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加戏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62字
  • 2022-07-16 23:28:47

在电影《无人驾驶》开机之前,黄縂骆出了院,让程翘翘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他不出院的,她在考虑是否要推掉这部戏,毕竟,他不出院,她不好意思就这么丢下他去港城拍戏,哪怕她就算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

忙完黄縂骆出院的事,她带着朱桂云,赶赴港城。

俗话说“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电影《无人驾驶》虽然从导演到一众幕后工作者和演员,都没有名气,但幺蛾子一点都不比《有时跳舞》少。

这部电影讲的是叛逆的未成年少女的感情生活,导演挑了阿饼、阿蕉和腐乳三名,自认非常有代表性的形象来讲述她们的故事,因此,她们三个就是电影主演,在影片中戏份相当。

其中阿蕉这个角色,顶着张稚气未脱的脸,却深谙诱惑异性的种种手段,这种外表和内在的反差,让她成为影片三位主角中最出彩的那个,当然,对演技要求也比较高。

刘导原本看中了由程翘翘来演阿蕉。之所以挑中她,不仅仅因为她表演经验最丰富,还因为他觉得成年男人不顾法理道德对阿蕉趋之若鹜,不仅仅是因为她勾引男人的手段高超,还因为她长得确实让人心动,程翘翘的外表有这个说服力。

更重要的一点,他虽然不知道程翘翘的少女身体里装着一个成熟的灵魂,但却在试戏时,看到了容貌中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她眼神流转中有着成人的风情和媚态,而且这个样子不是通过眉眼的妆容化出来的,也不是故作姿态,而且她在演的时候不会给人一种小女孩故意装作成人的那种矫揉造作之感。这种矛盾的模样,在导演看来,是阿蕉这个人物的底色。

可影片编剧之一区锐莲极力推荐她的亲戚区雯师来演阿蕉。因为区锐莲不仅是编剧,还是副导演,在圈里小有地位,其中电影的部分投资还是她拉来的,而且区雯师也有表演经验,生得也还不错,经过博弈,最终导演定了区雯师来演阿蕉。

这事,宽姐清楚,但程翘翘并不知道,因为试戏时,她虽然阿饼、阿蕉和腐乳三个角色都试过,但最后她拿到的剧本时,分配给她的是阿饼这个角色。

只是在进组之后,她看到区雯师明明和影片中其他演员一样,都是糊卡,却摆出处处高人一等的姿态,不免觉得不舒服,但在知道她和编剧兼副导演区锐莲的关系之后,就理解了。

拜区雯师的姿态所赐,再加上,剧组中年纪和她相仿的未成年演员,心思比较单纯,所以和程翘翘处得还算可以,下戏时,偶尔会和她说上几句话,不像在《有时跳舞》剧组,几乎都没人理她。

但剧组的幕后工作人员,对她的态度,和《有时跳舞》的差不多,不过经过《有时跳舞》剧组的磨炼,程翘翘已经有经验了,再加上,《无人驾驶》剧组从台前到幕后,基本上都是无名小卒,因此,这次跟她一起来港城的朱桂云,待遇要比跟她来港城拍《有时跳舞》时好,不仅有她那份盒饭,而且除了担任她的助理之外,没怎么沾手剧组里的事。

虽然导演和编剧都认为影片中里的几个未成年的女孩子是叛逆少女,有着种种出格的行为,抽烟、喝酒、打架、早恋、……

但程翘翘觉得她演的阿饼并真的是叛逆问题少女,她做这些事最主要原因是因为她在努力的找存在感,她害怕寂寞,害怕孤独。

她父母忙于工作,每天早出晚归,隔三岔五就出差,她几乎在家都看不到他们,偏偏家里的经济状况又没有富裕到能够请人来做事的地步,因此,在她的记忆中,她永远都是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房子。

所以,自从她上学之后,就开始交很多很多的朋友,让自己再也不是一个人,回到家之后,就和朋友煲电话粥,通过和朋友聊着毫无营养的天来排遣她的孤寂。

而且十三四的年纪,说懂事,还尚未真正的懂事,说不懂事,有些事又懵懵懂懂的明白一些,所以,当她遇到一个对她很好很好,并且细心体贴,在父母和其他人身上都没有感觉到的温暖时,沦落了,觉得她找到了一辈子的依靠,因此,失身,怀孕,在她看来,这些事是爱情中必要的步骤。

只可惜,她做的怀孕之后结婚,给爱人一起生活,一起养小宝宝的美梦,在她怀孕之后找不到男朋友细荣时,就破灭了。

在她躺在手术台上感受冷冰冰、硬邦邦的手术器具在身体内搅动时,除了疼之外,她恍惚中,把自己短短的过去十几年的人生和对未来的畅想都回忆了一遍,感觉到的仍是孤独,由始至终,她仍是那个喜欢热闹,渴望被人关心爱护的,害怕孤寂的小女孩。

