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是开始亦或是结局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029字
  • 2022-04-29 16:44:01

八月的H市,白天蒸腾了一整天,夜晚从地底下喷出来的热气,凝结成一朵朵巨大的绯红的花,映着闪烁的霓虹灯,在一片热气中蒸腾成一片繁华而迷蒙的梦。

萧然坐在房间阳台的秋千摇椅上,月光照得地上碧清,低头就看见自己的影子在一片清辉中来回摆动,并着的双脚,映得莹白。

七十一年前,红梅夫人媚云,哦,不,是傅贤淑,她是不是也曾斜倚着栏杆看着这样的夜呢?那黑漆漆、亮闪闪、烟烘烘、闹嚷嚷织成一片的夜?她的心底会不会仍然念滋滋地牵挂着自己的丈夫呢?还是,偶尔也会为自己杀了媚云而愧疚?

碧清的地上投下一道修长的人影,遮住萧然腿上的一片月光,夹杂着热气的风徐徐佛过,荡起几抹发丝细碎地粘在脸颊上,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文宇,空气中传来他特有的气息,杨光和楚薇薇定是还在楼下餐厅里,杨光这个大馋虫,是恨不得把那些山珍海味明早打包上路。

文宇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在旁边的秋千摇椅上坐下,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交替摇晃着,只有藤木摇摆时间或发出的摩擦声……

这是他们第三次独处了,第一次是在雾山,他温柔地帮她拔出手心的刺;第二次是在文宇的家外,他小心翼翼地护送着她回家;第三次,就是今晚,忽然想起一首老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一丝柔情缓缓在心湖次第荡漾开去,萧然偷眼瞧着他,如水的月光泻在他的身上,清隽的脸庞都映得温暖起来,此刻,他是否也在揣测自己在想些什么呢?文宇的嘴角突然微微上扬起来,回过头,正逮住萧然的目光……

萧然有些发窘,但仍装着淡定地迎着他的目光:“明早出发去南沙镇么?”

“恩,你,在想些什么?”文宇的眼里浮现着笑意。

他,为什么在笑?呀,肯定是自己刚才偷眼瞧他被他发现了,萧然感到一阵羞惭,在他面前,自己就像一个笨手笨脚的小偷,什么都隐藏不好,咬了咬唇,扭过头道:“……我在想,七十一年前,傅贤淑看着这样的H市会想些什么呢?她心中,有没有后悔过?”

萧然迎着清浅的弯月伸开手掌,看着月光在手心静静流淌,握紧手指,手指穿透了月光,却什么也没有抓住:“七年的等待,换来一年浮世繁华,到最后,也不过是镜花水月,客死异乡。”

“不,”文宇看着萧然手中的一片清辉,“这不过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你为抓不住月光而惋惜,但,你可曾留意过那月光也曾在你手心停留?这,就够了,有时候,经历比结局更重要,我想,即使再给她选择一次,她也还是会这么做。”

“那关昊和十里洋场纵情燃烧的生活,哪个更重要?我始终不明白,如果爱他,为什么选择离开;如果不爱他,又为什么会每月的十三号捧着他的照片黯然神伤?”

文宇看着萧然眉目间陡然凝聚的倔强,笑道:“不是说,这世上最说不清的一个字就是‘情’字吗?若然不是亲身经历过,旁人又怎能明白个中真意?所以,……我不懂,或许”文宇话锋一转,眼眸中渐渐凝结了神采,“背负的东西太多,太重,就选择了离开,选择了逃避,你说,是吗?”

萧然心中一颤,彷佛被拨动了心灵深处最敏感的一根心弦,他的话是在暗示什么吗?我们,究竟是谁在逃避,谁在离开?难道他心中,对我,竟也有一丝丝的欢喜?想到这,心跳陡然加快起来,秀睫颤抖,莹眸中泛起波粼的惊喜……

一弯新月在云中显露出一角清浅的月钩,融融的月光把这个燥热的夜晚竟薰出一种莫名的诗情画意。

望着萧然略显迷离的莹眸,文宇的双眸却陡然间黯淡下去了,恢复成往常那深然无波的幽远,心中的担忧再次翻涌上来,蛮横地横亘在心头,萧然,如果,我不能给你稳定的幸福,我宁愿选择沉默,尽管,我是那么不愿意看见你强自隐在眼后的哀伤,你可知道,承诺于我,实在是,……太沉重了。

