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小问题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2469字
  • 2022-06-20 23:48:09

虽然程翘翘在和宽姐洽谈合约的时候,身在魔都的家人并没有赶过来,参与其中,但并不代表他们不关心,每天都会打电话问个仔细之外,她还把合约通过传真,传给了家里。

其实原本顾沪城是要赶过来和程翘翘一起,参加和宽姐的签约谈判的,但因为突然出了点事,让他无法及时赶过来;至于程明嘉,因为和朱桂云之间存在着心结,所以除非必要,她是不可能来帝都和朱桂云碰面的。

至于其他人,在顾沪城和程明嘉这两个做父母的都不赶过去的情况下,其他人纵使想,也不好意思越过他俩出面,因此也就是过问一下,表示出关心的意思就好了。

只是顾沪城和程明嘉他俩不可能不露面的,因此程翘翘尚未成年,朱桂云只是她干妈,哪怕他俩这干亲,按照世间约定俗成的规矩,甚至比顾沪欣和顾沪生这样的亲姑姑、亲叔叔还亲,但在法律上不承认这种亲属关系,所以顾沪城特地从魔都赶来,以监护人的身份,在她俩商谈好的合约上签字。

在顾沪城赶过来,和宽姐见过面,准备签字的时候,他将带过来的程翘翘的户籍资料复印件拿了出来,宽姐随手拿起来,扫了一眼,有些奇怪的道:“咦,朱女士竟然不是翘翘的亲生母亲?”待看到她的出生日期那一栏之后,目光忍不住一缩,大吃一惊,“什么,你竟然这么小?怎么可能?你是上了初中吗?”

宽姐知道程翘翘未成年,但她因为她的表现,以及她是初中生的身份来推断,她应该和联合国规定的是青年的十五岁差不多,距离十六岁不需要父母同意,就能独立工作的年纪不远,可没想到的是她真实饿年纪竟然比她推断的小了那么多。

顾沪城带着几分骄傲和自得和她解释,“哦,翘翘上学比法定上学年龄早了一年,而且她上的学校,小学只有四年,升入初中之后,去年她又跳了一级,因此她现在的年纪,比少年班里的那些天才年纪还小。”

“不是,如果你是这个年纪的话,那……”宽姐是按照成人的艺人来和程翘翘签的合约,和她这个年纪,明显要以童星的身份来签约才行,看那样的话,这个合约就要推翻重来了。

程翘翘明白她的意思,打断她,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妨碍吧?我记得报纸上说台岛拍琼姚剧《梅花三弄》中的《梅花烙》而一炮而红的台岛女星陈德荣十二岁就接拍日本资生堂的广告,李珈欣十二岁就入行做模特,她俩都不是以童星的身份签的合约。”

宽姐没有理会她的话,把目光投向顾沪城,“顾先生,你也承认这份合约吗?”

他纵使反对,有效吗?顾沪城苦笑了一下,道:“我家里在教育孩子方面比较自由的,所以我没有异议。”

说完,掏出钢笔,摘掉笔帽,将自己的名字签在合约上,宽姐和程翘翘的名字早都已经签好了,在他的名字落到纸面上,意味着程翘翘和宽姐长达十五年的合作正式开始。

收起合同,宽姐看了看坐在程翘翘左边的顾沪城,想了想,笑问:“不好意思,顾先生,作为翘翘的经纪人,我对她的家庭情况需要有一个基础了解的,因此这个问题,可能有些冒昧,但我还是要问。

在今天之前,因为翘翘对朱女士的称呼,我一直以为她俩是亲母女,可现在知道她的亲生母亲另有其人,这是怎么回事,你和朱女士,是什么关系,能和我说说吗?”

怕顾沪城和程翘翘误解,她忙解释,“不是我非要打听。而是签约之后,我对翘翘要进行详细盘查,特别是她的个人经历和人际关系,事无巨细,从她上幼稚园起,直至现在,不管好的,坏的,全都要交代清楚,不要有所隐瞒,并且一定要说实话。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如果她将来红了,以港台娱记狗仔的尿性,能把她三岁尿床时的经历都挖出来,所以如果她或者家里有什么不好对外说的事,我事先知道的话,会赶在娱记爆料前,估量其影响,采取措施,看是在爆料之前拦下,还是在爆出去之后处理,降低带来的负面影响。”

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顾沪城笑道:“没什么不好说的,你误会了,朱女士和的关系完全是由翘翘而来。

翘翘出生后,身体不好,总生病,三天两头的往医院跑,但依然小病不断,担心她养不活,我妻子是布依族,就按照她们族里的规矩,给她认了门干亲。

这门干亲是举行过仪式,敬拜天地,宣告六方神灵的。我妻子是名医生,特别忙,所以翘翘其实是朱家妹子带大的。孩子小,分不清干妈和亲妈的区别,因此,就直接喊朱家妹子‘妈妈’,我们也没纠正,就这么一直喊下来了,长大之后也没改口。”

除了多了一门干亲之外,剩下的翘翘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了,她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乖孩子,再就是上学的年纪比规定的入学年龄早了一点之外,再无其它需要特别提及的地方。”

听到程翘翘和朱桂云的这个干亲结的时候是有仪式的,宽姐顿时明白了,像她俩这样的契子女关系,将来不仅和契父母的亲生子女一样尽赡养义务,而且也是要参与分遗产的。

换句话说,这种契子女,按照民间约定俗称的规矩,各方面都和亲生的一样,享有同样的待遇。这种干亲,在保留了很多旧习俗的港台,有不少,倒是内地并不多见。

宽姐没想到让她竟然碰到了一例,有些意外。知道这种干亲的实质,她对程翘翘对朱桂云的称呼也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不要说只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其实这样的干亲,因为和亲生的没区别,在拜干亲的时候,在称呼上直接省略那个“干”字也是有的。

如果知道程翘翘的真实年龄,宽姐在签她的时候,一定要再重新考虑一番,就算决定签她,也要重新再考虑一下这个合约内容,可如今都谈好了,再推翻,似乎不太合适,再说她俩的这个合约,除了在年限上不怎么让她满意之外,宽姐也占了不少便宜,不过因为在年龄上被程翘翘“坑”了一把,所以她“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很是不放心的对着顾沪城,堪比查户口一般,非常仔细的把她的生平,上上下下,盘查了一番。

……

拉拉杂杂的说了不少,宽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行了,暂时就说到这。对了,港城习惯以英文名称呼彼此,你也起个英文名吧。”

“那我的英文名字就叫Daniella(丹妮埃拉)。”程翘翘不假思索的把她前世的名字报了出来。

和把她在前世学到的各项技能努力捡起来,以证明哪怕所有的人都不记得了,甚至连她自己都开始淡忘的时候,以此来证明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过一样,她努力的把曾经的她曾存在过的痕迹找出来,以证明她曾活过。

对她不假思索就把英文名字报了出来,宽姐怔了一下,重复了一遍,“Daniella?”不满意的摇头否定,“不仅咬舌,还不够响亮。算了,你干脆叫Diana(戴安娜)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