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失踪的新娘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088字
  • 2022-04-25 15:16:15

外面还在喧闹,郑文宇忽然觉得非常的头痛,还是怀念国外的宁静生活,没有应酬,可以安安静静地看书。

而且,回来以后就经常做着一个非常古怪的梦:

梦中,一栋古旧的大宅院,冗长的走道,走道的尽头是一扇古旧的大门,暗红色的门漆上雕刻着两只凤凰,然后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黑暗中透出一点红色……渐渐近了,看清了,是一对红色的喜烛,似乎刚刚熄灭,还不断升起袅袅的白烟……红色的喜服,一个身穿喜服的新娘端坐在镜子前,头上盖着大红的喜帕。风一吹,吹起红红的喜帕……

这时候便会陡然惊醒,这红红的喜帕下究竟是怎样一副面孔?为什么回来后会做着这样一个诡异的梦?

一阵嘈杂的声音,楼下咚咚咚的脚步声不断传来,好像都是朝着姐姐郑雨岚新房的方向。一看时间,才凌晨六点,莫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郑文宇再无睡意,打开门下到三楼就看见不断有警察进进出出,一个个神色肃穆,姐姐郑雨岚的新房已经用黄色的警戒线拦住了,可以听见母亲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雨岚啊,雨岚啊……”

文宇拨开人群,新房还是新房,只是梳妆台上两只瘦长的红烛和新房现代化的设施很不协调,红烛已经燃了一半,黑色的烛芯和红色的烛泪在晨曦的光芒中依旧显得有些诡异。这对红烛好像很眼熟,是了,彷佛就是梦中那对红烛!周耀祖已经完全没有昨天的喜气了,瘫坐在床前,英俊的脸有些扭曲,脸色惨白的吓人,不断呆呆地重复着六个字:“凤凰血玉镯子,凤凰血玉镯子……”

而且,最奇怪的是:新娘去哪了?

布置新房的何嫂被叫了过来。

“新房里的那对红烛是谁放进来的?还有什么人进过大小姐的新房?”

何嫂肯定地摇了摇头,她是最后一个离开大小姐新房的,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梳妆台上有那对红烛,而且之后就再没有人进入过新房了。

话音刚落,炳叔就脸色苍白地跑了过来:“老爷,找遍了郑家上上下下,都没有找到那只凤凰血玉镯子。”昨天大小姐随意把盒子扔了之后,炳叔按照老头子的吩咐将神秘的贺礼锁进了二楼书房的保险柜里,而保险柜的钥匙只有老头子和炳叔有。也就是说,那只神秘的凤凰血玉镯子和新娘一起失踪了!

文宇的目光久久地落在奶奶的身上,老夫人关影布满皱纹的脸上现出恐怖的神情,身体微微颤抖,不住喃喃地说:“是大少奶奶,是大少奶奶的邪灵……”只是没人在意,大家都认为老夫人被吓得神情不清了,只是文宇有些相信,因为越古旧的东西,邪气越重,谁知道在这一件原本普普通通的物件本后见证着怎样一段血腥的故事?特别是那只如同血一般的凤凰血玉镯子。

刘警官不失时机地献殷勤:‘“郑先生,您放心,我们警队一定将此案列为一等案件,重点处理。一定尽快破案,将这恶作剧的凶手绳之于法!”

郑邦兴没有回答,只是怔怔地盯着新房里翻飞的窗帘:这真的只是一场恶作剧吗?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七魂不见六魄的周耀祖被抬了出去,刘警官叮嘱要对周耀祖进行重点看护,尽快恢复神志,所有人都想知道,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郑家很快又安静下来了,只是所有人心中都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新房惊魂:郑家大小姐神秘失踪!”

第二天,C市所有报纸上的头版头条都是关于郑家大小姐神秘失踪的报导,一时间,谣言四起:有的说大小姐和人私奔了,有的说大小姐被人拐卖了,有的说郑家新房闹邪祟了……

C市某著名大学。

楚薇薇烦乱地把报纸一扔,想着昨天郑文宇冷漠的态度,心中就有种沉甸甸的担心。楚薇薇是大学里有名的校花,追求者无数,只是她都不屑一顾,不仅因为她是C市市长大人的千金,更重要的是她的婚姻已经安排好了。

她18岁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和C市郑氏集团的二公子郑文宇订婚了,这个年代还弄什么父母之命,楚薇薇本来也很反感,只是看到文宇的第一眼,她就同意了,那真的是一见钟情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只是郑文宇,没有表示过欢喜,也没有表示过厌恶,似乎永远都是那种漠不关己的神情。

