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交朋友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2994字
  • 2022-04-29 23:18:44

在怀柔影视基地拍完皇宫里的戏,西游外景绍兴的戏份要过段时间才能开拍,因此程翘翘利用这段时间去舞蹈学校上课。

原本她不清楚舞蹈学校还开设特长班,报的是专业班,等知道之后在糖衣炮弹的攻势之下,以及私立学校的灵活性,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将她从专业舞蹈班转到了特长班,因此她学舞蹈,开始不局限单一舞种,各种舞蹈,都有接触。

学舞蹈的,多多少少都能触类旁通一点别的,尤其是跳古典舞的,搞定了古典舞,再跳别的舞蹈其实不算难,可古典舞跟西方舞蹈还是有壁的。

不过,程翘翘是特例,她除了古典舞跳得不错之外,芭蕾舞跳得也有模有样。

这是因为这辈子,她虽然从小学的是古典舞,但上一世,她学的一直都是芭蕾,哪怕后来退学,进入社会,赚钱养家了,因为要用这项技能挣饭吃,所以直到穿越前,这项本事都没丢。

穿越过来之后,她在舞蹈学校把芭蕾舞又重新捡了起来。

除了芭蕾,她还想把她上辈子会的技能都捡起来,这是因为她担心随着时光的流逝,记忆中关于她上辈子的一切将慢慢被淡忘,因此她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记住一点她上辈子曾经存在的痕迹。

古典舞和芭蕾对她来说,只是复习,程翘翘现在在舞蹈学校的学习重点是街舞。

这天,她背着装着舞衣和舞鞋的背包来到舞蹈教室时,已经有一名学员在里面了。

这名女学员大约十七八岁,皮肤白皙,五官周正秀丽,身高大约一米六出头,比例很好。

不过,程翘翘并不认识她,应该是新来的。对此,她并没有太在意,因为舞蹈班中学员走走来来是常事,笑着和对方打招呼,“你好,我是元翘翘。”

“你好。”对方含笑回应她,从头到脚将她仔细打量了一番,赞道:“人如其名,果然是俏丽无双。”

面对对方的赞美,程翘翘忙解释,“你弄错了,我的名字不是俊俏的‘俏’,是翘起来的那个‘翘’。”

“巧了。”对方拍手笑道:“真是有缘,咱俩的名字相似。翘有‘人中翘楚’和‘翘首领材’的意思。

我叫邢竞一,竞有比赛争胜的意思,竞一就是‘争夺第一’,和你的名字含义异曲同工,都含有成为人中龙凤之意。”

程翘翘看了她一眼,纠正,“你理解错了。

我名字中的这个‘翘’字不是单独看的,是连起来的。它出自唐散文家陈有章写的,称颂兰草的《幽兰赋》中的这句‘翘翘嘉卉,独成国香。’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

听了她的话,邢竞一脸上的笑容非常明显的凝滞了一下,旋即仿佛没有意识到刚才的尴尬一般,笑眯眯的道:“好名字。

兰花有着花中君子的美誉,被看作是高洁典雅的象征,在世人的心目中地位很高。

以此起名,寓意美好,隽永深远,这么一比,我理解的意思就太过浅薄直白,逊色多了。”

看到她这个反应,程翘翘不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正想说什么,身后的声音抢在了她前面。

“程翘翘,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有些耳熟的声音,程翘翘转头,看到眼前人,下意识的微眯了一下眼睛,带着几分诧异,“路小桥?”

自从和路小桥认识了之后,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程翘翘和她屡屡相遇,不仅是在剧组里,甚至就连上街都会碰到。

只是经过送还路小桥的学生证和《大考之年》剧组对面不相识这两件事,两人碰面,大都保持碰面不识的状态。

这次是两人相遇这么多次,路小桥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

尽管程翘翘每次进组,都没提过自己的背景,但实际上剧组里是没有秘密的。

所以曾和她在好几个剧组遇到的路小桥根据听来的支零片语,虽然不知道她具体背景,可也清楚,她不像她,在圈中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她的演艺之路走得很顺。

路小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她,纳闷的问:“元翘翘,你不是在拍戏嘛,怎么会来参加这次选拔?”

