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手稿之坟茔新娘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861字
  • 2022-04-29 15:16:20

夜晚的山,特别的阴森和巨大,月亮斜斜地挂在山头,显得苍白惨淡,黯淡到无法抗拒那夜色重重地压下来,压得人的神经紧绷的疼。

初春的三月,风,还带着些许的寒意,透进皮肤,涌起一股寒意,我裹紧了衣领,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也不相信鬼神之说,只是,这样的黑暗,这样的山路,人,不自觉地就显得有些弱小无助了。

树枝掩映的小路蜿蜒进浓浓的黑暗中,只有手电里微弱的光芒照着前方崎岖的路,忽然在光芒的尽头,在那与黑暗的交接处静静地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红红的喜服,头上顶着红红的喜帕,双手自然优雅地交叠着……风,吹着大红的喜帕,轻轻地晃动……

我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睁眼再看:

然——

那女人已消失不见,黑暗的尽头依旧是无边的黑暗和婆娑的树影……是我眼花了么?

我安慰着自己,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见。

终于找到了街坊口中说的那棵大榕树,榕树已经有些枯萎,剩下些黑褐色的树杆和枝丫,干瘪枯瘦地挣扎着站立着……一座及人高的孤坟静静地立在巨大的墓碑后,尖尖的坟头上已经长满了青草,及人高的衰草肆意疯长着,纤细的茎在料峭的风中来回摆动,更增添荒凉诡异的气氛。

我将电筒射向墓碑,碑面已灰尘蒙面,光之所及,隐隐可见碑面上刻着关氏长子昊、关氏长媳傅氏之墓,确是关家少爷和媚云合葬之墓,只是,没人知道那棺木中的女人是媚云,而非傅贤淑了。媚云生前未能嫁入关家,死后却能与关家少爷同穴,也算是对生前的一种补偿了。

我收住游离的思绪,定了下神,开始拿出工具,挖掘着坟上的泥土,一下,两下,三下……一具棺木裸露在眼前,深深呼吸一口,起开棺木钉,用力一推,伴随着“吱呀”一声,棺盖斜在一边,寂静的夜晚,这一声特别的刺耳,如同女人凄厉的叫声。

棺中,两具尸骨并排躺着,一具骨架娇小瘦长,红色的喜服已经破损褪色,明显是个女人,但颈骨已折断,森森的头骨,空洞的眼睛,咧开着黑黑的嘴,彷佛正诉说着无尽的冤屈与愤怒,我收回目光,竟不敢再看,视线落在女尸的右手骨上。

尸骨的右手上带着一只镯子,清冷的月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芒: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焰火般华丽灿烂,而又凄美诡异,正是凤凰血玉镯子,正是红梅夫人死时手上的血玉镯子!只是当时这只玉镯已经被当作证物锁在巡捕房里了,怎么此时又会出现在这尸骨的手上?难道那人竟又从巡捕房里偷回了镯子,重又埋入这墓穴之中?

然,更恐怖的是——

在女人尸骨的脚旁,放着一个死了没多久的女人头颅,头发被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挽成一个髻,前额梳着整齐的刘海,面色苍白得泛青,正是消失了的红梅夫人的头!

一股寒气从脚底迅速地蔓延至全身的每一处神经,喉头堵得慌,两只腿也不由自主地有些发软,这真真是撞鬼了!

我匆匆盖上棺盖,几乎逃也似的离开了坟茔,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背上凉涔涔的,风,还在冷飕飕地灌着,衣衫死死地贴在背上……

突然——

惨白的月光下投下一道影子,一个女人的影子……

我惊暮地抬起头,一个女人几乎就站在近在咫尺的地方:

穿着红红的喜服,头上顶着红红的喜帕,双手自然优雅地交叠着……风,吹着大红的喜帕,轻轻地晃动……

是那个女人,又是那个女人,来时路上碰见的女人,我以为是我自己看花眼了,可,此时,她再一次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如此真切!

