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闲聊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93字
  • 2022-06-01 23:39:53

根据曹禺同名话剧改编,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九城的,名为《北平人》的电影在帝都正在火热的拍摄中。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的戏份都是在帝都北影厂的摄影棚里拍摄,拍摄地离黄家不远,有地铁和公交直达,因此,程翘翘让生病的干妈在家安心养病,她一个人进组就行了,但朱桂云终究不放心,把儿子陈向南叫回来帮忙。

陈向南来到剧组时,程翘翘裹着军大衣坐在椅子上,正在看场上吕立萍、程前等几位演技派前辈的表演,在心里琢磨:这场戏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演?如果由自己来演的话,又该怎么演?他们和自己的演绎方式,孰优孰劣?

“喏,妈给你做的胡辣汤。”陈向南拎着一个保温桶走了过来,挨着程翘翘坐下,将手里的桶递给她,“知道你不吃姜,里面的姜丝都给你挑出来了。”

程翘翘想到挺着病体给她做饭的朱桂云,一脸心疼,嗔道:“我让妈在家是休息养病的,而且剧组提供晚饭,妈还病着,她要做饭,你怎么不拦着?”

陈向南翻了一个白眼,驳道:“妈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我能拦得住的?你心疼妈的时候,能不能心疼心疼我?我是没生病,可学校离家挺远的,我最近又挺忙的,周末都没时间回来,结果被妈叫回来,专门跑这么远来给你送饭,我很辛苦的好不好?”

“知道你辛苦了,谢谢。”程翘翘疑惑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陈向南,“你不是说你很忙吗,那东西送到了,你怎么还不走,还在这里陪我坐着做什么?”

“我倒是想走,但妈说了,让我等你下了戏,接你回家,所以你让我怎么走?”

“不好意思,耽误你……”

“行了,别在这里跟我客套了,咱俩谁跟谁呀?对了,你下一场戏什么时候拍?”

“不知道。”看到他诧异的眼神,程翘翘知道他不懂,忙解释,“虽然拍戏之前,场务会提前安排好当日拍戏的场次,但因为前面拍戏不顺,耽搁了时间,或导演突然另有安排,……出现变更,很正常,所以,我能做的只有等,等人家通知我去拍戏,我再去拍。”

“原来如此。”陈向南点头表示明白,问:“照你这么说,像你这样的小演员,等上一天,一场戏都没拍,也是有可能的?”

“这很正常啊。”程翘翘笑道:“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演员是份需要耐心等待的工作。没出名之前,需要等戏拍;好不容易等到一部戏,开拍之后,在场外等到拍我的戏份,上去演,然后回来继续等。

有时很可能起个大早,化好妆,在片场足足等一天,却一个镜头都没拍;次日,哪怕可能还不会拍我的戏,仍要早早的化好妆,到片场去等;也可能一天就早上一场戏,晚上一场戏,中间是否有,因为不确定,不能走,只能等。……就这样干等,反正就这么一直等,一直等到我的戏全拍完。当初我在《小李飞刀》的剧组就是这样一个操作。

拍完戏之后,等戏播出。只是有的时候,不是所有演员拍的戏都能播出的,说不定辛辛苦苦拍出来的戏,可能就压箱底了。”

陈向南外行充内行的点评,“究其原因,还是场务不干事,要是他们的拍摄计划做得好,通知到位,哪用得着你在一旁等?”

程翘翘忙伸手拍了他一下,压低声道:“你别在这里不懂装懂瞎说,就算说,也给我小点声,别给我拉仇恨。

拍摄计划做得多好都没用,拍戏这种事,不是说计划拍十场戏,就能一定拍完的,这中间,灯光、道具、机器、演员状态、……不管哪一处稍微出点岔子,可能就要耽误很长时间。

就和你们做实验一样,在做准备工作之前,可能计划三个小时就能做完了,但中间哪个步骤耽搁了,又或者中间的反应没有立刻出结果,往后拖了一下时间,实验时间往后延长一两个小时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这其中,都是正常的操作,能算哪里的错?”

程翘翘边说边打开手中的保温桶,立刻,一股伴着胡椒的香气扑鼻而来,低头看着桶中还热烫的胡辣汤,只见里面菜色非常丰富,木耳丝、海带丝、千张丝、黄花菜、牛肉丁、火腿丁、……虽然是勾得薄芡,但浓稠非常,拿着汤匙舀了一勺放入嘴中,热度从胃部散向四肢,整个人都熨帖起来。

“至于通知到位这种事,只会发生在剧中男女主角和一线红星身上,像我这种不出名的小演员,人家哪有那个美国时间理我?你也别怪剧组工作人员不作为,圈里就是这么一个常态,究其原因,就是谁让我不红,而且资历还浅呢。”

看了会儿场上正在拍的戏,陈向南无聊的打了一个呵欠,没话找话的和程翘翘聊天。“对了,你在这部剧中的角色叫什么名字?”

