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似乎终结的故事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179字
  • 2022-04-29 17:31:21

失魂落魄般来到饭厅,却只有楚薇薇一人,楚薇薇正开心地不得了,好看的眼眸如同清晨的阳光般明媚闪亮,一看见文宇就跑上来撒娇说:“文宇,你看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了吗?”

“有什么不一样?”文宇口里敷衍着,心里却依然惦记着萧然。

薇薇扑闪着双眼,嗔道:“我额上的红斑没啦!你看!”

文宇一怔,望向薇薇,果然,薇薇光洁的额头上那块颜色鲜红的红斑消失了!为什么……会这样?想到出现在萧然手腕上的凤凰血玉镯,她背后的魅影,屋子里掉落的红绳,薇薇此时消失的红斑,一切的矛头仿佛都在瞬时指向了萧然,难道……?不,不,文宇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

“萧然呢?”按奈住心中的惶恐,文宇装作随口问道。

楚薇薇正欲答话,却见帘子被掀开,萧然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看见文宇,微微一笑。

萧然仿佛……没什么异样,只是脸色略有些苍白,是没有睡好吗?但只要萧然没事,就好,文宇心里松了口气,可能真是自己多心了。但,媚云的怨灵就如此放过我们了么?

突然——

傅贤情带着惊异的声音传来:“你们快过来帮忙,杨光这孩子怎么睡在门口?也不怕着凉,唉,真不懂得照顾自己,这让做父母的如何放心?”

大家搀扶着杨光进到厅堂,傅贤情伸手按了按他的人中,杨光“啊”的一声舒醒过来。

杨光的眼圈有些发黑,脸色也显得很憔悴。

楚薇薇使劲掐了杨光一把,恨恨道:“死人杨光啊,你昨天一天去哪了?怎么好端端地会睡在门口啊?”

杨光的眼神有些恍惚,怔怔道:“我昨天在红娘子庙遇到一个奶奶,然后就跟着她回去,然后……她,她好像和我说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故事,然后……”杨光定定地望着门外的天空,半晌,喃喃接道,“我不记得了,今早醒来就在这里了。”

萧然用匙羹缓缓搅着热粥,淡淡地问着:“那奶奶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

杨光捧着头,脸上一副痛苦的神情:“不,我不记得了,好痛好痛,我的头好痛!”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家赶紧吃饭吧,凉了就不好了。”傅贤情截住大家的话头,劝着。

楚薇薇拉着文宇在萧然身旁坐下,萧然斜了薇薇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装作有意无意地说道:“薇薇,吃饭的时候你还拉着文宇的手不放干嘛?怕他平白无故飞了不成?”

文宇心中一震,她此时为何会说这样的话?她是想暗示自己什么么?自己昨天既然已经对她表明了心意,总归会给她一个交代的。

楚薇薇向着萧然扮了个鬼脸,由着红斑的消失,心中开心,并不在意。

伸着筷子道:“咦,怎么今天没有水煮蛋,换成煎蛋了?”

几人才发现,今日的早餐除了这几日常有的五谷杂粮粥和包子,还多了一碟香椿煎蛋,只是香椿的味道有人喜欢有人不喜。但傅贤情心情似乎很好,夹了一些给萧然:“我怕你们这几日吃水煮蛋腻了,换个做法。”

萧然对这个味道似乎很喜欢,楚薇薇吐了吐舌:“你什么时候喜欢吃香椿的?这些有味道的菜你不是向来都不喜欢的么。”

萧然抬头看着楚薇薇诡异笑道:“人总是会变的,而且别说的你很了解我似的。”空中瞬间弥漫出一丝尴尬的气息。

文宇倒没在意,向着傅贤情道:“就要开学了,这趟出来也耽搁好些时日了,我们想吃过早饭就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来探望您老。”

傅贤情笑着颔了颔首:“好吧,学业重要,你们走,我就不送了,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再来的。”

吃过早饭,大家简单地收拾好东西,就向傅贤情告辞了,出门前,萧然脸上突然现出哀伤的神情:“打扰祖外婆如此之久,这一下要走了,心里竟有种割舍不下的感情了。”对着傅贤情道,“祖外婆,我可以抱您一下么?全当是感激您的照顾。”

傅贤情单薄瘦小的身子轻轻颤抖着,没有说答应,也没有拒绝,眼眶儿却有些红。

萧然径直走上前去,环住傅贤情的脖颈,在傅贤情耳际轻声说了些什么。

众人也没在意,出了门,杨光却忍不住回头,在暗红色大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傅贤情的脸上现出了诡异而狰狞的笑容,向着远去的一行人缓缓挥着手,那嘴型似乎在说: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啊……

杨光心里有点发毛。

刚出门没走几步,有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拦住了他们:“你们好,我们是房屋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你们是这傅老太太的亲人么?”

