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一次出现的苏城柳家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102字
  • 2022-04-29 15:55:10

我心里虽然有些怀疑,但也没多想,只是,这事儿却还没完,姐姐死后没多久,关家的老爷、姨太啊都接二连三地离奇死了,于是镇上就传开了,说是姐姐冤魂不息,回来找关家报仇来了。”

一直都听说关家的人离奇死了,但究竟怎么个离奇死法,到现在,仍旧是不知道,于是再次打断了傅贤情的话,插口问道:“那,关家的人都是怎么个离奇死的?”

“真真是惨啊,好好的一家子,说没了就没了……”傅贤情叹息着,握着念珠的手也微微颤抖着:“过了头七,在给姐姐下葬的时候,发现姐夫竟莫名其妙地死在姐姐的棺材里,白色的裘毛衬着他惨白的脸,已没有血色的嘴角微微上扬着,我瞅着好生奇怪,那笑,彷佛是一种解脱,一种安乐,难道姐夫真的是自杀的?为了姐姐,还是为了媚云?

后来不到一个月,关家又开始出事了,先是姐夫的二娘,大清早的,坐在镜子前,长长的头发还没梳好,眼睛睁得大大的,丫鬟进去伺候那阵时,还不知道死了,一推,夫人就那么直直地倒在地上,手上还握着一把梳子……

然后就是其余的姨太太们,全都是吊颈死的,据发现的丫头们说,一推门进去,就看见镜子里映着女人的小脚,一晃一晃的,抬头一看,只见主子们吊死在房梁上,舌头伸得老长,眼睛也睁得老大,那是死不瞑目呢,有几个胆小的丫鬟还给吓得傻了。

最后一个是老爷,二姨娘死后不久,老爷就着手开始卖这栋宅子,但,由于太邪门了,价再低,也没人敢买,后来姨太们也一个接一个地死了,就更没有人敢买关家的宅子,于是老爷只好闲置了这宅子,打算离开南沙镇。临走的前一晚,老爷居然登门拜访父亲,没想到,那次竟是见他的最后一面。

我端酒给他们,因为好奇,就躲在窗棱子底下偷听,关老爷一个劲地叹气,说过去做的坏事太多,如今是遭报应了,大家都说是媳妇傅贤淑的冤魂索命,可他不相信,那么贤惠的儿媳妇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关家和她又没有深仇大恨,反倒是他,累得媳妇丢了性命。

我心里就纳闷着,不是长工杀了姐姐的吗?那时,我还不知道是媚云的冤灵干的,怎么关老爷会说是自己连累了姐姐?

父亲也无法接受姐姐化为冤魂索命一说,赞同着,但他却不明白关老爷的意思,劝着关老爷想开些,想是亲家公喝醉了,居然说起胡话来。

关老爷简直就是捧着酒壶往嘴里灌,嚷着:‘我没醉,我清醒着很呢。你知道我离开南沙镇打算去哪吗?我现在已经是糟老头一个,儿子没了,家没了,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大不了就是死嘛,我关祥瑞这一辈子,什么都够了!够了!但是,我要去苏城,苏城!’

苏城?我不明白关老爷为什么要去苏城,不过我曾听姐姐说过,关家以前并不住在南沙镇,他们是从苏城搬过来的,只是,为什么要从省城搬来这样的一个小地方呢?

父亲也糊涂了:“亲家公去苏城做什么呢?”

关老爷不知是由于酒还是激动的缘故,憔悴的脸上一片通红:“哼,哼,是我对不起苏城柳家的当家,是我栽赃嫁祸,但有什么都冲我来啊,凭啥报应在我的儿子儿媳身上?生前没胆和我争,死后竟用这样的手段,我就算变成鬼,也还要把柳家整个底朝天!我赶明儿就去苏城,掘了他的祖坟,就算作鬼也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哼,哼……”关老爷想是太激动了,挥舞着手就往门外冲。

父亲一把搀住关老爷,说:“亲家公真是喝醉了,你心里的苦,我知道,谁家遭了这样的罪,都不好受啊,我让管家送你回去吧。”

我听着赶紧离开了,想着关老爷的话,好生奇了,难道真是关老爷口中所谓的柳家寻仇来了?关家来南沙镇也有十多年了,为何偏要等到现在?难道关家当初真是为了躲避仇家才从省城搬到这小镇上来的?可听着关老爷的口气,这柳家好似已被折腾地衰败了,我不知道关老爷曾经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看他风烛残年之际,竟还要遭受家破人亡、颠破流离之苦,对那“苏城柳家”竟有些怨愤起来,或许,我心里也默认了是柳家的冤魂害死了姐姐吧。

