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飞上枝头

盛唐集团20周年,年庆会,秦沫沫一袭大红裙,挽着凌晨的胳膊,以准凌少夫人身份,出席该次庆典活动。

凌晨,26岁,盛唐集团董事长,公司在全国遍地开花,秦沫沫管他叫卖东西和卖房子的人。

然而,秦沫沫与凌晨并不熟悉,今天,是他们第三次见面。

在昨天之前,秦沫沫是一名毕业一年,失业三次,现状待业的大学生。

庆典上的秦沫沫,不再是那只到处找工作的无头苍蝇,从头到脚的名贵装扮,让她的底气由心而生;端庄大方的姿态,嫣然一笑的嘴角,让她像极了名副其实的名媛。

这样的秦沫沫,似乎最适合站在凌晨的身旁。

虽然偶尔有不中听的零星碎语传入耳中,却没能击中她精心打造起来的防火墙。

在凌晨的带领下,秦沫沫面带微笑,从容的穿越在人群中,一一向大家点头、微笑,以回应大家对她的问好。

宾客中,几乎都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者是盛唐的员工,只有秦沫沫这位女主角最让人陌生。

谈论起凌晨与秦沫沫的相识,还需要追溯到一个月以前。

一个月前,某天清晨!

宿醉醒来的秦沫沫,不仅觉得头疼,而且浑身都疼。

她揉太阳穴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环境,她转身打量一旁时,只见凌晨躺在她枕边熟睡;床头,她的衣服已整整齐齐摆叠好。

秦沫沫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眼珠快掉出来,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怎么会和这个陌生男人睡在一起?

紧接着,她掀开被子检查被窝里的情况,周围的整洁,无法掩盖里面的一片狼藉,她吓得连忙将被子盖上。守了23年的清白就此断送了。

浑身发抖的秦沫沫不敢大叫,只好偷偷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蹲在地上悄悄的穿衣服,衣服穿好之后,迅速撤离现场。

关于那一晚的回忆,她只能回忆到小米【秦沫沫的闺蜜】劝她不要喝酒,然而,枕边的男人,她一点都记不起。

她记不起那一晚的事情,不敢理直气壮去找对方算账,她怕被人家反咬一口,所以这亏她只好自己吞进肚子里。

直到昨天,凌晨突然出现在小米花铺,强行将她带到医院验孕。

医生告诉她,她怀孕了!

凌晨说,孩子是他的,她没有否认,因为她记得住这张脸。

凌晨说,他娶她,她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了。

所以,她今天盛装出现在盛唐集团20周年庆典上,以准凌少夫人的名义。

忽然,凌晨打断了秦沫沫的回忆,他说:“沫沫,我现在有点事,你先休息一会。”

“好!”秦沫沫点了点头回应。

于是,她看见凌晨和张秘书一起消失在宴会厅。张秘书是一位三十岁的女秘书。

离开宴会,两人一同进入了酒店楼上的行政套房。

套房里,凌晨站在的落地窗前,双手插。在口袋,一副满脸心思的模样,他说。

“把秦沫沫叫进来。”

“董事长,您刚才已经当着媒体面前宣布秦小姐是您的未婚妻了。”

“为什么早些没发现问题?”

“董事长,只要少夫人不是萧夏小姐,离婚的事情都好办。”张秘书辩解。

“………”

一个月前的那一晚,凌晨进入订好的套房时候,秦沫沫已经在床上醉的不省人事。

他拍着秦沫沫的脸,叫了她很多遍,他见她,不是看她睡觉,是有协议商量。

谁知醉梦中的秦沫沫不仅没醒过来,嘴里还叫着一个男人的名字,还把他强吻了。

凌晨以为,细节有些小变化,所以没计较。

但是,清晨,他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空空。

这一个月以来,他一直在等秦沫沫找他,却始终没等到。

凌晨以为,秦沫沫的想法变了,不想跟他交易,眼见凌夫人逼他娶萧夏太紧,他只好主动找上秦沫沫。

凌晨按原计划告诉秦沫沫她怀孕了,秦沫沫没有否认,他说娶她,她点头答应了。

他庆幸,这个女人没有反悔,计划一切照旧进行。

奈何,在他宣布婚讯之后才得知,此沫沫非彼默默。

他手下的笨蛋抓错人了,他们在国外找的那个秦默默因为躲赌债根本没有回国。

无奈之下,凌晨只好临时改变计划,以此沫沫代替彼默默。

……

从套房回到宴会厅,对面秦沫沫,凌晨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秦沫沫看出了他的尴尬,却没有猜出他为何尴尬。

她仍旧微笑起身,站在他身旁,挽起他的胳膊,一副完成任务的态度继续参与这场跟她毫无关系的庆典。

“凌晨,徐朗刚才在机场被前女友组团追杀,让我跟你说声,没办法参加典礼了。”说话的是堇年,年氏文化继承人。

加上他口中的徐朗和眼前的凌晨,正好是国民三少。

“从来都不靠谱。”对于徐朗的到来,凌晨本没寄多少希望。

徐朗的眼里,只有女人,不是在被女人追杀中,就是带着女人放。浪中。

站在一旁的秦沫沫对他们所谈之人,不感兴趣。

她感兴趣的是,宴会什么时候结束?她什么时候可以换上自己的平底布鞋,这样的雍容华贵,好累!

终于,宴会结束,秦沫沫如愿换上自己的白T恤,牛仔裤和平底布鞋。

只是这身装扮坐在凌晨的劳斯莱斯中,显得极为不搭。

现在她正要跟随凌晨一起前往凌夫人的住所,向她问安。

刚才两人在宴会中有过片刻交集。

但是身为凌家的准少夫人,这点接触远远不够,凌夫人要了解她的事情还有很多。

她想看看,这个女人有何魅力?如何能让他儿子鬼迷心窍,忘记初恋,忽视萧夏,娶她进门?

副驾驶座椅上,秦沫沫双手紧紧拽着安全带,她在不安。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没有快速适应,一切仍然像在梦中。

即便此时,她身着自己最熟悉的平民服装,身旁的凌晨,却让她无法清醒。

一夜之间,她攀上盛唐董事长凌晨这根高枝,成为国民少奶奶,让多少女人红了眼,她以为这只是她的一场梦,一场不真实的梦。

【新人,新书求支持!走过的、路过的亲人们,请记得[收藏+评论+投票+分享]哦!谢谢大家!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个婚后纯爱故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