“没名字。”

“不是吧?”陈向南忍不住吐槽:“连名字都没有,那岂不是龙套?不是说黄家在圈里挺有能量的嘛,怎么连个好点的角色都没给你接,反而让你在这跑龙套?”

程翘翘白了他一眼,嗔道:“切,你不懂,就别在这里瞎说。虽然我的角色是一个龙套,但就算是龙套也有讲究的好不好?如果不是好班底,跟着这些实力派演员身边,能学到不少东西,黄爷爷他们根本都不会放我出来。

影片中的演员,不管是吕立萍,还是程前,又或者是黎静、王振荣、……虽然可能名气在大众那里不够响亮,但演技那都是一等一的,都是圈里数得上的实力派,旁观他们的表演,对正在学表演的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观摩学习,长戏的机会。”

顿了一下,她又道:“还有,你以为今年的像迎香江回归一周年文艺汇演、建军节和国庆节等晚会,是随随便便一个艺人就能上的?这种舞台,代表着很多意义,甚至比上春晚都还要难,可是我却去了。如果没有黄家在背后出力,我凭什么去啊?

最重要的一点,你要知道,对我来说,黄家的存在,让我的起点和奋斗过程和其他艺人变得不一样。在圈里,有背景跟一定的人脉和社会关系不一定会让她走的更高,但有时却能让她少走一点儿弯路,少费一些心机,也多一层保护。”

看了不以为然的陈向南一眼,她在心里默默的道:“不可否认,圈中确实有一些‘潜规则’,但越是正规的剧组,这样的事越少,不仅仅是因为以导演为首的幕后工作者,要为作品负责,还因为他们有了名气之后,大把大把的靓男美女自动贴上来,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夜夜做新郎或新娘,根本无需背负恶名去打剧中演员的主意。

还有,不管什么时候,剧组的投资商都是老大,如果他们来了,有的时候会无视他们的意愿,要求剧中的男女演员中的四、五、六号去陪吃饭,哪怕只是单纯的应酬,但总有人不愿意,可他们大多都拒绝不了,因为一旦拒绝,很大概率就会被剧组换掉,而我因为身后有黄家的缘故,不仅有这个底气拒绝,剧组也不会让我去。”

其实有黄家在身后,有很多好处,但因为有些涉及道圈里一些不可说的事,她不想和陈向南把事情说的那么直白,因此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电影市场不景气,暂时就不提了;电视剧市场,也是处于供大于求的境地,因此,每年拍出来的作品,能有一半播放出来就不错了。那么多的演员都渴望和好的班底合作的一个原因所在,就是因为好的班底,不仅意味着戏的品质有保证,同样也意味着,作品被压的可能性比较低,拍完之后,大多都能正常播出。

观众是健忘的,如果一直没有作品出现在他们面前,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长一点,不出名的演员就会渐渐的淡出了这个圈子,哪怕再怎么喜爱表演,再怎么留恋这个行业也没用,因为没人找你演戏,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得不退出这个行业。哪怕已经达到一线了,出现这种情况,人气下滑,从一线变二线,退至三线,……渐渐变得不入流都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社会万象,人情复杂,不管什么圈子,都不是那么好融入的,像她这样底层小演员,如果没有黄家在后面撑着,原本属于沪圈的她怎么打入京圈?京圈就算再怎么不排外,也不会一下子就接纳原本属于沪圈的她,可因为有黄家,她节省了很多时间。

……

陈向南关心的说:“我听妈说,你被截胡了两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还有,你进组的那几个电视剧,就是那个《达摩祖师》和《小李飞刀》,还有那个还珠,闹什么幺蛾子,怎么都中途退出了?

是,你的离开都是有原因的,还珠的退出还有情可原,可那个达摩和《小李飞刀》这两部电视剧,你退出,原因都出在剧组那里。可也没见黄家帮你撑腰,讨出一个说法来,这个黄家到底行不行啊?要是不行的话,你赶紧找个经纪人和影视公司,别耽误你的发展。”

程翘翘明白他看她,带着自家人最好的滤镜,解释,“不懂你就别在这里瞎说。对我而言,从某个角度可以说黄家类似经纪人或影视公司的存在,但我的表演没达到不可替代的境界,黄家在圈中也没达到一家独大,一言九鼎的地位,也有力所不逮之处,所以,角色被抢,被截胡,很正常,但这并不意味着黄家对我没有帮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