第二天一大早,关家又围满了人,原来关老爷子死了,就死在自家的前院里,面朝着南方跪着,胸口上插着一把雪亮的刀,红红的血染红了身上的袄子,眼睛睁得老大……大家都说瞧关老爷那恐怖的神情,肯定是见鬼了,指不定就是以前虐待过自己的儿媳妇,所以死后是跪着的姿势,这是赔罪呢,关家的人都死光了,傅贤淑心里的冤气也该消了。

从此,关家的丫鬟、仆人都散了,关家的大宅也被封了,没人再敢靠近,有人说,一到深夜,能听见里面传来女人哭泣的声音,这么一传十,十传白,附近的人也都陆续搬走了,只剩下这栋大宅孤零零地守着一屋的冤魂。

这个寒冷的冬天很快就过去了,四月的春天变得无比明媚起来,带着蓬勃的生机吹绿了整个南沙镇,也吹散了人们心中不安的阴霾,人们开始渐渐淡忘曾经显赫的关家,诡异的故事,还有,关家那所闹鬼的宅院。

九月的时候,由于身子骨不好,我早产了,生了个女儿,小名就叫囡囡,我爱她,疼惜她到了极点,我想,天下间所有的娘亲都疼爱自己的儿女吧,毕竟都是十月怀胎,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啊,身为娘亲,我多想能看着她长大、嫁人,可……因为我的过错,竟让我这个娘成为她心中永远的痛。

说到此处,傅贤情又泣不成声,晶莹的泪珠顺着褶皱的脸往下滑,作为母亲,傅贤情是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对女儿的伤害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娘亲能放弃自己最最宝贵的儿女呢?

傅贤情一个人捧着脸哭泣了一阵,好不容易待心情略微平复些才继续说道:

“女儿还没满百天,我的先生就得痨病死了,开始还只是发热感冒,以为是受了风寒,吃几剂药便没事了,哪知到后来不知怎地就变成了痨病,整天咳嗽着,彷佛连心肺都要咳出来般,还时常咯血,那个年代,这痨病是没法治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日渐消瘦,死的那阵简直瘦的不成人形了。

唉,囡囡那阵想必也是知道她父亲要去了,成天哭个不停,我又是伤心,又是忙乱,这个冬天就这样给折腾过去了,也别提过什么新年,一片愁云惨雾的将就应付着。等到第二年开春,看着喃喃日渐红润的小脸,听着她乖巧的笑声,我心里的伤也渐渐好了,这日子总还得继续,更何况,我还有囡囡。

三月的时候,从H市突然来了个侦探,竟说是为了姐姐的案子而来,姐姐去世已经有一年多了,干他什么事?何况是那么大老远的一个地方,我身上戴着白事,父亲不让我出门会客,于是我只能躲在厅门后面偷听着。

那侦探说不久前一个叫红梅夫人的女人在这年的二月十三死在自己的公寓里,穿着红红的喜服,顶着红红的喜帕,手上还戴着个诡异的血玉镯子,但头没了,这不是和姐姐的死状一样么?而且也是在二月十三,怎么会如此巧合?

最想不明白的是那只血玉镯子,难道真的是姐姐的凤凰血玉镯子?可当年我是看着姐姐戴着它下葬的啊。我怀疑着,可当那侦探掏出那张封页时,我只感觉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是姐姐,我敢肯定封页上的女郎就是姐姐,虽然那女人比姐姐原先在南沙镇妖艳了许多,前额的红斑也变成了一朵红梅的印记,但,女人眉梢眼角的神情,我是见过的,那就是姐姐心中最最真实的自己。

然——

如果当年死的不是姐姐,那死的又是谁?会是谁追踪到H市杀了姐姐,而且如此准确地再现当年的场景?

我想起那个咿咿呀呀哑巴了的长工,关家闹鬼的传言,关老爷口中的苏城柳家……曾经藏在心头的疑问又翻滚上来,姐姐为什么要用媚云的名字?她是那么地不喜欢她,而且,我的心突突地跳动着,媚云,媚云在姐姐死后竟再没出现在南沙镇了,大家都说她是离开了,但,会不会有可能是姐姐杀了她!

真真是吓了一跳,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姐姐,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姐姐杀了媚云,姐姐杀了媚云……这个念头竟盘桓在脑中挥之不去。

我曾希望那个侦探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可惜他在离开傅家后就再也没有登门拜访过,我也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揭开案情的面纱,不管结论是什么,我都希望他能和我说一声,难道是案情的发展让他无法启齿,还是,他也死了?

所有这些都成为我心头一只萦绕不去的疑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