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朋友间互相关心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2870字
  • 2022-07-15 23:41:46

回家呆了足足有一个多月的邢竞一在回到帝都之后,立刻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程翘翘,然后两人约在前门南大街功德林素菜饭庄见面,地点是邢竞一选的。

二楼包厢中,邢竞一一脸喜色将菜单递给程翘翘,笑道:“每次出来吃饭,因为要保持体重,你都无法吃的尽兴,这家饭馆是专门做素菜的,卡路里应该不高,而且这家馆子总店在魔都,是你家那边的口味,你可以吃个痛快了。”

程翘翘知道素菜馆里的菜肴是用豆腐、各种豆制品、面筋、香菇、鲜菜等素菜和素油烹制而成,但以素仿荤,想做到鲜美可口,必然要用到大量的油,所以,哪怕原本热量不高的素菜都会变得很高。

不过这些扫兴的话就没必要说了,她笑着接过菜单,一面翻看,一面问:“是只我们俩,还有别人吗?”

“没有了。”

考虑到邢竞一的口味,程翘翘点了香油脆鳝、红烧海参、焦溜鱼片、白汁芦笋、五香烤麸、炒蟹粉六道菜,还有一道百菌汤,没要酒水,要的豆浆。

等上菜的空挡,她抿了一口茶水,叹道:“你这次回家呆的时间可够长的,而且电话也一直都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回家就不回来了呢。”

邢竞一苦笑道:“不会不回来的,只是这次的打击确实挺大的,毕竟不仅是组合解散,出道不成,连公司都和我解约了,所以我在家里多呆了几天,好好回回血。”

她将特意给她带的东西拿给她:“这是我们那的特产,梧州腊肠和蜜枣,还有家里自己做的米粉,我给你带了点。”

“谢谢。”程翘翘没有和她客气,直接接过东西,“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对了,我打算去中戏进修班学表演,前阵子去中戏报名时,看到你曾经的队友季艳茹,还有你的同学卢小荞都报了名,你要不要回头试着去演戏?”

音乐圈她帮不了邢竞一多少,但如果她走影视这条路的,她还是能帮得上忙的。

邢竞一不假思索的一口拒绝,“不要,我对拍戏不感兴趣,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多跑几个场子或找个老师,在音乐这块多学学呢。只是无端端的,你怎么突然想起去上中戏进修班了?”

她和黄家的关系,哪怕和邢竞一是比较要好的朋友,但程翘翘从来都没对她说起过,因此这次因为黄縂骆生病而起意去上学的这个理由自然不能说,含糊道:“也不算无缘无故吧。我是在拍戏时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想要进修一下,所以就想着报个班学习学习。”

不想多聊这方面的事,她转移话题,“对了,你经济方面没问题吧?要是手头不宽裕的话,你尽管说,这方面我还能能支援一些的。”

“谢谢,这方面还不需要你的帮助,如果有需要我会和你开口的。”邢竞一带着几分郁闷的道,“钱,我在几个酒吧演出,并不缺,我现在缺的是一个像音乐公司中的高层或经纪人之类的赏识我的‘伯乐’。”

这方面程翘翘帮不上什么忙,因此只能不出声,默默的夹菜,吃饭,喝饮料。看到气氛有些凝滞,她想了想,岔开话题,“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想将你妈妈接到帝都嘛,既然你手头不缺钱,那这次回家怎么没让阿姨跟着一起过来?我记得阿姨好像已经退休了。”

邢竞一笑道:“如果没有意外,明年接她过来。我和我妈都商量好了,我回家之前在丰台三环边上定了套房子,是期房,估计明年下半年房子就能建好了。等房子收拾好,我就让我妈过来。”

“两室,三室?贷款,还是全款,钱够吗?不够的话,我可以借你。”

“暂时还不用拆兑,因为期房,暂时只要预付百分之三十房款就行,这钱我还是能拿出来的。三室,而且不是一厅,是两厅。我想着买大点,将来人多也够住了,接近五千一平的价格,好贵,挺让人吃不消的。”

