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合作成功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514字
  • 2022-06-19 23:04:46

对新人来说,哪怕是极具潜力,其市场前景被看好,依然处于弱势地位,所以新人的合约,不管怎么签,看起来,都有欺负和压榨之嫌。

尽管她的情况与一般的新人不同,她虽然是新人,但她的资源并不完全依赖宽姐,可宽姐依然拿她当纯新人看,因此除了合约年限太长,让她难以接受,合约各个条款也都非常苛刻。

万幸的是虽然苛刻,但程翘翘在和宽姐分别后,连忙请来的律师审查下,里面没藏着陷阱。

要知道,她并非一点都不懂的小白,毕竟,前世她从事过的工作有些和这个圈子搭边,还有这阵子打听的结果,知道不少艺人在新人时签下的合约,不仅极为苛刻,有些还藏有陷阱,以致于哪怕混出头了,但在合约期间,仍处于几乎打白工,拿到手的根本没多少钱的境地的事例,所以这合约每一条每一款,一定都要仔细看过,思考过,觉得没有问题了才行。

次日再坐下来和宽姐继续谈的时候,程翘翘一上来就发现碰到了僵局,尽管昨天谈的时候,她觉得宽姐的底线是十五年,可眼下她却只肯留下两年的松动时间,即合约年限改成十八年,并且咬死了不肯再让,至于其它条件,更是一点都不肯松口。

看到她摆出一副要么就签约,要么就一拍两散的态度,程翘翘苦笑连连,“宽姐,你这个态度,我们可就谈不下去了。”

“程翘翘,你知道吗,在港台签新人,就没有商谈的,从来都是公司或经纪人拿出什么要的合同,新人要是能接受就签约,要是不能接受就走人,而且我这个合约是针对你专门弄的,港台那边的签新人的合约比这个还苛刻十倍,因此,我觉得我已经拿出足够的诚意来了,所以就看你了。”

前几天通过花姐,程翘翘知道了一些港台艺人签约的条件,她承认确实比她拿在手里的这份合约要苛刻。

新人吗,和公司或经纪人比,都是弱势的,她想了想,道:“既然宽姐你这么说了,那我拿出诚意来,实话实说,我对这份合约其它方面都没有异议,但唯独这个年限我接受不了。”

因为宽姐在年限这里留有余地,所以两个人又展开了一场拉锯式的谈判,期间好几次不是她发火想要收拾东西离开,就是程翘翘按捺不住怒气想要甩手走人,最终她俩花了一天,以程翘翘在分成方面做出巨大的让步,将合约的年限降到了十五年。

在最困难的一关中达成了一致,后面的条款就算再苛刻,也比较好谈了,因此截下来的气氛要轻松很多。

……

看着程翘翘,宽姐非常严肃而又认真的说:“根据你的形象和条件,走‘玉女’路线是当前最合适你的一条路。”

听了她这话,程翘翘在心里忍不住吐槽:果然不出所料,港台女艺人走的路线非常简单,由始至终大约有三种形象:一种是清纯玉女,一种是火辣性感,一种是亮拳头,作打女。这个套路到了二十多年之后,也没怎么变,连香江三色台电视剧女艺人的路线都比不上,更不要说和内地比了。

“既然走这条路线,有些话我说在前面。不管多出众的外貌,一胖毁所有,除非是拍戏上有要求,不然,你的日常饮食需要严格控制,要保持良好的上镜体态。”

看了一下程翘翘现在的模样,宽姐迟疑了一下说:“不过因为你的个人条件很优秀,我就先不做其它具体要求了,只一条,就是保持住你现在的体重。当前你的体重是上限,可以比这个轻,绝对不能超过,要知道,一胖毁所有这个话可不是说着玩的,对有上镜要求的艺人来说,可以瘦,却千万不能胖,你记住了没?”

程翘翘连连点头表示认同,她戴牙套,可不仅仅是为了矫正牙齿,同时也是为了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欲,借此维持体重。

“你的穿着打扮,我不要求你每次出现在大众面前都好像参加晚会一样,有形象设计师帮你做造型时那么优雅,但至少大方得体,绝对不能邋邋遢遢的。

还有,如果你抽烟的话,我不要求你戒烟,但我希望不要被媒体拍到;醉酒之后的醉态,以及一些不文明的行为,比如像随地吐痰,乱丢垃圾,横穿马路,……总之,被媒体报道一次你的‘坏’形象,只要被报道出来,那不好意思,你就要挨罚,至于惩罚条件,第一次罚一百,第二次四百,第三次九百,第四次,第五次,……按照n次方的这个规律来罚钱。”

程翘翘忍俊不禁,“宽姐你这是在打造优质偶像呀?”对上她锐利严肃的眼神,连连点头,“没问题,只要宽姐你不把我塑造成吸风引露,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这些我还是能做到的。”

