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新的故事出现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087字
  • 2022-04-29 16:45:04

文宇又等了大半个小时,楚薇薇和萧然终于回来了,却不见杨光的身影。

楚薇薇过来挽着郑文宇的手,嘟嘴抱怨着:“文宇,你没去真是太明智了,里面的人真是多到疯。”

文宇看了看二人的身后,疑惑着:“杨光不是去找你们了么?你们没见到他?”

楚薇薇摇了摇头:“里面人太多了,估计没看见,错过了吧。”

萧然倚在凉亭的廊柱上,接近正午的阳光变得有些灼热了:“想是人多,不小心走散了,我们等等看吧。”

等了一阵,终不见杨光,众人决定先回傅家等,谁知道他是不是看到什么好玩的走开了。

青天白日的,这么大一个小伙子怎么可能走丢?但杨光不似如此没交代的人,他,究竟去哪了呢?

巨大的香炉里扬出厚厚的香灰,烟熏火燎的。

进香的人委实是太多了,刚一转身,杨光便感觉膝盖处碰到一个软软的躯体,低头一看,却是不久前在傅家巷子口碰到的那个小男孩。

杨光俯下身,笑道:“小朋友,还记得我吗?”

小男孩揉着撞到的前额,嘴巴一撇,正想哭,忽然迎上杨光的笑脸,想了一阵,破泣为笑:“我记得你啦,你是清晨帮我拣球的那个大哥哥。”

杨光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赞道:“小子记性真好,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小男孩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卖香的摊位:“我没一个人,我和奶奶来的,奶奶在这里卖香呢,不好玩,我就跑出来了。”

顺着小男孩手指向的方向看去,老人正忙前忙后地卖着香烛,想是突然发现孙子走丢了,猛地一愣,马上就喊开了:“乐乐!乐乐!”

“你看,你不见了,你奶奶多担心。”杨光说着便牵了小男孩的手走过去,还没开口说话,老人就一把将小男孩拖了过去,责备着:“不是和你说不要乱跑么?这里这么多人,丢了该如何是好?”

小男孩做了个鬼脸,道:“奶奶放心,乐乐不会丢的,我又碰见早上帮我拣球的大哥哥了。”

老人看着杨光,眼中又露出惊恐的神色,冷冷地说:“谢谢你送乐乐回来。”语毕低下头继续整理着摊位上的香烛,摆明了就是下了逐客令,不想再和杨过多说一个字了。

杨光心下老大纳闷,清早在巷子口就觉得有些愤懑了,这老人家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自己又没有得罪她,干嘛老摆着一副见到土匪强盗的神情?当下也没好气地说:“这位奶奶,我们不过是来南沙镇旅游的,哪得罪你了?”

老人停止住整理香烛的动作,彷佛要确认般地再三强调:“你,你们当是傅家的亲戚?”

难道她和傅家有仇?杨光心中想着,但口里如实回答着:“我不是,我只是陪同学来探亲的,傅家的那位奶奶是我同学的祖外婆。”

“哦”老人吁了一口气,但马上又神色肃穆地说:“那,小伙子,你赶紧走吧,趁早走,最好现在就走,离傅家那屋子越远越好。”

杨光不明白了:“为什么啊?”

老人摇着头,脸上有掩饰不住地害怕:“不能说的,不能说的……”

“奶奶,”杨光一把抓住老人的手:“你不说原因,只叫我走,我就是走了,心里记挂着也还会回来的,而且,我还有其他的朋友在傅家啊。”

老人看了看周围,憋了好久,才低低地说:“那屋子,……不干净。”

老人驼着背,说这话时眼睛翻着,眼白多过眼黑,杨光吓了一跳:“什么……不干净?”

“此事说来话长,反正中午我也要收档了,如果你想知道原因,就跟我走吧,回去我再细细和你说。”

“那,我和我的朋友说一声?”

