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阴魂不散的镯子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648字
  • 2022-04-29 16:25:44

还没出巷子口,就看见一个皮球弹着滚在脚下,杨光蹲下身,刚拾起,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跑了过来,仰起头,清晨的阳光撒在他纯真的脸上:“大哥哥,这是我的皮球。”

杨光笑着将球递给那小男孩:“喏,你的皮球,拿好了,可别再掉了……”

话音还未落,一个约莫七十来岁的老人急匆匆地跑过来,老人躬着身,赶得如此之急以至趔趄得似乎就要摔倒,萧然忙搀扶着老人,老人却似受到惊吓一般,断然甩开萧然的手,猛地一把拽住小男孩就往外走,口里念着:“不是和你说过不要靠近这里吗?你怎么不听?太不听话了,回去非打你不可。”

小男孩哇的一声就哭了,一手抱着皮球,一手却被老人死命地拽住挣不脱,祖孙俩的背影渐渐走远了,只依稀还听见小男孩的哭泣声……

没料到大清早的还碰上这样的事,楚薇薇奇怪地看了文宇一眼:“为什么老人会那么惊恐?活生生白日见鬼一样的表情。”

杨光也不解地摊了摊手,这宅子总透着些说不上来的古怪。

跟着地图穿街过巷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视野渐渐开阔了,来到一片空旷的地方,这片地已经废弃了,杂草丛生,到处都是些破碎的木板和一些残垣断壁,远远的就看见关家大宅的门匾孤零零地立在视线当中,由于战火的原因,房屋都已经损坏,不少围墙都已坍塌了,只是那大门却还保留着,旁边的影壁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

文宇轻按着残旧的门环,这就是当年关家的大宅么?用力一推,门“吱呀”一声应手而开,惊动了门上的蜘蛛,四下逃匿,沉积多年的灰尘,也陡地飞扬开来,萧然呛地咳嗽了几声。

楚薇薇拉了拉文宇的衣袖:“文宇,我们……还要进去吗?不如……走吧。”

杨光越过楚薇薇,一把跳过门槛,“来了,自然是要去看看的,大白天的,有什么好怕的?不是说人怕鬼三分,鬼还怕人七分呢。”

前院的树倒是长得极好,茂盛的枝桠,遮蔽住大半个院子,厅门已经没了,露出一片狼藉的厅堂,想必是当年这屋里稍微值些钱的东西被一些胆大的贼给洗劫一空了。

穿过厅堂,后院更是一片狼藉,目之所及,都是些残垣断壁,厚厚的蛛网和凹陷在裂缝里的尘垢,

杨光踢着脚下的几块碎砖:“都过去几十年了,即便当年留有什么痕迹,现在也剩不下什么了。”

众人心下未免都有几分失望,传言中的关家大宅竟如此残破凋敝,只剩下前院的厅堂,难道,南沙镇之行就此结束了?

离开关家旧地走了不多远,就看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挎着一个篮子,向过往的行人兜售着什么,大多数人瞟了一眼就走了,有些行人为免麻烦干脆就绕道而走,走近了,发现那老婆婆竟然已经盲了,篮子里卖的是些玉镯子,看成色,极其一般。

萧然心下同情,这样的年纪该是在家颐养天年,享受儿孙满堂幸福的时候,若不是生活所破,怎么会沿街叫卖呢?

当下柔声问道:“老婆婆,您这镯子怎么卖?”

老婆婆裂开嘴笑着:“不贵,不贵,才十元一个,姑娘,你试试吧,很漂亮的。”

说着拉住萧然的手,取出一个镯子就往萧然手腕上戴去,可是那玉镯哪是什么翡翠镯子,明明就是那凤凰血玉镯子,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火般华丽灿烂,凄美而又诡异。

如血的鲜红刺得人眼睛辣辣地生疼!

众人一时之间竟呆住了——

杨光一把将玉镯从萧然手腕上退了下来,塞给那老婆婆,有些不满地说:“老人家,这哪是什么翡翠镯子?你从哪得来的这血玉镯子?”

