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赶走小鬼子
  • 新人道
  • 4393字
  • 2017-09-29 00:36:23

李茫回到他的乡村,也就是李家村,赶路需要一段时间,好在李茫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身子硬朗,拎东西扛包从不觉得自己累,他有一身的好体质,得益于他从小跟他的爷爷上山打猎,常年常日在山里打打跑跑,不仅练就一身的本领,而且射击本领越练越把这个技能更上一层楼,从小到大,李茫他和他的爷爷相依为命,他根本不知道他的爹娘是谁,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他的奶奶被土匪打死,虽说他的爷爷有一射击技能,他爷爷情绪大涨,发誓要土匪的命祭奠,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没能杀死土匪头领,却杀掉几个小土匪,反而被土匪头领追杀,幸好李茫的爷爷设局成功甩掉土匪的追杀,只不过仇没能报得了,就这样逃命到了李家村,安家在李家村,在李家村的这段日子里,李茫和他的爷爷没忘原来的本领,依然很勤奋的练习射击技能,他的爷爷每天黑之前进山打猎。

勤奋练习,随着时间的推移,李茫感觉自己的身体比以前更硬了,轻轻松松的翻来覆去,跑步速度飞跃,手脚敏捷快活,射击本领快又准,正因为这样,一路上,李茫拎这些东西很少停下来歇息,他觉得天黑之前会赶到村庄,李茫走了有一段路的时间了,他感觉北平城离他已经越来越远,这喧闹的北平城,李茫觉得自己还在北平城感受着这喧闹而又繁华的地方呢,不过这是李茫自己做梦感受到的,此时此刻他已经远离北平城,正在偏僻山村的路上,就算李茫有强健的身体,赶路有三四小时的路程,李茫他也觉得自己累了,这不李茫放下了一袋大米,和其他东西,随随便便找了一处,他已习惯山村的环境,既不怕身体脏,也不怕手里有泥,只好这样习惯性的坐了下来,这么偏僻的山村,只有李茫一个人而已,此时此刻从李家村出来办事的村民已经没有,即将天黑的时刻,都已经在家里饱饭熄灯睡觉了,在李家村这个村,其他村民都已经上炕头入睡啦,毕竟十二月份的天气是寒冷寒风,却只有李茫的爷爷饱饭过后,走出屋里,在屋外耐心等待年轻小伙子李茫,虽说天气寒冷,起码也在零下几度了,这回天不怎么下雪。

偏僻的山村路上,年轻小伙子李茫得到了短暂性的休息,身体硬朗的李茫,这时他觉得自己力气十足,他眼见这天快要黑起来了,在他拎起一袋大米和其它东西时,内心也在想,爷爷有可能在家里等我回来,这天气又那么寒冷,有可能冻坏了爷爷的身体,这需要我要加快脚步,尽快回到家,可是从这里到村庄还有一段的路程要走,老天爷保佑吧,希望能够在天黑之前回到家吧,这一切都好办啦,李茫这样想,他觉得这好的命运能够降到自己的身上,认为这老天爷对他很公道,很公平,可问题又来了,一段路程并不是那么好走,就算李茫的身体很硬朗,也有可能阻挡不了寒冷的天气,李茫顾不了那么多,他拎着这些东西已经赶紧上路去了。

路上走了一半,殊不知天空中下起纷纷细雪,飞雪中慢慢的飘落,直至落地,一会儿的功夫,地上全变白了,连李茫走的这条路,一路过去,沾满白雪,在李茫的头上也不断的飘落细雪,头发也沾了零星零星的细雪,打着补丁的上衣同样沾着碎片的白雪,李茫走这条路,路上只留下了他一个人的鞋印,一个脚印接着一个脚印,不过这脚印也伴随着空中飘落白雪而覆盖掉直至消失,就在李茫行走的途中,李茫他人不知不觉也觉得身体冷起来,两脚开始抖动,李茫在内心深处想:身体很硬朗,怎么也觉得冷呢,这想不通。

不断的走路途中,李茫顿悟过来,脑子一清醒,才发现自己穿的衣服少了,这样一下雪来,便会不知不觉的变冷起来,眼见这天气不对劲,空中不再飘落细雪,突然间大雪纷飞,这雪越下越大,飘落到地上已有一层厚,李茫却是踩着厚雪继续前行,只不过行走当中有困难了,天即将变黑,离开李家村可没有人出来,然而回李家村就只有李茫一个人了。

