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偶遇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513字
  • 2022-04-23 22:55:09

在蹲在剧组拍电影《红娘》的同时,程翘翘还不忘了每天回到住处,通过电话和传真机遥控指挥陈查理,让他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外金融大鳄狙击港币和人民币的争斗中为她以小博大,还有开始的世界杯中参与投注赚钱。

因为知道这是一个只要投进去一块钱,差不多能赚一万,妥妥的一本万利的生意,所以她身边就留了几十块的零用钱,把手头所有的钱,包括才拿到手还没捂热的《红娘》这部电影的片酬都投了进去,因此在干妈来帝都的这段时间,不仅让她不管做什么全都花她自己的钱,连她也没少花她的。

对此程翘翘很是羞愧,所以在国家终于击退了国外的金融大鳄之后,虽然还有对俄罗斯的卢布和世界杯的投注这两项投资,不过就像之前那么锱铢必较了,因此她从账户中抽出了一部分,在《红娘》杀青回到帝都之后,准备到商场好好大买特买一番。

汉光百货中,已经陪她逛完西单商场和君太百货的陈向南拖着两条仿佛灌了铅一般的大腿走在后面。

看着走在前面兴致高昂,活力满满的程翘翘,他打叠起精神问:“翘翘,不是说给妈买生日礼物嘛,逛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你就没一样看中的?差不多就行了,咱妈她一点都不挑拣,只要是你买的,她绝对都喜欢。”

程翘翘回看了身后几乎一步一挪的他一眼,站在原地等着他赶上来,笑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逛街?重点不在买,而在‘逛’上面。”

当然,虽然她确实有逛街的意思,但这次是有点故意的心思在里面,谁让她本来是想自己出来购物的,结果他非要跟上来,因为他的同行,害得她花钱比较克制,因为她真要花大钱给干妈买东西,陈向南一定会拦着;就算她说服了他,买回去被朱桂云知道价钱之后,说不得最后她变成退货处理,并且还会被她在耳边碎碎念很长时间。

陈向南虽然没有察觉到她作弄他的心思,但听了她刻意加重了语气的那个“逛”字,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不听使唤的两条腿,脸上的神情变得生无可恋,哀嚎一声,“让我死了吧!”

看到他这个模样,程翘翘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在连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从西单大悦城出来,她精力充沛的继续逛,出了西单范围,走过大广场,一路到了大栅栏。

虽然都是商业街,但大栅栏跟西单是两种不同的画风,不像西单服装店多,这边乱七八糟的店比较多,卖酱菜的,卖茶叶的,卖鞋的,卖布的,……仿古的建筑夹杂着现代氛围,不古不今。

看到她还和逛西单时一样,不管是卖什么的,逢店必入,陈向南忍不住吐槽:“你什么时候变成属耗子的了,见店就钻?”

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翘翘,不是不让你逛,只是这会儿天看起来阴阴的,有点要下雨的样子,出门时天挺好的,没带伞,不想挨浇的话,咱们赶紧打道回府吧。”

看到前面的同仁堂药店招牌,程翘翘没理他催促她回家的话,直奔药店而去。

进店之后,她补了一些进组拍戏时带的日常用药,咨询店员,并在他的建议下,买了全鹿丸、阿胶、虫草、天麻、党参之类的补血养气的中药给黄氏夫妻、干妈和家人。

论调养滋补,西医无论如何都无法和中医相比,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瞎买胡买,她决定从药店出来之后,去书店搬一套《本草纲目》和一些药膳食补之类的书籍回家。

因为买药材耽误了一点时间,等他俩从药店出来时,还真让陈向南说中了,天上下起了小雨,两人赶忙往车站方向走。

途中看到月盛斋的招牌,想到朱桂云和尚孟初都喜欢这家的烧羊肉,她又跑去排队买了两份,顺便还买了二斤她喜欢的白水羊蹄。

雨越下越大,他俩想打车回去,等了好半晌都没等到车,四处望望,看到了前方不远处茶楼的门幌,就跑了过去,决定进去躲躲雨。

茶楼里是上下两层的格局,虽然进门时,茶楼服务生说有演出,可不仅楼上的座位基本没人,就连楼下也是疏疏朗朗的,上座率能有三成就不错了,楼下一水的软椅,正前方隔着雕花栏廊有个小演出台,一长方桌子摆在中间。

程翘翘知道那是演出的地方,拉着陈向南在后排,挑了个正对台子的位子坐下。

温热的茶水喝下肚,驱散了身上的寒意,她听着台上那个叫什么“帝都相声大会”的相声,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台上的相声一点都不好笑,干巴巴的,很是无聊,听起来宛如催眠曲,身下的软椅很舒服,逛了大半天的程翘翘倦意上来,不由得伏在桌上睡着了。

