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不平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2888字
  • 2022-05-16 23:28:40

朱桂云拿着从医院买的药膏,一面给程翘翘磨破了手腕和脚腕上药,一面带着几分后怕的道:“如今这横店好多地方都在搞建设。我不是看不起那些建筑工人的素质,但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单身女孩子要是被他们发现,若是他们当中有人心怀不轨,就你当时被绑起来,连嘴都被堵住的那个样子,绝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其实在被丢在那个房间里,在等干妈找到她的那段时间,程翘翘也曾有过这方面的担心,不过此时听到她和当时有自己同样的担心,却没有附和她的话,因为不想让她更生剧组的气,忙道:“妈,你想多了,哪会那么不凑巧?”

因为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见她似乎一点都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朱桂云又是急又是气的驳道:“这世上的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怕是亿万分之一的概率,如果发生了,那放在碰到的人身上,几率就变成了百分之百。

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担心,偏偏剧组里的那些人口口声声的说你已经收工回招待所了。可偏偏看不到你的人,我当时吓得腿都软了,要不是时间不够二十四小时,又怀疑是剧组在敷衍我,我都要报警了。

结果被我猜中了,明明是他们说谎,不负责任,将你就这么丢在了那里,可你看看,从找到你,到现在,剧组这边连个说法都没用,哪怕来个人道个歉都没有,难道这事他们就打算这么黑不提,白不提,就这么混过去了?”

越说,她越气,恨恨的道:“不成,不成,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要是剧组这边一点作为都没有,就想把这事掀过去,我绝不答应,绝不能轻易的就翻篇!”

程翘翘带着几分苦笑道:“妈,你想要个什么说法,是剧组给我道歉,又或者是给点补偿,还有将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开除,又或者是其它处理办法,不管是哪种,在找到我时,剧组的态度其实已经给出来了,这事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应该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了结了。”

听了她这话,朱桂云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出了这样的事,连个口头道歉都没有,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过去了?这不是欺负人吗?那这戏你还拍什么拍,不行,如果是这样,我们收拾东西走人,不伺候了,这个委屈,谁愿意受谁受,反正我们不待了。”

“妈——”程翘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妈你心疼我,可剧组里的演员想和剧组掰手腕,除非是那种在圈里人脉关系深厚的一线实力大咖,不然,哪怕当红明星,都未必会赢,更不要说我这种在圈里连个名姓都没留下的十八线小演员了。

我们进组的第一天不是听说了嘛,横店这边有一部戏,因为操作不慎,男主角被剧组的车撞死,因为这都涉及到了刑事上的事,开车的司机被警察带走了,剧组换了男主角,继续拍摄,对男主角的家里也没有任何交代,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他不红。

当时我们除了感叹一二,其实大都把它当故事听,并没有入心,因为针不扎在自己身上感觉不到痛,如今对比我的遭遇,母亲应该另有一番感想吧?这就是这个圈子里残酷的现实。不红,没有计较的权利。”

听了她这话,朱桂云沉默半晌,尽管心里还很是气恼,可终究还是无奈的迫于现实妥协了,决定把这事按下不再提起,只是胸中到底仍有不平,叹了口气,感慨万千的道:“我明白了,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会给你惹麻烦的。难怪你爸爸要成立影视公司给你保驾护航,他真的很有先见之名。”

……

次日,程翘翘仿佛没有发生什么一般正常去剧组拍戏。下了戏,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回到住处,疲累不已的她在朱桂云洗完澡之后,也赶紧去浴室洗个战斗澡。

“砰砰”非常粗暴的敲门声让朱桂云放下手中给程翘翘擦头发的毛巾,走过去开门,见门外站在她俩来那天,负责车辆管理的那位统筹,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笑问:“李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姓李的这位统筹对着她露出一个带着十足恶意的笑容,大声道:“不好意思,剧组新拉到一笔投资,因为投资人的女朋友想要出演林仙儿这个角色,因此你女儿只能离开了,如今你女儿被换掉,不是剧组里的演员,不能住在这里了,所以现在请你们收拾行李离开。”

闻言朱桂云懵了,随即反应了过来,怒气冲冲的说:“换人,你什么讲不讲道理啊,这都进组拍一个多星期了,说换人就换人,而且这大半夜的来撵人,你门是在耍人玩吗?”

