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纠缠不清的情感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881字
  • 2022-04-29 16:28:42

解千人利索地抽出一纸签文递给杨光,头也不抬地说:“门外解签文,上签30,中签20,下签不要钱。”

杨光伸手刚碰触到签文,却被萧然横地里一把抢了过去,“嘶”的一声,签文竟被撕成了两半。

杨光握着手里的半片纸片,怔了一会儿,微微有些恼怒:“干嘛那么紧张,萧大小姐?我又不是不知道……”

萧然跺脚道:“你知道……你知道却还要这般戏弄我?现下撕成两半可好了,谁都瞧不见!”脸颊莹红,不知是气恼还是羞惭,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哎——我给你赔不是还不行么?”杨光忙推开陆续进来的人群,向外追去。

楚薇薇看见萧然和杨光一前一后地出了庙门,忙向萧然招手:“萧然,杨光,你们快点过来啊!”

走到近前,却看见萧然眼底蕴红,楚薇薇拉着萧然的手,关心地问着:“怎么了,萧然?杨光又欺负你了?”

杨光吐了吐舌头:“我已经赔罪了,都是我不好,抢了萧大小姐的千,弄得签文……”

语音未落,萧然一把抢过话头:“没,我才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不过是沙子入了眼罢了。”别过头去,也不让他们细瞧。

文宇也只淡淡地“哦”了一声,仿佛并不十分在意的样子,隔了一会儿,却似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萧然该小心才是,免得总是让沙子入了眼。”

萧然闻言心突地一跳,想起那夜文宇送她回家之时,也是“沙子入了眼”,他,他竟还记得……,只是他这般说,是什么意思?自己的心思,他明明是知道的,却还要这般嘲讽,心下怨艾,赌气道:“反正我也是没人疼没人爱的人,由得沙子入了我的眼,看不见了倒还干净了。”

文宇双眉一挑,正欲答话,却看见萧然眸中莹然的雾气,终自叹了一声,不再言语。

杨光之前得罪了萧然,忙赶着出来圆场:“好好的怎么说起气话来了?如果萧大小姐要招亲,只怕队伍排的比这求着解签的人还多呢。”

萧然勉强一笑,不再纠缠,但心下却依然纠葛着文宇的话语,他那是什么话?自己待他之心,从未变过,真是叫人气恼。

解签的人是个缁衣和尚,年纪也颇大了,只是和尚不是早已经断了凡尘俗念吗?却还能为世人求解姻缘,真是有些滑稽了。

楚薇薇将签文递给解签人,解千人缓缓念道:“冬来岭上一枝梅,叶落花枯总不摧。待到春来消息至,依然还我作花魁。施主,这是上签,本签者梅花占魁之象,冬至,岭上之一枝梅也,虽是叶落枯根,亦能傲霜斗雪,待得春至,君多年之傲苦,必得一报,纵使情路横生枝节,但总能出头天者。易言之,君之运,皆有定数,不要强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了。”

楚薇薇听了半响,脸上一副茫然之色,不过却很欢喜:“我不是很明白,不过既然是上签,那就是很好的,大师,谢谢啊。”说着很爽快的给了酬金。

解千人伸手接过,接着展开文宇的签文:“前世孽缘前世债,今生无缘今生断。但凡交人应交心,莫教他日单相思。”解签人面色殊无改变,只是微微叹道:“这个签倒是下签了,彼岸花,开彼岸,花和叶,相交错,彼岸花,开彼岸,前世梦,今生断,相交错,永无缘,可惜,可惜,或者施主可以尝试真心相待,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不过……甚是渺茫,渺茫。”解千人摇着头将签文交回给文宇。

这可就真叫人费解了,薇薇的签是上签,为何文宇的签却是下签呢?

楚薇薇嘴一嘟,娇嗔道:“不要费事想了,反正我的是吉签呵,”转头看向杨光:“你们求的签呢?”

杨光的手插在裤兜里:“我没求签,只哄着萧然求了支千,可惜……成了两半。”紧接着又嘻笑道:“不过还好,我是拜了拜红娘子的,也许了愿,总算没白走这一趟。”

“那萧然的签文呢?”

萧然忙将手里的半张签文揉成一团,佯装着吃惊的样子:“啊,我的签文不见了,想是刚才赶得忙,给弄丢了。”

“不是说你手里还有另外半张签文么?”楚薇薇又瞅着杨光。

杨光手一摊,很是无奈地说:“人太多,也给挤没了。”

楚薇薇真是无语了,轻声责备着:“都不见了?你们也太不小心了,要不再去庙里求一次?”

