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见宽姐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39字
  • 2022-05-14 23:50:59

在顾家人的想法里,程翘翘的演艺事业有黄家帮忙,他们自家也使力,就可以了,可黄宗骆却不这么想。

他深知现在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而且他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最好少对外交际应酬,有那个时间多研究一下剧本,提升一下演技才是正道,因此这就需要有人帮程翘翘打理这一切,而且还得是个明白人,所以他给她引进了内地影视圈刚刚开始流行的经纪人。

要论经纪人的专业程度,他知道早就发展起来的港台圈要比刚刚起步的内地高得多,因为小儿子在港城火鸟台工作的缘故,人选,他让他帮程翘翘在港台的专业人士中寻摸。

……

在去见邱篱宽的路上,程翘翘心里回想着黄宗骆给她找的这位人称“宽姐”的港城经纪人的个人资料:她原本是在台岛做电影的,后来台岛的电影市场衰落,就到了港城发展,和好友陈佳瑛成立了K‘sProduction,旗下的公司包括银鱼音乐、宽银慕电影,有包括王飛、那瑛等大牌艺人,被称为“巨星推手”。

明明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但她进了包厢,见里面已经坐着一位身体发福,带着眼镜,齐肩中分头,双下巴非常明显,下颌和脸部同宽,气势夺人,看起来有些女生男相的中年女子。

走上前,程翘翘落落大方的伸出手来,笑盈盈的道:“你好,我是程翘翘,很高兴和你见面,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我是邱篱宽。”宽姐操着一口带着口音的国语,笑着站了起来,爽朗的笑声削弱了几分她身上咄咄逼人的气势,回握了一下她的手,松开后指了指桌上摆的东西,“虽然你还没有来,但我在等候的时候,就直接叫了东西,有些失礼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没关系。”程翘翘忙摆手,“您随意。”

“行了,我们就别这么客气了,坐下来聊吧。”宽姐打断她,移动着肥胖的身体坐了下来,直接开门见山的,“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吧。”

在她身旁坐下,程翘翘挑拣着道:“我家从爷爷那辈定居魔都。我爷爷前几年过世了,奶奶健在,是名医生,退休之后又被医院返聘了回去。父亲在大学任教,母亲也是医生;我有三个哥哥,哪怕最小的那个和我的年龄也差得比较大,大学在读;大哥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做老板;二哥在美国留学。

我随母姓,民族也跟她,是布依族,初中一年生,原本在魔都上学,刚转到帝都借读不久,书画、围棋、舞蹈,还有诸如钢琴、架子鼓、琵琶等乐器,都学过,但不精,只会个皮毛,作为一名童星目前打算转型,准备接偏成年的角色。”

尽管她想多说一点,但哪怕她曾是小有名气的童星,可人生经历实在泛善可陈,而且她猜想宽姐对她的童星经历不感兴趣,因此就没提。不过她非常心机的没有直接报年龄,只说自己正在读初中,让她去算她的年纪。

在她自我介绍的时候,宽姐的一双眼睛就落在了她身上,没有丝毫遮掩,毫无顾忌的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目光如同X光一般仿佛要透过她身上的衣服看到她的血肉和骨头里去。

她俩离得这么近,她的视力又很好,能看出程翘翘是一点妆都没化,非常纯粹的素颜:眉毛没修,虽有杂眉,但并不影响主架构的整体走势,自有起伏,形成好看的弧度;星眸婉转,仿佛藏了一泓秋水,清亮明澈,眼眸微动,便是水波荡漾、欲语还休;窄长的鸭蛋脸,两颊还带着点稚气的微嘟;鼻子娇挺,唇若丹霞;皮肤如玉似瓷,微微透着一点近乎于无的淡淡的粉色,光滑细腻,几乎看不到毛孔;面部干净平整,留白适量,轮廓流畅;生得远比一般女子要清冽秀雅,端庄精致。

如果程翘翘真是如外表一般年纪的小姑娘,在宽姐先声夺人,带着强大气势的眼光打量下,必须会在心里油然生出一股强烈的局促感,甚至有蜷缩起来躲避的冲动。

但她两世为人,而且又被生活磨砺出坚毅的性子,在宽姐目光的重压下,脊背挺直,目光不见闪烁和躲避,也不见半点紧张,身上透着镇定,并且还对她从容不迫的一笑。

她的笑容让宽姐感到有些意外,微挑了一下眉毛,心中暗道:心理素质不错,是块好料子,这是一块明珠宝玉,不必打磨,已然生辉。

维持着和她的对视,宽姐慢吞吞的道:“虽然没化妆,但你的素颜依然很漂亮,我这么些年见过的女艺人中,比得上你的没几个,单凭这张脸,就足以让你在圈中出头。”