趴着睡不舒服,而且周遭环境又不安静,所以她没睡多长时间就醒来了。

醒来的程翘翘看着身上披着的外套,愣了一下,难怪刚才睡觉的时候没觉得冷,将衣服拽下,还给小哥,眼角的余光扫到台上,发现此时已经换了两位新相声演员。

这两位都是长袍马褂的打扮,其中一位是干瘦的老头,不认识;另一位,不知道该定位为青年,还是中年,因为他说老吧,看着还挺面嫩,但要说年轻吧,瞅着还特显老,五短身材,挺胸凸肚,头大脖子粗,整个一个土肥圆。

看到记忆中,似乎和出名之后,没什么变化的那张脸,程翘翘愣了一下,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德云社的老郭。

对老郭的相声,她是真心喜欢,至于这个人,因为不了解,不好评价,但她比较佩服他的一点是,德云社自从红了之后,断断续续的总有人退社,但不管走了多少人,德云社的牌子不仅始终屹立不倒,而且还能在这之后持续不断的捧出红人来,从中可以看出,他是个能人,厉害!

中场休息,台上两位相声演员和台下的观众互动。

老郭手握话筒,伸着脖子,探着脑袋,手搭凉棚四下瞅了瞅,道:“多谢诸位观众捧场,特别是上一场睡着的那位姑娘,我还没上台就担心,结果等我和老先生登台之后,特别给面子的醒来了。

不管你是因为睡得不舒服醒来,还是睡醒了自然醒来,还是因为我和张老先生的表演醒来,我都当是因为你想看我的表演醒来的……”

……

听着老郭在那贫,程翘翘觉得和他后来的水平相比,火候差了不少,他刚才说的相声中的段子衔接得比较生硬,不太好笑,感觉二十块钱一位的票钱有点不值。

拿起一块焦圈咬了一口,她皱起了眉头,点评,“这家茶楼的点心师父手艺一般,糖和油虽然没少放,但比例不对,完全是糟践东西……”

尽管知道周遭的人就算听到了也没关系,可她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将头凑到陈向南耳边,以在外人眼中看起来非常亲密的态度说。

像这种现场演出,如果现场观众不热络,间场的时候,为了炒热场子里的气氛,台上的艺人会和观众逗趣,把气氛炒起来。

老郭和搭档吧啦吧啦说完一段,见下面的观众兴致不高,四下看了看,目光落在了和陈向南说话的程翘翘身上,笑着调侃:“哎呦喂,后面那二位,你们是跑这搞对象来了,还是听相声来了?

你俩在那卿卿我我的,能不能稍微考虑一下其他人,特别是在你们旁边的人的感受……”

世人大多对这种带着点彩的八卦感兴趣,因为他的话,全都往这边看过来,看到程翘翘看到整个茶楼里的人视线都集中到他俩这边,忙和陈向南分开,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众人见状露出善意的哄笑声,场中的气氛不复刚才的冷清寥落。

看着台上捧哏逗贫的老郭,程翘翘陷入了回忆当中:和后面功成名就时的他相比,此时他的团队不过勉强维持,每人每天能挣个二三十块,就算不错的了,不过和头几年困难时候比,他已经熬过了最黑暗的那段时间,如今在帝都茶楼剧场这块,也算有那么一点小名。

她招来服务生,询问后,得知雨停了,看了台上的老郭一眼,又问:“你们这有花篮吗?”

因为她的问题跳跃得太大,服务生明显一呆,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有。”

“怎么卖?”

“都是按对卖的,五十一对。”花篮有贵,有便宜的,服务生报了个贵的。

程翘翘拿出钱包,掏钱,“这是三百。”指了一下台上,“你帮我买六对送过去。”

看着拿钱喜滋滋离开的服务生,陈向南笑问:“给那个胖子的?怎么突然这么大方?”

“雨停了,我们走吧。”她一面起身结账,一面说:“传统曲艺市场低迷,这个时候仍坚持,还不放弃,这种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轻易回头的孤勇,令人佩服,值得支持一下,算是共勉。”

不同于她有金手指,知道老郭将来会成功,他没有长“后眼”,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坚持真的非常可贵。

老郭和搭档正在台上说着,看到拿着花篮过来的服务生,非常惊讶。

虽然茶楼和戏院都还保持着梨园老一套规矩,观众送花篮等于给角儿打赏,但像老郭这样的,不要说享受这个待遇,没被观众轰下台,都算好的了。

更何况,如今传统曲艺市场萎靡,别说打赏了,好多场子哪怕请了名角来,都亏黄了。

就在老郭激动的对着话筒想要发表一下感想的时候,茶楼经理跑过来,指挥服务生,“行了,行了,别往里搬了,送花篮的客人都走了,放在这就行了,里面那么窄,摆过去要是不小心碰了,回头退的时候,该被压价了。”这花篮是要二次利用的。

下了场,老郭颠颠的跑到花篮跟前,看了又看,实在憋不住,将那个送花篮的服务生叫到跟前,好奇的问:“谁送的花篮啊?你看到脸没?”

“就是你先拿人家睡觉开涮,后又调侃人家搞对象的那个女的。”服务生想起一事,忙道:“对了,那个女孩走之前,让我告诉你一句话。”

“什么话?”

“不是所有一男一女走在一起就是搞对象,他们可能只是单纯的朋友,也可能是兄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