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姑姑常驻帝都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28字
  • 2022-05-04 23:26:02

从超市收银台出来时,朱桂云、陈向南和程翘翘三人每人的两只手里都拎着一个装得满满的超市大塑料袋。

“等一下,我理完东西再走。”朱桂云叫住两个孩子,让他们将手中的袋子放下,将重的东西放到一个袋子里,轻的,占地方大的放到另一个袋子里,理好之后,将沉的那两个袋子分给儿子,剩下的归程翘翘。

看着陈向南没有任何异议的将袋子拎起来,往外走,程翘翘不好意思的道:“妈,下次来超市,我们别买这么多了,这里离超市虽然不远,但这么多东西拎回来也够累的。反正大部分都不急着用,分几次买,每次少少的拎一点,就当出去散步,顺便买点东西回来,一举两得。”

朱桂云不在意的道:“能一次性把东西买全了,干嘛要多跑几趟,溜腿玩呢?麻烦,再说这不是还有你小哥呢吗,他这么大的人了,连点东西都拿不了,那我这二十多年的饭岂不是白给他吃了?”

被当做廉价劳动力,走在前面的陈向南回头道:“翘翘,我知道你心疼我,只是作为家里的唯一男子汉,类似搬搬抬抬这种重活,应当应份。”

出了超市,坐车回家,三人拎着东西上楼来到家门口,看到对门屋门敞开,家政人员进进出出的,程翘翘诧异的问:“妈,对面的住户怎么搬家了?这是把房子卖了,还是租出去了?”

拿钥匙开门的朱桂云摇了一下头,“我也不清楚。”

陈向南接话,“没卖,是出租。前天我出去,碰到对门的人搬家,听他们说有人掏了三倍的房租在咱们这栋楼租房子,正好他们家在方庄那边买了新房子,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因此知道有人租房,就把他们现在住的这套租出去了。”

进屋之后,朱桂云忙着将从超市拎回来的几大袋东西归纳整理了出来,该放厨房的放厨房,该放冰箱的放冰箱,日常用品放到橱柜中放好,将买回来的水果单独放到一边,“这是给你买的猕猴桃、甜瓜和香瓜,我都是挑碳水化合物含量比较低的买的。这些我给你放到冰箱冷藏室。”

她看了一下程翘翘近乎平板,没什么起伏的胸一眼,道:“对了,今天超市还有新鲜的木瓜,那个碳水化合物最低,知道你不喜欢吃,我就没买。其实还是应该买点回来,不管爱不爱吃,你都该吃点。”

顺着她的目光,程翘翘低头看了一下,坦然自若的说:“我觉得挺好的,不用补。”

“这话你说的不算,再说,就算不用补,木瓜也是好东西,你买回来的那些中医书籍和保健书中都说了,主要是吃这个对皮肤好。”

程翘翘点头正要说什么,听到门铃响,起身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顾沪欣,呆了一呆,惊道:“姑姑,你怎么来了?”

“我……”

朱桂云闻声从厨房伸头一看,看到她,眯着眼睛认出人来,笑着从里面走出来,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大妹子也来帝都了。”

看了一下时间,她又道:“这个点你吃午饭没?要是没吃的话,我给你下碗面?”

顾沪欣毫不客气的迈步进屋,“那我就不和朱姐你来那些虚的了。早上我就喝了一袋牛奶,忙活到现在还没吃午饭,所以我这会儿真的挺饿的。”

朱桂云招呼顾沪欣,看到客厅茶几上摆着的吃了不到一半的西瓜,那牙西瓜是去超市之前,程翘翘吃的,看到还剩一半的西瓜,忍不住数落:“翘翘,你看看你现在,吃个西瓜都跟小鸟啄食似的,那么一小牙西瓜你还剩一半,你就是多吃两口又能怎么着?能胖到哪去?”

程翘翘将吃剩下的西瓜收拾起来,驳道:“要是都像你这样想,这个多吃两口,那个多吃两口,每样都多吃两口,我还控制什么体重?要是吃成了个胖子,我还怎么拍戏?”

“你这不是还在发育,在长身体呢嘛,这不吃,那不吃的,而且还吃得那么少,回头营养不良,长不高,我看你还这么嘚瑟不?”

“妈这话说得真没说服力,你三天两头带我去医院检查,恨不得让医生长在家里,一日三餐按照医生开的食单吃,我会营养不良?”

站到放在墙边的量身高和体重的电子秤上,听着报出的数字,程翘翘满意的说:“虽然我还想着再长点,但目前身高已经够用,长不长都可以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朱桂云转头对着顾沪欣笑笑,“她姑,你坐,我去厨房给你下面。”

面对在她面前刻意表示出和程翘翘亲密关系的朱桂云,顾沪欣理解得笑笑,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看着她表演。

看到干妈去了厨房,程翘翘拉着顾沪欣在沙发上坐下,忙不迭的问:“姑姑,你怎么来帝都了?我不是让你在东阳横店买地吗?”

