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顺利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326字
  • 2022-06-04 23:35:19

灰扑扑的筒子楼,大大小小,蜿蜒曲折的胡同,是《过年回家》中少年陶岚的居住地。

拍摄现场,程翘翘身着颜色老气,款式土旧肥大的罩衣,一脸不情愿中带着几分愁苦郁闷,轻松的跳过拆迁中地上留下的砖石瓦砾,往家中走去。

“咔!”导演张圆拍完这一条,将她叫到跟前,指着长长的胡同说:“陶兰,这个时候的家对你来说,就是一个牢笼,所以,你刚从这个胡同出来时,最开始,步子是比较轻快,因为你不喜欢读书,但随着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意味着要回到家这个牢笼当中,而你因为不想回去,步子慢了下来,步伐也由大变小,甚至到了一步三挪的趋势。

但你这时候不想回家,不是害怕,也不是厌恶,而是烦,最主要原因是不想去面对家里复杂的关系,特别是明明你母亲和继父都带着一个‘拖油瓶’,为什么在家里,你的地位比不上继姐,为什么要对她退让,难道只是因此你的继姐的成绩比较好吗,所以你刚才的情绪表达有点不对路。”

此刻少年陶兰模样装扮的程翘翘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来回试了几遍戏,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正式开拍。

……

下一条开拍,同一场景,但程翘翘的造型变了,由一名花季少女变成坐了十七年的监牢之后被放了出来,三十多岁,心事重重的中年女子。

年轻时的陶兰不想回家,是因为彼时她不想面对重组家庭,继父带着继姐和母亲带着她组成的家里鸡毛蒜皮磕磕绊绊的矛盾。虽然她不耐烦生活中的鸡零狗碎,但对家人和未来,彼时心中还是存有美好希冀的。

而三十多岁的她不想回家,是因为当年她错手杀死了继姐,此次回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继父,不知道继父和母亲是否乐意见到她回来,不知道这个家欢不欢迎她?近乡情怯,心中是担忧,是害怕,是恐惧,……可不回家,她又无处可去,是茫然,是无措,……

中年陶兰无暇顾及跟在身边的女警,远远的望见家所在,从胡同里飞快的跑了出来,看到眼前被曾经熟悉的家,因为拆迁,变成了高楼大厦,顿时两只脚如同刹车一般,猛地停了下来,盯着眼前楼上那家家户户透过来的灯,眼眶湿润。

和不知道该怎么回家比起来,找不到家更让人绝望。家对这世上的人来说,是心停靠的港湾,没了家,心就无所依,但她没有失声痛哭,只是默默的在那里流泪,可她没哭出声,却远比哭出声更让人伤心。那悲怆的背影站在那里,就这么看过去,就让人觉得有一股悲凉和心酸在里面。

摄影师和助理看着镜头里的她这个模样,都不由自主的留下泪了。

下了戏,摄影师拭去眼角残存的泪痕,走到导演身边,竖起大拇指,“你这次选程翘翘出演陶岚,没有选错,说不定还是意外之喜呢。虽然她的演技可能比不上那些年岁大的演员老辣,但她在表演时传递出来的情绪和感觉容易让观众共情,这一点是视觉媒体最需要的。”

张圆笑了一下,走到程翘翘和李兵兵面前,听她俩分析讨论下一场戏的演绎时,偶尔插上一句半句,点拨她们。

在听他说戏的时候,程翘翘看着剧本,忍不住吐槽:“其实我觉得陶岚的母亲还能丈夫继续一起生活,没离婚,挺不可思议的。他俩本来就是半路夫妻,感情不算深厚,而女方的女儿又把男方的女儿杀了,这种情况下,两个人还是一起过日子,这脑回路,我实在是理解不了,幸亏不是让我演,不然,我绝对演不了。”

听了她的话,导演说了一句比较有哲理的话,“生活有的时候,只是苟且。”

……

在李兵兵出演的女警的帮助下,陶岚找到了新家的地址所在,待站在楼下,仰头看过去,看到家里的灯光,她根本无心听她说什么,只是盯着死死盯着家里亮着的灯光,半晌才在女警的催促下,一步一挪的往家里走去。

……

下了戏,刚才拍戏时不小心跌倒,手划了个口子的程翘翘走到休息的地方,打开随身带的小医药箱,从里面拿出医用酒精和棉花球,忍着酒精杀毒的疼痛,将伤口中的脏东西擦干净,找出一块创可贴贴在伤口上。

李兵兵走了过来,举目四顾,没看到本应该守在程翘翘身边的朱桂云,好奇的问:“你妈今天又没来,她最近在忙什么?”

