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关心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06字
  • 2022-07-05 23:38:08

尽管从宽姐那里知道了李珈俽背后对她做的事之后,名气和地位都远远逊色于她的程翘翘回到剧组继续拍戏,面对她,哪怕心里有很多怨气,也做不了什么,甚至想压她的戏都难,因为她和程翘翘作为影片中的第一第二女主角,是两条线,代表着两种人生态度,因此,说实话,她们的对手戏并不是很多,之前已经都拍完了。

……

梁雨时休假来宾馆探望朱桂云和程翘翘,见都很晚了,这两位都还没回来,打电话给她俩,在嘈杂喧闹的背景中听到程翘翘告诉她,今天《有时跳舞》杀青,她和朱桂云正在和剧组里的人吃杀青宴,因此会晚点回来。

等了很晚,终于熬不住的她去睡觉去了,睡到后半夜忽然醒了,看到她们母女俩还没回来,心中担心,打电话过去,没人接,想出去找,偏偏之前忘了问她们在哪吃饭,不知道该去哪找,没了回去再睡的想法,打开电视,边看电视边等人。

听到开门声,梁雨时忙转过看了过去,见程翘翘搀着身体左右摇晃的朱桂云从外面进来,赶忙迎了上去,冲天刺鼻的酒气扑了她一脸。

她用手在鼻子面前使劲扇了扇,在另一边搀起朱桂云,和程翘翘合力将她扶到房中。

朱桂云一头栽到在床上,怎么叫,都叫不动了,两人合力将她往床里拽了拽,让她整个人都躺在了床上。

梁雨时将拧干的温毛巾递给正在给朱桂云脱鞋,盖被子,枕枕头,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的表妹,嗅着她身上冲天的酒气,再看看已经醉倒在床,哪怕是在耳边打雷都不会醒的朱桂云,疑惑道:“我听说朱姨的酒量不错,这是喝了多少啊?不是说你在剧组不受待见嘛,按道理说,杀青宴上应该没有搭理你才是,可你俩怎么喝成这样?”

程翘翘接过表姐递过来的温毛巾,给干妈擦脸,叹道:“杀青宴上喝多了,一个是因为和大家处得好,和每个人都喝一杯,就喝高了;一个是剧组里的人看你不顺眼,想灌醉你,看你出丑。

我和我妈是后者。不过他们主意打错了,论酒量,我俩是王者,到最后,我俩将整个剧组都喝趴下了。因此,他们没看成我的糗样,不过我可是好生欣赏了一番他们的醉态。可惜,今天没带相机,不然,一定将它拍下来,留作永久纪念。”

听了这话,梁雨时不赞同的看着脸色酡红,身上散发着浓重酒气的程翘翘一眼,数落道:“亏你还将它当成什么功绩,你也不不想想你才多大,喝这么多酒,也不怕伤到脑子?而且你在剧组做什么了,让整个剧组的人都不待见你,几乎成了‘万人嫌’?你在剧组也别太吝啬了,时不时的请大家吃点东西,聚一下餐,俗话说‘吃人嘴短’,怎么也……”

嗐了一声,程翘翘挥挥手,打断她,恼道:“快别提‘吃人嘴短’这话了,根本不中用。人家压根从心里就看不上你,你买东西给人家吃,在他们看来,是应当应份的,才不会承你这份情呢。”

她这话并非无的放矢,是有事实根据的。

最开始,她刚进组的时候,是真心想融入整个剧组,因此进组后,极力交好众人。拍戏期间,剧里的演员有时会买一些小食,比如饮料、瓜果、零食、……分给剧组里的人吃,有时还会请整个剧组各部门的头头脑脑吃饭。

这种事并没有形成规矩,完全是自发的。剧组里的演员大气,大家就能多吃几次;如果演员吝啬,全都是一毛不拔的那种,大家什么都吃不到,这样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程翘翘刚进组时,为了和剧组里的人打好关系,差三岔五的就请大家吃东西。

本来像这种请剧组里的人吃东西的事,大都是演员自愿,而且都是买回来什么,大家吃什么,只是她买的时候,因为想着,既然花钱了,那最好让大家满意,因此,会事先询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

作为新人,籍籍无名的程翘翘片酬不高,而且还要被经纪人抽成,再加上文艺片的片酬本来也不高。大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不用想也知道,拍这部电影,到她手里的钱没多少。

可每次在她请剧组里的人吃东西,询问他们想吃什么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想她有没有钱这事,就跟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掏钱的“冤大头”似的,总挑港城比较有名气,有点小贵的东西点,甚至有时原本只是她请导演、摄影师和灯光师三五个人吃饭,不知怎地,最后每次都要变成是十几号人,几十号人,有几次,整个剧组几百号人都去了,花费巨大。