楚薇薇点了点头:“她是我的祖外婆,我们这次就是回南沙镇探亲的。有什么事么?”

几个工作人员对视了一眼:“那太好了,这傅老太太已过世大半年了,我们一直想寻找她的家人处理下这祖屋大宅。但我们走访了她周围的街坊邻居,都说傅老太性格比较孤僻古怪,这几十年都是她一个人住在这里,没见过有人来探访过,她基本也不出门,从不与人往来。”

四人莫不大张了嘴:那早上还一起吃早餐,刚刚送他们出门的是谁?

“她她她……”结巴了半天,几人心照不宣地冲回古宅,却发现屋里到处都布满了灰尘蛛网,并非之前那般的纤尘不染,明显是有段时日无人居住的模样。

而挂在墙上的那幅肖像图明明就是一幅黑白遗相近照,皱缩干瘪的脸,已经缩成核桃的嘴却裂开笑着……杨光想起回头看见傅老太还和他们挥手告别那幕,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房屋管理局的人跟了进来:“你们怎么回事啊?这表情和见了鬼一样。”

几人脸色惨白着,可不就是见了鬼了么?

楚薇薇抖抖索索地问道:“我,我祖外婆的遗体之后怎么处理了?她可有留下什么遗书遗物之类的?”

“已经由市里的福利所妥善处理了,火化之后葬在公墓了。没有遗书,如果有遗书我们早就能联系到你们了。至于遗物的话,都在这屋子里了,我们也没动过。公告我们也张贴很久了,若一年之内没有消息的话,这宅子就收归国有了。不过你既然是傅老太的家人,那之后带上材料过来办理一下这房屋的继承手续。”

“她是怎么死的?他杀还是自杀?”

房屋管理局的人抬眼看了眼郑文宇,颇有些怨责:“老死的,还能怎么死?有街坊说闻到宅子里有异常的味道飘出,便报了警,破门进来才发现傅老太扑在桌上死去很久了,心梗,各功能衰竭。喏,就是你们现在站的这个位置。你们这些儿孙也是,老人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接过去好生照料着,死在这里无人问津。”

楚薇薇无缘无故又被呛了一嘴,谁知道这傅老太是祖外婆啊,而且当年是她自己遗弃了自己的女儿,又从来不与后人联系,能怨她家么。

杨光脑中无缘无故冒了个突兀的问题,脱口问道:“这宅子一直就是傅老太的么?”

房屋管理局的人看了杨光一眼:“是啊,不然呢?”拿出笔在纸上写了些什么,递了过去,“这是我们局里的联系电话,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打电话过来咨询。准备好材料,早点过来办理房产转移手续。”

几位工作人员走后,楚薇薇也拉着郑文宇赶紧出了宅子:“这宅子阴森森的,怪渗人的,别说还要回来办手续,送给我也不要。”

萧然开玩笑道:“既然如此,那送给我吧,我还蛮喜欢这宅子古色古香的。这样颇为完整的四合院格局如今已经很难找到了。”

郑文宇蹙着眉头不解:“傅贤情化为鬼魂留恋于此,就是为了和我们说这七十几年前的老故事?说她不得已抛弃女儿留在这里的苦衷?”看向萧然:“你怎么想?”

萧然面容清冷,抱着手臂淡淡道:“谁知道呢,但薇薇额上的红斑不是消失了么?或许知道事情的真相,媚云的怨灵就消失了吧。我们这趟来南沙镇也不算白来。”

楚薇薇频频点头,笑靥如花:“是啊是啊,至少那讨厌的红斑消失了。”

文宇看了看表,“已经打电话给司机了,半个钟头后他会在桥北路口等我们。我们先回去吧。”心里隐隐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南沙镇之行真的是这次旅途的终结?还仅仅只是怨灵阴谋的开始。

杨光也有几分高兴:“好啊,终于可以回家了,而且,媚云的事也总算是结束了!”正说笑间,却不见了萧然,回头一看,萧然竟在一个商铺前定定地站住了。

众人走回到萧然身侧,杨光顺着萧然的目光往商铺里张望,道:“萧然,你在看什么?”

萧然指着置放在铺头一个角落里的红伞,向着店铺的老板说:“老板,给我那把红色的油纸伞。”

“你买这样一把伞做什么?”

萧然付了钱,伸手接过红色的油纸伞,轻轻抚摸着伞面,缓缓道:“我很喜欢,买回去做个纪念。”

杨光盯着那把红色的油纸伞,为什么竟会有种熟悉的感觉?脑袋又剧烈地疼了起来,算了,不要想了,一切等回到C市再说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