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化凡尘
  • 八荒血域
  • 年少以梦为马
  • 2733字
  • 2017-12-12 06:42:58

龙泉镇。

伏龙山脉周围数以万计的村落集结地之一,在这里有着本镇和不断外来历练的武者,鱼龙混杂。

就算这样,并没有人胆敢在这里肆意妄为,镇子最为中央的区域龙岚宗的宗旗迎风猎猎,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形同一柄利刃时时刻刻悬浮在无数武者头顶。

龙岚宗,天南地界四大巨无霸之一,能够与之抗衡的唯有剑宗,万灵阁,远古天宫。

龙泉镇说大其实也并不大,但却是进出伏龙山脉的交通要塞,地理位置优越。

龙岚宗在这里建立龙珍楼镇守龙泉镇的同时却并不收取任何费用,反而只要在伏龙山脉获取的物资可以在潜龙阁获取等同价值的修炼物品。

当然,若有人妄图挑战龙岚宗的威严,那么将被无格杀,尸体会被吊在镇前的斩龙台示众。当然,这其中包括剑宗,万灵阁以及远古天宫的弟子。

虽然有着其他势力的觊觎,但是毫无悬念都被龙岚宗斩尽杀绝,时间久了,自然没有人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而其他三大势力也没有准备跟龙岚宗撕破脸皮来个鱼死网破。

众多势力默认了龙岚宗的统治权,众多武者反而被此地平静的秩序吸引,渐渐让龙泉镇的规模扩大了无数倍。

“快,快让开。”

一只手臂消失不见武者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破烂以至难以辨认所属势力。那嘴角不停溢出的鲜血让他看起来随时都会身死当场。

大多数武者见怪不怪,在龙泉镇这种现象太普遍,说不准这又是那个倒霉蛋在伏龙山脉遭遇了强大魔兽,或者更为强大的武者。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不过,围观是少不了的。

众人让出一条道路,以免沾上鲜血,不吉利。

“嘭!”武者距离龙珍楼百米终于无力倒下,眼睛死死盯着龙珍楼的大门,嘴角似有呓语。

自龙珍楼火速走出一位守卫来到倒下的武者身旁将之扶起。

“快,快,有魔兽暴走,龙泉镇有难!”武者说完用仅有的手摸出一枚魔核递给守卫。

魔核入手,竟有着一股炙热的灵力波动散开。

众人一愣,随即眼中都有光芒爆闪。那魔核成色极佳,看那样子就是是成色棒极了的高级货色,或许是绝品,价值不菲啊。

不过看着守卫手臂上的五爪金龙并没有人敢出手。

火红色的魔核就如璀璨无比的红宝石,散发着火热的荧光把众多武者的眼睛染成血红。

不过守卫只是多看了一眼手中的魔核便将之收起,眼睛却盯着那武者独臂上的隐约可辨的印章,瞳孔一缩。

赶紧抱起武者尸体朝着龙珍楼飞奔而入。

“什么!”龙珍楼内,首领模样的男子看着地上冰凉的尸体,震惊莫名。

龙岚宗,龙血卫一支小队,包括队长龙毅在内竟然在龙泉镇范围全军覆灭。

“龙队长说,伏龙山脉有魔兽祸乱,龙泉镇有难。”守卫拿出龙毅带回来的魔核,“这是龙毅队长所留。”

首领看着那散发着炙热的魔核,瞳孔也是一缩。

“全镇戒备,遣人速回宗门报告,就说龙泉有魔兽暴走,需要支援。”

