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事业之基伊始

  • 娱乐圈默默耕耘
  • 糊涂鱼饼
  • 3239字
  • 2022-04-06 22:21:05

说服了表姐之后,程翘翘先跟她去医院看病,来来回回折腾了大半天才结束,然后两人来到位于中环康乐广场8号的港城交易广场的联交所交易大堂。

刚进门,就有一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梳着一丝不苟的中分发型,容貌非常普通,属于丢到人群中就找不到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一面笑容满面地招呼她俩,一面掏出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两位女士好,请问你们是咨询证券投资,还是办理业务?”

程翘翘接过名片,扫了一眼,见上面用中英文两种文字印着他的名字“查理·陈”,职位是“投资经理”,还有电话号码,传真机号等一系列联系方式。

虽然自从来到帝都之后,她开始学粤语,但目前她的粤语水平和牙牙学语的小孩子差不多,而这个时间段的港城,虽然已经回归,可讲普通话,不仅会被瞧不起,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听不懂,因此她来到港城,对外交流用的都是英语,之前看病就是这样。

因此她先用英文问了一句,“你会说英文吗?”随即想到之后等她回内地,两下里依然要继续联系,改成普通话,“你听得懂普通话吗?”

“没问题,你可以说国语,我不仅听得懂,还会说。”听到有业务上门,陈查理立刻笑成了一朵花,操着一口不甚标准,但能听得清他说的是什么的普通话道。

对他来说,普通话并不是问题,他的客户中有内地人,还有台岛人,而且台岛人说的国语,和普通话很接近,只是带着口音罢了,所以在对方不会说粤语和英语的情况下,他只能“迁就”他们了。

他热情的将她俩请到了一旁的接待室,询问过两人的口味,端上泡好的咖啡和茶,开始详细询问情况,并对自己的业务范围做了个简单的介绍。

……

在程翘翘拿出汇丰银行卡,梁雨时拿出她的证件,递了过来,告诉他开个户时,陈查理看到她俩的行为,怔了一下,忙问:“请问一下,你们两位是谁要做投资?”

“是我。”程翘翘反手指着自己,“不过因为我是内地人,而且年纪也有些不方便,所以用我表姐的名字开户。”

如果不是因为有年纪这个妨碍,她来港城做投资,未必会让梁雨时知道。

听了她的话,陈查理忙道:“对不起,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开户之前,这事要律师出面,做个文书,把事情的缘由写清楚,免得将来起了纠纷,我这边不好交代。”

看到她俩的脸色,他赶忙解释,“当然,我不是说你俩两姊妹将来可能会因此反目什么的,但涉及到金钱纠葛,咱们最好‘先小人,后君子’;更主要的是,这是我们行业的规矩,如果没有这个步骤,我不能帮你开户。”

程翘翘转头看向表姐,见梁雨时也正好转过头来看她。两人对视的时候,她从表姐的眼神中看出“这是你的事,你做主。”的意思,笑着开口,“既然是行规,那我们就按照规矩来,只是不知道这个律师是从你们交易所的合作伙伴中请,还是我们自己找?”

“怎么都可以,随你们选。”

和表姐对视了一眼,程翘翘笑道:“那就一事不烦二主,直接由陈先生你帮我们找一位交易所合作的律师好了。”

陈查理眉眼带笑的向她保证,“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介绍一位最好的律师。”

……

像梁雨时和程翘翘类似情况的事,证券公司遇到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那位和陈查理一样,起了个威廉的外国名,实际上是黑发黑眼同胞的律师来了之后,根本不需要现写文本,直接从电脑中调出一个固定模本,打印出来,拿给她俩。

程翘翘和梁雨时拿起文书从头到尾非常详细的看了一遍,见将事情说得一清二楚,两人毫不犹豫的签完字,将文书、银行卡和身份证件递给等在一旁的陈查理。

在律师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她叫住了他,“威廉先生,不好意思,我有点事要咨询一下,可能还需要你帮我再出具一份文书。

是这样的,因为我是内地人,开户之后,因为我手中赴港通行证的时间限制,而且我在内地还有其它的事要忙,因此不可能在港城多做停留,所以在投资操作这块,只能由经纪人陈先生帮我。这种遥控指挥,是不是电话联系的方式不如纸面上的,比如通过传真的方式保险?”

