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像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093字
  • 2022-04-11 22:49:43

从港城回到帝都之后,程翘翘在不放松文化课学习的同时,继续跟几位老艺术家学表演,因为张国师正在筹备的《一个都不能少》的电影内容和叔叔给她介绍了一部故事是发生在穷困山村电影,主人公都是农村孩子,可哪怕活了两辈子,她从来没有乡村生活经历,因此只能抽时间去“体验生活”。

城市建设中有很多农民工的身影,这些人有些是一个人漂在帝都,有些是拖家带口,有些则呼朋唤友,……他们大都抱团住在一个地方,因此程翘翘除了常常坐车去他们的居住地观察他们的日常生活之外,还去农民工子弟学校去观察和她年纪差不多的那些少年少女们的求学情况。

随着她观察的深入,她身上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也开始有了变化,由原来的大方得体,变得乡土气息浓郁。

这日她从农民工子弟学校出来,坐车回黄家。明明她没做什么,买了车票后规规矩矩的坐车,但程翘翘还是在同车的有些人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嫌弃之色。

站在她附近,一位打扮得光鲜靓丽的女白领对站在她身边的程翘翘翻了个白眼,拿手在鼻子底下晃动了几下,嘴里嘀咕着,“这是什么味呀?”声音不大不小,以她为中心,大半个车厢的人都能听得到。

这句话的话音尚未落下,程翘翘立刻发现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全都投在了她的身上。

众目睽睽之下,她脸腾的一下红了,有一种热辣辣的感觉。别看她打算的寒酸土气,但她还是很讲卫生的,她每天都洗澡,贴身小衣服一天一换,就算外面身上这套服装给人一种脏兮兮的感觉,但其实她昨天新换的,算上今天,两天都不到,而且她也没做什么大运动,又是才从学校出来,并没有沾染什么不好的气味,就算她没做到一天一换,也不至于有什么大气味。

至于她手里提的蛇皮袋子,她前两天才将它清洗出来,上面确实是有些脏污,可那都是早已经风干的油渍什么的,并没有不好的气味,袋子里装的像易拉罐、塑料瓶、玻璃瓶之类的垃圾,她在捡的时候,都将里面的液体倒干净,并且还拿清水冲过了,也能确保没有气味。

因此程翘翘也有足够的自信,确认就算有异味也不会是她身上传来的。

况且车厢里这么多人,就不说人身上带的汗臭味、脂粉味之类气味,单体味混杂在一起就是一股奇怪的味道,为什么大家在那个女的这么说出来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可见有的时候,人的偏见真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这一刻,让她对“先敬罗杉后敬人”这句话有了更加深远的认识。

回到家,她推门进屋,看到尚孟初正坐在客厅和丈夫聊天,和他俩打了声招呼。

尚孟初看到她身上土气十足的打扮,怔了一下,笑问:“翘翘,你这又是闹什么呢?好好的,怎么突然穿成这样?”

程翘翘答道:“我觉得形象有局限,演不了生活贫苦的农村人。就算让她饰演七八十年代的生活在农村的人,也不会是当时穷苦的农村人物形象,只能是大城市中被下放到农村的知青。因此我想照着那个时代的人物打扮起来,体验一下人物感觉。”

尚孟初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摇头,“你这个打扮猛看去像是那么一回事,但实际上经不起推敲,不伦不类的。

首先,你这腰间不该系皮带,该是草绳或者麻绳才对。再次,你这胳膊上应该再带副套袖,这不仅仅是为了干活利落的问题,还因为胳膊肘和袖口容易磨破,所以带副套袖是为了让衣服能够穿的时间更长,少打几个补丁。毕竟,家里经济困难,没钱做新衣服,只能在旧衣服上的长久度上打主意了。

还有你这裤子,虽然运动服并不贴身,看起来也肥肥大大的,但是和农村穿的那种肥肥大大的裤子不是一个概念。他们那个裤子没形,而且和你身上的大棉袄一样,为了能够穿的时间长一点,哪怕是新衣服,也都要补上两个大补丁,所以在膝盖这里,该有两块方方正正的补丁。

至于鞋,你倒是乖觉,穿的是从京城老布鞋鞋店买的千层底布鞋。只是尽管这布鞋看似没什么变化,但实际上,它和服装一样,跟着潮流走,变得时尚很多,和农村自家做的那种又笨又土的老布鞋是不一样的。