程翘翘不明白她不过是来练习街舞的,怎么和什么选拔扯上关系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什么选拔?我听都没听过,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邢竞一笑着插话进来,解释:“不好意思,翘翘,小桥可能误会了。

我们公司想推出一个类似于台岛‘小虎队’那样的,青春美少女偶像乐队组合。

现在选拔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我们公司有八个人,另外一个公司有四个人,但我们都没见过另外公司的人,所以,小桥可能是把你当成她们了。”

程翘翘选的这个街舞班一共有十六名学员,哪怕她们那个组合的人都在这个班上,还有四名不相干人员。

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她饶有兴趣的追问:“这么说,你俩都是被公司送来参加舞蹈培训的?”

虽然后世组合,人数十几个人的队伍,特别是韩国男团女团,超过十人的有好多,但国内,连港台地区都算在内,这么多人的组合非常少,在她的记忆中,这个阶段,圈里似乎没有这么多的人数组合出现。

想到此,程翘翘很是好奇的问:“那这个组合人数是就定下你们十二个人了,还是还要继续往下筛选啊?”

见路小桥站在一旁一声不吭,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般,邢竞一无奈的笑笑,答道:“我们是公司送来参加舞蹈培训的。

公司说乐队组合人数初步拟定是三到四人的模样,最多不超过六人,所以,舞蹈培训完之后,我们还有一次最后选拔比赛。”

在元翘翘看来,哪怕是十二选六,也意味着要筛下一半人,看似是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但落到个人头上,不管是中选,还是落选,概率都是百分百,挺残酷的。

之前,程翘翘和路小桥见面都是随机的,可以不用长时间相处,但两人在街舞班一起上课之后,相处的时间多起了起来,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保持见面不相识的状态。

人和人之间可能真的有气场不合这一说,她俩,不知道怎地,相处时,总有一种别扭的感觉,而且不仅是程翘翘这么觉得,路小桥显然也有和她一样的感觉,但她和邢竞一相处得却很好,有很多话说,成了朋友。

邢竞一是广西人,今年十八岁,四岁跟着离异的母亲生活。她从小就喜欢音乐,原本想考帝都音乐学院,但因为学费太贵,最终成了帝都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京剧表演专业的一名学生,和路小桥成了同学。

毕业之后,她舍不得曾经丢弃的音乐梦想,重新把音乐捡了起来,在酒吧驻唱的同时,四处寻找登上舞台,和公司签约的机会。

和邢竞一认识久了,程翘翘不得不感叹,人如其名,她真的很拼,非常努力,不管学什么,她都要竭力让自己做到最好,确实是一直在争第一。

在她那,哪怕做到满分一百分都不满足,还要往一百二十分上努力。

努力上进的人确实会感染和激励身边的人,认识了邢竞一之后,程翘翘觉得自己比原来更奋进了。

只是有时候,邢竞一的努力上进,让她觉得有点过犹不及。

比如这次乐队组合成员的选拔。

邢竞一的嗓子先天条件不错,又学过声乐,所以,公司给她的定位,是唱歌担当;至于舞蹈,尽管她学的京剧专业和其有相通之处,但她的自身条件一般,生理构造这种东西直接决定了这一行业天花板的高度,所以,公司对她的要求是舞蹈只要能达到及格线水平就行了。

明明她的舞蹈已经能看了,但她就是不肯就此罢休,每天几乎是卡着身体受伤的那条线来练习,奔着组合中舞蹈水平数一数二的位置去拼。

邢竞一这种挑战身体极限的拼劲,程翘翘理解,但并不认同。

不过朋友之间相处,求同存异,因此她在劝过她不要绷得这么紧,不见她改变之后,再也没多过嘴,而且也再没说过她这种生活态度的不好。

程翘翘是顶着少女皮子的成年人,而且她无法像普通同龄人一样正常上学,每天来往的都是成年人,年纪和她最接近的是陈向南。

对此,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但朱桂云觉得不正常,一直在她耳边叨咕,让她多和同龄人来往,交些年纪相仿的朋友。

其实她不是不想交朋友,可是直到认识了邢竞一,才交了第一个朋友。

除了要能有话聊投契之外,还因为她的生活圈子太窄。就她这个上学情况,想从同学那里交朋友,难;至于想在圈中交朋友,更是不易,首先必须要确保没有资源冲突,不然,再好的交情都会分崩离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