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该有的相思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944字
  • 2022-04-29 11:18:36

晚饭过后,杨光和萧然还未回来。

文宇不想呆在屋里,心里莫名地有些躁动,独自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己的影子在月光里悄然孤立,看着夜色中的雾山如同一团浓墨,厚重地无法散开。心里隐隐有些担忧:为什么?这么晚了,他们却还没有回?

影子旁多了个修长的人影,文宇知道,是楚薇薇。

楚薇薇温柔地看着文宇:“有杨光在,他们不会有事的。”

顿了顿,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很认真地说:“文宇,看着我,你可否回答我一件事?不能敷衍,不能搪塞,就一件事。”

楚薇薇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文宇了,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她原本就不了解文宇。文宇一直都在国外读书,一年很少见面,电话也很少,朋友故而经常打趣地说,哪有男朋友像文宇这般对薇薇不闻不问的?薇薇就会辩解地说,文宇在国外念书,压力自然大些,况且郑老爷子对他的期望又高。

只是好不容易盼到他回来,却也是若即若离的,永远带着有隔阂的礼貌,绅士却感觉那么遥远。楚薇薇有时候真的很怀疑他是否爱自己,订婚以来,他从未对楚薇薇说过“爱”这个字,即使“喜欢”两个字,他都似乎吝于表达。可能是他不善言辞吧,楚薇薇时常如此安慰着自己。虽然偶尔也会撒娇地要文宇说爱自己,可是文宇都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岔开话题。

于他,难道真的如此勉强吗?很想知道答案,却不敢问,担心,真的印证了心底深处最不愿意面对的答案,那她该如何自处呢?她不想失去文宇,即使他现在真的不爱她。只要她还是他的女朋友,终有一天,他会爱上自己的。

可是,可是现在她等不起了,那只怨灵一直跟着她,如果有一天她……那么她永远都无法知道这个答案,这将成为她此生最大的遗憾了。

郑文宇心里一动,凝眸看着楚薇薇,美丽的脸上竟有着无比坚毅的表情,这是从未在楚薇薇脸上瞧见过的。

“你问吧,我一定会真心地回答。”文宇疑惑着。

楚薇薇仰着头,双眸剪水,眼底闪动着期待:“文宇,在你心底,你到底有没有……”

话音未落,就听见杨光的声音:“差点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是杨光,只是,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楚薇薇心底叹了口气,或许这是天意?或许时机还未到?其实,自己何必要去纠结这个答案呢?文宇是她的男朋友,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问出口了。

郑文宇看着杨光:“杨光,萧然没和你在一起吗?”

杨光吓了一跳:“没啊,她说要和你一块找的。怎么?她没有赶上你吗?”

“没。”郑文宇眉头纠结着,没有自己的邀请,矜持如萧然是绝不会自己追上来和自己一起找寻的。

……

萧然不见了!

杨光后悔地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和萧然赌气了,结果把她给弄丢了。

文宇突然转身进屋,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把手电筒:“这么晚了,我们要赶紧找到她。”

楚薇薇一把拽住文宇的衣角说:“文宇,我好害怕,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郑文宇看着楚薇薇:“可是萧然……”文宇犹豫着。

“你们继续商量吧,我先去找萧然!”杨光一把拿过手电筒,转身就走,挺拔的背影迅速地隐没在雾山的夜色中。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夜晚的雾山,山影重重,在厚重的夜幕下显得特别阴森。

萧然喊得嗓子都快冒烟了,心里后悔得要死,真是不应该赌气,结果把自己给赌迷路在雾山里了。

月亮不知何时躲进了云层,眼前黑黑的什么也看不到。

萧然摸索着,忽然——

不知是绊到一个树桩还是什么的,脚一滑,萧然身子直直地往前扑了出去,更恐怖的是,居然扑空了!

骨碌碌地顺着一个山坡滚了下去,还好,山坡不是很陡,只是左脚踝钻心地疼,萧然知道,肯定是扭伤了,打从进高家村开始,就没遇上一件好事。

萧然索性就这么坐在地上,任凭夜色静静地在身上流淌,心里突然不那么害怕了。赌气地想着:死就死吧,那也是命里注定的。

我不见了,薇薇、杨光,还有文宇会着急吗?他们此刻是不是也在雾山里找我呢?