程翘翘知道二十多年之后,就她买的这个地段,房价上涨至少十几倍,此刻听了她的抱怨,实在是无法感同身受,点头笑道:“买大点好,空间宽敞,住着舒服。”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程翘翘和邢竞一讲述了,她上次去港城拍《有时跳舞》的经历,诉说了在剧组被排挤,和被李珈俽的为难之后,想到还看到了张国容,不仅和他有了近距离接触,而且还说了很多话,双眼发亮,激动的道:“你知道我上次去港城见到谁了吗?我见到了我的偶像——哥哥张国容。看到他的时候,我浑身僵硬,手脚不和谐,大脑充血,都不会说话了。

哥哥真的好有魅力,我没法和你描述,反正各个方面都长到了我的审美点上,如果不是他已经有了恋人,我一定毛遂自荐,死缠烂打,将其拖回家。”

看着她提起张国容双眼放光,一脸迷妹的模样,邢竞一道:“不用你说,看到你这个模样,我也能猜出一二。我好奇的是,你经纪人当时在不在场?她看到你这个表现,对此是什么反应?”

因为她这话,程翘翘的脸色一下变了,苦着脸说:“你可真会泼人冷水。宽姐虽然没有明说,但旁敲侧击暗示过我,让我单纯的做哥哥的粉丝就好,绝不能弄出什么违反道德的花边新闻出来。圈里对这种事,对男子本就比对女子宽容,而且哥哥在圈里地位稳固,所以,纵使真有什么事,对他影响也不大,但我就糟了,事业绝对会毁之一旦,连翻身的余地都不会有。”

点的菜陆陆续续的送了上来,邢竞一夹了一口溜鱼片,细细的嚼着,闻言,失笑道:“你经纪人未免有点草木皆兵了,他不是同/性恋吗?”他不喜欢女的,所以哪怕你生得跟天仙似的,在他眼里也没有吸引力。

程翘翘纠正她:“不是同/性恋,是双性恋。他曾和一名叫毛舜君的女星谈过恋爱,并且还向她求过婚。”

听了她这话,邢竞一恍然道:“哦,原来是这样啊。”看着她的脸,发表意见,“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的经纪人表现出风声鹤唳的模样也就可以理解了。”

“胡说什么呢!”程翘翘白了她一眼,道:“在你眼里,我是那种明知道人家有爱人,还会破坏人家感情的人吗?而且我的偶像也不是见色起意,没有节操的人。我是喜欢他,可我清楚的知道我俩不会有结果,所以,我不会傻了吧唧的拿我的前途去赌。

况且,和他的颜比起来,我更喜欢他的气质。他的气质其实在港台那边很少见,相反,我们内地要多一点。那种温润清俊、纯粹干净、斯文儒雅的气质,特别有谦谦君子之感,让人心动,我将来的另一半就选这种气质型的,内敛温和、温文尔雅。”

听了她的描述,邢竞一搜肠刮肚,从内地选出一位人选来:“像陈到明老师那种吗?”

“嗯。”程翘翘点头,“单论外貌,早年间陈到明老师虽然长得不错,但并不算特别出色,可后来他沉淀出来了,整个人浑身有一种独特的儒雅气质,结合他的气质,一下子变得魅力无边,可惜人家也已经成家了。”

看到她一脸惋惜的模样,邢竞一毫不客气的吐槽:“嘁,好像人家未婚,你就有机会似的?且不说人家看不看得上你,就你的年纪和现状,也不允许你恋爱啊?你要是敢谈恋爱,就算你的经纪人没反应,你家里一定会举起大刀砍杀了那个‘引诱’你的男的。”

在发花痴的时候,程翘翘完全忽视了自己外表上的年纪,而是基于自己灵魂的真实年纪抒发的感想,被她的话拉回现实的她”恶狠狠“的看着邢竞一,不悦的说:“喂,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看破不说破?我稍微臆想一下,难道都不可以吗?干嘛这么毫不留情的把我的美梦戳破,难道还不许我做一下梦吗?”

邢竞一毫不留情面的道:“可以是可以,但梦虽然很美好,可人终究是要面对现实,特别是这种美梦醒过来之后,就寓意着一场空欢喜,那种失落和怅然会伴随你很久,而且有的时候说不定会让你越陷越深,最终无法自拔,做什么什么不理智的,有损你前途的事情来,所以为了你的心情和前途着想,我个人觉得这种梦还是少做为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