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日行一善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042字
  • 2022-06-25 23:46:45

眼看母亲的生日快到了,程翘翘跑到长安街去给她买生日礼物。其实往年不管是她,还是程明嘉都不在乎这个,不要说送礼物,甚至连日子忘了的时候都有,但如今朱桂云和她在一起生活,她本就对朱桂云有心结,怕她觉得有了干妈不要她这个亲妈了,所以才忙不迭的事先准备起来。

逛了大半天的街,她一手拎着一袋知名大品牌的保养品和化妆品,一手拎着两套分别给妈妈和干妈买的衣服漫步在街上,准备去便宜房打包一份烤鸭回家。

听到身后洒水车过来,程翘翘赶紧往边上靠,躲开了身后开过来的洒水车,但走在她前面,和她只有几步远,穿着一身烟灰色香奈儿套装,留齐肩发,身量和母亲差不多的中年女性则比较惨了。

她可能不知道洒水车通过时播放的暗示它到来的歌曲,所以在车开过来时,最开始没能及时躲避,等车开过来,身上被洒到了水时,忙往人行道里躲,结果好巧不巧的正好一旁有一个下水道,脚上高跟鞋的鞋跟卡在了下水道盖子的缝隙中。

随即她脚一扭,身子一歪,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然后被洒水车洒出来的水和扫灰尘的那个刷子扫起来的灰尘扑了一身一脸。

“那个,那个……你还好吧?是不是把脚扭了?”看着原本一个干净整洁,成熟优雅的女性突然变得灰头土脸,而且还跌倒在地,程翘翘蹲下身,关心的问道。

边说,她边将她扶起来,正好路边不远处有休息椅,搀着她到椅子上坐下。

原本心情良好,没让助理和司机跟随,而一个人漫步在街头的邹重蘅心情很好,但此刻她的心情从阳光明媚变成了暴雨连连,在程翘翘关心她时,限于教养,没让她把脾气发到她身上,但压抑的声音透出了她此刻不快的心情,“我没事,也没扭到脚,只是……”

看着身上被溅了半边身子泥点的衣服,想到一会儿她和人有约,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见人,她从手中的LV包中拿出钱包,掏出一大叠钱,递了过去,“小姑娘,你能不能帮我到前面的商场买身衣服……”

虽然是请求的语气,但可能是因为平时高高在上惯了,而且她此时的心情又比较糟糕,再加上她本身的性格比较强势,况且,她和人有约,不容耽误,以及两人年龄差等因素,都让她不由自主的话里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程翘翘必须听她的意思。

听出了她指派自己时语气中带出的不容反对之意,程翘翘怔了一下,心中有些不悦,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而且她也认出了眼前这位中年的女子,她曾和她打过一次交道。

去年她去港城,和表姐梁雨时去酒店吃饭,在包厢中捡到前面客人落下的一个包。

事后,她按照包里名片上的联系方式,打过去,将包还给这个名叫“邹重蘅”的女士时,尽管对方因为她的拾金不昧向她道谢了,但对方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而且虽然是感谢,可感觉不到真诚,更像是礼节上的那种客套话。

当时她的那个态度,让她立刻想到了港城人面对内地人的那种傲慢自大,同时,也是为什么隔了这么久,她仍记得她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陷入了回忆当中,程翘翘恍惚了一下,没有立刻回应邹重蘅。

她的反应让她误会了。邹重蘅将手中的港币往前递了递,露出一个很优越的笑容,“小姑娘,这是港币,在八十年代末就和美元做了挂钩,哪怕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仍很硬挺,币值依然比内地的钱高。放心,你帮我买完衣服,我不会让你白跑腿,一定会好好感谢你,而且是重谢……”

“我认认识港币,也知道港币比人民币币值高。”明明是请托帮忙,并是感谢的话,但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感,程翘翘有些生气的打断她。

她将手中的那套给妈妈买的套装和化妆品递过去,指着身后不远处的肯德基门脸,“这两个袋子,一个是化妆品,一个是我给我妈妈买的衣服,你的身形和我妈妈的有些类似,你拿着它们去那家肯德基的卫生间收拾一下吧。”

看着她递过来的袋子,邹重蘅有些恼怒的道:“我是让你帮我买衣服,但我不是随便什么衣服都穿的,而且我一会儿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衣着不得体会显得很失礼……”

听到她蹩脚,听起来费解的普通话,程翘翘的粤语尽管说得不是很好,但终究比她的普通话要好,因此换成粤语道,“邹女士,你不觉得你现在就很失礼吗?