我傻了似的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连害怕都似乎忘记了……

女人什么也没说,站了一会儿,转过身,沿着山路缓缓离去,喜服长长的下摆滑过路上的青草……终于,女人融入黑黑的夜色中,消失不见,周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

空中缥缈着传来女人凄厉的声音:“凤凰血玉镯子,不会就这么结束的,一切,不过还只是开始……”

我不敢再说这样的女人是“人”了,我是真真切切地撞鬼了!

回到公寓,衣衫竟湿透了。一切还只是开始,一切还只是开始……女人的声音依旧在脑海中久久地萦绕不去。

我不得不承认我心里最不愿意面对的现实:闹鬼!

如果是闹鬼,那么一切的疑团就可以迎刃而解:

为什么关家的人会一个接一个的离奇死亡;

为什么能有人知道死的是媚云而不是全镇人都认为的傅贤淑;

为什么傅贤淑会如此离奇地死在H市公寓里,而且装扮正是一年前她杀媚云时的模样;

为什么凤凰血玉镯子能够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

为什么傅贤淑不见的头会出现在媚云的棺木里;

还有坟茔旁的那个穿着喜服的女鬼……

案情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了,但我却依旧无法为此结案,我能告诉大家,这一个月来查证的结果就是“闹鬼”吗?这个早已在南沙镇传遍的事实,唯一的不同便是这只鬼不是傅贤淑,而是媚云,是醉红楼的媚云,更传奇的还是这个烟花女子媚云是被贤良淑德的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所杀,我想,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结论,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愿意去相信案情的结果竟然会是冤魂索命!

多大的讽刺,人间的正义居然要靠冤灵自己去维持,如果不是傅贤淑的死,如果不是媚云的冤灵,相信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但现下又何尝不是每天都在上演着众多不为人所知的秘密?而且这些秘密很多的成为了永远,靠人,会有谁能够去执掌起这沉重的正义大旗?或许,媚云是明白了,才化作了怨灵,去为自己身前讨一个公道,但,这正义二字能靠她心中的尺来衡量吗?我担心始终会有无辜的人死在她手里,那么,这个正义又将靠谁来维持呢?死去的人的冤灵吗?我不知道,对于现下这个世道,我真真的是不知道了。

想着媚云的话“一切还只是开始,一切还只是开始……”,她,究竟还想要什么?所有曾经害过她的人都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下,她还想索取什么?

这个案子,我也不知道究竟何时才能结案,或许,穷尽我一生,也无法等到了,所以我留下了这份手稿,如果一切还只是开始,将来一定还会有人为了媚云而来,我期待着,这份手稿会对后来的人有所帮助,也希望着冤灵能够安息,媚云,媚云的过去,一定是要知道的……

文稿到这里就结束了,那只怨灵果真不是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而是媚云!

……

一切还只是开始,雾山村黄梅夫妻的死,雨岚夫妻的死,炳叔的死,楚薇薇额上的红斑,媚云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是报复关昊的情人,早在七十年前她就应该做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又要如何才能结束?是和媚云的过去有关吗?只是,媚云的过去,当年毕少锋都没有查到,他们又如何能够查到?

萧然双眸神色渐渐笃定:“傅家二小姐傅贤情,傅贤情的出家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一定是她后来也知道了什么。”

“媚云的怨灵后来找过她也不一定”杨光赞同着。

楚薇薇脆弱的神经再也经受不住,哭喊道:“祖外婆果真是傅贤淑的妹妹,媚云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不要就这么死去!我不要就这么死去!”

楚薇薇惊颤的声音滑过三人的心扉,惊起阵阵涟漪:媚云,她会放过楚薇薇吗?她是那么地恨傅贤淑,但七十年前她既然放过了傅贤淑的妹妹傅贤情,七十年后她更不应该迁怒于楚薇薇。

郑文宇想起萧然姑妈的话:傅贤淑其实是爱着关昊的,即使充满怨恨地为他死了,但,终究下不了狠心,去杀他。特别是在那么漫长的等待之后再见到他,或许,她也在期盼着和他重逢的时刻。

现在知道这只怨灵是媚云,但媚云对关昊,又何尝不是情之所钟?心下隐隐地担忧起来:南沙镇之行,是这次旅途的终结,还仅仅只是怨灵阴谋的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