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进组拍还珠二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373字
  • 2022-05-25 23:00:38

作为一名实际上是老黄瓜刷绿漆的主,程翘翘感动班主任的好意,但她不会因为他的话就改变自己要走的路。

九月十五日还珠格格第二部在帝都大观园举行开机发布会,除了正在魔都赶拍电视剧《老房有喜》的赵葳和苏友鹏,其他主创穿着剧里的服装悉数到场。

尽管今天热度最高的赵葳和剧中CP苏友鹏不在,但有紫薇、尔康、令妃、皇帝、皇后、……出演第一部的众多演员在,有他们吸引媒体的注意力,像朱洪家、王燕和程翘翘这种不出名的演员,媒体对他们的关注力应该不大。

但因为之前关于蒋琴琴出演还珠二的消息,直到开机这天,程翘翘穿着剧中一身白色的毛茸茸回疆公主的妆造出现在大众前,大众和媒体才知道含香公主的扮演者换人了。

因为还珠大红,现场除了何袖琼邀请来的媒体,还有很多收到消息,主动来采访的媒体,其中有几家就此对着程翘翘提出了疑问。

面对质问,程翘翘一推二三五,“不好意思,琴琴姐为什么没有出演,我不清楚,我出演含香是琼姚阿姨定下来的。”

可惜面对媒体的追根究底,哪怕她咬死了官面文章上的说法,但众媒体并不满意,依盯着她不放,想挖一个大新闻出来。

如果把当童星的时间算进去,程翘翘出道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了,可还是头一次见识媒体架起来长枪短炮,对她这么围追堵截,因此有些招架不住。

何袖琼见状,忙把蒋琴琴因为档期排不开,只能无奈辞演这个官方说法拿出来,可惜在场的媒体没有几个相信她这话的,毕竟,圈里常态,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换了演员,基本不会爆出真正原因,对外的说辞大都是以档期问题作为借口,不过她这一表态,代表着不要想着挖到什么内幕消息了,因此诸位原本打算刨根问底的记者不约而同的选择罢手。

他们放弃了之后,立刻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比较红的众位演员身上,将程翘翘这个将蒋琴琴取而代之的小透明丢到了一边。毕竟,虽然还珠一大红大紫,还珠二播出之后热度不会低,可增加的演员能不能凭此走红,还是两说。毕竟,一般情况下,续集都很难超过前作。

进组之后,程翘翘拍的第一场戏是一场比较重要的戏,即含香和蒙丹的私情被乾隆知道了,乾隆大怒,来宝月楼质问她的一场重头戏。

从尔康口中得知自进宫之后一直对他冷冰冰的维族公主含香原来另有所爱,乾隆暴怒,来到宝月楼。

含香脸色苍白,痴痴望着窗外,一言不发,神色中带着一种凄绝的美丽,对他这个“万乘之君”的到来视若未见,好像这个皇宫里的任何事都和她没关系似的。

看到这个样子的含香,乾隆的怒气越发高涨。他突然发难,一步上前,捉住含香,掐着她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好大的胆子,身为朕的女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个回人男人搂搂抱抱……”

“咔!停!”导演李坪皱了一下眉头,紧急喊停,点着扮演乾隆的张铁临,“老张,你演的是皇帝。这不仅仅是一个男人的女人不爱他,心里头爱着另外一个人的问题,还涉及到皇权的威严和皇帝的自尊,所以你的表演在感情上要表现的更加激烈。”

继续开拍,之后张铁临的几次表演依然无法让导演满意,再一次NG之后,李导的脸不由得有些黑了。

张铁临一迭声的向导演和工作人员道完谦之后,长吁了一口气,走到一边酝酿情绪,寻找人物的感觉。

注意到张铁临每次上来掐她脖子的时候,双手都稍微停了一下,程翘翘觉得可能是这一停顿造成张铁临表演情绪上的断层,所以才会一直NG。

她走到张铁临跟前,道:“张老师,你发脾气掐我的时候,不要有什么顾忌,你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来,我这边没有任何问题,全力配合。”

张铁临冲她点了一下头,没说话。重新开拍,他面上的青筋都要迸出来了,死死的掐着程翘翘的脖子。

程翘翘被掐得都快要喘不上来气了,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但面上却表现出一片平静安详,美丽无比的眸子黑黝黝的盯着他,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终于解脱了的神色……

这一次张铁临的表演终于达到了导演想要的效果,程翘翘配合得也很好,李导满意的大声喊:“好,过!”

导演的话音一落,程翘翘的手立刻扒上张铁临掐着她脖子的手,使劲的往下扒拉。张铁临见状赶紧松开。

程翘翘得以重新呼吸之后,咳了好几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让肺部尽可能的接触到新鲜的空气,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就要窒息而死了,现在回想起来,真让人后怕。

看着她雪白的脖颈上被自己掐出来的青紫色的掐痕,张铁临一脸的不好意思,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进入角色了,手重了些。小程,你没事吧?”