萧然突然想着,如果是文宇找到自己,自己现在披头散发,肯定丑死了,千万不能这么狼狈地出现在文宇的面前。可是心里又隐隐地希望他找到自己,他找到自己时是什么样的表情?还是那么冷冷的,还是会松了口气说:终于找到你了,萧然。

那自己呢?如果真的是他,自己该如何做呢?继续装着一副淡然的表情说“谢谢”?不要,才不要,最想做的,就是狠狠地,狠狠地一把抱住他,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那样,狠狠地哭。唉,萧然心底叹了口气,只怕自己真见到他了,也只是傻傻地憋着,一句话都不会说。

正在萧然幻想见到文宇该怎么做时——

一束手电筒的光芒射破浓重的夜色,一个人影出现在光亮的背后。

萧然的心莫名地悸动起来:是他么?

人影渐渐地近了,不是他,是杨光。

杨光看见萧然,口气中满是欣喜:“萧然,终于找到你了!”语气顿了顿,接着道:“文宇他来不了,他要照顾楚薇薇。”他一定是看见萧然眼里掩藏不住的失望了。是的,在杨光面前的萧然是真实的,不会那么辛苦地去掩饰自己的情感,无论是快乐,抑或是忧伤。

是啊,薇薇是他的女朋友,他,自然是要留下来照顾她的。自己的死活与他又有什么相关呢?他怎么可能扔下薇薇来找我萧然呢?萧然抚着扭伤的脚踝,心中说不出的难过,细小的伤痛从心底的深处一圈一圈如涟漪般荡开去,伤的全身都痛。

手电筒的光停留在萧然的脸上,反射着亮晶晶的光芒。

“怎么,你哭了?”杨光露出惊讶的表情。

“没,只是沙子进到眼里了。”萧然慌忙掩饰着,伸手擦着眼睛,自己都觉得这个慌说得无比的拙劣。

杨光蹲下来,看见萧然肿起的脚踝:“怎么这么不小心,扭到脚拉?”

“还好拉,腿没断,还可以走。”萧然忍住痛,拼命站起来,牵动了扭伤的左脚,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重又跌坐在地上。

心里好难过,好难过,拼命忍回去的眼泪又不争气地留下来了。自己这是怎么了,一下子变得如此软弱?一点都不像我萧然了!

杨光突然叹了口气,于萧然,乐天派的杨光是从不叹气的。杨光扶起萧然,说:“别逞强了,还是让我背你回去吧。”

萧然“恩”了一声,乖乖地伏在杨光的背上。

山村的夜其实特别的美,不知何时,月亮已经出来了,斜斜地挂在山头,整片山都披上了淡淡的清辉,婆娑的树影投下点点斑驳,在微风中轻轻晃动……

萧然突然发现,杨光的背很温暖,很安全,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暖暖地竟有些困倦了。

杨光,难道他是喜欢我么?只是,我那么傻,一直都没有察觉到?

还是自己一直都未曾给过他说的机会,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劲地撮合着他和其他的女生,所以杨光才会经常恨恨地说:萧然,你不要这么死热心地忙着我的终身大事!才会说:才不稀罕呢,你萧然不也是孑然一身吗?

往事慕地一幕幕浮上心头,杨光,总是那么阳光灿烂地笑着,从没在自己面前忧伤过,是因为,他的心里只装着萧然的忧伤,不想萧然心里装着他的忧伤,在他的心里,希望萧然的心里永远都只是明媚的阳光和快乐。

只是,自从看见郑文宇,自己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追随着他的身影,心里满满的都是文宇了,明知道这是不对也不可能,但自己却还是这么不争气地沉沦下去了……只希望,只希望,有一天,他能握住我的手,温柔地喊我的名字:萧然。

就——足够了

好没出息啊,萧然。

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傻?在身边的幸福明明触手可及,却不珍惜;却偏要死心眼地去追求一些遥不可及的幸福,而最终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萧然都也不明白自己了……

不想了,头好痛,只想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想,不想……

似乎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在林间一闪而过。

是他么?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来找寻我了么?

萧然很无奈,自己还是抑制不住地——

想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