理清了阿饼的行为背后的动机,并在和导演讨论这一角色时,她对人物的理解得到了导演的认同之后,程翘翘在诠释起阿饼来,就变得非常容易。

……

不同于她在拍电影《有时跳舞》时,宽姐从头到尾连面都没露,在《无人驾驶》的拍摄计划完成三分之一时,她带了茶点来探班。

宽姐是港城知名的经纪人和电影制作人,圈子就这么大,剧组里的人大部分都认识她,就算有那不认识的,也都听过她的名声,因此,她来到剧组,剧组里人,不仅是演员,就连幕后工作人员,都忙不迭的过来和她打招呼。

宽姐笑眯眯的点头应着,将带来的茶点分给大家,“戴安娜还是新人,而且年纪小,平时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或不懂事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多照应她一点。”

原本程翘翘在剧组的待遇,和在《有时跳舞》中差不多,但剧组里的人听了她这话,腆着脸,打着哈哈说:“宽姐这话说的太客气了,大家互相照顾才是。”

“就是,就是。”

“戴安娜人又靓又懂礼貌,戏演得也好,又有宽姐给她保驾护航,一定会大红大紫,只怕是我们要仰仗她照应我们。”

“是啊,是啊,哪里是我们照看戴安娜,是她照看我们才对。”

……

自从程翘翘进组以来,还是头一次听到大家夸她,尽管她知道,这份夸奖其实大部分都是冲着宽姐而来,而且言不由衷,但她还是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

宽姐知道程翘翘是一个不爱诉苦的,因此,只是例行其事关心了一下她,没想到她丢给她一个大雷:“宽姐,不好意思,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听了她这话,她心中一突,忙问:“你又做什么?”

“我也没做什么。只是原本这部电影里的阿饼、阿蕉和腐乳这三个女孩,戏份差不多,都是主角,但因为我演得好,导演不知不觉中偏重我演的这个角色,因此,我这边加了不少戏。

一部电影长度是固定的,我这边多了,自然别人那里就少了。所以另外两位演员,我只怕是得罪了。特别是演阿蕉的区雯师,原本她这个角色是影片中最出彩的,但我这么一加戏,光彩全都被我抢了;而且,因为我们三人全都不出名,所以她被定为影片一番,可我的戏份一多,她一番的地位也保不住了。”

港城这边拍电影,有完整剧本的时候少,大多都是一个故事大纲,所以在拍摄其中,有增添删减都很正常,有的甚至拍着拍着,把大纲直接丢开,另起炉灶的也不是没有,比如那位著名的文艺片大导墨镜王。

只是大部分导演在拍摄过程中,虽然会有增加和删改,但都是在大纲范围内,不会改变故事架构这个支撑起整部电影的筋骨。

这是因为他们首先是没有墨镜王的本事,真要动了支撑整座房子的大梁,就算想再重新搭房子,没那个能力,搭不起来;二是男女主角也都不会轻易让配角随随便便的加戏,将自己的风头抢去。

听明白缘由之后,且不说她俩之间原本就有一重抢角之仇,就算没有,宽姐对此也是喜闻乐见,笑道:“做得好。往后要是再有这样得罪人的事,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不管得罪了谁,你都不用怕,就算我无法帮你全兜下来,但保你仍能在圈里继续活跃,还是没问题的。”

见程翘翘不敢置信的愣在了那里,她笑了笑,道:“是不是觉得奇怪,我刚才的话和我之前一直叮嘱你言行小心谨慎,最好不要得罪人,哪怕受了委屈也不要闹,给我忍着相悖?”

以她成熟的心智,经历过最初的惊讶之后,程翘翘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宽姐为什么会这么说,忙笑道:“我懂宽姐你的意思。你只是不让我去争一些没必要的闲气,但涉及到资源和利益,就不是随便忍让的了,该争就得争。”

“正是这话。”宽姐点头笑道,“当初吴与森拍电影《英雄本色》时,狄隆虽是第一男主角,可他事业早就走了下坡路,在拍这部电影之前,已经渐渐被边缘化。

当时,是靠着第二男主演张国容才拉来的电影投资;至于周闰髪出演的小马哥,因为有‘票房毒药’之称,刚进组时,不过是个小配角。

可拍着拍着,因为周闰髪大发异彩,小马哥的戏份越来越多,最终在影片中成为和狄隆分庭抗礼的主演。后来,狄隆靠着这部电影拿下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周闰髪则拿下金像奖最佳男主角。而张国容作为主演却没存在感。

所以这个圈里,机会既然已经送到眼前了,就要抓住,至于是否会得罪人,端看值不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