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份陈年案件手稿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3021字
  • 2022-04-29 11:44:33

杨光拿出手机就往外走:“我去打电话给文宇,你们问问那对夫妻,难道和关昊又有关系?”

售货小姐脸上一副全然不解的表情:“不可能啊,早上送过来的时候我还看过,确是一对白金的手镯,怎么现在无端端地会变成一只玉镯?”

男人皱了皱眉,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这我们不管,在你们这买的,你们就应该负责任!”

“对不起,对不起,这就帮你们去换”售货小姐连声道歉着离开。

萧然和楚薇薇走近那对中年夫妻,楚薇薇礼貌地笑着:“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家里是否有姓关的人?”

中年夫妻疑惑地打量了二人一眼,但也还是耐心地回答着:“没有。”

“哦,谢谢了。”楚薇薇语气中透着一丝失望,既然没有姓关之人,那这只凤凰血玉镯子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看着血红的玉镯,一个名字倏然浮现在萧然的脑海中:“那,你们是否认识一个叫毕少锋的人呢?”

男人眼中透出惊奇的神色:“毕少锋?你们找毕少锋做什么?”

杨光走了过来,神色肃穆:“那只凤凰血玉镯子不见了,文宇说他马上过来。”

果然,这只凤凰血玉镯子似乎在指引他们找到毕少锋,可,为什么?和那个叫媚云的交际花有关吗?

“我们想找他了解当年一个叫红梅夫人媚云的女人的事。”

男人眼中惊奇之色更浓:“他是我爷爷,去世已经二十多年了,不过他死前,曾说起过媚云,他说,终有一天,会有人来找她的。”

这对夫妻的房子不大,布置得却很温馨。

对于凤凰血玉镯子的故事,毕夫妇并不知道,只因是结婚15周年的纪念,才特意去首饰店定制了一对手镯,没想到手镯变成了那样一只诡异的玉镯。虽然店主赔礼道歉并重新定制了,但心里总有个疙瘩,愤懑着。

萧然欲言又止,既然他们并不知晓这段古旧的故事,自己又何必说出来增加这对幸福夫妻的恐惧呢?就让他们以为是店家的疏漏好了。

女人热情地奉上茶,并端出一些生果。

男人呷了口茶,缓缓说着:

“印象中,爷爷是个很倔的人,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办成不少事,也得罪不少人,小时候经常和我们说他年轻时侦破的奇案,得意是自不必说,但唯独有一件案子,他每次都只开了头,便缄口不言了,再问他,也只是烦躁地摇头,对于这个案子,爷爷应该是一直耿耿于怀的。临终前,他留下了一份手稿,千叮万嘱地说将来若有人为了一个名叫媚云的女人而来,就把这份手稿给他,我当时本以为是爷爷病糊涂了,没想到,隔了这许多年,竟真有人找上来了。”

杨光啧啧称奇:“您爷爷还真了不起,居然能算到一定会有人找来。”

男人对自己的爷爷还是挺赞叹的:“怎么说爷爷当年在H市也还算是小有名气的侦探,只是到我们这一辈,对破案这些事都没什么兴致了,爷爷留下的那份手稿也闲置着,没时间,也没什么兴趣了。”

男人说罢放下茶杯,从房间里拿出一卷纸,“我虽然不信,但爷爷的手稿还是好好地保存着,没准真的有一天有人找上门来。”

文宇接过手稿,手稿已有些发黄,纸上的墨迹全然干透了,整整十页纸,不断出现着潦草的“为什么,为什么”,可以想象毕少锋当年对于此案的困惑,终于纠结成他心里一个永远接不开的结。

对于这个案子,倔强如毕少锋最终也还是放弃了,是案情太复杂了,还是受到什么阻绕了?当年没有破出的案子,隔了这许多年,还能找到结果吗?

***

手稿的开头是对媚云在上海一年的介绍,和之前从警局调出的宗卷的描述差不多,媚云死得离奇,死得诡异,只是,三十年代的H市,人命如草芥,死了个人就好比死了只蚂蚁,人情冷漠,这个案子没有头绪,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我当年年轻好胜,又实在好奇,就一个人跟踪调查下去了。

先去了媚云租的公寓,包租婆不喜欢媚云这个女人,她也不常打听她的事,只要房客按时给租金,她老婆子就谢天谢地了,况且,媚云呆在寓所的时间实在不多,除了每月的十三号,她会一个人呆在寓所里一整天,不出门也不见客。

“十三号?这个日子有什么特殊的吗?”

