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起龃龉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40字
  • 2022-05-15 00:02:47

和古装剧的妆造相比,现代剧的妆要好画得多,程翘翘饰演的又是一名高三考生,因此妆面要求生活化,比较淡,比较自然,但这并不一意味着她的妆就好画。

究其原因问题是出在她这具身体的年纪上。

哪怕年轻的身体中装着的是一个成熟的灵魂,让她显示在外的气质很是端庄沉静;哪怕她的五官中有成熟的那一面;但她真实的年纪摆在那,整体容貌又透着一股少女的娇憨感;因此不化妆只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上三四岁的样子,和其他考生演员站在一起,还是能看出年龄差的,所以必须在妆造上给找平。

所以化妆时,眼睛上显得俏皮可爱,增添亲和力和甜美感的饱满卧蚕不能露,要全盘“抹杀”它的存在;圆眼给人幼态童真感,不如长眼显成熟,因此要将眼型往长了画。

没了卧蚕,眼睛又没画下眼线,连下眼影也不打;用显得眉眼深邃的大地色画上眼影让人更多的注意到眉眼,和将眉毛画粗一样,起到了拉近眉眼距离的作用;这么一来本来标准的三庭在视觉上变得不均匀了,中庭显得比较长,而中庭长,则显人成熟。

她脸部颧骨微微突出,虽不是高颧骨,可还是有一定的存在感的。像这种包裹在饱满的皮肉下的骨骼,因为不甚明显,一般情况下,在化妆时没有必要去重点关注,但如今是把她往成熟上化,所以打腮红时,把她的颧骨凸显了出来。

拉近眼距,突出鼻骨,……再加上发型和服装的加成,经过她和化妆师、服装师的努力,最终站在一干考生演员当中的程翘翘看起来还有点嫩,但不像她素颜时和他们站在一起那么明显了,找平了他们之间的年龄差。

像程翘翘他们这种不出名的小演员,哪怕演的是主角,在剧组的待遇也很一般,好几个人共用一个化妆师,所以给她化完妆之后,化妆师又去给其他考生演员化妆。

一旁在她之前已经化好妆,却没有离开的潘越明因为程翘翘来试镜那天见过她,看着她脸上的妆,评价道:“你在剧中的妆比你来试镜时的妆更好看,而且更清爽自然。”

当然了,程翘翘心中暗道:这个妆容是在那个妆容的基础上进化的,要知道,当初化那个妆可是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花了两个多小时,而这个妆,因为有模板,哪怕要化得更细致,仍没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

只是虽然这个妆容的出现大部分功劳要归咎到《向日葵》剧组的化妆师头上,但如今是《大考之年》剧组里的化妆师给她化妆,况且人家又把妆容精进了,因此她跳过引战的话题不提,笑道:“这两种情况不一样。

试镜时不用考虑其他人,也不需要考虑拍摄情况,什么都不用考虑,只管把我的妆容往成熟里化就行;而现在我们是在拍戏,要考虑镜头,考虑我和其他考生演员,还有我们长辈演员同框的画面,考虑很多因素,妆容要和大家同步,……”

因为王雪阳的皮肤太干,剧组提供的化妆品质量又非常一般,因此化妆师在给她脸上扑粉的时候发现又卡粉了,没有再想其它办法,打断正在和潘越明说话的程翘翘,“小程,把你的粉底拿来用用。”

带着自制的化妆品进组的程翘翘听了他这话,忙止住话头,从妆台上拿起粉底递过去。

……

午休时,程翘翘和叶敬、潘越明、髙麓、王雪阳等几位考生演员坐在一起,拿着剧组发放的盒饭边吃边聊。

王雪阳看着程翘翘洗得干干净净的一张脸,用带着点指控的语气问:“你怎么每次午休的时候都把妆给卸了?我们中午才休息多一会儿,也就一个小时,你卸个妆,差不多就要一刻钟,你不嫌累得慌啊?”

程翘翘仿佛没听出她话里的敌意,笑眯眯的解释,“皮肤需要呼吸,如果不想皮肤变差,比别人老的快,保养需要从现在就要做起。”

“切,矫情,而且回头还要化妆师重新帮你化妆,折腾人很好玩是不是?”王雪阳小声的嘀咕道,只是她的声音虽然小,但音量并没有小到程翘翘听不到的地步。

叶敬见程翘翘变了脸,忙提高音量,大声问坐在他对面的潘越明,“老潘,下午是不是有你又和你妈吵架的戏份啊?”

