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饮食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2702字
  • 2022-04-24 22:58:47

从茶楼出来之后,陈向南和程翘翘没有四号耽误,立刻打车回家,到了楼下,拎着东西下车上楼。

陈向南抱怨道:“早上走的时候妈叮嘱咱俩回来吃午饭,你答应的好好的,却耽误到现在才回来,这都一点多了,估计妈该等急了,一会儿回家,她非得臭骂我一顿不可。”

“怪我,怪我。”程翘翘忙自我检讨,“一会儿妈骂你,我会帮你解释的,而且你要是挨骂的话,我会陪着。”

丢给她一个白眼,陈向南不带情绪,实事求是的道:“切,你陪我?说笑呢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妈多疼你,哪怕是你的错,都不会怪你,至于骂你,更不可能。”

程翘翘怼了回去,“妈也未必骂你,我们不是给妈打电话说会晚点回来了吗,当时妈也没说什么,怎么这会儿让你说的妈好像蛮不讲理似的似的。”

说话间,两人来到家门口,开门进屋,程翘翘边换鞋,边探着头和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朱桂云打招呼,不等她说什么,抢在前面道:“妈,我饿了。”

原本想斥责儿子两句的朱桂云闻言忙起身往厨房走,边走边道:“稍等一下,饭马上就好。”

对上母亲责备的目光,原本准备迎接一场狂风暴雨的陈向南看到她只用简单的这么一句话就让母亲阴转晴,忍不住对着竖起了大拇指。

程翘翘拎着买回来的大包小包,进卧室收拾的时候,朱桂云在厨房将饭菜做好了端了出来,招呼一双儿女赶紧过来吃饭。

也饿了的陈向南闻着诱人的香气,忙起身去卫生间洗过手,直奔餐厅,看到餐桌上面摆着的大餐,愣住了。

他的最爱椒盐排骨变成了炖排骨,而且不是用莲藕和玉米炖的,是拿干豆腐炖的;红烧鱼变成了清蒸;喜欢吃的糖醋里脊连个影子都没看到;专门点的葱烧牛蹄筋变成了牛蹄筋炖萝卜;……总之,他喜欢吃的,餐桌上就算有,也和他喜欢的做法不一样。

从西蓝花炒虾仁中捏了块西蓝花放到嘴中,陈向南大声喊道:“妈,你这西蓝花炒得时候太长了,这是给没牙的老头老太太吃的吧?而且盐放少了,没滋没味的,你要不回回锅,再加点盐?”

朱桂云端着一碟酱油从厨房里出来,放在餐桌上,“你妹妹因为怕水肿,不能吃盐,所以往后咱们家里的菜都是这个味,你要是嫌没滋味,可以蘸点酱油。”

陈向南看到家里突然改了饮食习惯,心里就有了猜测,果然,母亲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无误,不满的小声嘀咕,“她现在不是没拍戏嘛,不需要考虑上镜问题,吃点盐怎么了?”

“哪能现上轿现扎耳朵,少盐少油的饮食要从日常做起。况且,你知足吧,至少眼前的饭菜里有不少肉,你妹妹在剧组拍戏时,吃的差不多全都是菜叶子。”

闻言陈向南忙道:“那不是变成素食动物了?这怎么行,她才多大,还在生长发育,怎么能这么吃?”

“是啊,所以我打算回头带她去医院看看,然后想办法和搞体育的联系一下,奥运会里面有很多项目,像体操和花滑之类的项目,参加的运动员年龄都比较小,他们的饮食有专门的营养师制定,能满足他们的生长发育所需,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帮你妹妹弄一份。”

母子俩说话的时候,程翘翘走了过来,看到桌上的饭菜,忙道:“我在月盛斋买了羊肉和羊蹄,怎么没拿上来?”

“你又没说,我妈怎么知道?”

陈向南伸手拿出装着羊肉和羊蹄的食品袋,正要去厨房,被朱桂云抢了过去,“还是我来吧。”

伸手捏了块牛肉放到嘴里,陈向南好奇的问:“我看你就算不接戏也挺忙的,要是接戏的话,更是忙上加忙,你一直这么忙,学校那边还去不去上课了?”