首领盯着魔核,内心有着让他不安的猜测。

帝龙,四阶魔兽,足以抗衡武者紫丹境的修为。更别说帝龙性喜群居。但奇怪的是,帝龙性子安静,不同其他魔兽桀骜不冥,这次暴起发难,也不知何故。

化凡尘站在龙泉镇的镇口盯着伏龙山脉的出口出神良久。

夜幕将近,他的叔叔今天并没有如同以往那般早去早回。不知为何,化凡尘心头有着一丝不妙的预感。

这一等,便是足足等了三日。

第四日凌晨,虚弱得将要昏迷的化凡尘等来了一柄带血的长剑。

“骗人的!”化凡尘对着伏龙山脉竭斯底里般咆哮,形同丧失父母的幼兽,咆哮完的化凡尘仰头便倒。

这一昏迷便不知时日。

待得醒将过来,化凡尘望着空荡的房间,内心有着说不出的痛楚。

他的叔叔,死在了伏龙山脉,留给他的只是那一柄带血的长剑。那张总是捧着他脸的英雄再也不会出现,他的英雄突兀的谢幕了。

化凡尘扯过长剑,看着长剑那坑坑洼洼的缺口以及斑驳的血迹满脸不可置信。

他的英雄竟然一去不返。

不是约定好的么,约定好早去早回的啊,想到这里化凡尘泣不成声。

不对,不可能的,叔叔一定是有事情耽搁了,肯定正被魔兽困在某处,他需要这柄长剑,不行,我得去找他,我去给他送剑。

想到这里化凡尘将长剑扎好急冲冲撞出而去。

“哎哟喂,谁呀,走路不长眼啊!”大嗓门在化凡尘头顶响起。

“对不起,六叔。”化凡尘摸着生疼的额头。

“哦?原来是小凡尘啊。你醒了啊,我正要去看你涅,醒了正好。诺,这是婶婶给你炖的鸡汤,老火靓汤快点趁热喝了。”

“不了,六叔,我赶时间!”

“奥?你赶时间?倒是说给六叔听听,这一醒过来背着长剑干嘛去?”

“我得去给我叔叔送剑!”

“给你叔叔……送剑?”六叔看着化凡尘背上的长剑,神色一黯。

“好,你先喝了这碗汤再去。”六叔似乎并不惊讶。

“你,你不阻止我?”化凡尘一愣。

“干嘛阻止你,或许队长真的在某处等待着你去送剑捏!”六叔超大嗓门的笑声让周边武者为之侧目。

“化凡尘接过鸡汤一饮而尽,谢谢叔叔!”化凡尘转身就跑。

“急什么!”六叔提起化凡尘。

化凡尘的双腿在空中一阵漫无目的踢荡。

“放开我,放开我,你个骗子,你不是说不阻止我去送剑的么!”化凡尘发疯了似的挣扎,眼泪四射。

“急什么!”六叔并不理会化凡尘的挣扎,将化凡尘放下来,“站好别动!”

“干什么!”化凡尘依言站好,若面前之人不让他走,他便是无论如何也是逃不出去。

“你挺好腰杆听好。我老六是什么人,说不阻止你去送剑就不阻止。但是你听好了,伏龙山脉岂是善地。

这样吧,老六也不欺负你,我不用手,无论任何办法你若能靠近我身体三丈,我老六不但不阻止你送剑,还跟你一起去送剑,一切全凭你吩咐。但是,输了,就再等两年去送剑,如何?”

“此话当真!”化凡尘忽视了那两年的字眼,对于能欺近老六身体三丈有着极大的自信。

“驷马难追!”

“好!”化凡尘眉毛一掀。

六叔顶多不过灵动境后期,如今不用手,以自己灵武境的实力靠近他身体三丈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化凡尘毫不犹豫,长剑出手,对着老六就是一剑。他要让老六投鼠忌器,只要老六碍于长剑的锋芒退后半步,他便可以借机欺近老六身内三丈。

然而。

嘭!

还未曾靠近四丈,一股灵力将化凡尘撞飞,狼狈无比的掉进院子。

再来,化凡尘不信。

嘭!

再来,化凡尘咬紧牙关。

嘭,嘭,嘭……!

躯体撞击地面的声音一时间倒是响彻了院子。

周围围拢不少看热闹的人,看老六如何欺负一个灵武境的小孩,虽指指点点,却没人插话。

再来!

化凡尘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将要散架,尽管如此嘴里却没有丝毫动摇。经历了十多次的冲撞,尽管他力量惊奇却是无法突破老六的灵力防御。

“还能起来么?小凡尘?”老六看着倒在地上想要艰难爬起来的化凡尘,眼睛也有些酸涩。

化凡尘彻底趴在地上,用能喷火的眼睛倔强的告诉老六他还能站起来。

“原来这样啊,那么你输了,记得遵守我们的约定哟。”老六拾起地上的汤盒,头也不回的离去,只是眼角似有晶莹滑落。

队长,你若真需要长剑,送剑的可不是小凡尘啊。

“为什么!”化凡尘望着老六的背影竭斯底里的咆哮,“为什么不让我去。”

老六身躯一顿。

“因为你不够强!”

化凡尘眼泪决堤,如同崩溃的水坝。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院子里凄厉的咆哮,让围观的众人散去,徒留满院伤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