顾沪欣笑着解释:“放心,横店那里的事不会耽误的,只是横店那里的地,你都给我划定了区域,根本用不着我费多大心思。

虽然从九十年代初,住房就商品化了,但国家一直没有明文,今年出台了新政策,从今年六月底起,将取消福利分房,推行住房分配货币比,即住房商品化,而且因为亚洲金融危机,国家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决定扩大内需,在出台了住房商品化这一政策之后,银行放开贷款,仅房产这一块就批了一千个亿。

因此,地产生意大有可为,虽然我们进场的时间有点晚,但现在进场,还是能捞点汤喝喝的,这样的话,蹲在东阳横店那个小地方有什么意思,自然要来魔都和帝都这两大城市发展。

原本咱们家的关系大多在魔都,我想从魔都着手的。只是我去横店看地的时候,在车上碰到一位曾一起下乡的朋友,他在帝都做地产生意,想大发展,因为资金限制,正在找合作伙伴,而且我又有好几位老同学在帝都,其实一位正好在银行负责放贷这方面的工作,因此,我就来帝都了。”

其实她最后决定来帝都,除了上述原因之外,还因为程翘翘。

虽然有朱桂云在她身边,但她觉得他们老顾家的孩子,让一个干亲来照顾,不像话。原本之前她就有意来帝都照看程翘翘,只是中间有事耽搁了,如今正好。

程翘翘知道自己从亚洲金融危机和世界杯中赚得钱可能在普通人眼中是天文数字,但在房地产这一行业中,根本不算什么,因此,她之前才会把目光从帝都和魔都这样的大城市移开,放到东阳横店那里。

听她这么说,她忙道:“姑姑,国家政策这么一调整,拿地的价格一定会飞涨,我那点钱,只怕不顶用。”

顾沪欣浑不在意的挥挥手,笑道:“放心,有多大肚子,咱们就吃多大碗的饭,不会去做不自量力的事。

至于横店买地那事,你放心,我会把它放在头一位,不会舍本逐末;帝都地产这块的投资,我打算先试一下水,能行,就继续;若是不行,就赶紧抽身上岸,就算赔,也绝不会伤筋动骨。”

有国家的政策扶持,就房价飙升的速度,哪怕在帝都站不下,只要横店的地在手,元翘翘知道绝对不会赔本,只是如果像横店似的,只是单纯的占用农耕用地,倒没问题,但如果土地上有房屋,涉及到搬迁等一系列事,有的时候,这背后的事就复杂了。

“我知道做生意有赚有赔,就算赔了,我也能接受,我并不是担心这个。我只是担心这里面的水太深,咱们掺和不起。”

听了她这话,顾沪欣笑道:“放心,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斤两,哪怕少赚点,或不赚,也不会去沾染那些一旦粘上就不好抖落,甚至抖落不掉的事。”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程翘翘也不好再说什么,将朱桂云买的香盒、蜡烛和气球找出来,准备收起来。

看到她手里的东西,顾沪欣纳闷的问:“你手里线香是用来练眼神的吧?那这个蜡烛和气球,这两样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蜡烛和气球都是用来练气息的。

说话时,嘴前放一支蜡烛,说话时的气息对准蜡烛的火焰,保持不摇晃,这样的话,气就会保持在体内的时间长一些;气球锻炼肺活量,控制气息,每天至少要吹上八个。”

相对表演,前世做过配音工作的程翘翘对自己的台词功底有很强的信心,但没想到,因为气息的问题,让她引以为豪的台词出了岔子。

她在和教她的几位老艺术家按照排练话剧的方式,排演《茶馆》的时候暴露了这一问题。

排话剧将台词,因为中间不能NG,因此讲台词讲究一气呵成。如果台词少,她没问题,可一旦多了,大段大段的台词讲下来,又要一气呵成,而且又要放大音量,到了后面,正处于青春期发育期的她,气息就不稳了,说出来的台词有点飘。

想要改善气息不稳这一问题,除了加强体力之外,教她的几位老师给出了建议,每天盥洗的时候,深吸一口气之后,将头浸在水中,控制时长,借此锻炼肺活量来控制气息。

程翘翘练习了大半年,效果不大。

黄宗骆知道之后,建议她对着点燃的蜡烛朗读,不是把蜡烛吹灭,而是尽量减少蜡烛的火焰颤动的次数;尚梦初建议她吹气球,不是单纯的把气球吹起来,而是控制次数,一次性把八个气球,一口气都吹好了是最低标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