更不要说你的头发和皮肤了。从头到脚,都是破绽。你这身装扮也就蒙蒙不懂事的外行,真正拍戏做造型的时候,就你这样,完全是糊弄人,绝对通不过。

你要是打算从妆容上贴近人物形象,别自己瞎捉摸,像你这样在大都市长大的小孩,一天农村生活都没过过,哪怕在电视上看过类似的打扮,也不知道精髓所在,打扮出来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回头我介绍王希终老师给你认识,他可是四大名著都跟过,业内知名的化妆师。”

听了她的点评,程翘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笑道,“让您这么一说,我这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顿了一下,叹道,“看样子要找个时间到真正的山区和那的人生活一段时间才行,不然,在对其生活状态毫无了解的情况下,让我扮演一名从穷困山区里出来的中学生,估计怎么演都不像。”

尚孟初听了她这话,顿时反应了过来,程翘翘这身打扮并不单纯的是因为学校老师说她个人形象受限制的问题,还有前些天黄宗骆曾经和她提过的,说张国师准备拍一部反应穷困山区农村教育状况的电影,里面的主角是一名十几岁的农村女中学生的原因在里面。

以张国师在国际上和国内的地位,拍完他的电影出来,就算演得再差,二线也是妥妥的;若是弄好了,片子获奖了,一线也是大有可能。更重要的是,他会调教人。同样的演员,在他的手下,就能比在其他人的影片中散发出更多的光彩来。

张国师或许不是国内导演水平最高的一位,但是说他比别人会打磨演员,调教演员,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刚好又那么凑巧,正赶上他要开拍新电影,而且电影的主角,还是一名十几岁的女中学生。程翘翘的条件还是比较符合的,所以黄宗骆就想让她去试一试,希望她在他的手下,演技能脱胎换骨,更上一层楼。

尽管黄宗骆在圈中的地位不低,而且人脉够广,但是他能知道张国师要拍新电影,而且能将大概剧情拿到手已经不错了。想要让他定下程翘翘为女主角,他还没有这个能耐。

程翘翘也知道这一点,而且不需要黄宗骆告诉他,张导电影中的女主角是什么样子,她也清楚是一名贫困山区的女中学生,因此为了更好的揣摩人物形象,在表演时更有把握,就换了一副农村姑娘的日常装扮。

尚孟初听了她的话,想明白她这身打扮的用意之后,语带惋惜的说:“翘翘,别忙了,张导筹拍的那部电影,里面的角色,他一个职业演员都不打算用。”

“啊?”虽然从金手指中早就知道结果,但程翘翘以为这辈子能有改变,没想到依然是原来的结局,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失望的神色。

过了好一会儿,她强挤出来一个笑容,干巴巴的说:“这样也好。我正愁时间安排不过来呢。我手头林林总总的,事情很多,根本抽不出时间去农村。这样,挺好,省事了。”

如果是在试镜的时候,程翘翘因为实力不足或者形象等其它原因,被刷下来,黄家说不定还能帮着想想办法,但面对这种不可抗拒的因素,谁又能奈何?

黄宗骆看着她眼中的神采因为尚孟初的话一下子黯淡了下来,想到她在听到张导准备开拍新电影时欣喜的神情,知道她非常期待这次机会,并为此做了很多准备,如今希望落空,打击不小,心疼起她来,忙道:“翘翘,别把这事看得太重,这次机会没了,还有下一次呢。你才多大,你还年轻,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机会大把大把的。”

尚孟初跟着劝慰道:“翘翘,你不要太失落,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仔细想想,张导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奇怪。当初让他在国际上大放异彩的电影《红高粱》,里面除了巩瑮和姜闻几个有数的职业演员,村民什么的,用的大都是非职业演员。他觉得这些非职业演员尽管未经过专业的培训,但是表演真实质朴,更感人,……”

话说到半截,她停了下来。不管张导在电影里用职业还是非职业演员,是什么理由,反正事情摆在这了,程翘翘是没机会了,她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张导那,用不着她帮着他说话,人家也更没必要来向她这个连十八线的演员资格都没混上的小人物解释。这个时候,把这事赶紧揭过去,不要再提了最好。她轻叹了一口气,不吱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