场外的朱桂云也跑了过来,关切的问:“翘翘,没事吧?”

程翘翘摇了摇头,轻咳了一下,强忍着嗓子的不舒服,笑道:“没事。这掐痕只是看着吓人,我皮肤比较细嫩敏感,稍微碰一下就会留下印记,其实一点事都没有。”

朱桂云娇嗔的白了她一眼,“怎么可能没事?你不肯叫苦,可我眼睛又没瞎,怎么可能没事?”阻止她开口,“行了,不训你了,你拍你的戏,我去给你买药。”

……

下了戏,程翘翘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见脖子上的掐痕非常明显,雪白和青紫,对比分明。这伤痕一时半会估计消不下去了,她找到化妆师,让帮着遮一下,不然,拍下一场戏的时候,穿帮就不好了。

去找化妆师的路上,她遇到了不少人,有工作人员,剧中的演员,她脖子上的掐痕那么醒目,大家自然都看到了,因此都关心了几句。

遮好脖子上的掐痕,程翘翘回到拍戏的地方,站在摄影师后面,看别人演戏的同时,顺便看看摄影师是怎么找拍摄角度的。

场中,拍的是漱芳斋里尔康、紫薇和金锁在一起商量事情的一场戏。

因为还珠的大红,直至二十年之后,有关剧组里的是是非非依然被人议论个不停。

作为吃瓜群众,程翘翘曾看过很多这方面的八卦,比如林欣茹曾差点被换掉,在化妆的时候因为花费的时间长了些,被化妆师讽刺“不管怎么化都化不成林倾霞”。不过更多的是关于尔康扮演者周捷的黑料,诸如不尊敬导演,瞧不起人,欺负台岛来的演员,乱改台词等等,但说的最多的就是他爱抢戏。

其中的是是非非,那个时候的程翘翘不曾亲临现场,所以难断定真假,但此刻她就站在现场,能亲眼目睹。

做演员的都知道,拍戏的时候,对着摄像机的地方有个位置是最好的拍摄位置,类似于拍照时的C位。将这个位置比作圆心,如果是一个人的戏,这个人自然是站在圆心最好,但如果是几个人在一起的戏份,那么这几人应该是围着圆心站位才对。

可在这场戏里,周捷演的尔康却站在了圆心上,因此紫薇和金锁就只能围着他站。这样的话,尔康成了中心,以至于本来是这三个人的群戏,因为他这一站位,在镜头里,就变成了以他为中心的戏份。

看到周捷的表现,虽然不能就此断定他爱抢戏,但他这人拍戏时,爱掐尖,要占上风是一定的。说白了,就是有点喜欢出风头。

……

“程翘翘。”一位打扮起来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将一管药膏和一板喉片递给她,“我是兵兵的妈妈。听兵兵说,你的脖子受伤了,这是药膏,涂在脖子上,过不了多久淤青就下去了。还有这个喉片,含在嘴里,有保护嗓子的作用。”

“谢谢。”程翘翘没因为干妈已经去买药而拒绝这份善意,接了过来,笑问:“阿姨,这药多少钱?我给您钱……”

范兵兵的妈妈摆手道:“不过几块钱的东西,根本不值一提,你还要给钱,这不是磕碜我嘛。”

“可……”

“快别说话了。”范兵兵的妈妈打断她,“没听到你的嗓子都不是平常声了。你要是还想要你的嗓子,不像以后变成像公鸭嗓,就赶紧上药吧。”

看着范兵兵妈妈离开的身影,程翘翘在心里暗赞范兵兵会做人,看到她脖子上掐痕的人不少,但买药给她的却只有她一人。连张铁临这个始作俑者都只是道歉了事,并没有想到给她买药。

由此,她又想到一事。十几年之后,孙数培导演有个采访,提起还珠中的一干演员,他说还珠剧组里那么多演员,只有范兵兵逢年过节会给他打电话,问候他,其他人都没和他联系过,因此说了不少范兵兵的好话。

最终能在圈中混出头来的,都有两把刷子,由此可见一斑。

范兵兵身上的是是非非,她不予置评,但不容否认,这一招,确实很招人好感。

哪怕是两世为人,程翘翘的交际能力并没有长进,仍很一般,做不到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不过这一招,她还是能学起来的。

“翘翘,……”晚了范兵兵妈妈一步的朱桂云拎着一小袋药,还有一袋子碎冰过来,看到她手中的药,疑惑的问,“你手里的药是哪里来的?”

“是范兵兵妈妈送来的。”

因为之前程翘翘进了两个港台剧组,吃了不少苦,结果因故中途离开,所以哪怕还珠二这个资源属于让人垂涎的好资源,朱桂云对整个剧组里的人,哪怕内地出身的演员心中都抱着警惕戒备之心,此刻听了她的话,难得笑了出来,赞道:“看来这个范兵兵和她的家人还挺会做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