首先,我和你只是陌生人,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没有一定要帮助你的义务和责任,你的态度是不是太理所当然了一些?

其次,因为看到你频频看表,我觉得你可能有约,并且时间估计要临近了,不想买衣服耽误时间,免得你迟到,这才好心借衣服给你。

你连看都没看,根本不知道适合不适合,就和我发脾气,我好像不欠你什么吧?”

她的话仿佛一盆凉水一般,兜头浇在邹重蘅的头上,将她的心头火浇灭了。

邹重蘅意识到自己因为太过恼火而失去了教养和体统,脸色不由得涨红了,看了一下她手里的袋子,认出上面的品牌标志,有些吃惊的道:“普拉达的套装?”和她身上的香奈儿一样,都是奢侈品牌,并且普拉达的衣服比香奈儿更显得职业性多一点。

“对,而且是最新款的春装,可能比港城上市的时间晚了一点,但你穿它赴约并不会失礼。还有这袋子里装的是化妆品,可能不是你平时用的,但也是知名大品牌,不辱没你。”

边说,程翘翘边打量着蓬头垢面的邹重蘅,“如果你不满意,我建议你凑合一下吧,这边的商场也就这样,买不到比这更高档的衣服了,反正总比你现在这个样子好。”

“对不起。”找回理智的邹重蘅连忙为她刚才的没素质道歉。

她没想到随便在街上遇到一个女孩子,手笔就这么大,毕竟这个时候内地的经济不算发达,远不如香江是确确实实的事实,因此有些懵,随即回了神来,一面道歉一面解释,“对不起,其实我刚才发火不是因为针对你,而是……”

“我明白。”程翘翘笑着打断她,不想听她的辩解之言,将手里的袋子又往前递了递,示意她赶紧接过去,“赶紧捯饬一下去吧。”

这时邹重蘅反应了过来,接过袋子,一脸狐疑的问:“你是不是认识我?我并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但我听到你刚才喊我‘邹女士’了。”

听出她话里的试探之意,程翘翘无奈的叹了口气,忍不住辩解道:“邹女士你今天这个遭遇和我没有半分关系,我只是恰逢其会。

我还没那么大的能耐能驱使得动洒水车,也打探不到你的行程。

你身份贵重,可能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不好意思,我还真没有攀附你的意思。”

轻笑一声,她又道:“之所以我认得你,是因为我们曾有过一段渊源,我捡到过你落在饭店里的包,并归还给你。邹女士你贵人多忘事,但你那个时候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让我隔了这么长时间依然记忆尤深,所以才会在再见时,立刻把你给认了出来。”

将手里的两个袋子放在休息椅上,她笑了笑,道:“化妆品和衣服我放在这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便。”

说完,她立刻转身,看到一辆空出租车开过来,伸手拦下,上车,离开。

回到家,朱桂云从她的手里接过装衣服的袋子,因为她和程明嘉不管是从身高,还是从身材都差着好多,所以把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一看,就知道是给自己买的,疑惑的问:“你不是去给你妈妈的买东西去了吗?怎么只给哦买了件衣服就回来了?”

“买了,不过让我借出去了。”程翘翘将她今天遇到邹重蘅的经历讲了出来,“回头我在买一份给她补上好了。”

朱桂云皱眉,“这人怎么这样?明明你好心帮了她,她竟然还差点倒打一耙,真是好心没好报。你怎么还把东西留给她了,要是我,干脆把东西全都拎走,管她去死!”

程翘翘释然一笑,“虽然一直都说知恩图报,但同样,也有农夫和蛇的故事,我不希望我碰到后者这样的人,但人心是非常复杂的,我管不了别人,却能管好我自己。

我不会因为身边存在恶意就否定这个世界,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人心向善。所以我帮助别人,从来没想过要回报,因为没有期望,也就无所谓失望。

就和我做慈善一样,我没想过对别人什么交代,别人是否理解我,我也不在意,从头到尾,我只要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就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