在对程翘翘的形象包装上,她的美貌也是一个宣传的点,宽姐本来想说让她外出时,都要化妆才行,视线在她那张素面朝天,依然美得无可挑剔的脸停留了很久,又看了看她的穿着打扮,想到每次见到她的衣着,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看到她没打耳洞的耳垂,宽姐忽然想起一事,忙道:“对了,像纹身、打耳洞和脐环这种在身上打孔的事,你都不要做,至少在合约期内,不许做。之所以会这样要求,不仅是从你的形象方面考虑,还和你的运势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免了坏了你的运道。”

“好的。”程翘翘知道,不同于内地,港台方面对风水、命理和运程等方面,不仅深信不疑,而且堂而皇之的摆在明面上,尤以豪门大富和影视行业中人为甚。

轻咳一声,宽姐摆出一个非常郑重的态度,很是严肃的道:“还有一个非常重要和关键的问题。你正值花样年华,有相貌,有资源,而且演技也不错,现在正是你上升的最好时机,因此,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耽误了事业。

我不是干涉你的私人生活,只是你年龄还小,很多事情考虑的还不成熟,切不能凭着感情用事。虽然这个圈子看似有很多机会,但一旦你行差踏错一步,很可能就再也翻不了身。在这方面,圈里不少前辈已经给你做出了‘榜样’,他们惨痛的经历足以让你引以为戒,谨记教训,不要犯错。”

程翘翘被宽姐的一番话说得莫名其妙,想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除了韩国的公司会在经纪合约上有不允许艺人恋爱之类的严苛的明文规定之外,港台的经纪约不会将这种明显违规的条款写到合同里去,但在艺人上升期,公司和经纪人一般都不赞成手下的艺人谈恋爱;就算谈,也不允许艺人将之公布于众。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做法,不仅仅是因为恋爱会影响事业,更是因为作为艺人,哪怕明明是和正常人一样谈恋爱,分手,但一旦公开,都很可能就会变成不利于形象的负面新闻,而这种媒体公关又是最不好做的。所以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艺人们的恋情如果能不曝光,最好还是不要曝光的好。

宽姐见程翘翘不说话,以为她没明白,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又轻咳了一声,语气温和的把话给她挑明白,“比如,在感情方面,我不是不允许你谈恋爱。

只是你这个年纪,想事情太简单,容易被人骗,而且现在正是你提升自己,打拼事业的好时机。虽然你年轻,看似有很多机会,但实际上,在这个圈子里,有些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抓不住,一旦错过就会后悔终生。

况且,站的高度不同,接触的人和结识的人层次都不同。等你事业成功了,在圈中地位稳固,到那时,你再谈恋爱也不迟。凭你的条件,届时将会有大把大把的,现在你只能仰望的精英人士供你挑选。

因此,我希望你现在把心思全部放在事业上,不要分心他顾,你能做到吗?”

程翘翘觉得就自己现在这个年纪,想要谈恋爱,怎么也得十年之后了,因此笑道:“这一点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出现你担心的问题。”

对她的答复,宽姐其实并不相信,毕竟,她在圈里看多了,当面答应的好好的,转过头去就违反要求的比比皆是的例子多多了,只不过就像她和她签约时说的那句“听话”一样,事先我把话讲到前面了,你要是在这之后犯了错,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不要怪到我头上,因此笑道:“我就知道你是聪明的个孩子,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是对你最好。”

既然她识趣,那些威胁警告的言语,宽姐就暂时没说,毕竟现在气氛挺好,又何必把那些煞风景的话说出来破坏气氛呢。

“你的粤语怎么样?既然你现在成了我麾下的艺人,今后你可能少不了要和港城的影视制作人和艺人打交道,所以,语言这一关,是你必须要过的。”

程翘翘从决定留在帝都之后,就开始在学粤语了,只是因为她分给粤语的时间并不多,所以迄今为止,成果并不是很好。

“在听上,除了一些俚语搞不清楚之外,日常对话能听懂十之七八。至于说嘛,还说不好,也就三四岁小孩的水准。若是拍戏时,不是现场收音,而是后继配音的话,我用粤语自己配音绝对没问题。不过我的英语很好,听说都非常流利。”

“你英语好和粤语说不好有什么联系?”宽姐很是纳闷,想了一下,反应了过来,忍俊不禁,笑道:“你是不是被港片或港剧给误导了?你不是也去过港城吗,应该知道哪怕港城被英国统治了近百年,但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说英语的,大部分说话还是用粤语,就好比你们内地,虽然大学生大都要学英文,但能将英文当母语用的大学生并不多。

更何况,港城这边好多从事影视行业的人,学历并不高,他们说话的时候,可能会夹杂一两句英文,但让他们全用英语说话,那是不可能的。因此,学好粤语,对你来说,至关重要。”

不用宽姐强调,程翘翘也知道学好粤语的重要性,这就和想去好莱坞发展,先要学好英语一样,入乡随俗嘛。“我知道,我会抓紧学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