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对比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46字
  • 2022-07-11 23:18:34

呆在家里正翻看《无人驾驶》的剧本,琢磨角色的程翘翘接到龚贝邲约她逛街的电话,想到自己,还有家人也该添置些衣服了,因此答应了下来。

两人逛了好一会儿,程翘翘买了好几件,龚贝邲逛了半天,则还没挑到合意的,进了一家轻奢品牌的女装店,她看中了一条样式别致的裙子。

换好裙子之后,龚贝邲在穿衣镜前看来看去,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如意,转头招呼正在挑衣服的程翘翘,“翘翘,先别挑了,赶紧过来,过来帮我看看,看看这件裙子我穿着,你觉得怎么样?”

程翘翘走过来,目光在龚贝邲偏黑的皮肤停留了几秒,又扫了一眼她手里的亮蓝色的裙子,转身招呼服务员,让她拿一件和她身上穿的同样样式深蓝色的,拿给她,指着一旁的试衣间:“我觉得这个颜色更适合你,你换上去试试。”

“你没看错吧?”龚贝邲迟疑不动,觉得她挑的这件亮蓝色的更衬她,而程翘翘的哪的这个深蓝色的穿上会让她更显黑。

看到她这个样子,程翘翘忍不住好笑的将那件亮蓝色又拿出去,塞到她手中,“都试试,比较一下,你就知道哪件更适合你了。”

两件都试过了,不需要旁人说,龚贝邲自己都认识到那件深蓝色的更衬自己,将亮蓝色的裙子还给服务员,等服务员开票的时候,笑道:“你的眼光不错,我决定了,往后我再逛街买衣服就让你陪我了。”

程翘翘神色怅然的说:“陪你逛街没问题,不过要时间对得上才行。今天你约我,是正好我俩都有空,可下一次我俩都有时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大家要是都进组拍戏的话,纵使想见面,如果拍摄地点不在一起的话,还是比较难碰面的。圈里本来很多比较要好的朋友,不就是因为时间对不上,见面的机会少,渐渐感情淡了的吗,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要说你不知道?”

龚贝邲接过包好的裙子,边往店外走,边说:“要忙也是你忙,我现在闲得很,只要想逛街,随时都有时间。”

“怎么可能这么闲?你不进组拍戏了?”

“我倒是想拍,也得有人请啊。

九七年爆发的,持续了近两年,迄今为止尚未结束的亚洲金融危机对整个影视圈影响特别大,今年好多影视项目都因为没钱而停了。所以,像我这样不上不下的演员,自然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迄今为止,我今年就拍了一部戏,而且还是女二,然后,就再也没有邀约了。”

对这一点,没有半点察觉的程翘翘很是吃惊,“竟然这么严重?”

龚贝邲笑笑没接话,转移话题,问:“你最近有什么工作安排,是在内地拍戏,还是去香江?”

“过几天去港城拍那部我曾经和你说起过的名为《无人驾驶》的电影,拍完它,我手头也暂时没工作了。虽然宽姐说在帮我接洽角色,不过还没什么消息。”

其实还有一部潘彼得提供的名为《我的兄弟姐妹》这部电影,因为不涉及感情戏,讲述的是兄弟姊妹之情,比较适合她,而这部电影又是鹏宇影视投资的,所以定下由她主演是应有之意,但这属于她拍自家的戏,就没必要说了。

“已经不错了,又是女主角?”

“嗯。”

欣羡明晃晃的挂在脸上,不加半点遮掩的龚贝邲说:“你运气真好,来港城拍的第一部电影就能做女主角,而且还是在关导的电影里。第二部依然是女主角,宽姐也真够厉害的,看来,以后你拍的港城电影只怕要部部都是女主角了。”

“哪有那么容易?这两部戏我虽然是女主角,但那是有原因的。最近这几年,除了去年出来的张泊枝,和前年出来的来自台岛的舒琦这两位之外,不管是港城,还是台岛,都没新人出头。因此像《无人驾驶》这种聚焦未成年少女的影片,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所以我算是误打误撞,凑巧赶上了。

至于关导的这部影片,是日本奥米加计划三部片当中的一部,是由日本的影视公司投资并发行的,和港城这边的影视公司关系不大,又是文艺片,片酬不高,档期要得又长,里面的角色要求是一个青春有朝气的女孩子,再加上第一主演是李珈欣,……可就算是这样,把这个角色拿下来还是很废了一番气力。而且尽管这两部我是女主角,可下一部是不是做主角,有没有下一部,都还是说不准的事。”

听出她言语中的不满足来,龚贝璧道:“你就知足吧,内地演员在港城电影中做主演的机会,少之又少,你能碰到,而且还能拿到手,已经不错了。有这个资历,你以后做女主角的机会,远比那些一直在女配里打转来的大,更不要说比我这样连电影门还没摸到的,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听了她这话,程翘翘尴尬的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龚贝邲叹道:“没毕业之前,真的是满腔的雄心壮志,觉得自己非谢晋、张国师和陈楷謌这样大导的作品不拍,等毕业之后,被现实打击的,我现在觉得只要持续不断的有戏可拍,就已经不错了,早没了计较班底的底气。”

“你签的公司怎么样?”