这路上,便是寂寥单独的李茫行走着,即将变黑的时候,李茫距离李家村还有两三公里左右,此时此刻,李茫行走的时间长了一点,身体开始吃不消,但是身体硬朗的李茫依然坚持走完这两三公里的路程,此时此刻,李茫正在想着一个问题,他在想:明明自己的身体很硬朗,但是就是走这些路程而已,这身体就开始吃不消了,不过算了,仅仅就有两三公里的路程就回到李家村了,坚持坚持一下吧。

同时李茫也想到了在李家村的爷爷,这么寒冷的天气里,还在屋外等着我回家,李茫他想到这里,内心难受,不知所措,内心难受归内心难受,而他正在距离李家村的两三公里的路程,李茫自己也要坚持走两三公里的路程,李家村还能到达,家自然而然就到达了,此时此刻在行走途中,行走过程中,李茫的脑子里想的却是他爷爷在外面等着他回来的事,不过,李茫越是这样,越是心里难受,难受的压力让李茫他加快脚步,恨不得快点回到家,正因为想快点回到家见爷爷,李茫凭借硬朗的身体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只刚才多快了几秒的时间。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此时,天还没有黑起来,正在逐渐变黑的过程中,不过这天还在下起大雪来,离李家村还有一公里的路程,李茫心里默念着:坚持坚持一下,家就到了,身体硬朗硬朗着,这一公里已经不是个事了。照样依旧以刚才的步伐脚力行走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家里,李茫这样猜着按这样的速度的话,到家有可能十分钟的时间而已。十分钟过后,这天开始变黑起来了,路上开始模糊起来了,不过李茫看到了李家村,当李茫看到了李家村的时候,他内心十分愉悦,他去赶集已经一天的时间,更何况世道不太平,回村的路上也要小心翼翼的,此次回村,李茫他可以很安全的回家,土匪一个都见不着,而且在李家村的附近土匪也敬让李茫的爷爷,一般来说,李茫只要说出爷爷的名字,附近土匪都不会劫取李茫和李家村人。到达了李家村,李茫拎着东西狂奔回家,见到自家的时候,李茫亲眼见到了爷爷在自家门口外面等待,而此时,李茫爷爷也见到了李茫的一眼,便脱口而出:“小茫子,你快去一天了,怎么天变黑了才回到家。”

李茫放下东西,扶着他爷爷,说:“爷爷,快点回屋去,外面寒冷风又大,还下着雪呢。”

“小茫子,爷爷身体还硬着,不用你扶,我自己进屋就行了,赶集买回来的东西,拿回屋来,这样的话,明天就有大米下锅了。”爷爷先进屋,并且嘱咐了李茫拿东西进屋。

随后李茫拎起东西,随着爷爷进屋了,爷俩上炕取暖,爷爷瞅着李茫可能一天没有进食了,便下炕,给李茫热点面条,李茫见爷爷去煮东西了,也不好在炕取暖了,随及下炕,往他爷爷那里去了,看一看自己的爷爷煮什么东西呢?一过去一望,正在见到爷爷在热面条,便问道:“煮面条给谁吃呢,爷爷。”

“爷爷见你一天可能没有吃东西,这么晚了才回到家,就热点面条给你吃,爷爷见你赶集很累,拎东西赶了很远的路才回到家。”爷爷正在煮着面条,时不时转头过来跟李茫聊天。

“其实不用爷爷你煮,我饿了我自己热来吃就行了,既然爷爷煮了,那爷俩一起吃。”李茫说道。

“冻了一天,赶紧上炕取暖,面条一会儿就好。”

李茫很听他爷爷的话,转身就上炕取暖,李茫在炕上坐着,不过他在想白天赶集却碰到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的事情,这件事情那是把李茫憋屈似的,到底告不告诉给爷爷,毕竟这是也蛮大的一件事情,正在纠结的李茫,这暖气还是暖和不了李茫的心,热腾腾的面条给搬来了炕上的桌子,李茫爷俩各一碗,只是很好的填饱肚子而已,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里,李家村算是很少被欺负,进村扰乱,村民的财产生命也很少被践踏和掠夺,此时此刻,能有一碗面条吃,保住性命就不错了,在吃面条的过程,李茫想了一下,觉得有必要把北平城发生的事情告诉给爷爷,理清了思路,李茫脱口而出:“爷爷,我去北平赶集的时候,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啊,小茫子,爷爷正在听着。”李茫的爷爷正在吃面条,被李茫一说起事来,他爷爷也搭着话跟孙子李茫聊天。