萧然推搪着:“不了,不过是图个热闹,玩玩而已。”

解千人却瞪了萧然一眼:“小姐,红娘子庙前可不能说这样的话,大不敬的,触怒了红娘子,即使是段大好的姻缘,红娘子也不会成全的了。”

楚薇薇挽起萧然的手:“好了,好了,不说这么多了,萧然,我们去里面进香吧。”

萧然一时没反应过来:“进香?”

“是啊,不进香的话,每天都这么多人向她许愿,她怎能都记得?”楚薇薇睁着双眸,反似萧然不谙世事般:“只有那些最诚心的,进香最多的,红娘子才记得,不是说‘礼多人不怪’吗?”

杨光撇了撇嘴:“是啊,这个薇薇最清楚了。”

楚薇薇“哼”了一声:“你少嘲讽我,萧然,我们走。”

文宇面色却略显困倦:“我们在外面的亭子里等你们。”

萧然抬眼望向文宇,文宇似有所察觉,却只怔怔地顿住了眸色,往昔幽若寒潭的眼眸中似乎流露出一缕淡淡的哀伤,这,是之前从未见过的。他,难道是为之前的签文所扰么?

萧然握紧了手中早已揉成一团的签文,疑惑和不安在心湖深处荡漾开来,自己的签文又如是说呢?是不是也和他的一样,终究是咫尺天涯,有缘无份?

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望去,文宇颀长的身影却早已在攘攘的众人间淹没不见,只徒留下驻在心头的一片惆怅。

文宇望向亭外,本是陪着楚薇薇无心而来,但真的跪在红娘子像前,竟隐隐有些心动了,希冀着红娘子真如所说那般灵验,许了自己的心愿,怀着忐忑的心情求了一纸签文,但何为前世孽缘前世债,今生无缘今生断?解千人的一番话语,真真似兜头浇下了一盆冷水,心头燃起的一点希冀都被彻底地浇灭了,强迫自己不要去相信,这只不过是江湖术士无稽之言,又何必当真?但内心深处竟会为之所扰,不能忘怀。

怅然四望之际,却瞥见一十几岁的女孩挎着一个竹篮,在拥挤的人群中倔强地穿行叫卖,或许是看到文宇不经意的一瞥,径自含笑着走过来,女孩有些黝黑的手腕上带着十几根红绳,篮子里也尽都是些手工编织的手绳。

女孩的脸笑得愈发灿烂了:“先生,这些红绳都是向红娘子许过愿的,买一根系在心上人的手腕上,红娘子娘娘就会保佑你们得偿所愿,白头到老的。”

文宇牵扯起嘴角,涩然一笑,得偿所愿,白头到老?这番话不过是招揽顾客的惯用手法罢了。解千人的话是真叫自己寒了心,一时半会儿怕是痉挛地不会有知觉了,当下摇了摇头。

女孩的眼睛黑白分明,骨溜溜地一转,继续纠缠着:“这红绳还请庙里的师傅开过光的呢,可以避邪消灾,先生,就买一根吧,给朋友,给自己,都好。”

避邪?文宇心中没来由地一动,终伸手接过女孩手中的红绳,这红绳纯属手工编织,全无其他装饰,手绳的衔接处是用桃木作的扣子,雕刻成凤凰嘴的形状,倒是花了一番心思。

送给萧然,也是好的,自从来了南沙镇,总感觉心头萦绕着一丝不安,但具体是什么,自己却又说不上来。

杨光捏了捏女孩的脸:“鬼丫头,倒是挺灵精的。那我也买一根吧。”递了钱过去:“不用找了,剩下的给你买零食。”

女孩裂开嘴一笑:“谢谢先生了。”扮个鬼脸,蹦跳着下了凉亭。

杨光瞧着手中的红绳:“这红绳瞧着挺漂亮的,萧然会喜欢么?”突然出现的凤凰血玉镯子总不是什么好兆头,一切都须小心才是。

文宇轻轻一笑,却不言语。

文宇将红绳握在手中,感受着丝线的细滑,一定是要给她了,心中的有些话,也该是要和她说了,否则,只怕真会应了那签文,徒留下一生的遗憾。

等了一会儿,还没有见萧然和楚薇薇回来,杨光有些不耐烦了:“女生真是磨蹭,文宇,我过去催催她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