“也就那样吧。我签的是家港城公司,公司资源是有,但不重视我,带我的经纪人也不给力,还是和别人共用的。”

程翘翘知道,好多内地演员和港城的公司签了约,不过不仅大都不在公司主捧人选中,而且拿到的也都只是电视剧资源,很少有电影资源。

在内地电影政策没有改革之前,港城的电影不要说内地演员做女主角,就连女配都很少,虽然有几部文艺片请了内地演员主演,甚至还拿了奖,但那里面的角色都或多或少的有丑化内地人之嫌,比如电影《榴莲飘飘》和《香港有个荷里活》。

面对这一局面,内地演员不是不清楚,可没办法,不是他们不想签内地的经纪人和影视公司,但就和她当初想在内地找家合适的影视公司时一样,内地这块的业务还没发展起来,找不到,只能向外发展了。

“你和港城公司签的合约还有几年?”程翘翘想到她虽然签了影视公司,但如果不满意公司安排的经纪人,其实可以自己从外面找经纪人的,因此建议道:“内地有一个名为花姐的经纪人,也挺有能力的,你要是对你的经纪人不满意,可以和她接触试试?”

“再说吧。”龚贝邲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把你的话放在心上,但换经纪人,对她这样在圈里没什么地位的艺人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听到她这话,程翘翘想到了流量时代一档经纪人和艺人的综艺节目,当时圈里的壹心的知名经纪人杨天珍就曾嫌弃手下的女艺人乔鑫没有特点,没作品,不好找定位,因此不上不下,连想炒作都不好炒。要知道,杨天珍可是曾经的范兵兵的宣传总监,在炒作上很是有一手。

如今圈里虽然对艺人有宣传,但炒作的风气还没兴起,而龚贝邲这种和乔鑫类似的艺人确实比较难捧,因为可取代性太高了,所以只怕没有经纪人愿意接手。

想到自己在圈里的处境,龚贝邲忍不住叹道:“前面的前辈不肯让位,后面的后辈前仆后继的又往里面冲,像我这样的,几乎没怎么演过主角,一直都是配角,没准哪天就被取代,没戏可拍了。”

提到前面的前辈不肯让位,不免涉及到“演员到了什么年龄段就该演什么时候的戏,如果强行扮嫩,出演少年少女,那么让真正的少年和少女去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个话题,从而让人想到“小子教”和“丫头教”这两个词。

男艺人怎么样,和她们关系不大,作为女艺人,和她们有紧密联系的是“丫头教”。廿多年之后的观众一提起丫头教,和刘德锴和焦蒽峻合作过由古龙小说改变的电影,出演西门无恨的台岛人杨钧钧一定会被拉出来鞭尸,好像丫头教是由她伊始一般,但实际上内地这块也不予多让。

观众耳熟目详的筱庆姐和紫怡就不提了,说一说老一辈艺术家吧。比如在八零年的电影《第二次握手》中,谢方以四十五岁高龄出演书中二十出头的归国女华侨丁洁琼,那个时候的化妆技术和滤镜,远远比不上现在,更无法和二十年之后比,所以,电影上映之后,引来一片嘲声。但她在下一年,依然毫不在意的主演了电影《李清照》。之所以这事没有像杨钧钧、筱庆姐和紫怡那么大的关注,不过是因为时间比较久远,而且彼时内地的媒体资讯不发达,所以,不怎么为人知罢了。

但从这则事例当中,就可以看出,圈里女演员不服老,扮嫩,很早就开始了,而且前辈把持着资源不肯放手,在圈中也是常态。

程翘翘虽然不记得龚贝邲具体有什么作品,但恍惚记得她在二十多年之后仍在拍戏,因此道:“不会的,只要你坚持,机会在后面就会降临。”

“但愿吧。”心情很是低落的龚贝邲被现实和梦想之间的巨大落差打击得对自己的演艺之路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程翘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所有的话从她这个不缺戏拍,而且影视资源还很不错的人口中说出来,未免让人觉得她站着说话不腰痛,有虚伪之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