“老婆子也好奇呢,终于忍不住偷窥了一次:她竟是拿着一张照片,一边看,一边叹气,一边流泪。”

我心中也嘀咕,是谁的照片呢?为什么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会为照片上的人如此神伤?

“她的孩子?亲人?抑或是她的情人?”

包租婆翻着鱼泡眼睛:“哪能呢?肯定是男人,没准就是她以前的情人。为了证实这个想法,我后来趁着媚云不在,找到了那张照片,呸,果然是个男人,她和一个挺标致的男人的照片,只是你不知道,嘿!这媚云变化可大呢,初一看,我还以为是别人,以前端端正正地可像大户人家的小姐呢。”

大户人家的小姐?她的放荡的行为举止是肯定不像的,但她天然的气质,她佼好的文墨,都说明着她过去良好的出身,穷人家的女儿是没钱去念书的。她是家道没落,为生计所迫吗?但凭着她的才学,是完全可以谋求到一份满足她温饱的工作,为何要自甘堕落地去做交际花呢?

包租婆说的这张照片后来也一直没找到,如同媚云的头颅一样神秘地消失了。照片上的男人是谁?我更迫切地想知道了,他对于媚云,一定是个足以影响她一生的人吧。

包租婆那再没查出其他有价值的信息了,于是我托人找到船行里的管事,通过查阅码头船家的记录得知,一年前,媚云搭的船是从北面不远的南沙镇来的,于是第二天一早,我就搭早船赶往南沙镇了。

南沙镇虽是一个小镇,但酒楼茶馆、妓院赌坊,吃喝嫖赌的糜烂玩意儿一样都不缺。

我在南沙镇临时租了个公寓,付了一个月的房钱,向老板娘打听媚云的名字,那老板娘想是收了钱高兴得紧,又是个没事喜欢念叨些蜚短流长的人,于是乎竹筒倒豆子般把知道的事儿一古脑儿全说了,媚云是醉红楼曾经有名的姑娘,又是关家大少爷的情妇,自然是三姑六婆们经常磕叨的对象。

媚云也不是南沙镇人,她1933年来到南沙镇,对于媚云的身世,一直都是个迷,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也没对任何人说起过,或许,每一个沦落风尘的女子都有她的苦衷,都有一段她不愿再提及的伤心过往。

“谁知道呢?看她那装扮以前也定是青楼出身的,要不怎么一来南沙镇就进了醉红楼?又没人拿刀逼着她。”老板娘对于媚云是一脸的不屑,女人对女人,是最不容易容忍的,特别是漂亮而且又招人喜欢的女人。

她孤身一人来到南沙镇,直接就投靠了当地最红的风月场所醉红楼,成为醉红楼的头牌姑娘。不过媚云却不同于一般的风尘女子,她有她自己的原则,看不上眼的,即使出钱万金,她都不屑一顾,鸨母也没办法,毕竟鸨母的手中没有媚云的卖身契。媚云和醉红楼,不过是暂时的交易关系,于媚云,找个落脚的地方,于醉红楼,多了棵摇钱树,虽然无根,但能摇钱就行。

“咳,你不知道啊,媚云来的那阵,醉红楼可热闹啊,多少富家子弟为她争得头破血流呢,不过她都看不上,陪着他们也只是打打闹闹,逢场作戏。”老板娘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羡慕,“那么媚俗的女人不知道怎么就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是不是男人天生就喜欢不正经的女人啊?

咳咳,后来,这媚云看上关家大少爷了,不过听说关家大少爷在她身上也是砸了不少银子,才博得美人一笑,成为她的入幕之宾。有人说媚云对关昊是真心的,跟着关昊那阵,她可是对其他男人正眼都不瞧的,但婊子无情,我才不信呢,要不也不会拼命地烧他家的银子,关家老爷也为此责备过少爷很多次,只是大少爷似乎对媚云甚是迷恋,常常都夜不归宿的,听人说,他甚至动了想把媚云娶回家的念头。关老爷不许,两个人就约好要一起私奔,那会儿闹得可大呢。”

“他家里会同意他娶一个青楼女子吗?”

“呀!自然不会啦,正经人家怎么可能娶那样一个女人?”老板娘瞪大着涂的黑黑的眼睛,像被蛰了一口似的,这真真是不能容忍的,“况且,关家的大少奶奶傅贤淑那么贤惠,关大少爷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唉,只可惜,那么贤惠的一个大家闺秀,后来居然被家里的长工给谋财害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