萧然的眼中掠过一丝不解,是我自作多情地会错意了,还是你竟能如此自如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天真和无知?紧紧地握着秋千摇椅的扶手,上面的雕花纹深深地嵌入手心,却,感觉不到疼痛。

良久——

文宇的话彷佛从另一个世界遥远地传来:“媚云的话这些天总萦绕在我耳边,‘一切还只是开始’,究竟是什么意思?萧然,你知道吗?我感觉,一切彷佛是设好的圈套,姐姐死了,怨灵为什么会放过我?来到H市,本对找到毕少锋不抱什么希望,但突然出现的凤凰血玉镯子却引导我们找到他的后人,得到他的手稿,了解事情的真相。

是怨灵希望我们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是媚云,而不是大少奶奶傅贤淑吗?她这样做的目的会是什么呢?我们的南沙镇之行是否也是在她的计划中?还有我们的身份,我担心,一切都是怨灵的一个阴谋,当我们一步步靠近事情的真相时,也就一步步地步入了她设好的圈套。”

萧然混沌的心中猛然一震,强迫自己将思绪集中在案情上:“……我也曾想过,是什么让我们相遇在一起?你是关昊的后人,楚薇薇和傅贤淑有关联,那么,我和杨光呢?是不是也和关家、傅家抑或是媚云有关呢?”

“还有,雾山村的黄梅,我的姐姐也是和关昊有关,但,为什么媚云就杀了她们,而我们被选择留下?她这样做已经不再是复仇那么简单了,毕竟,七十多年前,所有害她的人都已经死了。”

萧然茫然地望着远方:“文宇,即使我们知道,但我们又能如何做呢?难道不去南沙镇吗?那楚薇薇可能会死的。”

文宇的心跳陡然加快起来:“是啊,楚薇薇,楚薇薇额上出现的红斑一定是有寓意的,媚云就是想让他们去南沙镇,因为楚薇薇的祖外婆在南沙镇,他们是一定得去的,南沙镇,南沙镇,这个旅途的终点究竟暗藏着一个怎样的阴谋?”

“而且,”萧然也担忧着“七十二年前,媚云就是死在南沙镇的,她生命终结的地方就是她怨气最重的地方。”

“我们明知道这可能是一个阴谋,但我们却依然无法抗拒。”文宇回头看着萧然,“很多时候,人,就是那么无奈,做的和想的偏生就是两个不同的方向。”

萧然低下头,看着地上碧清的月光:“我……不知道,或许是我们想得太多了,乐观些看,说不定所有的事情都能在南沙镇有个了结。”

“是吗?所有的事情都能有个了解吗?萧然……”

他此刻如此温柔地呼唤着我的名字,这不正是自己所想吗?自己不是只希望,有一天,他能握住我的手,温柔地喊我的名字萧然吗?

萧然停住摇椅秋千,他幽深的瞳仁里此刻正映着她的影子,难道他……?真是寸寸柔肠,盈盈粉泪,为什么?为什么我总觉得文宇的话中有话?难道这都是自己的错觉?幻觉?

文宇的话还没说完,落地窗被一把推开,是楚薇薇和杨光。

楚薇薇上前亲热地搂着文宇的脖颈:“文宇,你们在聊什么呢?”

萧然浑身彷佛被兜头浇下一盘冷水,冷热的感觉交替着,现实,这才是现实!楚薇薇,文宇的女朋友呵……这个关系是绝不可能轻易抹去的!

“我们,……没聊什么。”文宇试图挣脱楚薇薇八爪鱼似的手。

萧然心中涌上一丝酸楚,你是在顾忌我吗?可,这又何必呢?如果你始终不敢面对,我宁可不要这份关心。想起媚云倔强的话语:如果你不愿娶我做正室,那,我是决计不会踏进你关家大门的。宁可做你的情人,也不愿做偏房,在一个屋檐下同另一个女人分享你的爱。

“我……有些不舒服,我,先去睡了。”站起身,不想再有片刻的停留,不要,不要,突然,有些理解媚云了,那个怨灵,本该,是恨她的。

杨光侧着身,默默地让在一旁,但,他的眼中那分明流动的,是怜惜吗?好烦,好烦,不要再去想了,萧然,你连自己都顾不过来,还顾得上别人吗?

终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萧然无力地倚着门,慢慢滑落在地,想着未卜的案情,想着未卜的感情,好像放声大哭一场……好烦,好恨,为什么斩不断,理还乱?恨死文宇了,等南沙镇之行后,让所有都化上一个句号吧,请你,也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吧,彻底地,狠狠地,消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