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创伤
  • 我的佣兵生涯
  • 奔命
  • 2746字
  • 2017-04-06 09:44:57

漆黑的夜晚中,寒风凛冽。突然前方的空中一阵火光乍现。紧密的枪声纷至沓来。爆炸声、喊杀声、更多的是充满恐惧的叫喊声。

“这是个陷阱!是陷阱!快起来,继续跑。冲出去!不要停下!”

一个人拉住我,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跟紧。千万别掉队。”

我看不清这人的长相,但我意识中却觉得这人与我十分熟悉。

在不时闪过火光的黑夜中,我艰难的前行着。心中想着快点走,但用足了劲却始终都走不快。

周围很混乱,不时有人倒下。我很害怕,心里总是想着也许下一刻倒下的就是我。突然脚下一滑摔进了坑中。

我试图爬起,但抬头间,我看到坑中已经躺着一个人。这人很眼熟,他的胸口一片血肉模糊,眼睛还看着前方。

“俄国人来啦!快跑!”一声叫喊传来。我不再细看这个死人,而是抬头看向外面。

一看之下心里凉了一片。此刻我原本跟着的人已经不见踪影,就连之前周围不时有人倒下的混乱人群也不见了。

这里就剩下了我一个,而外面到处是闪着因为爆炸而发出的火光,枪声还有那一地各种支离破碎的尸体,除了这些没有一个活物。

正当无比慌乱的时候,在前方的黑暗中隐约看到了很多晃动的人影。虽然我看不清这些是什么人,但我却感到了危险。我自己在告诉自己,那些是敌人!那些是俄罗斯人!

我努力的从坑里爬起来调头狂奔,毫无方向感的狂奔。身后的子弹已经追了过来。不仅如此,虽然我拼劲全力在跑,但总觉着身后的那些俄国人总是越追越近,好像根本无法摆脱。

强烈的无助感瞬间传遍全身,随着它而来的便是无边的恐惧。正当我已经感觉呼吸变的困难时,我听了一个人在喊我。

“吉普赛人!吉普赛人!”

**********停下脚步,紧张的朝着周围望去。但除了黑暗和死人还有被鲜血染红了的积雪外根本看不到人。而更让我焦急的是,这个声音就在我面前,或者说离我十分的近。

“吉普赛人。我们到了。醒醒。”

我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坐在我前方的一个洋鬼子在看着我。他看我睁开了眼睛,笑了笑说:“怎么?做噩梦了?”

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全身上下一阵的轻松,紧随而来的便是疲劳感。才睡醒便觉得累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是。噩梦。”我一边说一边搓了搓脸。

“车臣?”这洋鬼子一边打开车门下车一边嘴里蹦出了这么个名字。

我吃惊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他则站在车门旁,透过车窗笑着对我道:“吃惊吗?战争创伤而已。我们这样的人多少都有点。”

是啊.战争创伤。在车臣受雇于叛军与俄国人打了快一年,同伴死了五分之四。终于在一天夜里,从满目疮痍的格罗兹尼突围而出。可悲的是,这个突围还是俄罗斯人事先设计好的口袋。在经历了这些后,没有战争创伤才奇怪。

我的梦就是那天夜里从格罗兹尼突围时的情景。而那晚的实际情况较之梦境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起突围的人,死的死,散的散。最后是从包围圈中某一角,踏着顽强阻击的俄罗斯人的尸体冲了出去。

其实我很幸运。虽然一身的伤疤的我回到家后时常在睡觉受到各种噩梦的折磨,但我毕竟活着回家了。与那些战死在车臣连尸首都无法找回的队友来说,我是再幸运不过的了。

眼前这个洋鬼子就是在车臣认识的。他叫约翰,是不是真名不知道。反正大家都这么叫他,而且干这个的大家也不在乎什么名字。名字就如同代号,大家知道是在指谁就够了。刚刚约翰试图叫醒我时,喊的吉普赛人便是我的代号。是那帮东欧毛子给我起的外号。