李茫顺便吃了几口面条,饱了肚子,才有力气一口气说完整件事的发生,眼见爷爷的一脸面,这时对着爷爷诉说了北平发生的事情:“北平城的学生组织人员游行示威,规模相当大,还在大喊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一路前行到政府门前,却遭到军警当局镇压,还听说这次游行队伍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组织游行的,势必把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者赶出中国的土地,一切都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为基础……”

李茫还没有把话给说完,他爷爷便插嘴说李茫:“赶集的时候,你有没有参与游行示威呢!别人干什么事,都与我们无关,打仗,打日本,那是政府该做的事情,那是国家大事。”

李茫的爷爷说话很严厉,一下子击中了李茫的要害,李茫有点害怕他爷爷,小声的说:“没有你爷爷的嘱咐,我不会参与进去的,该买的东西,爷爷交待买的东西都买了,买完东西我便离开北平城了,爷爷的话,我怎么敢违抗!”

“量你也不敢,小茫子。”李茫的爷爷严厉的批评。

李茫没有再跟他爷爷聊天,而是陷入沉寂当中,低着头继续吃自己的面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茫的爷爷也陷入沉思当中,却思考着孙子李茫说出来的这件事情,隔了一座山又一座山的北平城,没有想到会发生规模大的游行示威,大喊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他爷爷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日本占领了东北三省,势必也掠夺华北,占领华北北平城,他爷爷想日本有可能大规模的军事侵略,越想越可怕,早晚会有这么一战,李茫的爷爷最终还是猜到了,李茫的爷爷自言自语着:“这小日本的野心太大了,想霸占全中国,征服中国。”

他爷爷想到这里,其实担心的是孙子李茫,毕竟自己一身老骨头,不要这样紧紧张张,问题是李茫还很年轻,如果小日本打到北平城,小小的李家村肯定是保不住的,遭殃还不是无辜的人,李茫能不能保住命,这是他爷爷最担心的!最后他爷爷放下碗面条,严厉的对李茫说:“往后就不要到城里赶集买东西了,也许今后可能要打仗了,这是避免不了的。”

“爷爷,你说日本可能要打到我们这边来,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啦。”李茫说。

李茫的爷爷跟着李茫说:“看情况而定,只要日本不发现李家村的所在地方,整个李家村都是安全的,我们苦点困难点,能忍气吞声的活着,尽可能不要跟共产党的人有接触或者不接触日本人,好好活着才是我们爷孙俩的愿望,只能等到外面的世界太平了一点,再出村赶集吧,小茫子,要好好听爷爷的话。”

“每时每刻小茫子都在听爷爷你的话呀,我可不敢违抗!”李茫道。

“知道就行,赶紧吃面条,要不然太凉了,就不好吃了,何况这天气又是那么寒冷,外面下着大雪呢?”他爷爷关心的问道。

李茫低头吃着面条,然后抬头看着爷爷没有进食,嘴里含着面条就说了一句话爷爷你也把你的那碗给吃了,他爷爷也不想剩掉啦,寒冷又下着雪的天气,就在这个李家村继续下着,何时能停,没人知道,此时此刻,夜色也不早了,路便一点点看不见了,别人家也已经上炕躺着入梦。

这时,他爷爷透出一句话:“小茫子,夜色不早了,上炕睡觉去。”

“这就准备睡觉,爷爷,你也早点睡!”李茫完话,便上炕睡觉,连身上的衣服不脱已躺下来睡觉入梦。

他爷爷也上炕入梦去,寒冷的十二月份,冻着了很多人,在李家村下着大雪,转眼间纷纷细雪,不过现在的路已经堆满了厚厚的白雪,除了路有之外,瓦房上,门前,门后,也积满了厚厚的白雪,在这个夜晚,或许要不断的下着细雪啦,有可能不间断的到白天,白雪继续下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