“借读学校那边,我除了考试时去露个面之外,其它时间,大部分都不去学校。没办法,我的情况特殊,要做的事很多,要我像普通学生一样在学校学习,纯粹是浪费时间,我浪费不起。

反正借读生不计成绩,不算升学率,因此我去不去学校上课,成绩如何,不管是老师,还是学校都不在乎。”

虽然有穿越福利之一的韵体操,可程翘翘还是在帝都报了一个私立舞蹈学校,学舞蹈,锻炼形体。

这事陈向南也清楚,因此问:“除了文化课学校,还有舞蹈学校那边,你应该也没办法做到正常上课吧?学校也同意?”

“我来帝都时,公立舞蹈学院都已经招完生了,所以,我上的是私立学校。你觉得私立学校管得能有多严?

更何况,校长和老师,都清楚我将来不会从事和舞蹈相关的职业,只是把舞蹈当做一项特长来学,而且不管我来不来上课,都把学费缴得足足的,所以,他们也不怎么管我。”

陈向南虽然不知道教她的几位老艺术家在业内的地位有多高,但并不妨碍他看出一些事来。“教你表演的那几位老师不仅认真负责,而且提供的平台也很好,跟他们学一年,恐怕不比你去专业艺术学校学四年差。”

“那当然。”程翘翘也知道自己很幸运,因此,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努力跟几位不吝教导她的老艺术家们学习。

说话间,去厨房将羊肉和羊蹄倒出来的朱桂云将其端了出来。

吃饭最大,他俩打住话头,入座,开始据案大嚼。

饭后,收拾完餐桌,陈向南在屋里绕圈消食时忽然想起一事,“对了,翘翘,把你的数码相机借我用用,我要好好逛逛帝都,顺便拍照留念。前阵子一直忙着房子装修这事,我来帝都这么长时间,还哪都没去过呢。”

程翘翘把相机找出来给他,笑道:“我最近不进组,用不着,你要用,就拿去用好了,不用急着还。”

虽然剧组在把相机还给她时,把相机里存的东西全都删得一干二净,但那时的内存卡是吴怡的,而程翘翘自己的内存卡还在她手中,因此陈向南摆弄时,看到里面存的《菩提达摩祖师》这部剧的剧照,问道:“这里面存的照片,是你拍的电视剧吧?定下什么时候播,在哪个台播了吗?”

“什么时候播,在哪个台播,都和我没关系了,因为我中途被剧组撵出来了。”不等他发问,程翘翘就把她退出达摩剧组的缘由说了出来。

听到她是被当做替罪羊离开的剧组,陈向南气愤填膺,碍于教养和是在她面前,不好爆粗骂人,看着她,大声数落。“你倒是好脾气,这么大的委屈你就这么受了?不是说黄家在圈里挺有能量的嘛,他们就没管?”怎么也该帮你要个公道吧?

这事家里人根本不知道,怕他的大嗓门被在厨房里收拾的干妈听到,程翘翘忙打断他,“小点声。你不懂,圈里的事,有时不能按照寻常事的处理方法来办,特别是这种涉及到枕头路线的潜规则事件。

黄家是有点能量,但那是在内地这个圈子里,达摩剧组属于港台圈,它的手还没那么长,管不了那么宽。

况且,我也不是一点错都没有,毕竟,那个相机是我的。而且借用我相机的那个人,一口咬定事情是我俩联手做的,我又没有证据,哪是我说不是就不是的。其实要不是我身后有黄家,我可能就要顶着这盆污水离开剧组,然后被封杀,再也不可能拍戏了。”

刚才陈向南是一时火上头才那么说,这会儿冷静下来的他知道对弱势群体而言,很多时候,不是想要个公道就能要来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说你也是,你去拍戏,带相机做什么?不务正业,惹出事来了吧?”

程翘翘辩解:“我带相机进组是为了记录拍戏时不同场次的布景、道具和服饰等东西,做比对,尽量避免穿帮,所以,我带相机进组没错,错的是我轻信于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