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机会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2689字
  • 2022-05-15 23:27:34

其实男女主之所以这么嚣张,屡屡请假出去参加商演等各种捞金活动,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导演压不住他们,如今在剧组担任拍摄任务的是港城的靳导和内地的催导,只是这两位,资历不够,压服不了小有名气的他俩。

如果港城的八爷在的话,他俩就没这个胆子了,可惜,虽然武术指导那边是八爷的班底,但身为导演的袁和屏在剧组开始拍摄的这一个星期,却连面都没露一次。

回到招待所,程翘翘卸完妆,正坐在化妆台前做面膜的时候,那边正在铺床的朱桂云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翘翘,我今天在片场,听一位副导演说这部戏的投资好像出了点问题,有几家投资方好像撤资了,你要不要打电话给你姑姑,让新程参与进来?”

听了她这话,程翘翘一惊,忙转身向她确认,“妈,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就听了那么一耳朵,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我听那个副导演说那个八爷之所以没来剧组,就是在外拉投资呢。据说投资方撤资,好像和这次洪水有关,他们在内地建的厂正非常不巧,正好在洪水的范围内,因为要迁厂址,好像损失比较大,所以才拿不出钱来了。

你和你姑姑联系一下,让她在业内打听一下,如果这事是真的,那新程加入进来,有新程在背后,你在剧组就不用这么被人欺负了。”

虽然跟着程翘翘只呆了两个剧组,但朱桂云已经把圈里的事打听了七七八八,清楚哪怕是当红明星也得对背后有资方撑腰的糊咖艺人“弯腰低头”,在对程翘翘在剧组的待遇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她迫切的希望能让新程参与进来。

不同于她想的只是新程投资《小李飞刀》,好改善程翘翘在剧组里的待遇,程翘翘听到这个消息,忽然想到,在她的记忆中,好像在九八年后半年到九九年前半年,内地拍摄的影视剧并不多,这其中应该除了是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还有这次的洪水影响,但很多影视项目,其实都已经处于筹备立项阶段,之所以没有开机拍摄,就是因为资金不到位,那新程是不是可以抓住这次机会壮大?

想到此,她坐不住了,立刻给姑姑打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迫不及待的道:“姑姑,我今天听到一个消息,好像《小李飞刀》剧组的投资像《大明宫词》一样,出现一点问题,只是这个消息没得到证实,你打听一下,如果是真的,那么新程能不能参与进来?

还有,因为今年上半年国际金融寡头狙击港币的缘故,很多有钱人损失惨重,哪怕有国家出面救市也没用,年中内地又有洪水,长江中下游流经的很多地方都受到了影响,其实有很多在这些地方建厂的老板也损失不小,因此很多准备要开的影视项目只怕也会因此遭受投资被撤,搁浅。

如果可以的话,新程能参与进来的话,绝对能在业内迅速立足,并发展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只是始于地产要占用大笔资金,而影视投资需要的资金也不会少,新程只怕拿不出那么多钱吧?”

顾沪欣在听到她的话时,也意识到这对新程影视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正在心里盘算的同时,听到她的担心,笑道:“这方面你放心,在圈里做投资,很多时候,并不是全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

阿基米德说的那句‘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翘起地球’,只要前期资本有,后继的事办起来就简单多了。当初海南房地产兴盛的时候,甚至只要拿着图纸,就能从银行贷出款来,你拿出来的前期资金已经不少了,我拿它撬动地球做不到,但拿它以小博大,通过它滚雪球,调动更多的资金还是没问题的。”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程翘翘皱了一下眉,提醒道:“负债经营吗?姑姑,这事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并不容易,小心翻车。”

“这方面你就不用操心了,只要公司运营良好,就没问题,业内很多公司说起来,都是负债运行,也没见怎么着。况且,我也不是那不知数的,会量力而行。”

挂掉电话之后,程翘翘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拿出剧本看明天她要拍摄的的戏,琢磨到时该怎么演。

其中有一场是林仙儿被绑票的戏,这场戏是她自导自演,欺骗阿飞的,为的就是拿捏住他,从而让他供她驱使,为她效力。

因为年纪的缘故,再加上她出演林仙儿乃是被换,剧组理亏,所以原来的剧本林仙儿和阿飞是有感情线的,可在这里,被改成林仙儿看出了阿飞善良轻信,怜悯弱小的心理,扮可怜来哄骗阿飞,让初出江湖,并且还有”行侠仗义,铲墙扶弱”英雄情节在身的阿飞毫不犹豫的出面庇护她这个,在他眼中遭遇和命运都非常可怜的弱女子。

本来是做戏,但为了不让阿飞看出破绽,所以这戏做得很真,而程翘翘又是一个不出名的糊咖,所以在剧组不会受到什么优待,因此绑在她身上的绳子,真的像被绑匪绑走了一般,不仅将捆得很是结实,甚至因为绳子太过粗粝,都磨破了她没有被衣服遮挡的手腕,细嫩的皮肤都泛起了红丝。

程翘翘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手腕被反手捆着,丢进了一间布置的破破烂烂的房间中。她在这里等待阿飞将她就出,但阿飞虽然前来救她了,可中途因为一些事耽搁,并没有按照规定的时间赶到。

在林仙儿看来,她等了那么久,都逾时那么长时间了也没看到阿飞,说明他不会来了,所以就将这场由她幕后主导的绑架案结束了,自己回了万花楼,因此原本她对将她当亲妹妹一样看的阿飞曾有过那么一丝感动,经过此事之后,再也没了半分情谊,完全将他当做打手来看。

呆在这个除了她这个活人之外,还有一些灰尘和蛛网,剩下的什么都没有的房间,程翘翘一开始还有心情四处打量。可默默的呆了好半晌,她心中有些不安起来,按照剧情,她没能等到阿飞,就自己回去了,所以剧组里应该来人给她松绑了,可怎么不见人呢?人哪里去了?

因为嘴巴被堵得严实,她根本出不了声,手和脚又都被绑得很是结实,她蜷缩在地的身影根本不好挪动,废了好半天的劲,她才靠墙坐了起来,见她折腾了这么半天,依然不见人来,心中暗自苦笑,猜测剧组里的工作人员该不是将丢在这里的她给忘了吧?如果她猜的是真的话,那她只能寄希望干妈能赶紧发现她消失不见,来找她了。

……

靠着墙,她在等人的时候,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再睁开眼睛醒过来时,虽然不清楚时间,可天已经黑了,这一点她不会错认。

感觉到被绑着的手脚的僵硬,她担心因为捆绑过紧,时间长了,血液不通,出现问题,因此明知道自己可能做的是无用功,依然努力的挣扎起来,希望能让其活动活动。

……

“翘翘,翘翘!你在吗?”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朱桂云的喊声在外面响起,随后她眼前一亮,打着手电的她的身影映入眼帘。

朱桂云看到她这个样子,赶紧上前,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对跟在身后的工作人员道:“你们还说把人放回去了?生说我在撒谎,到底是谁在瞎说?如果人回去了,那在这里难道是幻影吗?”

靠在干妈身上,程翘翘有气无力的道:“妈,先别给他们理论这个,我现在又渴又饿,而且我觉得手脚捆久了,都不能动了,咱们先出去,带我去医院看看,这事回头再说。”

“好。”看到她嘴唇干裂,虚弱得模样,朱桂云心疼的无以复加,忙不迭的应了下来,搀扶着她往外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