这个约翰是个美国人。在车臣时,我和他不是一队的。我那队大部分是东欧人,约翰那队则全是美国人,所以我们都叫他们美国佬。

他是在格罗兹尼突围前丢给了我一个电子邮箱的地址。告诉我如果感兴趣,以后还准备继续做拿钱打仗的活计,可以往这个邮箱里发邮件。

而目前,我被约翰招募并带到了.带到了美国。在离开车臣两个月后,我居然这么快的就又准备去卖命,这是在从车臣回家前再也想不到的。我突然想起在车臣那些同伴一次在山里的一个小村中休整时对我说的,“如果我回到家乡,做一个待在办公室的白领,那么我肯定会想念现在的生活的。”

也许他们真的说对了,不过我觉得还不仅仅是这样,应该还有一些别原因。

从车臣逃出后,2000年2月5号早上九点,我站在了自己家小区门口。这一次我确认我不是在做梦,因为我从下了飞机到现在便没怎么睡。我很兴奋,虽然我离家其实并没有太久,但对我的感觉来说却恍如隔世。

我迈步走进了小区,一些早上出门买菜的邻居看到我很快认出了我,和我打着招呼。我对于这样的招呼感到既亲切又陌生。我做了简单的回应便径直走到了小区单元的门口。查看了下自己全身上下的装束,确保自己没有任何让人感到奇怪的地方之后我又把我路上已经编好的用来解释我这大半年为什么不和家里联系,都做了些什么的谎言在脑子又过了一遍。在确认无误后我才抬脚准备进家。

其实我那时的心理就像是一个贼,就怕遇见认识的人或者被问及这段时间干了什么事。但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当我准备进入单元时,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张林!”一个女声从我背后传来。我回过头,看到一个身穿警服的女的站在我身后的不远处正笑着看着我,“你这回来的够准时的,明天就过年了。你今天到家,路上车好坐吗?”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警察,同样的既陌生又熟悉。这就是我当初去当兵最初的动力—我的那个女同学蒋妍。因为她有个当兵的爹,并且是打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爹。

“啊?哦。还行。我这是赶回来的。”

她笑了笑道:“能看的出。你这光着两只手就回来了。可想而知你得有多赶。”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想:不光着手难道端着枪背着那个破包,揣着手雷回来吗?那还不被你抓起来啊。

不过我嘴上却说:“是。来不及收拾了。反正也没什么东西,就直接回来了。”说着我直接转移话题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才回的家?”

“昨天我还见过你爸妈,他们都说你没回家。也联系不上,正发愁呢。我说你这大半年的跑去哪了?”蒋妍问到。

“呵呵。”一说到这个去哪了做了些什么,我就不禁有点紧张起来。我想了下我的那个谎言开口道:“在边境上和那些俄国人做生意。那破地方,连电都未必有怎么联系呀。再说也实在是忙,也就忙忘了。我这不是准时准点的回来了吗?”

“你在边境做生意?你不会是走私吧?”蒋妍说着皱起眉头道。

“不不不。哪能走私啊。我要是走私我还和你这警察说我在边境做生意呀?我又不傻。”我理直气壮的说到,毕竟我确实没去做走私。

“呵呵。你这以前胆小,现在都当过兵了胆子也不大啊。随便一吓就慌了。”她笑着道。

我长舒了口气道:“这大过年的,别吓我。当初我也就是一炊事班的,没听说做火头军就长胆子的。”

就在聊着时,小区门口开来了一辆警车。车停在门口按了按喇叭,蒋妍闻声看去,招了招手后对我道:“我同事来接我了。我先走。有时间去我家吃饭。”说完调头走了。

我看了看那车,驾驶座上坐着个男的,一脸笑容的看着正在朝他走去的蒋妍。我长长的舒了口气,深感这忽悠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对方还是一个警察。

我再次转过身走进了单元。朝着家门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