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墓地旁的女人

  • 凤凰血玉镯
  • 程晨
  • 2509字
  • 2022-04-29 11:17:53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只有月亮散发出清冷的光芒,照着回去的路。

走了半个钟,好像和来时的路不太一样,萧然忍不住问:“老伯,您确定来的时候是这条路吗?感觉好像越走越偏僻了。”

“放心,这条路我闭着眼都能走回去。”高老头倒是挺有信心的。

楚薇薇扫视着四周,不远处一丛杂草,微微露出一角灰色的石碑……夜色中,

一个女人正静静地站在墓碑旁:红红的喜服,红红的喜帕……尖尖的手指优雅地叠在一起……

楚薇薇心跳加速,眨了眨眼:没错,那个女人正站在石碑旁,楚薇薇甚至可以感受到喜帕后面那森然的目光。

“啊”楚薇薇尖叫着扑进文宇的怀中,颤抖着说:“有邪祟!有邪祟!”

郑文宇、萧然、杨光和高老头顺着楚薇薇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有,只有在杂草中露出的石碑一角。

“什么也没有啊!”杨光不解。

楚薇薇哭着说:“是那个女鬼,是那个女鬼,她就站在那个石碑旁,她一直跟着我们!”

红红的喜服,红红的喜帕,大家心里不自觉地都浮上这一画面,风,陡地寒冷起来——

高老头怔怔地盯着那个石碑,脸色苍白:“那,那不是石碑,是墓碑。”

萧然壮着胆子问:“那,是谁的墓碑啊?”

高老头眼睛红红的:“就是我那可怜的旺财和媳妇黄梅的墓啊!”

想起刚刚诡异的头颅,楚薇薇说的站在墓碑旁的女人,一股寒意陡然从脚底升起,汗毛都好似竖了起来。

萧然也很想像楚薇薇那样可以扑进文宇的怀中,减低心中的恐惧,只是她不可以,只有一个人站着,独自发抖。突然,杨光握住萧然的手,手心里全是汗,萧然知道,他也怕得紧。

只是这样握着,紧绷的神经好似有些舒缓了。

“为什么要单独葬在这呢?”

萧然都有些佩服郑文宇了,他居然不怕?

“村里人觉得他们死的邪门,不吉利,怕破坏雾山村祖坟的风水,所以不让葬在祖坟那,就只能随意选个荒凉的地方,早早地合葬了。只是,走着走着,怎么会走到这来呢?这条路并不是回雾山村的路啊”高老头不解。

大家心里已经明白了,是那只怨灵,肯定是那只怨灵,它一直跟着他们,或者确切地说,它一直跟着楚薇薇!这么想着,心里似乎没那么害怕了,只是替楚薇薇担心。

楚薇薇将头埋在文宇的胸前,惊恐地说:“文宇,我们回去吧,我不要呆在这了!我不要呆在这了!”

但,黄梅的外祖父还没找到,就这样毫无所获地回去吗?

文宇轻拍着楚薇薇的背,安慰着楚薇薇:“别怕,可能是你看花眼了,我们明天去找那个怪老头,雾山不大,应该好找,找到我们就回去。”

回到雾山村,已经很晚了,大家心里都压着一块大石,气氛变得沉闷起来,草草地梳洗完毕,就休息了。楚薇薇和萧然一间房,楚薇薇一直抓住萧然的手,萧然看着楚薇薇,心里开始同情她了。

第二天一早,郑文宇、萧然和杨光就上雾山去找黄梅的外祖父。楚薇薇脸色苍白,神情困倦,就让她留在高老头家好好休息,高大娘让大家放心,她会好好照看薇薇的。

在雾山搜寻了一个上午都没有再看到怪老头的身影,到中午,日光逐渐灼热起来,大家随意吃了些带着的干粮,杨光说要小解,就把萧然撇下了。

杨光一走,只剩下郑文宇和萧然,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萧然背对着文宇,不敢转身,她不知道文宇此时是不是也这么想着,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彷佛这里只有她萧然一人。

萧然终究难耐这样的僵持,借口说:“杨光怎么这么久?我去看看。”走了几步,却想起杨光说去小解,自己一个女孩子家跑去干什么?尴尬地站在原地,汗,自己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笨拙了?不如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

“萧然。”文宇突然喊了一声萧然的名字。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我的名字,他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萧然欣喜而又惴惴不安地转过身,哪知脚下一滑,却扑到在地。天哪,萧然,你是怎么了?如此笨手笨脚的?而且,还是在他面前如此狼狈!

他的身影渐渐走进,萧然低着头,不敢看他,如果现在地上有条缝,她愿意就这么钻进去,然后……消失。

文宇蹲下身,看着萧然,嘴角居然有丝笑意:“你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萧然心中懊恼地要死,遮掩地“恩”了一声。

“摔着没?”

萧然惊奇于他猝然的关心,摊开手掌,手心被粗糙的地面蹭得红红的,一根细细的枝桠插入皮肤,只露出小小的一截,只是并不怎么疼。

文宇眉头微敛,突然很自然地左手握住萧然的手,右手小心地将刺入皮肤的枝桠拔了出来。那么温柔亲切,那么淡然随和,都不似平时的……他了。

萧然怔怔地看着他,脑中似乎一片空白,只是沉迷地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

“萧然!”杨光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萧然像是突然作贼被人逮个正着般,秀眸微颤,脸上也不自觉印上一抹淡红,只是故作镇定的将目光投向远处。

郑文宇很自然、很绅士地站了起来,萧然有些好奇,在他,是否曾有过慌乱的时刻?

文宇直视着杨光的目光说:“你回来正好,时间也不多了,我们分开找吧。”

萧然赶紧表示同意,神色稍微恢复正常。

只是郑文宇坚决不同意:“一个女孩子,在大山里独自行走,太危险了。我朝东,你和杨光朝西。”说完,也不待萧然和杨光表态,就径自离去了。

萧然看着他愈走愈远的背影,心下怅然:前刻,你还如此温柔,为何现在竟又如此冷酷?难道真的是我自己多心了?

杨光叉着手,冷不丁地说:“人都走啦,还恋恋不舍啊?”

萧然站起身来,佯怒道:“你走你的,不用理我。”

“不行,万一你丢了,怎么办?”

“全世界的人丢了,我萧然都不会丢。”萧然赌气地说。

“好啦,就算我说错话了,走吧。”杨光妥协着,跟萧然拌嘴,每次都是杨光告饶。

萧然却朝着文宇离去的方向走了几步说:“你一个人朝西边找,我和文宇一起往东边找。”

杨光看萧然丝毫没有转身的意思,恨恨地说:“好,你说的,那我走了。”只听见落叶在脚底下的沙沙声渐渐远去,以至听不见。

萧然当然是不可能去追文宇的,她也不想,既然文宇不愿意和她单独呆在一起,她萧然才不会死皮赖脸地乞求,才不稀罕呢。

在原地呆呆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萧然决定还是先回去雾山村去。

天微黑的时候,文宇回来了。

高大娘朝外看了看,没有萧然和杨光的影子:“伢子,怎么就你一人?杨光和萧然呢?”

“我们分头找的,萧然和杨光一起。”郑文宇淡淡地说,“薇薇呢?”

“文宇!”

楚薇薇出现在门口,着一身粉红的裙衫,笑靥如花,更显娇艳。文宇突然想起萧然,印象中的萧然始终喜爱素雅的衣裙,她就如同一副渐渐展开的卷轴画,轻轻淡淡,散发着浅浅的墨香,而楚薇薇则更像工笔画,雕刻精制,浓墨重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