老婆婆诧异着,干瘪的嘴唇抖动着:“我,我……哪有什么血玉镯子?”

萧然阻止着:“她可能真的是不知道,算了,我们走吧。”

但众人心里彷佛蒙上了一层阴影,再次出现的凤凰血玉镯子预示了什么?而且,楚薇薇的事情还未完,为什么又是萧然?萧然想起了昨晚自己那个诡异的梦境。

众人默默地走着,转了个弯,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抬头可见红墙里高大的庙宇掩映在青翠的林木之间。

杨光看着捧着香烛进进出出的善男信女,有些疑惑:“这是个什么寺庙,香火如此旺盛?”

旁边一个路过的行人笑道:“这是红娘子庙,来南沙镇的人都会来这里拜红娘子求姻缘,可灵了,看你们像来旅游的,要不也进去求求?”

“红娘子庙?”楚薇薇略一怔忡,瞧着文宇,转瞬便笑靥如花:“好啊,我们进去看看吧。”不由分说地就挽着文宇的手往里面走。

萧然举目看着门匾上“红娘子庙”四个朱砂字,心下柔肠百转,这红娘子庙供奉的想必就是撮合人姻缘的红娘吧?但如若不是有宿命中的姻缘在先,只怕任她舌绽莲花,也是徒劳无力,所以,姻缘一事不过是命中注定,是你的便总归是你的,不是便是求上一万遍,也依旧不是你的,自己,又何必进去徒增烦恼呢?

杨光伸手在萧然眼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呢?进去啊。”

萧然回过神来,却将目光投向别处,掩饰道:“我……一向都不信的,你们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们。”

杨光却一把抓住萧然的手腕往里走:“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反正你也不信,进去又何妨?”

萧然微微一愣,从未发现他竟也会如此蛮横,思忖间,人已不由自主的跟着杨光的步伐进去了。

进到里面才发现人之多,一人之于众人,如雨入湖,如枝在林,全然失了自身,好不容易挤进庙门,神龛上巨大的红娘子像逼目而来,竟将鼎沸的人声压低了不少,进香的人是抱着求姻缘之心而来,大都眉目低垂,虔诚而拜,竟将庙堂变成了另一番肃穆的天地。

萧然抬头看着神龛上的红娘子,雕刻地栩栩如生,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美得耀目,却失了人的活气,夸张得有些神化了。

正自出神间,耳畔传来楚薇薇低低的声音:“终于找到你们了,我们先去解签,外面好长的队伍呢,你和杨光求完千就出来找我们吧。”

萧然惯性地“唔”了一声,文宇手中也握着一纸签文,他,竟也信么?文宇看着萧然,眉头微皱,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

杨光学着众人的样子,跪在那布包的蒲团上,静默一阵,然后虔诚地磕了三个头,拿起千筒,猛地一摇,竹千却洒了一地。

萧然见状,“嗤”地一笑,忙跪在蒲团上,帮着将散落在地上的竹签装入竹筒,含笑道:“你这样笨手笨脚的怎么可能求到签?”

杨光自嘲地挠了挠头:“我是笨手笨脚,那应该怎么做?”

“应该将千筒微微倾斜,不要超过四十五度,”萧然慢慢摇着千筒,示范着,一把的竹千开始变得长长短短……终于,一根千跌落在地……“要这样才行,你再试试。”说着将千筒递给杨光。

杨光却一把从地上拾起萧然的千,笑道:“我不要试了,这会儿你可求了千吧?我倒要去帮你问问,看看你的姻缘。”

萧然这才明白杨光刚才装着倒了千,不过是骗自己求千,不禁又是惶急,又是恼怒,又是害羞,万一……万一自己的心事真的写在了千上,那该如何是好?想着音调不禁提高了一倍:“杨光,你……你,你快还我!”

杨光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解千处,将千递给了解千人,催促着:“快,问姻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