闻言,程翘翘很是不悦。虽然颜值在圈里,的确是最好的附加材料,但她觉得宽姐作为一名专业的经纪人,不该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她的容貌上,因此神色淡淡的道:“多谢夸奖,不过我进圈可不是来做花瓶的。”

听出她话里的不满,宽姐明白她不满的原因,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所有进圈的艺人,不管男女,心中都有一种迷之自信,觉得自己是实力派,能正视自己演技真实水平,有自知之明的屈指可数,而且就算是这样,也得是撞了多年南墙,看破圈中的名利之后才有的清醒。

她好整以暇的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问:“你和黄家又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我们两家从祖辈起就有交情,我爷爷作为兄长,在上大学之前对他一直很照顾,在战乱年代和国内的那场浩劫中,他俩在一起更是结下了生死情谊。爷爷过世,我们两家的关系并没有因此疏远,余荫还庇佑我这个后辈。”

知晓了程翘翘和黄家渊源的宽姐想了想,开口道:“有一句话,我要先说在前面:做我旗下的艺人,有一条规矩不会写在合同上,但这条规矩却是我签约艺人必不可少的要求,那就是听话,听话,绝对听话。

你能做到这一点吗?如果你能保证做到这一点,那我们可以继续往下聊,否则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听了她的要求,程翘翘笑问,“宽姐,我能问一下你口中这听话的内容是不是仅限于工作方面,还是日常生活、爱情和婚姻等方面全都包括在内?”

不等她回答,她自问自答道:“应该只限于工作吧?我听说王飛和那璎都是你旗下的艺人,她俩恋爱和结婚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限制。特别是王飛,媒体上的报道很精彩,作为女明星能在结婚之后,名气不降反升,固然是因为有实力,不过我想,这里面你和你的好友兼合伙人绝对功不可没。”

“又或许她们在没功成名就之前,也是要乖乖听话的,但到了她们现在这个咖位后,羽翼丰满,能自己飞了,所以你在这个听话的要求上也就有所放松了。”程翘翘试着从另一方面去解读她刚才说的旗下艺人听话不听话的问题。

“这不是我们现在需要讨论的问题,什么时候等你到了她们那个地位,再谈论这个也不迟。”宽姐一句话将她堵了回去后,又转回原来的话题,问,“好了,不要废话了。现在你告诉我,你能不能做到?”

“只要你的要求合理,那绝对没问题,我的一切都可以听从你的安排。”程翘翘在答应的同时,设置了一个前提条件。

宽姐又道:“年轻是你的一大优势。如果你的成绩没有优秀到让你读名校的话,无法在你的资历上加注一份光环,所以我希望你能结束学业,专心在圈里发……”

“那不可能。”程翘翘不等她把话说完,就非常干脆的拒绝。

“是,这个圈子对艺人的要求从来和文凭无关,很多知名的艺人都是中学学历,有的甚至只有小学毕业,更有甚者连小学都没毕业,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在圈里的地位。

可我必须要把这个书念完,不是为了那张文凭,只是单纯的想读书,不仅仅是因为家里人坚持,而我答应了他们,更是因为我觉得,读大学,是我人生中必须要经历的一件事。

或许你觉得,出了学校也可以读书,但那不一样,在学校学的和在社会上学的那是两码事,不能相提并论。

或许这么做会耽误我演艺事业的发展,可我不后悔。再说,正如宽姐你所言,娱乐圈并不好混,有一天如果我混不下去了,转行的话,中学毕业显然没法和大学比。”

虽然宽姐确实有意签新人,但在没和程翘翘见面之前,哪怕介绍人黄海博将她夸成了一朵花,也没兴趣担任她的经纪人,因为港城娱乐圈非常排外,而程翘翘内地出身是她最大的短板,之所以会来和她见面,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但见了面之后,被她出色的外表给打动,有了签下她的心思。不过在知道她的学业没有商量的余地之后,她又犹豫了,沉默片刻,转移话题,了解起程翘翘的详细家庭情况来,然后话题发散开来,两人看似漫无边际的聊了很多。

“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至于要不要签下你,我不能马上给你答复,我需要仔细考虑一番。”

“我明白。”程翘翘非常通透的道。

对宽姐没有直接表态,她并不觉得意外。不管是哪个经纪人要签人,都需要经过慎重而又仔细的考虑,不可能当场拍板决定,尤其是像她这种,优势和劣势都非常突出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