潘越明赶紧把话接了过来,“对,我因为在学校惹事,被叫了家长,下午我妈来学校,我和她在班主任面前就吵了起来。”

“在这部戏里,好像你老和你的父母拌嘴,就没有心平气和好好说……”

看着眼前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在那讨论分析下午要拍摄的戏份该怎么演,努力转移她注意力的两人,程翘翘轻笑一下,拿起身边的保温水杯,拧开盖子喝水,决定看在他俩的面子上,装作没听到王雪阳的话。

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脸上出现点小问题,比如粉刺、青春痘之类的东西是常见的标配,不同于那几个直男不在乎,身为女子的髙麓还是很在意的,听了程翘翘的话,在潘越明和叶敬说话时,低声问她,“你说的是真的吗,不化妆,对皮肤好?”

不等程翘翘开口,王雪阳抢在她前面,酸不拉几的道:“人家那皮肤娇贵得很,用的化妆品都是自带的,质量比剧组提供的不知道好多少倍,没看到连化妆师都和她借用呢。就这样,人家还嫌呢,我们皮糙肉厚的,拿什么和她比……”

听到王雪阳的开口,在场的诸位既意外,又惊讶。原本因为叶敬和潘越明的打岔,他们都看出面对她的挑衅,程翘翘选择息事宁人,可谁也没想到被针对的对象愿意大度放过,始作俑者却不肯偃旗息鼓,不由得在心里重新打量起王雪阳来,没想到她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人。

其实大家不过是在一起拍戏的同事,只是因为年龄相近,又都是糊咖,在资源上根本谈不上有竞争,因此在拍戏的闲暇,可以没有顾忌的聚在一起说笑打闹,但关系算不上有多亲近,在王雪阳不肯顺着叶敬和潘越明搭好的台阶下台之后,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没人再出声打圆场。

本来程翘翘都不想理会王雪阳了,见她不依不饶的,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你刚才说我卸了妆,下午拍戏要重新化妆这件事,在化妆师都没有意见的情况下,用不着你在这里替他抱不平。

还有,我用我自己的东西,又没花你的钱,犯歹吗?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用不着这么冷嘲热讽的吧?我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吧?”

“你是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我只是看不惯。”王雪阳指责道,“出演咱们家长的那些老演员,也没你这么挑剔,用的都是剧组提供的化妆品,偏你自己带,好像我们有传染病似的,又或者是炫耀你家里有钱咋着?”

听了她的话,程翘翘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着叹道:“这人要是存了偏见,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不过是习惯上的不同,就算看不惯,从个人素质出发,我觉得做到互相尊重并不难,用不着这么上纲上线的吧?”

她选择自带化妆品进组,首先是因为她用根据穿越福利——《美丽宝典》上面的记载制出的化妆品,在清洁、美容、修饰等方面的功用,都比这个世界的产品效果更突出,特别是保养方面,打个比方,她用这个世界的产品对皮肤的保养,有百分之三的功效的话,那么用出自《美丽宝典》中的产品效果达到了百分之五,刨除医美手段,这已经是保养用品能做到的极致了,而且对她皮肤的伤害也降到了最低。

其次是因为不管是《向日葵》剧组,还是《大考之年》剧组,在化妆品使用上不太讲究,比如像口红这种在她看来,和牙刷、内衣一样,属于私密,不能和其他人分享使用的物件,因此看到它作为公用品时,她实在是接受不能。

所以在明明有更好的选择,而且又没伤害到任何人的情况下,程翘翘自然要选那个更利于自己的,乃是人之常情。

怕其他人听了王雪阳的话误会,她忙解释,“还有,我没有嫌弃大家的意思,我只是因为家里有人是医生,养成了不太习惯和别人共用的习惯罢了;至于炫耀有钱,更谈不上,不仅是因为我家并不是有钱人,还因为我带进组的化妆品并不贵,不过我觉得蛮好用的,回头我每人送你们一套。”

“不用,不用,真不用。”

“你自己用吧,不用给我们。”

“就是,不用给我们,我们用剧组的就行。”

……

其他人听到她要送化妆品给他们,都赶忙推辞。

面对他们七嘴八舌的婉拒,程翘翘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不过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这个化妆品她送定了。

王雪阳见她有理有据的将她对她的指控驳了回来,而且在场的考生演员不仅没有因此对她产生恶感,还严重损害了他们对自己的印象,让她觉得她刚才的做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但她知道此时,她不宜再说什么或做什么了,因此只能坐在一旁闭口不言,心中暗自生着闷气。

既然知道王雪阳看自己不顺眼,自此之后,日常程翘翘会尽量避免和她起冲突,倒不是怕她,只是不想因为和她闹不和,影响自己的形象。毕竟,现在是她攒口碑的时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