老人神色坚决:“不行!千万不能让傅家的人知道!而且,告诉你,唉,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也不知道会不会害了你。”

杨光心中的疑云越来越大,傅家的屋子不干净?之前怎么没听傅贤情提起过?而且昨晚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啊,莫非是这老太婆骗人?但看她眼中的惊恐谨慎之色又不似装出来的,而且乐乐天真可爱,不像串骗之人,……思量良久,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点了点头:“好吧,我和你去。”

老人的家离傅家大宅不远,就在傅家街对面的三楼,屋子想必是有些年份了,阴冷潮湿的厉害,不过布置倒是干净简洁,神龛上供着观音像,旁边摆着灵牌,盖着白布,只隐约露出“……淑之灵位”的几个字,桌上的相框倒在台面上。

杨光并未留意,只是发现从窗台望出去,傅家的大门、院落和门前的小巷都看得一清二楚。

在老人家草草吃过午饭后,老人哄着乐乐去睡觉了,然后端了杯水给杨光。

杨光趴在窗台上望着傅家暗红色的院门,这里的视野的确是绝佳,谢着接过老人手中的水杯。

老人在窗台的另一侧坐下,瞅着傅家门前那条窄巷,缓缓道:“说起来这都是差不多七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才六岁左右,也住在这间屋子里,喜欢趴在窗台上看着街上这来来往往的人。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天特别的黑,只有零星的星子,映着巷子口那盏昏黄的街灯,像石印的画,我睡不着,就起来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寂静的夜,那时应该是半夜了,却瞥见那窄巷里静悄悄地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桃红色的旗袍,长长的头发,打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背对着我,看不清面容。

但我知道那条巷子是通向鬼宅的,母亲一直都告诫我,千万不能靠近那宅子,连巷子都不行。

我问为什么,母亲只说那宅子里闹鬼,死了太多的人,至于为什么闹鬼,母亲说我还小,不懂,只需记得不要靠近关家那屋子就好。”

“关家?”杨光惊得险些将水杯中的水泼洒在地。

“是的,”老人似乎早已料到杨光会有此反应,平静地点了点头:“现在那傅老太住的地方就是当年的关家鬼屋。”

杨光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一切都好似怨灵设好一个巨大的陷阱,就等着他们一群人往里面跳,但,傅贤情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

老人继续说着:“我似懂非懂地答应了母亲,但,此时,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独自站在那危险的巷子里呢?她难道不知道那屋子里闹鬼么?

我那时是小孩儿心性,又是纯真,又是好奇,一心想着得告诉她,让她快些离开才好。

于是我再也坐不住了,偷偷地打开门闩,跑了出去,走到巷子口,却发现傅家的二小姐,也就是傅贤情居然在这半夜忙着搬东西,原先宅子上‘关宅’的匾也被换成了‘傅宅’,而那个女人就撑着红色的油纸伞默默地看着。

我那时并不认识傅老太,只是奇怪着为什么有人要在这样的深夜搬入‘鬼宅’?而且,天并没有下雨,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撑着一把伞?

女人似有所察觉,缓缓地转过身来,伞遮地很低,我依旧看不见她的面容,只是她的头发好长,长得都快到膝盖了。

女人缓缓地向我走近,不,那不是走,是飘。

女人走到我身前,却静静地站着,我抬起头,仍就是一片黑色,她的头发好长,遮住了她的脸。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红色的油纸伞,昏黄的街灯,桃红色的旗袍……这些奇怪的颜色交织着,我心里倏地有些害怕了,不自觉地退了几步。

女人俯下身,在我耳边轻轻地吐着气:‘孩子,你今晚看见的一切从此便都要忘了,不要向任何人说起。’我从没有听过如此阴冷的声音,现在想起来,那是从地狱传来的声音啊。

我机械地点了点头,然后怯怯地说:‘阿姨,你,你不要进那屋子,妈妈说,那宅子里闹鬼。’

女人的喉里发出一种似笑声的声音,我虽看不见她的脸,但她肯定是笑了,是笑我的无知吧,女人说:‘我知道,可我住在这里呵。’

住在这里?我不明白了:‘母亲说这宅子里早就没人了,你怎么可能住在这里?’

女人站直了身子,幽幽地说:‘是啊,早就没人了,都走了,都走了……只留下了我,’女人伸出一只手抱住自己的另一只胳膊,声音变得有些凄冷,‘好冷,好冷,屋子里好冷……’

现下已经入夏了,怎么会冷?这个女人好生奇怪!突然母亲的话串入脑海:千万不能靠近那宅子,连巷子都不行,关家那屋子闹鬼呢!

低头一看,此时我正站在巷子里!

我突然害怕的不得了,后悔忘了母亲的话,转身拔腿就跑,我一定跑得很快,只听见风从耳边刮过的声音……

但,女人的声音依旧清晰地钻入耳中:‘孩子,乖乖地,不要说出去呵,否则,你的亲人就要离开你,离开你……’

冲进家里,赶忙跳上床,猛地将被子拉住盖了头,眼泪哗地就刷刷往下流……我是吓得紧了,但女人的声音仿佛依旧在耳边萦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