所以,程翘翘在拍《有时跳舞》这部电影的过程中,不仅将这部戏的片酬全花光,还要往里搭了不少。

其实她不是没看出剧组里人的套路,但身家丰厚的她根本不在乎这点钱,想着如果这样做,能让剧组里的人说她好,不用全部,只要三分之一就行,也值了。可惜,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她钱花了,剧组里的人不仅半点没有“吃人嘴短”的态度,依然不说她好,之前怎么对她,仍怎么对她,而且还在背后嘲笑她,觉得她是个好糊弄的大傻子。

在和龚蓓邲见过面之后,回到剧组的程翘翘彻底想开了,由原来的散漫大方变得一毛不拔,反正不管剧组里的人怎么起哄和挤兑她,让她请客,她都不接招,什么都不肯买了。不管他们在背后说什么,就算是直接当着她的面说,她也不在意。

最初剧组里的人不习惯她的改变,没少在她面前暗示她,让她继续请客,不过程翘翘都装作没听到,根本不搭言,时间长了,反正她在剧组的风评,要比之前她做足了低姿态要好那么几分,让她哭笑不得。

通过这件事,她看出来了,剧组里绝大部分人,从一开始就没把她放在和他们平等的地位上,因此,她不管怎么做,人家都不会对她表露友好的态度,那她有何必费那个心思去和他们打好关系?

给自己冲了一杯解酒的柠檬蜂蜜水,又将牛奶和新鲜刚榨好的梨汁拿过来,放到朱桂云的床头柜上,想到黄博在采访的时候,曾深有感触的说的“红了之后周围都是好人”那句话,程翘翘苦笑道:“表姐,这是一个极度阶级化的圈层。在这个圈里,你能不能被善待,完全取决于你红不红,所以,我哪怕什么都没做错,而且真诚礼貌的去对待他人,但因为不红,被嫌弃,都是正常的。”

看着醉倒在床上的干妈,她又道:“比如今天这个杀青宴,如果我红,我甚至不参加都没问题,可是现在的我没这个底气……所以,在这个圈里,不红有的时候真的是原罪。

而且我内地出身,也是原罪。其实我就奇了怪了,剧组里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从有些人结束了拍摄工作之后,还想要去争抢剧组剩下的工作餐这一行为,就能看出,不要说和我比,就连内地普通人家都比不了,他们哪来的底气看不起我?可他们就是有这个能耐,就因为自己是港城人,就能瞧不上我,好像我这个内地来的是从哪个地沟里爬出来的一般?”

听着她带着怨气和怒气的话,梁雨时颇有感触的叹了口气,“你不用太在意这个,在他们的眼中,身为港城人的他们就是高人一等,而你在他们眼中就是二等公民。在他们眼中,这个港城户口非常值钱,不然,国泰在魔都去招聘的时候也不会将解决港城户口当做一个非常好的待遇条件。”

程翘翘摇头,双手一摊,失笑道:“放心吧,我的内心很强大,早就不在意了。”

和龚贝邲吃完饭,她回到剧组,再次面对剧组工作人员的不友好,以及演员这边和他们比起来不予多让的态度,已经能非常坦然的接受了。

是,两个日本演员大泽陇夫和桃井熏秉持着他们国家的习惯,对剧组里的任何人,态度看似都很有礼貌,很友善,只是这种礼貌和友善的背后则是疏离,那又怎样?

她的事业重心在祖国这边,纵使想向外发展,目标也是好莱坞,日本从来都不在她的考虑之内,因此,和这两位日本演员的合作,可能这辈子就这么一遭,不过是途中偶尔遇到的路人而已,他俩对她的态度如何,何必去在意?

另两位港城本土老演员金燕灵和刘傢晖,和男主角张智临,前两位人老成精,后一个圆滑世故,和她对手戏不多,本来就不熟,这部戏是第一次见面和合作,大家保持碰面时,点下头代表打招呼就可以了,至于他们心里怎么想她,反正他们不说出来,她也不知道,何必去探究?反正她也没想和他们深交。

至于那些小角色饰演者和龙套演员,虽然他们仗着港城人的身份瞧不起她,可其实她从根上,跟他们走的就不是一条路,既然不是一个层次的,和他们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

在她俩闲聊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的朱桂云突然醒来,起身,对着地上呕吐,程翘翘手疾眼快,赶忙拿过垃圾桶,接住了她吐出来的呕吐物。

等她吐完之后,她接过梁雨时递过来的清水给她漱口,哄着她喝完一杯牛奶之后,和表姐一起收拾利落了,这才上床睡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