“这是剧组的决定,跟我说不着。”“统筹挥挥手,仿佛像赶垃圾一样,“别耽误时间了,赶紧的,赶紧收拾行李滚蛋。”

程翘翘过来,拦住和统筹争执起来的干妈,“行,我们走。只是李哥,现在都半夜了,这大晚上的挺不方便的,我们能不能住一晚,明天早晨走?放心,我们不占剧组的便宜,房钱我们自己掏。”

“不行,你不是剧组的人,不能住在这。况且,万一你心怀恶意,趁机破坏剧组道具什么的,就算能让你赔偿,还耽误拍摄进度呢,岂不糟糕?赶紧的,赶紧滚!”

看出对方的态度,程翘翘知道再做无谓的争执完全是浪费时间,一把抓住还想和他说什么的朱桂云,强笑道:“好的,我们这就是收拾东西离开,你稍等一下。”

说完关上门,两人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朱桂云看到她这个样子,气冲冲的道:“翘翘,你怎么就这么好说话,自从进组之后,破事就不断,你一直是忍忍忍,可剧组不见半分收敛,反而蹬鼻子上脸,看你好说话,行事越发离谱……”

遇到这种事,其实程翘翘也很气,可是前世多年在社会打滚的经历告诉她,在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情况下,除了忍受,也做不了其它,只能当社会对她的一次摔打罢了。

她边把行李箱拉过来打开,边用带着点哀求的语气道:“妈,你能不能别说了?事已至此,投资人的女朋友进组顶替我已经是定局,在木已成舟之下,我们又能做什么?骂几句,和剧组大吵一架,能改变结果吗?什么都改变不了,反而还会给剧组里的人留下一个坏印象。

当然,你也可以说,至少我出气了,而且这样的剧组,留不留坏印象,我们根本不在意,可问题是剧组里还有很多其他演员在,在我们弱势,受欺负的前提下,我们明明占理,是受同情的一方,可你若是大闹一场,那就未必了。

再说,今天白天你不是接到了电影《那山那人那狗》让我抽时间过去将客串的那个角色的戏拍了的电话吗,原本我还想着怎么和剧组请假呢,毕竟剧组这边不是很好说话的样子。这下好了,不用那么麻烦了,省事了。”

……

虽然程翘翘在电影《那山那人那狗》中是客串,但她是最早定下来的演员,比电影的两位男主演都要早。

这部电影原计划七月下旬开机,开拍在即时,投资商突然撤资,又重新拉投资,最后是新程影视加入进来,才能开机拍摄,但因为要重新敲定演员的档期,所以电影开机时间一直在变动。变到后来,如果不是朱桂云提醒,程翘翘都忘了她还有这么一部电影的客串。

程翘翘在这部电影演刘邺演的那个角色的母亲,不过不是老年版的,是年轻时期的。电影里当年刘邺的父亲就是来到这边,无意看了她一眼,对她动了心,所以才会留下,做了一名大山邮递员,并打算子传父业。

电影《那山那人那狗》的拍摄地在湖南绥宁县关峡苗族乡大园村,正值夏季,这里的风景非常优美,一眼望过去,山清水秀,满眼的绿。

但程翘翘的心情不是很美丽,因为直到戏拍完,她都没看到她来客串的主要原因,该片的导演霍建启,她的戏份都是由一位副导演导的;她也没见到刘邺和饰演他父亲的那位老年演员。

因为是客串,她的戏份并不重,只拍了两天就拍完了,而她为了来这个地方拍戏,又因为剧组的制片人省钱,不报销机票,所以单火车,她就坐了三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