑下来,有些吃惊:“薇薇啊,今天起这么早?”

楚薇薇顾不上回答,急急就问:“妈,你昨晚是不是没有锁门啊?”

“不可能,临睡前我还检查一遍的了,你知道,我一向都很小心的,特别是就我们两母女在家时。”楚夫人很肯定的否定了楚薇薇的这一结论。

“是吗?那萧然昨晚来的时候为什么要说我们家门没锁?”

“萧然?萧然昨晚来过?”楚夫人愈发觉得女儿有些古怪了,“薇薇,你是不是做梦了?”

“做梦?”

楚夫人径直走到门边,“你看,这门不是锁的好好的么?有贼闯入的话会触响警报的,难不成是萧然走得时候从外边给锁上的?”

楚薇薇的眼睛越睁越大,越睁越大,想起萧然昨晚说的话:萧然已经死了,下一个就是你,下一个就是你!你是最后一个!你是最后一个!

女人邪恶的眼神,得意的微笑,猩红的嘴唇,还有那凤凰血玉镯子,不,不,那决不是萧然,是媚云,是媚云,一定是媚云上了萧然的身了,一定是的!

“啊!啊!啊!”楚薇薇抱住头,如同见到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尖叫着就往楼上跑去……

楚夫人忙追上去:“薇薇,薇薇,你怎么了……”

手机铃响,文宇刚按下通话键,就听见楚夫人焦虑急促的声音:“文宇,你无论如何都要过来一趟,薇薇,薇薇她……疯了。”随即传来楚夫人的抽泣声。

薇薇疯了?怎么可能?“伯母,我马上过来!”文宇挂了电话,急忙就往楚家赶。

楚夫人开的门,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

“伯母,薇薇怎么了?”

“你……你自己去看吧。”楚夫人用手绢捂住嘴,又开始哭了起来。

推开门,只见楚薇薇头发披散着,蜷缩在被子里,眼神呆滞而又狂乱,口里喃喃地念着:“媚云……媚云……”

文宇走近薇薇,手刚触到薇薇的身体,楚薇薇哆嗦了一下,本能地就往后躲闪着,满脸的恐惧之色:“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媚云,媚云……”

文宇扶住楚薇薇的肩头,“薇薇,是我啊,我是文宇,文宇!”

楚薇薇怔怔地看了文宇一会儿,忽然“哇”地一声大哭出来,扑进文宇的怀中,“是她,是她,媚云回来了,媚云回来了,我就知道她不会放过我的,怎么办?怎么办?”

文宇怜惜地轻拍着楚薇薇的肩头,“你是不是日有所思,才夜有所念?”

“不是的,不是的!”楚薇薇拼命摇着头,“她,她还说,萧然死了。”楚薇薇泪眼婆娑地望着文宇,“她,她杀了萧然,她杀了萧然!下一个就是我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萧然死了??!

南沙镇回来以后,萧然就完全似变了一个人,像……,对,就像媚云,那个沦落风尘,在众人面前风情万种,暗自却嘤嘤啜泣的女人,一直都不敢面对心里偶尔会涌上来的这一想法,侥幸存着一丝希望,可如今听楚薇薇这么一说,这一想法更强烈了,若媚云真上了萧然的身,那真正的萧然,去哪了?

不,不会的……

文宇紧紧握住楚薇薇的手,手掌温热的温度让楚薇薇微微镇定下来:你,看见她了?

楚薇薇睁着双眸,再次回忆起昨夜惊惧的一幕:她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是,她说,我也是关家的女儿,我怎么可能是关家的后人……

媚云在追杀关家的后人,她曾说过,最后一个就是你,薇薇是傅贤情的血脉,难道……薇薇的外婆也是关昊的女儿?

可傅贤情和傅贤淑姐妹情深,又怎么可能瞒着姐姐和自己的姐夫作出如此苟且之事?但如果怨灵没有说谎,那么说谎的是谁?所有事情的缘由都是来自于傅贤情之口,如果从一开始,她就是骗我们的呢?那她的故事究竟有几分可信?

脊背阵阵发冷,现在才真正接近事实的真相:傅贤情!她才是所有事情的幕后推手么?为什么?为什么楚薇薇会是关家的后人?关昊移情别恋,和傅贤情一起杀了媚云?

思绪正游离间,楚薇薇颤抖着,忽然猛地从文宇的怀中挣脱出来,使劲地推搡着他,大喊着:“你走,你赶紧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不要见到你了!”

边喊着边往床脚退缩,死死地抓着床,满脸的畏惧之色,嘴里含混不清地念着:“我从此再不见他,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