说到真正的好朋友,也只有同宿舍的萧然和那个绝对的乐天派杨光了。

萧然是个有点古怪的女孩子,父亲是这所大学里中文系的老师,母亲是后勤行政人员,可能由于出生于书香世家的关系吧,萧然从骨子里就透出一股书卷气。所以楚薇薇常说,萧然不去读中文,简直就是中文系的损失。本来父亲也想萧然读中文,保研,然后直博,留在大学里当老师,只是萧然不愿意,她说这样的生活太没意思了,她喜欢未来是充满未知和变数的,这样才能使自己的生命有激情一些,所以大一那阵她选择从心理学转读商科。然后就碰上了楚薇薇,只是楚薇薇是为了文宇才来读商科,因为文宇读的也是商科,而且是在最好的学校里读。

萧然有时候会取笑楚薇薇,笑她的世界中心就是文宇,毕业以后去做居家少奶奶,洗衣煮饭带孩子,成为标准的师奶了。然后楚薇薇就会格格娇笑地打她,但脸上却满是幸福的憧憬。唉,那个郑文宇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让心高气傲的楚薇薇如此死心塌地?

杨光是计算机专业的,父母只是一家国企里的小职员,但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杨光是绝对的乐天派。虽然成绩不怎么样,却常拿比尔盖茨打比喻,而且打篮球是超级棒的。本来就很帅,每次打球又都有楚薇薇和萧然两大粉丝团助阵,不吸引眼球也难。

萧然也常常打趣杨光:不要老和她们呆在一块,否则大学四年就要打四年的光棍了。

然后杨光就不置可否地说:才不稀罕呢,你萧然不也是孑然一身吗?

萧然就恨恨地说:我是一辈子注定当修女的了!

就是这么三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居然能成为好朋友,那只能用两个字来解释:缘份。

楚薇薇一直没敢打文宇的电话,她知道他肯定需要时间恢复,特别是像他那样喜欢一个人呆着的人。过了三天,实在忍不住了,打文宇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

心里惴惴不安,楚薇薇拉着萧然一起去郑家找文宇。萧然本不想去,只是楚薇薇说自从郑家传说闹鬼之后,小丫头就不敢一个人去郑家了,感觉有点邪。

萧然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呢。

“要不要叫上杨光?”

“暂时不要了吧,”楚薇薇摇了摇头,“他们也不想太多的人打扰,况且,杨光现在在上课吧。”

来到郑家,看到警车停在门外。

跟着炳叔进到郑家大厅,郑家人居然都在,郑老爷子,郑夫人赵明玉,老夫人,还有一个修长挺拔的人影站在老夫人身后,一定就是楚薇薇的未婚夫郑文宇了。

这是萧然第一次见文宇,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自己也说不上来,一种莫名的熟悉,却又是实实在在的陌生。她之前在薇薇那见过郑文宇的照片,只是照片上的文宇太过严肃了,萧然不明白,小小年纪,怎么就如此孤傲和自负。其实像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是有资本自负的,只是萧然不喜欢,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投胎投得好么。

郑夫人的眼睛还是红红的,看到楚薇薇和萧然,怔了一下:

“薇薇,你怎么来了?之前打个电话,让文宇去接你啊。”

楚薇薇看了一眼文宇,柔声道:“不劳烦了,伯母,我只是过来看看,大家都还好么?”

郑夫人叹了口气,说:“昨天你父母也有打电话过来慰问,你代我谢谢他们,有心了,谁都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想到伤心处,郑夫人又开始抽泣起来。

萧然看到老夫人关影的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的感觉,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到目前为止,案情还是毫无头绪。

这种场合,真是不该来,萧然后悔了,拉了拉楚薇薇的衣袖。

楚薇薇安慰了郑夫人几句,就告辞了。

郑夫人也不再挽留,只是要文宇送送楚薇薇,看得出,郑夫人还是挺喜欢楚薇薇的,本来嘛,楚薇薇大家闺秀,又美丽乖巧,一向都是人见人爱的。

文宇默默地陪着我们走出郑家大厅,楚薇薇挽着文宇的手,小鸟依人般:“文宇,你还好吗?”唉,这个薇薇,完全当萧然是透明的了。

郑文宇似乎不太习惯突然的亲昵举动,将目光投向萧然,问薇薇:“她是?”

萧然很大方地伸出手:“你好,我叫萧然,薇薇的室友。”

文宇很礼貌地握了握萧然的手:“你好,我是郑文宇。”

很绅士的风度,手很温暖,不像他冷冷的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