威廉点头道:“不错,通过电话联系,哪怕是有电话录音,可终究没有落实在纸面上的更有法律效力,特别是用传真的话,传真上面的年月日时间点都非常清楚,真要有什么事,比较好说得清。”

“既然这样,那麻烦你帮我拟一份这样的文书吧,在我回内地之后,我和陈先生之间的沟通会以传真为主。”

“好的,没问题。”这种情况证券公司也遇到过很多,所以与之合作的威廉也不需要重新拟新的,直接从电脑里调出基础模式的文本,在上面稍微修改一下就好了。

修改好的文本打印出来,陈查理和程翘翘分别签完字之后,他风风火火的离开了一会儿,拿了一堆纸质资料回来。

程翘翘看了看,道:“不好意思,陈先生,我刚才忘了和你说,我不开现金账户,我要保证金账户。”

“开保证金账户?”陈查理闻言吃了一惊,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随着经济崩溃的国家越来越多,形势越来越不好,开户的人越来越少,而且就算是进场,也都是采用保守的方式,看着她带着几分稚嫩的脸庞,犹豫了一下道:“程小姐,你要不要仔细考虑一下?因为去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整个证券市场,特别是股市,目前是大熊市,一片惨绿,其实现在进场,并不是什么好时机,而且你开的还是保证金账户,风险不低。”

他这一番话,不由得让程翘翘对他刮目相看,因为按照规矩,经纪人的收入是和给公司创造的收益挂钩的。

程翘翘开保证金账户,按照行里的话说是“融资融券”,俗称加杠杆,这对证券公司来说,是会产生利息收入的。她入金越多,杠杆加得越猛,陈查理这个经纪人挣得也越多。所以他现在劝她,是顶着损害自己的利益来说的,因此很是可贵。

只是拥有“先知”能力的程翘翘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赚大钱的机会,既然有机会能多赚,那就没有把送到手里的钱往外推的道理,笑道:“多谢你的提醒,我已经考虑清楚了,你按照我的要求弄就行了。只是我想问一下,我入金这么多,不知道你们能配资多少?”

虽然和大户比起来,程翘翘这次投资的钱不够看,但和一般人比起来,数额可不小,很多家庭的积蓄都比不上。

“针对你开户的资金和你的这种情况,我们可以提供1:1的配资。”

“只是两倍的杠杆?”程翘翘不是很满意的道:“低了一点,不能再高了吗?”

听到她和他讨价还价,看到她眉眼中的自信,想到那么多有名的金融大亨都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沉沙折戟,陈查理都不知道她哪来的信心,笑着拒绝,“不好意思,陈小姐,暂时不行。不过后继我们会根据情况可以适当帮你调整,从三倍到五倍,达到最高级别的十倍也不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能,程翘翘也没有强求,装作没听出他话里的内涵之意,在开好户之后,拉着表姐告辞走人。

出了港交所,对金融投资一窍不通的梁雨时好奇的问:“翘翘,那个配资是怎么回事?”

想了想,程翘翘给出梁雨时理解的通俗解释,“就是投资人觉得自己的投资会大赚,却因为本金少,向港交所申请相应额度的贷款,增加本金。这个贷款年利率非常高,每日计息。”

梁雨时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难怪报纸和杂志上总报道那些金融大亨在证券投资上亏得倾家荡产,我看那些报道时,很不理解,觉得顶多就是把本金都亏没了,怎么会破产呢?让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原来还有贷款要还啊。”

……

接下来的日子,在等待医院的诊断结果的时候,梁雨时上班去了。在她离开前,答应她会老实呆在宿舍,不乱跑的程翘翘等她走了,立刻出门,将陈查理约了出来。

咖啡厅中,陈查理看着坐在对面的她,满心疑惑的问:“程小姐,你要是有事,直接到交易大厅找我就行了。你约我在外面见面,是有其它事吗?”

“不错。”程翘翘非常爽快的直接承认下来,笑道,“只是不知道陈先生你接不接私活?”

“如果是证券方面的,我拒绝,因为公司方面有严苛的规定,只要我还想要我现在这份工作,就不能接,如果是其它方面的工作,我需要听你说完工作内容再做决定。”

“六月份世界杯就要到了,澳门和港城等地有关世界杯赛事的投注也开始了,我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想掺和一脚。我需要一位代理人,看中了陈先生,只是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听明白要做的事,陈查理毫不犹豫的道:“只要佣金方面能谈得拢,绝对没问题,我会提供最周到的服务。”

见他答应了,谈好报酬之后,程翘翘一事不烦二主,又将那位名威廉的律师找来,请他拟定一份在世界杯期间,她让陈查理帮她打理投注相关事宜的雇佣合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