“来了。不过这会儿她应该回住处给我做饭去了。她嫌剧组的盒饭不好吃,没营养,油盐太重,而且温了吧唧,这个天,拿出来没一会儿就凉了,吃了肚子不好受。”

李兵兵取笑道:“感觉你妈把你当成了没长大的小娃娃,生怕你磕着,碰着,冻着,饿着,……这不许,那不许的。”

斜看了她一眼,程翘翘神色淡淡的道:“当妈的心疼女儿,这不是很正常吗?况且我本来也不大,差好几年才成年呢。”

“什么?”尽管从她眉眼中的稚嫩和光滑白嫩的肌肤,李兵兵看出她很年轻,却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年轻,忍不住惊叫出声,一脸的不敢置信。

程翘翘被她看得一脸莫名,道:“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李兵兵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什么”,在一边捧着水杯发起了呆。

七三年出生,九四年出道,在圈中摸爬滚打五六年,一直都没混出过什么样子来的她此刻被打击得不是一点两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样的场景,不同年龄段的两场戏,程翘翘将十几岁的少女和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回家时,迥然不同的心态充分的演了出来,而且只拍了两三条就过了。如果是在圈中摸爬滚打多年的演员,有如此表现,并不算什么,但结合她的年纪来看,就比较可怕了。

女演员青春易逝,演艺生涯比男演员要短得多。男演员四五十岁,在屏幕里和二十出头的姑娘谈恋爱并不违和;但女演员,这个年纪就算不退出荧屏,大多也开始演妈妈,甚至奶奶辈的角色了。装嫩,和年轻的男演员谈恋爱,就算女演员自己自我感觉良好,但观众大多都不会买账。

李兵兵一直都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天赋出色的演员,外在条件也不是很优秀,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勤奋和努力。

虽然她一直都知道,圈里从来都是后浪推前浪,新人辈出,除非是站在最顶上的那一小撮,不然下面,更新换代快得很。但差好几年才成年,演技能在少年和中年陶兰切换自如,容貌出色的程翘翘的出现带给她的危机感不是一点半点。

如今八零后都已经在圈里冒头了,她要是再混不出来的话,她这个前浪就真的要被“后浪”给拍到沙滩上去了。这对心性好强的李兵兵来说,绝对是难以忍受的事。

……

程翘翘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李兵兵就琢磨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不知道,她给她带来这么大的危机感。

其实就算知道了,她也无从体会她的心情。但这个打击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在接下来的拍摄中,李兵兵不想被她比下去,和她卯上了。下了戏之后,她不是低头琢磨剧本,就是向剧里扮演程翘翘父母的两位前辈请教,要么就是和导演讨论她出演的名为陈洁的这个女警的人物心理。

因为李兵兵的较劲,她和程翘翘之间起了化学反应,拍两人的对手戏时火花四溅,因而拍出来的画面特别有张力,吸人眼球。

对程翘翘来说,她穿过来之前,正好和中年陶兰的年纪相仿,她现在这个壳子里装的就是三十多岁女子的芯子,因此演起中年女子来,易如反掌。

她出演陶兰,从某个角度看,对她来说,是本色演出。影片中,陶兰生活在一个再婚的家庭,她因为五块钱失手杀了继父的亲生女儿,被判坐十七年的牢。十七年后,她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得了回家过年的奖励。只是这个奖励对陶兰来说,喜忧参半,因为她无法确定家欢迎不欢迎她。

从监狱中出来,重新步入社会,准备回家,这期间陶岚的迷茫、忧伤、担心、徘徊、和对家的归属感,还有渴盼等等心理历程全都是程翘翘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的体会,所以她只需要把刚穿越过来时的感受表现出来就行了。

而且她的灵魂,实际上就是一个三十多岁,饱经世事沧桑的中年女子,根本不需要去找状态,再加上,经过诸位老前辈艺术家对她表演的指点,还有这段时间话剧的磨练,程翘翘的表演生动自然,毫不费力。

唯一让她尴尬的就是剧中有一段她回家之后,被家人接受,洗澡时哭泣的戏份,因为她真实的身材和中年女子差别太大,又因为是洗澡的戏,无法通过在里面多穿几件衣服调整身形,因此,只能用替身。所以,在拍摄时,本来是一镜到底的镜头,因为这一偏差,后期剪辑时,只能通过镜头转换,将她脖子以上的表演和替身的身材剪切在一起,让导演比较遗憾。

因为程翘翘带来的压力,李兵兵为了不输给她,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中,都下了不少功夫。在导演的调教和前辈们的指点下,以及她自己的钻研,磕磕绊绊的,竟然跟上了她的节奏,并且越演越好,渐入佳境。

得益于她俩的表现,电影拍得非常顺利,戏的进度走得嗖嗖的快。到了后面,他俩的对手戏基本上都是一条通关,还是导演为了剪辑备用,才会多拍一条加保险。

演员省心,质量又有保证,工作顺遂,整个团队因此乐开了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