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他杀,而非自杀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553字
  • 2022-04-29 13:09:50

“打从知道自己的亲爹后,自己就忍不住去打听了爹的消息,终于知道亲爹早在三十年代就已经死了,死得很离奇,没人能找到他的尸体,起初还以为他是失踪了,后来给大少奶奶出殡时,居然发现亲爹直挺挺地死在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的棺材里。”

难怪新娘的尸体总是被发现在新郎的棺材里,傅贤淑死后都要和关昊生死同穴,只是,为什么和当时的情景反过来了?为什么不是新郎的尸体被发现在新娘的棺材里呢?

“那阵高家赶紧辩解说,可能是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伉俪情深,大少奶奶去了,大少爷不愿意独活,就自杀死在大少奶奶旁边。可是这话谁信呢?如果大少爷真如此长情的话,怎么可能还出去玩女人?”

“恩!”杨光同意着,“如果不是伤心伤得狠了,傅贤淑也不会自杀了。”

怪老头睁大眼睛说:“谁说大少奶奶是自杀的?据说她是被关家一个长工谋杀死的,死的时候,头都没啦。后来在长工屋里的木柜里找到头的。”

“啊?不是自杀?”四人均吃了一惊,之前一直都以为大少奶奶是因为关昊寡情薄幸才愤而自杀的。

“这件事不久,关家的老爷、夫人、姨太啊都接连离奇死去,丫头管家都跑了,所以整个南沙镇都谣传说是大少奶奶死不瞑目,化成厉害的邪祟,找关家报仇来了,关家从此就从南沙镇消失了。”

“那傅家呢?”文宇突然问了一句。

“那倒不知道,我那时就想知道亲爹和关家的事情,傅家怎么样倒没留意。

由于死得太离奇,曾经轰动一时,上了报纸头条。我还保留了那份报纸。”怪老头说着从一个小盒里取出一张折叠地很整齐的报纸。

报纸上的图片很模糊,但依然可以看到图片中的女人端坐在凳子上,穿着喜服,没有头,红红的喜帕就那么盖在脖子上,双手优雅地叠在一起,而右手上戴着一个玉镯,四人默默对望了一眼:凤凰血玉镯子!

完全就是梦中景象的再现,只是梦中的女人似乎是有头的。文宇心下惑然。

然——

为什么傅贤淑要穿着喜服呢?如果是长工谋杀大少奶奶,是为什么呢?为钱?为情?暂先不理那个长工为什么要杀害大少奶奶,他是杀人后给她换上喜服的,还是他杀人时大少奶奶就已经穿着喜服了?如果已经穿着,为什么要穿?这一切想来都好似没有什么逻辑。

怪老头继续说着:

“黄梅被抬到高家的时候,收到一个古旧的匣子,盒面上雕刻着两只凤凰,背面则雕刻着‘凤凰血玉镯子’六个字。当时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大家也没留意,丫头还很喜欢,你们知道,穷乡村,难得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

哪知婚后第二天,高家就跑来说旺财死了,丫头不见了,还怀疑是丫头杀了旺财。那时,我就觉得纳闷了……

后来给旺财出殡,我也去了,你们不知道,棺材盖打开的那阵,我吓得魂都快没了。丫头死时的样子简直就和大少奶奶一样,红红的喜服,头没了,手上戴着那只凤凰血玉镯子。我是那时才发觉那镯子的古怪,回来一翻报纸,果然图片上大少奶奶的右手上也戴着一个镯子,虽然看不清,但肯定就是那只凤凰血玉镯子。不是大少奶奶的冤魂找上来了,还能是什么原因?只是我说的大家都不信,其实他们信,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之后,住在老屋里,总感觉全身毛毛的不自在,所以我就搬到雾山上来了。偶尔才回去几天。“

推断没有错,黄梅果然和关昊有血缘关系。只是傅贤淑如果是被长工谋杀的,那和关家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杀了关家一家后,现在还要杀关家的后人?而且偏偏是第三代的人?

“那老伯除了黄梅这个外孙女外,还有其他外孙吗?”

怪老头摇了摇头,“没,黄家就丫头一个女儿,所以丫头死了别提有多伤心了,丫头的娘都疯啦,唉!真是祖上造孽啊。”

楚薇薇目光重新落在报纸的图片上,女人很端正地坐在凳子上……只是喜帕上忽然渗出殷红的血来,一点一点,然后汩汩地从喜帕上流出来,顺着女人右手臂留下,那只黑白的镯子顿时变得一片血红: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焰火般华丽灿烂,而又凄美诡异。

“啊!”楚薇薇尖叫着死死地抓住文宇的胳膊,“血!血!报纸上有血!”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报纸上,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啊,薇薇,你是不是眼花了?报纸上怎么可能有血呢?”杨光不明白,忽然话锋一转,“不会,你又看见那只邪祟啦?这可是大白天啊。”

楚薇薇胆战心惊地瞥了报纸一眼,一切却又恢复正常,还是那张发黄的报纸,黑白的图片。

难道真是自己眼花了?心之所优,目之所见?不,不可能,那一切那么真实,殷红的血,诡异的凤凰血玉镯子……只想赶紧逃离这里。

楚薇薇抓着文宇的手:“文宇,我们走吧,这雾山村总感觉怪怪的。”

怪老头看着文宇,说:“你和关昊长得如此相象,难道你祖上也和关昊有关系?”

没想到关影和这怪老头居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妹,那郑文宇就是这怪老伯的侄子了。只是同为关家后人,命运却相差如此之大,本永世不会有交点,却因为这凤凰血玉镯子,所有和关家有关的后人终究都被卷进这命运之轮了,那她和文宇之间是不是也有什么关联呢?萧然看着文宇,心下茫然起来。

文宇淡淡一笑说:“巧合罢了,老伯,打扰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怪老头目送着他们离去,嘴里还喃喃地念着:“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一切都不会这么简单。”

***

萧然抱膝坐在窗前,手指在玻璃上随意地划着:回来好几天了,文宇和薇薇居然一点消息都没了,他们不要理这件事了吗?只有杨光,热心地隔三岔五地就打电话过来问好,弄得母亲成日审问着她:是班里的男同学吗?人品好不好?家境好不好?……真是烦都烦死了。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萧然的思绪……

又是杨光?

萧然懒洋洋地爬到床上拿起电话,却是楚薇薇的母亲。

“萧然吗?我是薇薇的母亲。你是她的好朋友,有没有时间过来看看薇薇?”

萧然心里一紧:“薇薇?伯母,她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啊,薇薇这些天总把自己锁在房里,大门不出的,吃饭也是低着头,问她遇上什么烦心事,她也不说,这孩子,都不知道我做母亲的有多担心。”楚夫人口气中掩饰不住的担忧。

“好的,反正学校放假也没什么事,我马上就过来。”萧然一口答应着,自己也正想去看看薇薇。

挂了电话,和家里说去楚薇薇家就出门了。

萧妈妈看着萧然消失的身影,担忧地说:“最近萧然往外面跑得勤快了,以前假期她可都是呆在家里温书的。”

萧远山看着书,头都没抬:“孩子大了,总有她自己的交际圈,出去多锻炼锻炼,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想太多了。”

萧妈妈不满地瞪了丈夫一眼:“你啊,对女儿关注就是少,然然这么单纯,万一给坏人骗了怎么办?”

“做母亲的就是瞎担心,她不是说了去楚薇薇家么?”

“真的是去薇薇家吗?”萧妈妈喃喃自语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